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四十一章 另有隐瞒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多情的话语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长夜过去,天色拂晓。

    一行四人,行走在山顶之上。

    已远离海岸数十里,依稀还能嗅到几丝海风的味道,而入眼之处,尽为绵延的大山与茂盛的丛林。

    翻越大山,穿过密林,又去数十里,天光渐渐大亮。

    而前方却是峭壁阻挡,疑似无路。左右寻觅,却见一道深涧藏于野草林木之中。

    “诸位快瞧,神木涧——”

    四人均为仙道高手,却舍弃御剑与云舟,改作步行,便是为了寻找所谓的神木涧。而两个时辰之后,果然有所发现,却要归功于阿三的功劳。也正是因为他的缘故,三位伙伴这才辛苦寻来。

    而之所以寻来,则另有说法。

    昨晚,恰逢蛮族聚集,无意得知,那并非寻常的殡葬仪式,而是在焚烧族中的横死之人,也就是命丧鬼祟者。

    无咎听说“鬼祟”二字,心生好奇。

    从阿三的转述中获悉,族中横死之人,并非一个,而是四人,均为精壮的汉子,常年外出狩猎,或采摘草药。谁料此次前往神木涧,却遭遇不测。有幸存者逃了回来,并带着族人搬回了罹难者的遗骸,却见四人均是肢体干枯,形状狰狞,又不见刀剑创痕,岂不就是中了鬼祟妖邪的症状。

    无咎有了兴趣,继续追问。

    阿三也说不清楚,转而询问蛮族中人。所谓的神木涧,相隔百余里,位于西南方向的大山之中。

    无咎提议,前去查看究竟。冯田,一拍即合。阿三只当机缘难遇,更无二话。阿胜迟疑片刻,最终也答应下来。于是歇宿半宿,早早赶路。谨慎起见,改为步行。而施展轻身术,倒也不慢,且便于藏形匿迹,一路顺利寻到此处。

    只见那数百丈高的峭壁之间,裂开一道缝隙,只有丈余宽,被野草树木遮掩,显得颇为隐秘。

    四人寻至近前,左右查看。

    阿三招呼一声,催动灵力护体,飞剑在手,便要带头闯入山涧。

    凡俗所说的鬼祟,并不放在修士的眼中。何况他昨晚接受蛮族的跪拜,很是大出风头,今日又带路而来,如愿寻到了神木涧,他也一改往日的畏缩胆小而变得当仁不让。

    无咎与阿胜、冯田,依然驻足张望。

    所在的地方,稍显幽暗。四周长满了过人高的野草,溪水从中缓缓而去。两、三丈外,一堵数百丈的石山陡峭壁立。峭壁间的那道丈余宽、十余丈高的缝隙,便是神木涧。

    无咎打量着四周的情形,突然出声:“阿胜前辈,猜猜看啊,山涧之中,有何蹊跷呢?”

    阿胜信口答道:“还能有何蹊跷,妖邪鬼祟之物呗!”

    “哦,会不会又是埋骨之塔呢?”

    “哎呀,我想起来了,当真吓人……”

    冯田站在两人的身后,不只是无意,还是心有默契,跟着来了一句:“若真如此,万万不敢大意!”

    埋骨之塔,乃是曾经遭遇过的一处险地,如今想来,那死里逃生的种种,依然叫人心有余悸。

    阿三挥剑劈砍着野草,正要抢入山涧,却去势一顿,急忙闪到一旁:“师叔、师兄,请——”

    无咎也不客气,抬脚走了过去。阿胜与冯田,紧随其后。

    转瞬之间,三人失去身影。

    而阿三却是留在原地,眨巴双眼,似乎有些糊涂,随即扭头窜入山涧。

    与之同时,话语声在山涧中响起——

    “既为凶险之地,师兄怎敢莽撞?”

    “蛮族常来常往,料也无妨!”

    “那埋骨之塔……”

    “猜测而已,不必当真!”

    “师兄,你又使诈……”

    “蛮族采摘的神木,是个什么东西,又有何用呢?”

    “哼!”

    “阿三今非昔比,令人刮目相看!”

    “这个……神木,据称飞絮如云,叶飘如刀,有断骨再续之能,乃天下罕见的奇木!”

    “哦,倒要见识见识。”

    “我有言在先,此地的神木,为我所有,谁都不得抢占……”

    “天生地养之物,怎会为你所有呢?即便是有主之物,也该归于蛮族啊!”

    “哈,部洲的蛮族均为我的信徒。蛮族所有,便为我之所有!”

    “谁说的?”

    “此乃神谕……”

    山涧虽然狭窄,却只有百余丈的长短。

    说话之间,豁然开朗。

    一个山谷,出现眼前。

    山谷为群山环抱,当间则是一方数里大小的谷地。但见明媚的日光之下,积水成塘,树木成片,青草遍地,野花吐蕊,倒是一个风景优美,且又异常僻静的所在。

    无咎与阿胜、冯田,疑惑不已。

    此处,这便是害死了四位蛮族汉子的地方?眼前所见,全无半分妖邪鬼祟的迹象啊!

    阿三却没作多想,奔着水塘边的树林跑去。又左右寻找,随即动手劈砍。而当他拿着几截树枝,也不禁一脸的狐疑。

    “阿三,这便是你所说的神木?”

    无咎与阿胜、冯田走了过来,冲着树林稍加查看,不禁失声笑道:“嘿嘿,飞絮如云,叶飘如刀,分明就是柳树啊,才没人与你争抢呢……”

    那数以千百的树木,皆树干粗壮,枝叶低垂,俨然便是神洲,或贺洲常见的柳树,只是颇显年头而古木成林。

    阿胜只觉有趣,呵呵一乐。

    冯田则是颇有见识,分说道:“疗伤医术,素有柳木接骨的法门。或许是蛮族谙熟此法,却难见柳树,故而将其视作神木,亦在常理之中。”

    阿三抢了便宜,却闹个笑话。欲辩无言,只余尴尬。他气得扔下树枝,转身奔着树林深处走去。

    林边的水塘,数十丈的方圆,应为山涧流水汇聚而成,水面青碧而微波粼粼。再有山风送爽,群山苍郁。置身此间,顿然使人绷紧的心神放松下来。

    “呵呵,只当神木涧中存留古迹,殊料想白跑了一趟!”

    阿胜乘兴而来,稍显失落,却也不以为意,笑道:“所幸没有凶险,倒是一个适宜落脚歇息的地方。可惜了啊,你我还要赶路!”

    有古迹,或有凶险,而没了古迹,也没了机缘。

    冯田点了点头,附和道:“此地的灵气隐约,风景怡人,犹如世外洞天,又怎会有鬼祟出没呢……”

    无咎站在水边,并未说话,兀自环顾四方,嘴角挂着笑容。而当他听到“灵气”二字,以及冯田的最后一句疑问,不由得神色微动,转而看向那片柳树林子。

    伙伴四人,来到神木涧,各有各的用意。而正如所言,此地似有灵气,却微不可查。只是如此风景秀美之地,怎会害死人命呢?

    便于此时,一声惊呼传来——

    “哎呀,有鬼……”

    阿胜与冯田不明究竟,双双脸色一变。

    而无咎却是毫不迟疑,便在惊呼声响起的刹那,人已离开原地,倏然化作一道风影直奔那片柳树林子。

    转瞬之间,树林深处。

    林间的草丛之中,阿三仰面朝天躺着。他的怀中,抱着一物,似乎挣脱不开,犹自拼命挣扎而显得异常的惊慌。

    无咎闪遁而至,抓出玄铁长剑轻轻一点,旋即收住去势,飘然落下身形。

    阿三所抱之物被长剑挑飞出去,滚落在几丈之外。而他本人也终于脱困,慌忙爬起,却依然惊魂未定,愣愣怔怔不知所措。

    阿胜与冯田赶了过来。

    “出了何事?”

    “阿三师弟,你莫非另有隐瞒?”

    “也……也没有啦,只说鬼祟藏于怪石之中,我便查看一二,谁料想……”

    阿三渐渐回过神来,尴尬摇头,忽又想起了什么,忙道:“师兄,休得动我宝物!”

    他昨晚获悉了蛮族的许多隐秘,并未如实道出,本想着独自捡便宜,谁料想吃个大苦头。

    “阿三,岂能欺瞒长辈呢,你……”

    阿胜有心狠狠教训惹祸的阿三,却无暇多说,猛甩袖子,匆匆又道:“无咎,那是……”

    无咎救人之后,便转向一旁,手中拎着长剑,默默低头打量。

    他面前的草丛中,躺着一块三尺大小的石头,黝黑,而显得坚硬。相距如此之近,能够清晰察觉到一种莫名的气机透过石头而弥漫散开。

    “那是我的宝物……”

    阿三冲了过来,而尚未靠近石头,又忙后退两步,大声嚷嚷:“我有言在先啊,此乃蛮族供奉本人的神石,谁也不得妄动,否则必遭天谴……”

    阿胜与冯田,也慢慢趋近,一个神色好奇,一个似有恍然。

    “神石?”

    “一块陨铁而已。”

    “陨铁?”

    “乃流星坠地所成,因穿过天地禁制而焚烧太甚,故而坚硬如铁,又称星石。”

    “哦,所言不差。这块陨铁来自天外,倒也稀罕!”

    “那是自然,陨铁中多有罕见的金石……”

    “既然如此,又怎会成了他阿三的宝物?”

    “他自称神人,而神人,总是难以揣度……”

    “呵呵,照此说法,我岂不成了神人的师叔?”

    阿胜看出石头的来历,禁不住说笑起来。

    而阿三只顾盯着那块黝黑的陨铁,却不敢靠近,又恐遭到抢夺,急得他抓耳挠腮。

    冯田稍加沉吟,再次提起心头的困惑:“一块寻常的陨铁,怎会致使凡人丧命呢?”

    而话音未落,某人已举起了手中的玄铁长剑。

    阿三连连跺脚,失声大喊:“师兄,手下留情——”

    只听“砰”的一声碎响,陨铁四分五裂。

    阿三,以及阿胜、冯田,连同无咎本人,皆瞪大眼睛……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