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三十九章 何去何从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无仙粉丝、万道友的月票支持!

    …………

    话说得轻巧,而接下来的日子并不轻松。

    海边的沙滩上,四人相对而坐。如今处境蹉跎,应当有番计较,而提及前途的凶险,不免叫人忧心忡忡。

    在冯田看来,金吒峰虽然地处遥远,而借助云舟的快捷,也不过三、两月的路程,却怕遭到玄武谷高手的拦截,使得途中横生变数。想要如期抵达金吒峰,还须多加小心。

    阿三抱怨说,玄武谷的弟子,为数众多,根本不敢与其公然为敌。而一旦遭到算计,则必然遭殃。阿金、阿离,以及阿威、阿雅的身陨道消,皆与此脱不了干系。而即便如此,又能如何呢。同门弟子,早已走散,万吉长老,也不告而别。着实寒心呐,谁都指望不上。倒不如守着海岛,至少没有性命之忧。金吒峰,不去也罢。

    阿胜则是拿出一枚图简,与众人比划。

    据他所示,落脚歇息的海岛,距部洲,应该有三、五千里之远,却一时不明方位。谁让当时只顾着逃命呢,根本无暇多顾。如今唯有返回陆地,查看地理地貌,方能依照图简,摸清具体所在。而此去的凶险,可想而知。他恳请三位弟子,抛开辈分,畅所欲言,群策群力。但有设想,他定当从善如流。

    言外之意,他也不坚持如期赶往金吒峰。能够活着,比什么都好。

    冯田却提醒道,仙门之中,良莠不齐,出了万吉长老那样的人物,也是在所难免。而倘若放弃了金吒峰,便也错过与同门重逢的时机。若有不测,一行必将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他的话,不无道理。阿胜与阿三,却犯起了愁。

    谁不想赶往金吒峰呢,怎奈险阻重重。且不说玄武谷弟子,一个个穷凶极恶,还有四位人仙长老呢,便如四座大山般的难以逾越。

    而去也不是,躲起来也不是,总不能这般傻坐着,应该有个对策才好。

    三人面面相觑,转而看向另外一人。

    无咎默默听着三位伙伴的叙说,极少出声,兀自拿着酒壶,冲着大海默默眺望。他的眸子,似乎在随着波涛的起伏而微微闪烁。他脸上的神色,又波澜不惊。

    “无咎,你意下如何?”

    “啊……便叫鬼芒,不……”

    无咎心不在焉来了一句,旋即醒悟过来。他从远处收回眼光,举起酒壶稍作示意,“呲溜”一口苦艾酒下肚,这才笑了笑:“如何行事,全凭前辈主张!”

    阿胜期待有个两全之策,以便帮着众人摆脱眼下的困境。他怔怔片刻,闷哼了声:“哼,你说商议对策,而你的心思并不在此……”他极为不满,却又狐疑不解:“鬼芒,何为鬼芒?”

    “哦,我知道!”

    阿三急忙举手示意,抢着分说:“鬼芒,便是师兄炼制的宝物,鬼神莫测,威力无穷呢。”他忽而心生好奇,赔笑道:“师兄,我亲眼所见,好像是……”

    而他最后的两个字尚未出口,便遭叱呵:“多嘴——”

    无咎打断阿三,对于所谓的鬼芒避而不提。而他也没有否认,脸色笑意如旧。

    闭关数月,很是辛苦。他只想歇息片刻,养养心神,并揣摩炼器的不足,与诸多感悟。虽然仅仅炼制成了一根鬼蛛的螯足,也就是刚刚命名的“鬼芒”,而对于炼器之道,却有了更深一层的认知。不敢说精于此道,或登堂入室,至少也渐渐娴熟,渐渐的熟能生巧。既然如此,闲暇时分,不妨再次炼制几枚阴木符,并尝试蔽日符的炼制。累了倦了,便饮着酒,吹着海风,多舒坦啊。却偏偏有着那么一帮家伙,大煞风景而挥之不去。

    “无咎,问你话呢,你倒是给个痛快……”

    阿胜心烦难耐,话语中带着牢骚。

    “我也想痛快,奈何……”

    无咎耸耸肩头,欲言又止,而笑容中,却多了一丝苦涩。曾经打了巴牛一顿,纯属机缘巧合。如今再也没有了大坑的地利之便,遇到几位人仙长老,只能亡命而逃。

    “要不……”

    无咎饮了口酒,咂巴着嘴:“在此闭关个三年五载,修至金丹,嗯,到时候,我定当打得那帮家伙屁滚尿流。”

    “哎呀,火烧眉毛了,你还有心思说笑?”

    阿胜摆了摆手,教训道:“你修至筑基,已属莫大的运气,不敢好高骛远,否则自毁前程!我且问你……”他坐直身子,郑重又道:“我三人商议半日,难以决断。眼下只听你一句话,究竟何去何从?”

    阿三也当有趣:“哈,师兄满口胡言,你若结丹,我阿三便能成神!”

    众所周知,筑基高手,修至金丹者,极为艰难,即使有所侥幸,也要耗去十几、数十年的光阴。如今却有人为了对付玄武谷,声称要立地结丹,且只须三年五载,听起来更像是一种笑话。

    无咎斜眼睨着阿三,神色不善。

    阿三有过前车之鉴,慌忙挪动屁股往后躲闪。

    无咎并未踢屁股掐脖子,而是看向冯田,稍作沉吟,道:“依我之见,还是冯老弟所言在理!”

    冯老弟的意思,就是继续前往金吒峰。

    而冯田突然得到认可,尤其是无咎师兄的认可,让他颇感意外。诧异之余,他不由得点头致意。

    阿胜却是叹了口气:“唉,仅凭你我四人,如何对付玄武谷的众多高手……”

    “但有阻挡,冲杀过去!”

    “你手段百出,自然没有顾忌!”

    “哦,你是怕我不告而别?”

    “嗯……”

    “如此龌龊勾当,并非本人所擅长。而诸位却是三番两次背信弃义,又该怎讲呢?”

    “这个……情有可原。而我阿胜发下誓言,断无下回……”

    “百言百当,不如一践!”

    “何解?”

    “哼,说出来的誓言,都是骗人的……”

    无咎收起酒壶,拂袖起身,悠悠踱了几步,转而伫立海边而昂首远眺。

    不知不觉已是天色黄昏,斜阳西垂时分。晚霞辉映之下,但见浪涛如血,火红沸腾,海天壮观……

    阿胜与冯田、阿三相继起身。

    而方才的对话,依然让阿胜耿耿于怀。他挠着胡须,尴尬自语:“誓言怎会骗人呢,要命的……”

    无咎没有吭声,兀自凝神远眺。脚下海浪起伏,肩后长发飞扬,原本白皙清秀的面庞,也被霞光映红。一双眸子,更是如同点燃激情而烈焰不熄。

    阿胜三人也被那壮观的景色所打动,不由得默默远望。一时海天入怀,各自心荡神驰而浑然忘我。

    火红的天地间,一座孤岛之上,四道孤单的身影,便这么久久伫立。

    当渐渐暮色四沉时分,浪涛声中话语再起——

    “倘若玄武谷不肯放过你我,早晚寻来,与其四处躲避,何妨知难而上呢。”

    无咎似乎有了决断,转过身来:“不管此去是刀山,还是火海,我都想走上一遭,也不枉部洲的蛮荒之行。你我相处一场,聚散是缘。既不能善始善终,但求好合好散。诸位,告辞了!”

    他没有不告而别,而是当面辞行。言下之意,他要独闯金吒峰。

    而三位小伙伴诧异了。

    阿胜瞪大双眼:“此话何意,倘若要分道扬镳,又何必商议半日,你视我三人何在……”

    “哎呦,我的师兄,你怎能说出如此无情无义的话呢?”

    阿三更是跳脚大喊,怒声谴责:“你与抛弃同门的万吉长老,有何两样?不,你更卑鄙。万吉长老悄悄离去,尚且有所顾忌。而你根本未将我三人放在眼里……”

    冯田则是微微错愕,忙道:“我一行九人,仅剩其四,倘若师兄离去,岂不让人痛心。小弟我甘愿随行,刀山火海绝无二话!”

    “刀山火海又有何妨,算我一个!”

    “还有我呢,我阿三也不含糊啊!”

    “诸位,真的要随我而去?”

    “那是当然!”

    “绝无虚言!”

    “我的师兄,大海为证哦!”

    “哼,少糊弄我,谁不知大海最为阴晴莫测!而我丑话说在前头,此去变数多多,祸福难料,生死各安天命……”

    乙未年的二月,这日的傍晚时分。

    一片云光,从海上缓缓升起,旋即掠过海面,直奔夜色深处而去。

    闭关数月,一行继续踏上征程。至于何去何从,道理明摆着。在摆脱玄武谷的追杀之前,唯有前往金吒峰的一条路。而之所以商议半日,还是各有猜忌。倘若四个人的想法不一致,难免节外生枝而自酿苦果,唯有齐心戮力,或能逢凶化吉。

    至于最终又怎样,还是那句话,天晓得……

    ……

    七日之后,又是傍晚。

    从云舟上俯瞰,大地似乎劈为两半。一半黑暗重重,山林绵延,一半波光闪烁,浪涛起伏。

    海岸。

    而见到了海岸,也就是返回了部洲。

    有人提醒:“无咎,你我多加小心!”

    有人回应:“嗯,了然!”

    有人示意:“夜黑风高,正当赶路。何不一去万里,就此杀向金吒峰!”

    有人阻拦:“不可莽撞,且留意慢行!”

    “哼,还夜黑风高,你当做贼呢,金吒峰尚在数万里之外,你杀过去啊……”

    “哈,我不过是随口一说……咦,诸位快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