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三十二章 天地苍茫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木叶清茶、多情的话语、草鱼禾川、981nanhai、tianshen8190、o老吉o、风之de男人、南部项目、三佳三三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竟然追上几位伙伴,着实让无咎很意外。

    以他筑基六层的修为,施展冥行术,一去便是数百里,只为摆脱玄武谷高手的追赶。而一去再去,疾行途中,突然发现数十里外的山谷中有人打斗。竟是以万吉长老为首的一群元天门弟子,正在遭到围攻。而实施围攻的则是玄武谷的乐正长老,以及十余个玄武谷弟子。

    咦,双方怎会打了起来?

    浅而易见,元天门一方,死伤惨重,俨然已是在劫难逃。

    而阿胜、阿威等五人,竟然也在其中,好像伤势不轻,显然也是陷入了困境。

    是佯作不见,就此远去,还是出手相助,救下几位伙伴?

    那位乐正长老的修为,比起象垓,还要强上一筹,倘若自己稍有不慎,必将惹火烧身。何况正在逃亡途中,又何必多管闲事呢!

    而阿胜等人的情形,似乎不妙。一旦置之不理,只怕没谁能够躲过这场杀戮。

    救,还是不救?

    坚决不救。

    那帮家伙自私自利,且无情无义,落到此般田地,纯属咎由自取。

    无咎打起铁石心肠,便要继续往前,忽又暗叹了一声,旋即中途转向而直扑了过去。

    为何更改念头,他也说不清楚。或临时起意,或一时恻隐。而他并非优柔寡断,只是有时候喜欢率性随意罢了。而一旦决定出手,他便全力以赴。没有拖泥带水,极为的干脆利落。

    而阿胜三人的伤势之重,让他再次惊讶不已。

    却管不了那么多,趁着乐正长老自顾不暇,借助万吉长老拖延片刻,祭出云舟,带着几位伙伴,跑吧!

    云舟,虽然不慢,却躲不过人仙长老的飞剑。

    倘若乐正带人追来,则前功尽弃。

    他也是急中生智,索性伸手抓着云舟,加持法力,然后再施展冥行术。如此强行而为,使得遁法的威力大减。而云舟却快了三成,一路之上倒也风驰电掣。怎奈他原本已是疲惫不堪,又经几番折腾,渐渐的体力不支。估摸着两、三千里过去,应该摆脱了追赶,他急忙爬上云舟,终于能够歇息片刻。

    逃命,不容易。带着几个人一起逃命,更加的凶险万分。

    总算有惊无险,运气呵!

    而获救之后的小伙伴们,全无没有半分的愧疚,或感激之情,反而是一个个理所当然?

    唉,不仅累个半死,还搭上了最后一块蔽日符,与三粒珍贵的冰离丹,却只换来几个伤势惨重的累赘。何至于如此呀,简直就是自讨苦吃。倘若祁散人、祁老道在此,定要被他嘲笑。而本人从来不知后悔又为何物,权当上辈子惹祸所欠的补偿吧。不过眼下看来,惹祸之路还将继续呢……

    云舟之上,无咎独坐一隅。

    他饮着酒,郁闷着。

    阿胜吞服了丹药,忙着疗伤。

    阿威抱着阿雅,而他的师妹依然没有醒来。

    阿三与冯田,继续驾驭着云舟。二人的修为,虽然不抵筑基的前辈,而全力以赴之下,云舟倒也飞快。

    接连几个时辰过去,依然不见有人追来。

    阿三缓了口气,不肯闲着,与冯田说起闲话,卖弄着他的神人情怀。而冯田只管聆听,却并不响应。他渐渐觉得无趣,只道是知己难寻。

    如此这般,长夜降临。

    当天色拂晓时分,云舟渐趋缓慢。

    阿三手里攥着灵石,满脸的倦态。一日一宿的接连赶路,不断消耗法力,他也终于吃不消了。而冯田与他的情形相仿,同样累得不轻。

    “天呐,还在饮酒呢……”

    阿三回过头来,忍不住出声抱怨。

    某人犹自拿着酒壶,时不时的呷上一口酒,没有丝毫的疲惫,反而极为的悠闲。所幸他的脸上没有了苦涩,人已恢复了常态。嗯,看来他的心情好转,应该不会骂人、打人。

    “咦,不对呀,这是何处?”

    阿三伸头往下看去,透过云舟禁制,以及漫天的雨雾,下方依旧是茫茫一片。却不见了高山丛林,也不见了荒原大地。

    无咎没有吭声,继续饮酒,

    他虽然戒酒多年,却并未戒掉饮酒的嗜好。如今酒壶在手,他似乎与当年的那个公孙公子没有什么不同。正所谓人生何处不饮酒,一叶飘零天涯来。恰逢难得的苦艾酒,又怎能不能纵情一番呢。而豪饮有豪饮的乐趣,小口品尝也有浅酌慢饮的悠然。只是随着酒水的下肚,一口、一口的品尝,滋味浓厚的苦艾酒,亦仿佛淡了。却另有一番味道在心头……

    “此前方向有误,本待往南,却一路东行,如今抵达海上……”

    冯田在分说,并随着阿三看来:“师兄,你我不便往前,大海无边,难以横越……”

    无咎放下酒壶,吐了口酒气。

    云舟之上,依然云光环绕而颇显神奇。而上面的几道人影,却不改狼狈凄惨的模样。其中的三位筑基高手,皆满身的污血。阿威紧紧抱着阿雅,脑袋低垂;而她他师妹,依然生死不明。阿胜紧闭双眼,忙着吐纳调息。而冯田与阿三,皆遍体污垢而神态疲惫。

    “嗯,又回到了海上!”

    无咎点了点头,有些无奈,却懒得多说,伸出根手指往下一戳:“找个地方落脚,以便三位前辈疗伤止疼!”

    阿三早已支撑不住,只想着歇息,他急忙答应一声,与冯田收住云舟的去势,而降落之余,不忘凝神俯瞰。

    大海之上,波涛起伏,雨雾茫茫,一时难寻落脚之地。

    阿三与冯田只得驾驭云舟,在半空中慢慢寻找。半个时辰之后,终于在海面上找到了一个隐隐约约的黑点。两人不加迟疑,慌忙降落。果然是个小岛,却只有十余丈方圆,分明就是一块大礁石,孤零零的矗立在海面之上。

    片刻之后,一片云光缓缓落在小岛之上。

    阿胜及时醒转:“此处何处……”

    阿威也茫然抬头,而不过少顷,匆匆抱着阿雅跳下云舟,踉跄之中差点摔倒。阿三与冯田伸手搀扶,被他一把甩开,转而环顾四周,又急急命道:“开辟洞府,我要帮着师妹疗伤……”

    小岛的地势平缓,即使当间的礁石,也不过一、两丈高,想要从中开辟洞府,有些勉为其难。

    阿三看向阿胜,抓耳挠腮。

    而阿胜又看向无咎,也不知如何是好。

    阿威早已没了护体灵力,与他的师妹,瞬间已被雨水浇透,而他的两脚更是瑟瑟发抖,摇摇欲坠中倍添几分狼狈与焦急:“耽搁不得,快快动手……”

    无咎收起云舟,在礁石上走了两步。

    小岛虽然不大,却浮出海面四、五尺,用来落脚歇息,倒也差强人意。

    无咎停下脚步,拂袖一甩。一道紫色剑光透体而出,“扑哧”扎入小岛当间的礁石之中。顿时轰鸣作响,石屑纷飞。不消片刻,礁石被从中凿穿,多了一个六七尺高、丈余方圆的山洞。他收起狼剑,示意道:“想要洞府,没有;遮风避雨,足矣!”

    他话音未落,阿威已抱着阿雅冲了过去。

    对于此时的阿威来说,洞府与简陋的山洞,没有分别,他只想有个地方给他的师妹疗伤。

    阿威冲进山洞,双膝跪地,小心放下阿雅,并帮着阿雅盘起双膝,背靠石壁,摆出一个行功的坐姿。稍稍忙碌,他已累得气喘吁吁,慌忙就近坐下,又抓过阿雅的双手,便想着给他的师妹加持法力。怎奈他自身的伤势已够惨重,修为难继,又如何替人疗伤,急得他又是大口喘着粗气,致使胸口的剑伤不断渗出血迹……

    几位同伴也是关切所致,跟着走到洞口前。

    阿胜似有察觉,叹息道:“哎呀,阿雅伤及气海,危矣……”

    却不料阿威猛然扭过头来,竟神情狰狞:“你放肆,岂敢窥视阿雅的身子……”

    “师兄,我……”

    阿胜顿时面红耳赤,却无从辩解。修士之间,探查伤势,原本寻常,而涉及男女之别,却叫人说不明白。而左右的阿三与冯田早已吓得躲到远处,他也只能被迫后退,却见还有一人没有挪步,忙道:“无咎,你修为无碍,或可出手相助……”

    岛上的六人,半数重伤,唯有无咎,算是毫发无损。倘若施展修为,能够救治阿雅,除了他之外,还真的再无旁人。

    无咎站在洞外,洞内的情形近在咫尺。

    污血泥泞,遮掩不住阿雅的柔美身躯,而那原本娇柔妩媚的女子,此时背靠着石壁,面如冷玉,嘴唇发青,双目紧闭,一头秀美的金发,更是湿漉漉的而风韵不再。尤其她的腰腹,被飞剑洞穿,血肉绽开,惨不忍睹。整个人虽然气机犹存,而生气已微乎其微。

    无咎还想凝神细看,一阵吼声扑面而来:“无咎,我知道师妹喜欢你,那又如何,你休想趁虚而入,滚开,给我滚开……”

    阿威瞪着双眼,疯了一般。

    无咎欲言又止,拿出一个丹瓶放在洞口前。他冲着丹瓶上的“冰离丹”默默看了眼,旋即转身走开。

    阿威不管不顾抓过丹瓶一把捏碎,将仅存的冰离丹,尽数塞入阿雅的嘴里,又忙着抓紧对方的脉门而语无伦次道:“师妹,师兄在此,你定然无妨,定然无妨……”

    “哎呀,阿雅的伤势之重,绝非丹药之功能够化解,可惜了那灵丹妙药……”

    无咎走过阿胜的身旁,阿胜在惋惜不已。他浑若不觉,径自走向小岛的尽头,而后撩起衣摆,施施然盘膝独坐。

    但见风雨飘摇,波涛起伏。一时之间,天地苍茫无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