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三十七章 独辟蹊径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pweng、书友317281的捧场与月票支持!

    地下三十丈,多了个洞穴。

    无咎盘膝独坐。

    拳打脚踢,挥剑劈砍,又将无处存放的土石,以袖里乾坤的法力装起来扔在一旁,于是便有了这个两丈方圆的洞穴。在洞壁嵌入几粒明珠照亮,地上摆着酒壶,之后一人坐着,霎时远离尘嚣而悠悠然独我。

    所谓的尘嚣,也不多远,就在头顶,大海的涛声与岛上的情景,皆在神识之中隐隐约约。

    不敢相隔太远啊,否则生出变故,难以及时察觉,那是要吃亏的。

    人在世上,谁能不吃亏呢。小亏,倒也无妨;而大亏要人命,谨慎为好。

    话说回来,还是心有恻隐的缘故。原本八个小伙伴,如今只剩下阿胜三人。但愿能够结伴走下去,也算是善始善终。唉,如今总想着善始善终,却每每事与愿违。是否过于迂腐,而有失变通?不。应为一种执着。唯有失去了,方才懂得珍惜。所珍惜的又是什么,则一言难尽。哦,或是阿三口中的情怀?而人有不同,情怀迥异。那个龌蹉的家伙,似乎有着远大的志向。而本人的情怀,曾经是大院子,妻妾成群,如今则是返回家园,寻找丢失的红尘,是不是很低俗……

    无咎默然片刻,抓起酒壶来了口酒。

    低俗也罢,至少活的明白。而想要返回家园,却也不易。还有一个玉神殿,便如压在头顶的山石而不容忽视。终有一日,要将那座大山彻底推翻。只是眼下提起玉神殿,为时尚早。且将玄武谷的那堆拦路的烂石头,给踢个粉碎!

    想到此处,无咎挺起胸膛,眉梢耸动,很是踌躇满志的模样。而不过片刻,他又耷拉脑袋,吐着酒气,带着自嘲的神情而幽幽叹息一声。

    以筑基六层的修为,便想挑战整个玄武谷?侥幸胜了巴牛一回,便真的以为能够打败人仙的高手?

    不自量力,才是吃大亏的征兆!

    虽然不将贺洲仙门弟子放在眼里,也仅仅意味着曾经的眼界。那个诛杀神洲使的高手,早已成为过去。一旦巴牛与乐正再次追来,难免遭遇意外,倒是要想想对策才是……

    无咎收起酒壶,翻手拿出一物。

    纳物戒子,来自天狼门的阿世,双方搏斗之时,被自己强行抢夺而来。

    嘿,倒也痛快。而如此行径,若是回到神洲仙门,只怕早已被冠上了各种罪名。在这莽荒之地,弱肉强食,烧杀劫掠,竟天经地义。

    “砰”的一声微弱的脆响,捏碎了戒子残存的神识印记,轻轻抖动,“哗啦”坠下一堆杂乱之物。

    无咎拍了拍手,两眼生辉。

    二、三十块灵石之中,竟有两块五色闪烁的乾坤晶石。除此之外,便是丹药、符箓,玉简、云舟,以及衣衫等杂物。稍加收拾,只留下一枚玉简与两块石柱状的玉符。

    玉简中,拓印着天狼门的功法。而两块玉符,形状古怪,皆拇指粗细,三寸多长,上面刻满了符文,稍加辨认,正是天狼门的狼牙符。

    且将狼牙符放在一旁,专注查看功法玉简……

    如此不眠不休,一连数日。

    无咎放下玉简,舒展双臂,伸了个懒腰,眉宇间若有所思。

    他对于寻常的功法,没有兴趣。天狼门的狼牙符,却让他极为好奇。曾经见识过狼牙符的威力,至今耿耿于怀。果不其然,功法内拓印着一篇炼制狼牙符的法门。而细细看来,极为繁琐。且炼制所耗甚大,让人不敢轻易尝试。

    怎讲?

    狼牙符,以精玉为胚,佐以灵石淬炼,再加持法力与神识印记,方能最终大功告成。而其中难处有三。精玉为胚,丹火煅烧,灵石淬炼。

    精玉倒也无妨,自己身家颇丰,神戒之中,不愁找不到几块上好的玉石。

    而金丹之火,从何而来?

    尤为甚者,炼制一枚狼牙符,最少消耗五十块灵石,简直就是有钱人炼制的宝物。也就是灵石愈多,玉符的威力愈大。

    无咎有些无奈,灌了口酒。

    又是丹火?

    而以筑基真火,加以玄火之术,能否凑数,或勉强为之?而一旦勉强不得,岂不要白白糟蹋了五十块灵石?

    就此作罢?

    不甘心啊!

    狼牙符,颇为霸道,对敌之际,只管扔出去,顿时轰鸣炸响,宛如利箭齐发而威力强横。即便是人仙修士,也必然为之手忙脚乱。试想,放着如此一件凶悍的利器而舍之不用,岂不大为可惜?

    倘若找块精玉,稍加尝试呢?

    先用几块灵石,加以真火炼制。即便不成,损失甚微,至少摸清路数,也算是练练手……

    无咎想到此处,放下酒壶,又眨巴双眼,似乎在暗暗计较。

    少顷,他左手的拇指上,浮现出一截指环,就势轻轻挥动。

    面前顿时了几个尚未用过的玉匣、玉器,只须雕琢,倒也适用。另有一堆灵石,乃是他倾其所有,再加上劫掠所得,竟也凑得百数十块。

    无咎自以为准备妥当,端坐直了,忙又灌了口酒,这才慢慢收敛心神。静坐片刻,他左手抓起玉匣,右手剑光闪烁,随即玉屑纷飞。途中稍作停顿,拿起原有的狼牙符稍作比划,然后继续忙碌。

    两个时辰后,他面前的空地上,摆放一排玉胚,十几个之多,皆手指粗细,已颇具狼牙符的雏形。他从中抓取一个抛起,打出法诀。玉胚悬空,一缕莹莹火光倏然而去。须臾,玉胚融化,上下跳动,像是一滴灵动的水,显得神异非常。他又抓起十块灵石,一一祭出。真火煅烧之下,灵石碎裂,去芜存菁,强劲的灵气缓缓融入玉液……

    又是两个时辰过去,流动的玉液,渐趋凝实,隐隐多了几分森然的气机。

    无咎的双手不停,将所熟记的符文,借真火之威,加持法力,细细嵌入玉胚。而眼看着玉胚便要恢复原状,而成就一枚狼牙符,突然光芒乍泄而扭曲变幻。

    与之瞬间,洞穴内气机凌乱,光华刺目,“轰”的一声炸响……

    无咎早有防备,闪身没了影。直至片刻过后,他这才从地下悄悄冒了出来。却见两丈方圆的洞穴,犹然硝烟弥漫。四周上下,更是坑坑洼洼而满目狼藉。他目瞪口呆,忙又挥动大袖,接连掐出几个法力光芒,乃是袖里乾坤的神通,且将呛人的烟雾尽数归于其中,方圆之地总算是恢复了几分清爽。

    狼牙符,凌厉霸道。即使炼制起来,也不乏凶险!

    无咎就地坐下,缓了口气。

    一回生,二回熟。既然初次不成,那就再试一回?记得炼制阴木符的时候,也是如此。而坚持不懈,最终还不是大功告成?

    无咎低头一瞥,脸色发苦。此前为免意外,收起了酒壶、玉简、狼牙符与灵石。而十余个玉胚,却留在地上,法力冲撞之下,已多半粉碎。他摇了摇头,抓起一个玉胚……

    不知不觉,又是多日过去。

    洞穴内,烟尘尚未散尽。独坐在其中的某人,依旧是哭丧着脸。

    他面前的空地上,摆放着四、五个玉胚,以及一堆灵石。玉胚倒也罢了,尚不至于消耗殆尽。从前所得的玉器,为数不少,尚能应付,而灵石却只剩下七、八十块。

    依循炼制法门,余下的灵石仅够一枚狼牙符所用。却接连失手,至今也未炼制成功一回。再继续下去,瞎耽误工夫啊!

    无咎颇感郁闷。

    什么地方出了差错?

    玉胚,应该无妨。那就是丹火欠缺,修为迥异,或炼制法门有误?

    归根究底,还是修为不济的缘故。否则小小的狼牙符,或蔽日符,应该挥手可就。而眼下即使不甘心,也只能作罢。所幸的是,尚有两枚狼牙符可用。

    无咎转动左手拇指上的戒子,便要拿出狼牙符而再行揣摩一番,却心头微动,面前突然多出一堆白晃晃的东西。皆三尺多长,手臂粗细,像根棍子,如玉似铁,足有十六个之多。呈现之际,顿然散发出一种莫名的戾气。

    螯足!

    此乃鬼蛛的螯足,不畏真火呢,故而留存下来,被自己收入囊中。时至今日,几乎忘了。只因狼牙符的形状,像根棍子,与其相仿,故而临时起意将它拿了出来。

    此物,入手生寒,沉重,显得极为坚硬,且通体莹白,如同精玉打造。神识浸入其中,霎时便能察觉一种暴戾的杀伐之意在蠢蠢欲动。

    咦,这螯足留着无用,倘若以狼牙符的法门加以炼制,不知又将怎样……

    心动,不如行动。

    嗯,试试呗。炼器之道,便是在一次次的挫折中而得以淬火升华!

    无咎将螯足收起,仅留一个,随手抛了出去,顺势加持法诀。当螯足悬起的瞬间,以玄火之术祭出一缕真火。而不消片刻,他又连连摇头。

    螯足不畏真火,如此徒劳无功。

    不过,倘若以灵石与螯足相融,再将狼牙符的符文嵌入其中,之后加持神识印记,又能否带来一个意外的惊喜?虽说失手无数回,却也并非没有收获。狼牙符之所以威力不凡,全赖于所凝聚的灵石之力的突然爆发,再加上符文牵引,一旦祭出便猛如利箭而势不可挡。而螯足之坚硬,岂不就是一支锋利的箭矢?

    想法不错,且看我独辟蹊径……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