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三十四章 天涯不老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凝月儿、羽化若尘的捧场与月票支持!

    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的支持!

    ………………

    阿威与阿雅,双双罹难。

    且不论那对师兄妹的情感如何,命运怎样,自从壬辰七月来到部洲,便一直相伴至今,如今突然之间魂飞湮灭,又怎能不让人为之唏嘘感慨呢。而焚烧了二人的遗骸,也算是料理后事。修仙者,生前风光,超凡脱俗,而死了以后,也不过一抨尘埃。谁料转眼之间,小岛之上再生变故。竟然有人动手打闹,不,先是动手抢夺,然后又抬脚行凶。

    阿胜大声呵斥,与冯田急匆匆走了过来。

    阿三趴在礁石上,捂着屁股,满脸惨状,喊着救命,还伸手比划着某人的最恶行径。而行凶者却背对着他,独自面向大海而神有所思。

    “哎呀,何必欺负师弟呢,我见他不易,故而将阿雅的遗物转赠于他。”

    阿胜本想教训几句,而话语出口,已变成了一种深深的无奈。他的伤势并未痊愈,亦无灵力护体,此时浑身湿漉,倍显狼狈颓废。再加上心急所致,整个人更添几分窘迫。他抹了把脸上的雨水,又道:“无咎,你喜欢那根缠金鞭,拿去便是,你我再也经不起折腾……”

    他是由衷而发,因为真的折腾不起。

    原本一行九人,仅剩四个。如今又沦落在大海孤岛之上,可谓前途渺茫。而他这个唯一的前辈,偏偏伤势未愈。所能指望的弟子,却故态萌生行凶打人。却训斥不得,也劝说不得。他已是精疲力尽,缓缓举起双手。他已顾不得前辈的尊严,他只想化解纷争而安稳一时。

    阿三揉着屁股慢慢起身,一脸的沮丧。吃亏既定,也是活该。谁让炫耀呢,只能自认倒霉。

    冯田却是善解人意,跟着附和道:“师兄,还请体谅师叔的难处……”

    无咎依然站在几丈外,背对三人,任凭一头乱发与衣摆随风飞扬,兀自默默端详手中之物。

    这是贺洲仙门的一件法器,名为缠金鞭,又称如意索,乃阿雅的遗物。而对于他来说,再也熟悉不过。因为这件宝物,本来属他所有。回想起来,约莫已是五年过去。

    还记得黑泽湖上,初次见到一位金发女子踏剑而来。异域风情,煞是惊艳。随后被她救起,抢了缠金鞭,继而仙门再遇,赤身相对,前往星海境,又辗转部洲,等等。其间不乏尔虞我诈,也有凶险重重,而不管她出自何意,却明里暗里帮过自己无数回。对于那个女子,没有恶感,也谈不上喜欢,却有一分欣赏,还有一丝惋惜……

    “无咎,你倒是应个声啊?”

    阿胜焦虑难耐,摆了摆手:“没人与你争抢宝物,放心便是……”

    他还想劝说,又微微一怔。

    无咎没有理会,也没有回头,却抬手一抛,竟将那根缠金鞭远远抛向海中。浪花一卷,鞭子再无踪影。或沉入海底,或追随主人而去。

    阿三看得真切,急急冲了过去:“哎呦,糟蹋宝物,你不要、我要啊……”他的水性不错,亟待跳到海中捞回缠金鞭。而刚刚抬脚蹿起,便被一只手掌给紧紧掐住脖颈而强行按在原地。他刚要喊叫,便听道:“有人来了,诸位小心——”

    这茫茫的大海,谁会赶来?

    阿三惊奇不已,却脑袋冲地。急得他连连挣扎,所幸脖颈一松,趁机后退几步,喘了口粗气,又忙踮起脚尖而抬头远眺。

    风雨如旧,海天蒙蒙,除了四周翻卷的海浪,什么都没有。

    却听冯田疑惑道:“万吉长老……”

    阿胜也颇显意外:“万吉长老……”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有隐隐约约的剑光穿过雨雾而来,并低低掠过海面,随即现出一位中年男子的身影,看相貌装扮,正是元天门的人仙长老,万吉。却并非一人,随后再次冒出两个壮汉,竟是之前在地下暗河所遇的阿峰、阿炳,也不知他二人是如何逃脱巴牛的追杀,又与万吉长老凑在一起,如今再次结伴而寻到此处。

    与之同时,三人发现了海中的小岛,似乎吃了一惊,旋即从天而降。

    穷途末路中,遇见了本门的长辈,应该值得庆幸。阿胜不及多想,拱手相迎。而他尚未询问来由,便见万吉长老匆匆落地,竟满身血迹,神色疲惫,愕然道:“尔等怎会逃到此处……”

    随后而至的阿峰、阿炳也是遍体伤痕,诧异道:“诸位没死……”

    三人显得极为狼狈,四下张望,见岛上并无异状,各自松了口气,

    阿胜欲说无言,与冯田、阿三愣在原地。无咎依旧站在海边,默默打量着三位新来的同伴。

    只听万吉又道:“此前混战之际,恰逢乐正被困,于是趁机脱身,怎奈玄武谷弟子四处拦截,最终只能逃到海上,却仅剩下我三人。而据悉,乐正已召集象垓与巫马两位人仙长老随后追来……”他话说一半,回过头来:“无咎?你不是那个羽士弟子吗,怎会成了筑基的高手,幸亏你施展蔽日符困住乐正……”

    无咎拱了拱手,却沉吟着没有出声。

    阿胜分说道:“无咎他偶得机缘,修为大涨,只因尚未遇见长老,故而不曾禀报。也多亏他出手果断,使我一行屡次脱险……”

    “如此便好!”

    万吉根本没有心思追究一个弟子的修为来历,打断道:“玄武谷高手,随时将至。我三人先行一步,权当帮着尔等引开强敌!”

    这位长老来得突然,走得匆忙。话音未落,人已踏起飞剑蹿到半空。

    “呵呵,诸位保重,告辞——”

    阿峰、阿炳心领神会,换了个眼色,呵呵一笑,双双冲天而起。

    转瞬之间,三道剑虹远去。

    “哎,别抛下弟子啊……”

    阿胜始料不及,愕然当场,旋即举起双手:“多谢长老关照……”

    本以为遇到了同门前辈,有了依靠,却没想几个喘息的工夫,依靠化为泡影。而长老说了,此举只为帮着引开强敌,呵护之情,溢于言表。弟子享受恩泽,道声谢,也算是应有之义。

    不过,有人不以为然。

    “关照个屁!”

    “你……不好胡说八道……”

    阿胜的脸色一僵,而循声看去,又叹了声,没精打采道:“唉,依你之见,又该如何?”

    茫茫的风雨笼罩之下,波涛环绕的小岛上,四道人影倍显孤单,也倍显彷徨。

    无咎抬脚走向那个埋葬了阿威、阿雅的山洞,长发、衣摆在风雨中卷扬。他在洞前停下,低头凝视。

    洞内早已浸满了水,分不清海水,雨水,还是泪水。曾经的灰烬尘埃,消失无踪。似乎没人来过,只有那穿过洞口的风声在“呜呜”作响,不知在叙说着一场天地的见证,抑或是倾诉着光阴的无情。

    无咎挥袖抓出酒壶,顺手洒下一行酒水。

    人去匆匆,往事随风。且以杯酒祭红尘,从此天涯不老梦。

    无咎默然片刻,收起酒壶,转而已是双眉竖起而面带冷笑:“玄武谷的高手顷刻将至,你我留在此处只能等死!”

    他抬手抓出一块玉片抛出,法力加持,小岛之上顿时多了一方三五丈的白色云雾,轻轻悬空,四周云光闪烁。

    阿三恍然大悟:“万吉长老名为关照,实则嫌弃拖累。于是吩咐你我留下,只为拖延片刻,以便他三人脱身,好卑鄙……”

    冯田点头附和。

    “放肆,休得妄议前辈!”

    阿胜似乎难以置信,瞪眼训斥,却狐疑不定,转而又道:“无咎,莫非仅为猜测,小人之心要不得……”

    无咎跳上云舟,掐动法诀。阿三与冯田不敢怠慢,随后而至。

    阿胜忙道:“等我……”

    云舟腾空而起,那小小的孤岛,渐渐模糊,渐渐的消失在风雨波涛之中。

    无咎盘膝坐下,不容置疑道:“阿三,冯田,别闲着,操持云舟……”

    吩咐之后,他冲着身后的阿胜撇撇嘴角:“我曾自诩君子,却吃亏不断,于是便成了小人,侥幸活到今日!”

    阿三虽然不敢抗命,而丢了缠金鞭,犹自暗暗不忿。忽而察觉便宜,他趁机插话:“天地可鉴啊,师兄终于自认小人!哈……”

    阿胜摇了摇头,叹息道:“身为修仙之人,岂能自甘堕落呢!”

    无咎不予分说,而是抬手欲打。

    阿三慌忙躲闪,神色求饶,随即老老实实催动法诀,与冯田一道,帮着驾驭云舟。

    阿胜忽而想起了什么,担忧道:“此去何方,切莫乱走乱撞,迷路倒也罢了,倘若撞见玄武谷的高手……”

    “追赶万吉长老。”

    “你说他存心不善,追他作甚?”

    “他远道而来,知晓玄武谷的动向。你我只管追随而去,料也无妨!“

    “哦,原来如此。怎奈我伤势未愈,难以相助,全凭你前后忙碌,很是愧疚啊。不过,若能再来几粒冰离丹……”

    “苦艾酒倒有几坛,前辈是否畅饮一番?”

    “你也知道,我眼下不宜饮酒,且送我几坛,来日再行奉陪如何?”

    “嗯,来日再说吧!”

    “哼,又变得小气……”

    一片云舟穿过雨雾,奔着大海深处疾驰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