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三十八章 聚散是缘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万道友、书友317281的月票与捧场支持!

    ………………

    阿三走出洞口。

    他身后的山脚,并排三个山洞,分别是他本人,以及阿胜、冯田的洞府。而只有他的洞门大开,师叔与师兄的并无动静。

    海滩上,柔软的细沙,泛着日光的金泽,温暖而又舒适。浪花拍岸,碧波无垠。天高云低,风光万里。

    天晴了。

    阿三走在海滩上。

    他踩着细沙,吹着海风,禁不住伸开双手,慢慢旋转着身子。他的黑脸带笑,悠闲,且又惬意。

    漫长的雨季过后,天地明媚。

    极目远舒,风光旖旎,浑如逍遥绝世,令人一时陶醉忘我呢。

    嗯,好地方。倘若再来几个信徒,岂不就是神仙般的日子……

    为何要信徒呢?

    没有信徒,岂能一呼百应而享受膜拜敬仰?

    而没有信徒,又如何展现神人的无上情怀……

    阿三的步履飘忽,神色高远。

    来到海边,海风扑面。

    他背起双手,挺直小身板,两个大眼瞪着,直勾勾看向那天宇的尽头。其虽然个矮精瘦,却忽而多了几分莫名的气势。仿佛他就是这片大海的主人,随时主宰风雨的变幻与轮回。尤其他的眼珠子在微微闪烁,似乎燃烧着圣洁的光辉,亟待呵护四方,拯救天地万灵……

    恰于此时,相隔不远的海面上,原本舒缓的波涛,突然微微隆起。像是有大鱼破浪而来,却又一时看不分明。

    阿三尚自凝神远望,忽有察觉,“啪”的一甩袖子,学着某位冯师兄所惯有的矜持与淡定,缓缓低头俯瞰:“嗯,是何状况?”

    他深沉不改,沉静如旧,便如面对信徒的跪拜,尽显他高人的风采。

    而不过刹那,微微隆起的波涛,突然从中绽开,旋即轰隆作响,一道银色的光芒激射而出。许是威力过于强劲,随之扯起一道水柱。霎时浪花滔天,杀气呼啸。

    “天呐,妖怪……”

    阿三惊嘘了一声,目瞪口呆,顿失镇定,踉跄后退两步,竟缩起身子扭头便跑。而他一边逃跑,还一边大喊:“妖怪……救命……”

    那个高人没了,只有一个矮瘦的身影在抱头鼠窜。

    面对莫测未知的凶险,或许神人也有害怕的时候。更遑论阿三呢,他的成神之路尚远。

    阿三跑得极快,三步两步便已越过了海滩,喊叫之余,不忘扭头观望。

    只见那道银色的光芒,激射凌空数十丈,“轰”的一声炸成粉碎,随后扯起的浪花猛然停顿,随即化作一团巨大的水雾逆,继而如雨洒落……

    “何事惊慌?”

    “妖怪何在?”

    山脚下的洞府相继打开,从中冒出两道熟悉的人影。

    “哎呀,师叔、师兄……”

    阿三见到阿胜与冯田,松了口气,收住脚步,犹自惊魂不定。他忙回头,伸手示意:“那妖怪……”

    数十丈外的海面上,雨雾犹存,浪花翻卷,或也异常,却又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至于所谓的妖怪,更是无影无踪。

    “大喊大叫,扰人清静!”

    “阿三,你看到了什么,莫不是大鱼出水,故而惊诧?”

    “我……”

    阿三挠了挠头,有些糊涂。怎会是大鱼呢,我看得清楚……

    阿胜径自走向海滩,再不复之前的颓丧,他神色饱满,精力旺盛的样子,抚须一笑:“呵呵,也不知闭关几日?”

    冯田则是站在洞口前,打量着四周的景色,沉吟道:“我记得……该是二月。”

    “乙未二月?啊,又是一年。”

    “来到部洲,已近四个年头。”

    “哦,距前往金吒峰的约定期限,不足两年?”

    “嗯,按照约定,年半之内,务必抵达金吒峰。不知师叔的伤势如何,能否赶路?”

    “多亏了无咎的丹药,我的伤势已然大好……”

    阿胜拍了拍胸脯,看他的情形,伤势不仅痊愈,便是修为也略有精进。而说到此处,他问冯田:“无咎呢,他去了何处?”

    冯田尚未答话,阿三伸手指向地下:“还能去往何处,师兄他躲着没出来呢,哦……我明白了……”

    阿三突然回想起方才所见的异状,并与某人联想起来。而猜测之际,他又狐疑不已。

    阿胜却没多想,转而冲着山顶看去。

    海岛的石山,不过百丈高,神识散开,一目了然。而山顶之上,显得异常寂静?

    阿胜微微愕然,抬手抛出一道剑光,旋即两脚踏起,直奔山顶而去。

    不消片刻,人到山顶。

    山顶突起一道数十丈粗细的山峰,峰下有三个相隔不远的山洞,却都是门户大开,显得颇为冷清。

    阿胜收起飞剑,脚步匆匆。待他将三个山洞逐一查看之后,慢慢走到山顶的崖石上,面对四方的海天胜景,他不仅无动于衷,反而神情郁闷。

    他记得清楚,三个山洞,正是万吉长老与阿峰、阿炳静修的地方。而不管是万吉长老,还是阿峰、阿炳两位师弟,都没了。山上山下,全无踪迹。

    也就是说,那三人趁着他阿胜闭关疗伤的时候,悄悄走了。其中的两位师兄弟,倒也罢了。万吉长老,乃是前辈啊,他怎能无视门规,抛下弟子不顾呢?

    此时的阿胜,突然有些心灰意懒,或者说,心生茫然。

    万吉三人的离去,不难猜测,无非想要抛却累赘,以免殃及自身。只是不告而别的举动,很伤人。倘若瑞祥门主,以及诸多的长老,皆这般欺骗弟子,最终的命运可想而知……

    唉,当年的元天门,已不复存在,师门的情分,或也烟消云散。如今的星云宗,不仅排挤依附弟子,且内斗纷争不断,如此混乱的宗门,根本叫人无从归属。而即使漂泊异域,沦落到如此境地,依然要面对玄武谷的追杀,不知又该何去何从呢……

    阿胜愣怔半晌,依然憋闷异常。他离开山顶,踏起剑光往下飞去。

    海滩上的情形如旧,两道人影正在昂头张望。

    “无咎呢,他不会也走了吧……”

    阿胜尚未落地,大声嚷嚷。他似乎很急切,唯恐再次有人不告而别。

    冯田与阿三面面相觑,迎上前来。

    “师叔,万吉长老不在山上?”

    “啊,万吉长老不声不响的走了,怎能这样呢……”

    阿胜极为烦躁,摆手喝道:“休得啰嗦,我问的是无咎,他人呢?”

    “无忌师兄或在闭关,不便打扰。”

    “哎呀,有何不便打扰,师兄啊,还不现身……”

    分说之际,冯田还是不紧不慢。

    阿三却是急了,撒腿跑向海边的沙滩,跳起来跺脚,似乎一脚便能踩出一个师兄。而海沙四溅,却不见人影。他只管大喊:“师兄,此番吃大亏了,休再躲藏,快快现身,你倒是给我现身呀……”

    “出了何事?”

    “师兄……”

    阿三正自跺脚,忽而听到熟悉的话语声。他急忙停下,低头寻找,忙又捂着屁股跳到一旁,转而扭头赔笑而神色讨好。

    十余丈外,悄无声息地多了一道白衣人影。虽为男子,却相貌年轻,五官清秀,长发飘飘,很是洒脱不羁的模样。只是他的神情中带着几分倦色,而嘴角又挂着一抹捉摸不透的笑容。他抬眼瞥过众人,兀自低头端详着手中之物。

    “师兄,出关啦?多日不见,真是叫人挂念!”

    阿三打了声招呼,趁机凑上前去:“我的师兄,又在闭关炼器呢,方才的动静很是吓人,可见所炼宝物不一般啊……”

    阿胜庆幸道:“无咎,我可担心了……”

    冯田也似乎松了口气,拱手道:“无咎师兄……”

    白衣男子,便是无咎。

    他现身之后,并未忙着搭理三位同伴,而是继续端详着所持之物,嘴角的笑容中隐隐透着几分得意之色。他手上乃是一截三尺长的物体,通体莹白,非银非铁,儿臂粗细,如同箭矢的形状,显得颇为古怪。而这便是他耗时数月,并用去了最后几十块灵石的唯一收获。只可惜此前失手一回,幸亏及时加以弥补修整。而独辟蹊径的法门,应该已是大功告成。倘若将其加持更多的灵石,或五色石,只怕闹出来的动静,更加惊人……

    “咦,宝物眼熟哦!”

    “无咎,你在便好……”

    无咎尚在体会着炼器的心得,三位同伴走到面前。他只得背起双手,收起所持之物,旋即两眼一翻,冲着阿三哼道:“在我头顶跺脚,胆子不小啊,我若再不出关,你是不是要挖坑将我埋了?”

    阿三慌忙求饶:“不敢、不敢啊……”

    无咎看向阿胜,又是嘴角一撇:“我活着呢,怎会不在了呢?”

    阿胜的心里憋闷,只想有人分解。谁料尚未道明原委,便遭反呛。他神色尴尬,也禁不住连连摆手:“不、不……”

    某人不现身则罢,登场便咄咄逼人。而那蛮横的架势,霸道的话语,此时非但不令人厌恶,反倒叫人觉着亲切。嗯,亲切?

    “嗯,是不是万吉带着阿峰、阿炳跑了?”

    无咎果然故态萌生,刚刚耍着蛮横,盛气凌人,转而又轻松随意,不以为然道:“我早便说了,那三个家伙不是东西。跑了也罢,又何必强求呢。先生有云:聚散是缘,来去随风。”

    阿胜这才想起他听到过“不是东西”这句话,却不知其中另有深意。此时此刻,他忽而觉着憋闷顿消,心头畅快许多。

    “聚散是缘?哎呀,说得真好。却不知那位先生是谁,改日定当请教一二。”

    “嘿,人称无先生的是也。”

    “人在何处?”

    “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