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四十二章 最大公道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陨铁,来自天外的星石。其冲破重重阻碍,历经烈焰焚烧,堪称百炼之石,可谓坚若金铁而绝非寻常之物。

    而便是这非常之物,竟被劈碎了。

    且不说玄铁剑的更为坚硬,也不提某人的蛮力,因为令人惊诧的不仅于此。只见那四分五裂的陨铁,虽然散落在草丛中,却晶光闪烁而五色迥异。尤其是乍泄的灵气,竟在丈余方圆之内掀起一股旋风……

    “天呐,灵石,还有五色石呢,都是我的——”

    阿三喜出望外,飞身扑了过去。

    一把黑色的长剑横伸过来,生生挡住去路。那灵石与五色石近在眼前,却可望而不可得。

    阿三慌忙俯下身子,便要躲闪而去。黑剑却如影随形,不容逾越。他又不顾一切跳起,谁料冰寒的剑刃顺势搭在肩头,莫名的力道倾轧而来,逼得他“扑通”落地,连连后退。他又气又急,再次大叫大喊:“卑鄙、无耻……”喊叫声未落,一脚飞来。他吓得转身就跑,喊叫不断:“没天理了,师叔主持公道啊……”

    阿胜也看出了陨铁的异常之处,大为心动,却见阿三抱头鼠窜,他不禁愕然:“无咎,这是作甚?”

    无咎劈碎了陨铁,又挥剑挡住了阿三,而他对于意外出现的灵石,颇感兴趣,兀自凝神查看。

    陨铁足有三尺大小,好大的一块,整体黝黑,光滑,不为神识所查,形状很是古怪。而劈开之后,内外有别。其中竟然包裹着十余块灵石,以及四、五块乾坤晶石,也就是五色石,并相互夹杂,气机纠缠,又随着崩碎瞬间而猛然释放。直至片刻过后,旋风渐渐散去。浓郁的灵气,也随之消散殆尽。

    “师叔,瞧瞧啊——”

    阿三蹿到了几丈外,仍在心疼不已:“瞧瞧师兄的真实嘴脸,如此的龌龊。但有便宜,无情无义……”

    无咎回头一瞥,叱道:“放屁,我在救你……”

    “哦,挥剑相向,便是救我?”

    阿三躲在阿胜身后,伸手叫嚷:“你分明杀人越货,我再也熟悉不过!”

    冯田适时出声:“阿三,你真的冤枉了无咎师兄。他若不挑开那块陨铁,只怕你性命不保!”

    阿三不忿:“你瞎说呢……”

    冯田摇了摇头,不紧不慢道:“众所周知,五色石,内含仙元之气。而仙元之气,与灵气不同,它虽也来自天地,却逆于五行,又气机强大,决然不可等闲视之。唯有金丹高手,方能尝试吸纳。否则经脉逆行,反受其害。肉体凡胎,触之即亡。而大道理不用多讲,你也知晓,却只当陨铁内藏有灵石,亟待收归己有,不料想其中藏着几块五色石,弄巧成拙。试想……”

    他缓了一缓,又道:“若非师兄挑开陨铁,你经脉逆行之下,难免耗尽法力,而成为一具枯尸。而所谓的鬼祟之说,应该是蛮族中人,无意间发现,并搬动陨铁,以致于遭殃。”

    一席话,道出了前后原委,且条理分明,如同亲眼所见。

    阿三挠着脑袋,神情窘迫,欲辩无言,却不甘作罢:“即便如此,师兄也不该毁了陨铁啊……”他转动着眼珠子,凑到阿胜身旁:“师叔,你乃长辈,我听你的,我愿将宝物与诸位平分,还请你主持公道哦!”

    “嗯,难得说句人话,我便如你所愿!”

    阿胜连连点头,答应得很干脆,而刚要挪步,又迟疑道:“无咎,你不敢独吞了好处吧?”

    无咎放下长剑,后退几步。不经意间扰动柳条,顿时光影斑驳,青绿摇晃,仿如陷入丝丝缕缕的梦幻之中。他不由得手拄着长剑,昂起头来,两眼眯缝而神色莫名。

    这神木涧的景色,可与红尘谷媲美。尤为难得是,还有天降的陨铁,以及梦寐以求的五色石,只是为数太少……

    阿胜松了口气,大步走到碎裂的陨铁前,并抬手召出飞剑,又是一阵忙碌。陨铁早已崩碎,没费工夫,灵石与五色石,已被他尽数取出。意外的收获,令人兴奋:“阿三,下回寻到五色石,可不敢大意,切记、切记啊!”

    羽士修为的弟子,得到五色石,只要灵力护体,隔绝气机,便也没有大碍。却不能尝试吸纳,否则得不偿失。

    阿胜将灵石摆在地上,两小堆。他蹲下身子,搓着双手:“灵石,十六块,五色石,五块……”

    阿三看得清楚:“五色石共有六块呢……”

    “碎为两截,岂能算数!”

    阿胜伸手将两截断裂的五色石收归囊中,又道:“今日难得收获,见者有份……”他稍加思索,接着说道:“长辈与晚辈不同,我便分得十块灵石,余下的六块,以及陨铁,算我吃亏,便由三位平分……嗯,念及无咎的修为,我再让出两块灵石给他……至于五色石,尔等留着无用,由我暂行保管。”

    他袖子一甩,转身便走。地上留下一堆破碎的陨铁,以及三小堆灵石,分别是两块,两块,四块。

    “师叔……”

    阿三冲向地上的灵石,有心尽数据为己有,却见一道白衣人影就在身后,他只得取了自己的两块,不忘顺手收取了陨铁,转而跳起来大喊:“师叔,不公道啊……”

    与之瞬间,冯田也捡取了两块灵石。他又将剩下的四块灵石抓起,便要送出去,却见某人擦肩而过,跟着喊了一声:“阿胜,站住——”

    阿胜走得极快,三步两步,已出了林子,来到水塘边依旧是脚下不停,看他的架势要借机远去。谁料三道人影随后追来,他躲避不及,被迫止步,瞪眼道:“我身为前辈,与弟子分取灵石,已是最大公道……”

    “缘何你分得八块,我仅得两块?”

    “你阿三的修为,不及我一成,分得两块灵石,还不知足?”

    “那……那师兄的修为又怎说?”

    “他终究出自我千慧谷的门下,是也不是?四块灵石,不少了。而你阿三独占了陨铁,为何不见提起?”

    “师兄,你怎肯受此欺辱?”

    阿三跳脚争吵,却不是阿胜的对手,转而求援,指望师兄帮着出口恶气。

    无咎与冯田随后而至,也不答话,直接挡住了阿胜的去路,伸手道:“拿来——”

    阿胜的脸色一僵,摊手道:“我给你了呀,缘何讨要不休?”

    “砰”的一声,长剑落地。用力稍猛,五尺长剑只剩下一小截剑柄留在地上。

    无咎再次伸手,神情阴沉,话语冰寒,不容置疑:“我只要五色石!”

    阿胜一惊:“你……当真见利忘义……”

    阿三有人撑腰,胆气大壮:“哼,师叔,你身为长辈,为长不尊,侵吞宝物,已惹起众愤,倒是要看看你如何收场!我的这位师兄,杀人无算,金丹之下,没有敌手。我想问问师叔,你是怕也不怕……”

    阿胜却猛一挥手,怒道:“我又没说强占私吞,我只是暂行保管,何况五色石也没大用,我还想着遇见师门长辈,或能换来几块灵石再分给三位……”话音未落,他摸出两块五色石扔向无咎,却见对方伸手接过,依然不肯让路。他只得再次摸出两块扔过去,气哼哼又道:“我看重的是情分,又何曾怕谁……”

    无咎的手上多了四块五色石,晶光闪闪的小石头煞是讨人喜爱。他阴沉的脸色顿时如见春风,转身抓起长剑而嘿嘿一乐:“阿胜前辈最为体恤弟子,多谢!”

    阿三忙道:“哎,师兄,我的灵石呢……”

    他指望着师兄帮他讨要灵石,而他的师兄,只顾悠闲漫步,竟头也不回:“冯老弟,我的四块灵石送你了。阿三,你独占了陨铁,该知足了!”

    冯田答应一声,面露笑容。

    “师兄……师叔……”

    阿三急了,左右无措,跺了跺脚,哭丧着脸道:“师叔,我将陨铁送你,能否换取几块灵石?”

    也不怪他心里发苦,他找到神木涧,又找了陨铁,末了,反而没有占到便宜。

    阿胜被强行索取了四块五色石,正自郁闷,冲着阿胜摆了摆手,嘴里嚷嚷:“去、去,少要烦我!”又仿佛灵机一动,他抬脚往前走去:“无咎,你有无上好的丹药,或独家功法,分享一二呢……”

    阿三愣在原地,胸口起伏不定。愤愤难抑,他索性一屁股坐在地上。

    而三位伙伴,各有收获,步履轻松,慢慢奔着来时的山涧走去。没谁在乎留在原地的悲伤之人,也没谁回头丢下一个关切的眼神。哪怕是招呼一声,都没有。阿胜师叔与无咎师兄,竟芥蒂全无,冯田也跟着有说有笑。哼,彼此倒是和睦融融……

    当我阿三好欺负呢,岂有此理!

    阿三的两眼中闪烁着愤怒的火焰,慢慢爬起……

    穿过山涧,便回到山林之中。

    阿胜不失谨慎,拿出图简查看方向。接下来如何赶路,他一时拿不定主意。冯田提议,不妨驾驭云舟掠地而行,一旦遇到玄武谷高手,便就地躲藏。无咎没有异议,点头答应。而当彼此达成一致,这才想起少了一人。

    阿三竟然没有跟来?

    三人只得顺着山涧,再次返回山谷。

    而水塘、柳林如旧,唯独不见阿三的踪影。

    三人面面相觑。

    无咎不及多想,拔地而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