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四十三章 小小套路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失业专干、rayray1111的月票支持!

    …………………………

    无咎踏剑悬空,居高俯瞰。

    阿胜带着冯田,匆匆而至,只道是阿三遭遇意外,急忙散开神识远望。

    神木涧的四周,为群山所环绕,尽为林木遮掩,远近郁郁葱葱。恰逢天色正好,放眼之处景色妖娆。却见不到异常,更没有阿三的踪影。

    “一个大活人,怎会没了呢,莫非真有鬼祟,而不为人知?”

    阿胜远眺无果,后悔不已:“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形骸俱消啊,这也太惨了。无咎,你不该丢下他……”

    无咎没有理会阿胜的抱怨,径自越过山顶,然后翻身栽落,竟直奔山下扑去。

    山下,林木茂盛。

    无咎从树冠的缝隙之间急冲而过,顺势倒卷,四肢舒展,飘然落地。

    便于此时,传来惊讶一声。

    十余丈外,便是阻挡神木涧的石山。而山脚有个草木覆盖的洞口,其中躲着一个矮瘦的人影,似乎受到惊吓,猛地蹿了出来,竟头也不回,直奔无人处跑去。

    与之瞬间,阿胜带着冯田从天而降。

    “阿三,活着呢,何处去,给师叔我站住——”

    阿胜又惊又喜,却又疑惑不已,顺势剑光盘旋,挡住了奔跑之人的去路。

    矮瘦的人影,竟是失踪的阿三。

    这家伙见到三位同伴追来,不仅没有欣喜,反而猛地停下,气哼哼道:“师叔,何故挡我去路?”

    阿胜收起飞剑,与冯田落在地上,而他面对质问,很是错愕不解。

    “我当你遭遇不测,四处找寻,你却擅自逃窜,又为哪般?”

    “什么叫逃窜?我恰好寻到山洞,走了捷径而已……”

    “那我问你,此去何方?”

    “我已厌倦仙道,从此归隐山林。”

    阿三的头上、身上,沾满了草屑,应该躲藏辛苦,显得很是狼狈。再加上败露了行迹,更是几分虚火。他冲着阿胜、冯田拱了拱手,瞪着大眼又道:“师叔,师兄,相识一场,后会无期!”

    “呵呵,又神神叨叨!”

    阿胜呵呵一笑:“没工夫陪你胡说八道,赶路要紧……”

    阿三后退两步:“我意已决,还请师叔莫要强求!”

    这回换成阿胜瞪大双眼:“真的假的?”

    阿三重重点头:“千真万确!”

    他的神态,以及言语,很坚决,与往常的怯懦胆小,判若两人。

    阿胜冲着阿三上下打量:“咦,为什么呢?”

    阿三昂起脑袋,黑瘦的脸上带着看破红尘的漠然:“我说了,我已厌倦仙道,厌倦了人心叵测,厌倦了打打杀杀,从此归隐山林,与古树清泉为邻,与清风明月为伴。纵然逍遥数十年,也不枉来世一遭。师叔,人各有志,聚散是缘,从此山高水长,还请多多保重。告辞——”

    “哦,真的要走……”

    阿胜没有想到阿三真的要走,顿时收起笑容。而有心挽留,又无从劝阻。转而看向冯田,冯田也是默默摇头。他的神情变得凝重起来,无奈道:“你这般离去,有违门规,而漂泊在外,活着不易,我又怎能翻脸无情呢,且当你遭遇不测,日后也算与师门有个交代……”

    他的话语中,略带几分伤感。抛开情义不讲,前途凶险如旧,而同伴渐行渐少,难免让人触景伤怀。

    阿三不再多说,又拱了拱手,便要昂首而去。谁料尚未挪步,身后飞来一脚。他早有防备,闪身便躲,却为时已晚,屁股上顿时中招。他吃禁不住,直接飞了出去,惨叫道:“师兄偷袭,卑……”

    叫声未落,人已扑倒在地。紧接着后背踏上一只脚,竟不下数千斤的沉重,竟踩得筋骨直响,俨然一个要命的架势。

    阿三挣扎不得,惊慌失措:“师兄饶命,你说了聚散是缘……”

    将他踢翻在地,又踏上一只脚的,除了他的无咎师兄,再无旁人。

    而无咎寻到了阿三之后,便站在原地,静静看他摆足了姿态,只待他离去之际,这才突然发难。

    阿胜与冯田始料不及,双双出声——

    “无咎,你……你要将他活活踩死……太残忍了……”

    “无咎师兄,不妨饶他一命……”

    “师兄,高抬贵手,不,高抬贵脚,我骨头碎了——”

    无咎根本不听劝说,也不理求饶,只管脚踩着阿三,嘴角泛起一抹古怪的笑容:“嘿嘿,我看你还要隐瞒到何时。”

    “没有……”

    “若是没有,怎会知晓神木涧中藏有神石?”

    “哎呦……”

    “若是没有,怎会知晓神木涧中藏有山洞?”

    “凑巧……”

    阿三趴在地上,四肢乱蹬,而踩在后背的脚,却愈来愈重,根本挣扎不得。

    而他犹自嘴硬,却听笑声又起:“嘿,你昨夜与蛮族的长者密谈半宿,想必收获匪浅。只可惜了蛮族供奉的神人,要被我一脚踩死……”

    脚掌踩着,筋骨响着,野蛮的力道在蹂躏着,令人窒息难耐而又无从摆脱。

    阿三再也支撑不住,拼命求饶:“不……不敢隐瞒……我说了便是……”

    无咎慢慢抬起脚掌,地上的人影“噌”的蹿了出去。他视若未见,拿出酒壶走向一旁,悠闲自在地呷了口酒,这才不紧不慢道:“再耍滑头,打断双腿!”

    阿三终于脱困,急蹿而去七、八丈,本想借机远逃,忙又匆匆落地。某人遁法厉害,且心狠手辣。为免打断双腿,如今只得认命。怎奈虚惊一场,着实吓得不轻。他一边大口喘着粗气,一边磨磨蹭蹭往回走来。

    阿胜却是怒了:“阿三,你气煞我也!”

    冯田也好像被骗了,神色不快:“阿三师弟,有何隐瞒,从实道来,否则没人救你!“

    阿三举起双手,脸色发苦:“师叔息怒……且听我说……”

    这家伙折腾半晌,又是厌倦仙道,又是归隐山林,原来都是胡说八道。不过,挨了一脚,生死威逼之下,他终于吐露了实情。

    昨夜,众人好奇鬼祟的由来,便让阿三询问究竟。两三个时辰之后,阿三返回,道出了神木涧的所在,却对于鬼祟之说避而不提。他本想便宜,谁料眼睁睁吃亏。心有不甘,便想独自寻觅机缘。至于归隐山林,纯属敷衍,而他退出仙门的念头,并无虚假。

    以他想来,阿金、阿离死了,阿威、阿雅师叔,也双双罹难。如今前途莫测,还要面对无穷无尽的追杀。他不以为自己能够活到最后,倒不如躲在山林之间与蛮族为伴。又能享受供奉,又能获悉蛮族的诸多隐秘。尤其是还能施展他的神人情怀,何乐而不为呢。

    不过,他的小心思不会告诉任何人。他所吐露的是另外一个地方,神石谷。

    “……蛮族的长者,对我知无不言。从他口中得知,族人触动了神木涧的神石,惊动了鬼祟,故而被吸尽精血而亡。好奇之余,我多问一句。而长者见识短浅,只说神石来自天上。而他怕我怪罪,又说西南另有神石谷,谷内遍布神石,凡人根本不敢入内,否则必死无疑。我当时并未在意,谁料……”

    阿三老老实实站着,面前守着三位同伴。他吭哧片刻,接着又道:“神木涧中的神石,乃是陨铁,如此倒也罢了,其中竟然藏着灵石与五色石。由此可见,神石谷内,必然遍地是宝啊,倘若为我所有,之后躲在蛮族之地安心修炼,岂非天大的便宜,哈……”

    说到此处,兀自得意难禁,他贼贼一笑,旋即又脸色一僵,耸着双肩而可怜兮兮道:“神石谷的神石,为我所有,如今我如实相告,还请各位手下留情。哪怕给我留下一半也成……”

    他本想独占神石谷的神石,如今看来,面对贪婪的师叔与两位师兄,已难以如愿。

    “哈哈——”

    果不其然,阿胜根本不理会他的请求,竟两眼放光,笑容满面:“无咎,你这欲擒故纵之术,着实了得!”

    蛮族所称的神石,便是陨铁。既然神木涧中的陨铁含有灵石,想必神石谷的陨铁也应该不差。

    阿胜想着灵石,已迫不及待,笑声未落,抬手一挥:“事不宜迟,快快动身……”

    阿三却是目瞪口呆,怔怔看着不远之外的饮酒之人:“师兄……果然是你害我……”

    “嘿,言重了哦!”

    无咎轻松站在一旁,咧嘴笑道:“我仅仅提醒一声,阿胜前辈与冯老弟便心领神会。无非是以诈讹诈,将计就计。圈套也算不上,小小的套路而已!”

    “小小套路,竟然如此之深,天呐……”

    阿三以手加额,欲哭无泪。

    只说师兄诡计多,不知另有套路深。事已至此,只能自认倒霉。而尚自悲悲切切,只觉得脖颈一紧,人已离地飞起,他禁不住再次惨叫:“你掐死我吧,真不活了……”

    不是脚踢,便是掐脖子,再时不时的叱骂几句,简直就是惨绝人寰的境地。此时的阿三,真的想念他在蛮族的日子。

    “闭嘴,带路——”

    而碎碎念的时候,叱呵响起,人往后移,脖颈的大手猛然一松。

    阿三却不敢侥幸,慌忙伸手便抓。顿时风声呼啸,脚下剑芒隐隐,竟横掠树梢,直奔远方疾飞而去。

    不远外,阿胜踏剑紧随。他带着冯田,一剑两人倒也来势极快。

    “撒手……”

    师兄又发怒了,他要干什么,此时撒手,要摔死人的。

    阿三正在前后张望,慌忙应声:“不敢……”

    “你三番两次抓我屁股,还有何不敢?”

    “我……”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