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四十五章 机缘难求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o老吉o、西南地区、avriil、全能户花捧场与双倍月票支持!

    …………………………

    阿三,为了神石谷的下落,前往密林的深处,求助于蛮族。当然,他是被一脚踢下半空。而遑论如何,以他装神弄鬼的手段,此去应该有所收获。于是乎,三位同伴在山顶等候。谁料一宿之后,不见人影。总不能就此罢休,且返回寻找。嗯,真的找到了。他竟在蛮族村落东南方向的一百四、五十里外,逍遥独行呢。

    想要怎样?

    欺骗长辈不说,害得三位同门等了一宿啊。尤为甚者,他独自一人,鬼鬼祟祟,匆匆忙忙,所欲何为?不用多想,他定然知晓神石谷的具体所在。而他所谓的归隐山林之说,抛弃同门之举,纯粹是私心作祟,只为独吞好处。

    整日里将卑鄙两个字挂在嘴边,而他本人就是一个卑鄙无耻之徒。

    狗东西,理当打断他的狗腿!

    阿胜难得动怒一回,正想着亲手教训阿三,却被无咎出声阻拦,他刚要询问缘由,忙又低头看向脚下,不由得微微一怔。

    四周尽为高山,下方则是成片的密林。

    只见有几道人影,从密林中冒了出来。

    阿三有所察觉,似乎很是绝望,却又无从呼救,只得撒腿狂奔。

    而出现的人影,分明就是修士装扮,看情形应该是为仙门的羽士弟子无疑,各自挥动飞剑拼命追赶。

    “咦,玄武谷弟子?”

    阿胜大吃一惊,顿时愣在半空。他再也没有了教训阿三的念头,急忙散开神识查看四方。而远近除了林中的五、六道人影之外,再也不见异常。他却担忧不已,慌张道:“不妙啊,倘若再来几个筑基高手,或人仙前辈,你我危矣,事不宜迟……”

    他的担忧,也不是没有道理。四人从海上返回陆地,最怕的就是遭到玄武谷的截杀。而一路之上,倒也安稳。谁料寻找神石谷至此,意外发现了玄武谷弟子的踪迹。虽说只是几个羽士修为的小辈,而谁敢说没有更多的高手藏在暗处呢。

    “站稳了,走——”

    阿胜颇为果断,冲着他身后的冯田吩咐一声,旋即踏剑转向,便要就此远去。

    至于阿三,顾不得了。

    而便在两人动身之际,一道紫色的剑光霍然闪现。

    阿胜回头观望,失声道:“无咎,不敢莽撞啊……”

    十余丈外,无咎静静踏剑而立,根本没有远去的迹象。而不仅于此,还拂袖一甩。霎时狼剑脱手,便如一道紫色的闪电呼啸而去。与之瞬间,他急冲直下,顺势抬手一点,又是一道青色的剑芒嗡嗡嘶鸣。

    阿胜只得慢慢停下,稍作迟疑,“哎呀”一声,痛下决断:“阿三,师叔救你——”

    而他尚在半空之中,只见两道剑光快如闪电,猛如恶狼,去若蛟龙,瞬间扑向林间追逐的人影。不过眨眼的工夫,血肉迸溅,残肢横飞,五、六个玄武谷的弟子已尽数丧命。

    阿三奔跑不迭,哇哇大叫,恰好回头一瞥,竟是师兄与师叔从天而降。他又惊又喜,踉跄几步,“扑通”瘫倒在地,旋即丢了飞剑,两手挥舞,带着哭腔喊道:“师兄啊,差点见不着了……”

    无咎抢先一步冲到林中,不待落地,逆势盘旋,顺手弹出几点火光,并隔空抓取几个纳物戒子,这才飘然落在在几丈之外。至于可怜兮兮的哭喊声,他根本无动于衷。

    阿胜带着冯田,随后而至。两人跳下飞剑,趋前查看。

    只见阿三依然坐在地上,黑瘦的脸上挂满了汗水,而狼狈之中,又带着劫后逢生的喜色:“师叔,冯师兄……”

    看他的模样,吓得不轻,也累得不轻,可见此前的遭遇是异常的凶险。

    阿胜有心问候安抚两句。关照体恤弟子,也是他身为长辈的应有之义。而看着阿三讨好卖乖的嘴脸,他突然气不打一处来:“我三人在山顶等你一宿,你却悄悄溜到此处,是不是想要独吞了神石谷的好处,说——”

    师叔在咆哮!

    阿三顿时露出窘态,摆手辩解:“师叔,你冤枉我……”

    “我冤枉你?”

    阿胜伸胳膊挽袖子,怒气冲冲,却退后两步,抬手一指:“无咎,给我打断他的双腿!”

    阿三的脸色一僵,脑门上刚刚隐去的汗珠子又冒了出来。而与之前不同,这回是冷汗。他清楚,师叔虽然动怒,却非心狠手辣之辈,而另外一人则是不同。他循声看向不远处的白衣人影,慌忙抓起飞剑爬了起来,眼珠子一转,大感委屈道:“师叔,你听我分说啊。倘若我存心欺瞒,任你处置,却不便劳累师兄,哦?”

    无咎杀人焚尸之后,依旧没有理会阿三,而是在草地上来回踱步,并凝神留意着远处的风吹草动。

    所在的这片林子,尽为盘根错节的老树。炽烈的日光,透过稀疏的枝叶照射而下,在草地上呈现出片片的阴暗斑驳,像是在叙述着古老而又神秘的光阴传说。而散开神识看去,层层叠叠的林木之外,便是连绵的群山,以及一道道数百丈高的山峰。再不见一个修士的身影,亦无任何的异常。正南方向的十余里远处,有道峡谷……

    无咎慢慢停下脚步,转过身来。

    阿三站在阿胜与冯田的面前,佝偻腰身,耸着双肩,更显瘦小可怜。忽见两道眼光冷冷扫来,他忙擦着脑门上的冷汗而脸上赔笑:“我的师兄……”

    无咎撇着嘴角,淡淡吐出一字:“说——”

    阿胜得到附和,暗暗欣慰,却绷着脸皮,威严地点了点头。

    阿三支吾片刻,只得老老实实道:“昨日本想着打探消息之后,即刻离去。却不想被我的师兄踢落半空,竟被蛮族视作神人天降。啧啧,又是跪拜,又是美酒美食供奉,当真是盛情难却啊。直至后半宿,趁着蛮族老幼沉睡之际,这才侥幸脱身,不巧碰到几个玄武谷的弟子。我便逃啊、逃啊……”

    他余悸未消般地喘着粗气,接着又道:“嗯,我慌不择路,恰好逃到此处,眼看着小命不保,所幸师兄与师叔及时赶来。哎呦,当真的凶险……”

    如此一番叙说,可谓声情并茂。

    而话音未落,已被粗暴打断:“休得扯东扯西,我且问你,神石谷何在?无咎,不要给我情面……”

    阿胜似乎摸透了阿三的心思,又冲着无咎喊了一声。

    言下之意,你尽管耍滑头,我只有一招,那就是让你最怕的那个人来收拾你。

    而这一招,恰恰好用。

    “哎呦,师兄莫要过来!”

    阿三慌忙摆手,跺脚埋怨:“师叔,你老人家何必着急呢……”他终于变得利落起来,转身一指:“神石谷呢,便在正南的二、三十里外……”

    阿胜急忙循声看去,脸色转喜,却又猛然扭头,瞪圆了双眼:“你既然早已知晓,何不禀报,还敢说我冤枉你,难道你不是想要独吞好处?”

    阿三吓得后退,两手举过头顶:“听我慢慢道来,昨晚询问蛮族长者得知,东南百五十里外,还真的有个山谷,却非神石谷,而是被称作鬼谷。我大为失望呢,却又听说,谷中遍布黑色的鬼石,专门吞噬人命。而言者无心,听者有意啊。我稍加寻思,恍然大悟。所谓的鬼谷,莫不就是神石谷?或许蛮族各地的风俗不同,称呼也不同。而我不敢断定呀,便想亲临实地,查看真伪,再回头禀报不晚。师叔竟然不问青红皂白横加指责,我岂不冤枉?”

    这家伙能言善辩,简短的几句话,不仅交代了前后原委,还顺便帮着自己洗脱了罪名。

    “你所言属实?”

    “师叔,我从不说假话……”

    “哼!”

    阿胜已半信半疑,火气渐消,而看着阿三的一脸坦诚,禁不住怒哼着拂袖走开:“无咎,我猜那鬼谷,十之八九便是神石谷……”

    无咎将二人的对话听得清楚,也猜出了鬼谷的由来,却抱着臂膀,沉思不语。

    阿胜已急不可耐,催促道:“二、三十里的路程,瞬息及至,且去查看一二,你意下如何?”

    大老远寻来,为的就是神石谷。如今神石谷近在眼前,叫人找不到任何拒绝的借口。

    无咎看向走到近前的阿胜,又看了看冯田与阿三,沉吟片刻,不无谨慎道:“我是怕……”

    阿三兀自擦拭着脑门的冷汗,喘着粗气,似乎又闯过了一道险关而神色庆幸,忽见师兄看来,他忙奉上一个笑脸:“哈,师兄绝非胆小之辈,想必是让我三人离去,以便你独自前往神石谷……”

    一个小人的嘴脸,被他真实呈现。

    冯田来到此地之后,便没有出声,他暗暗斟酌,忍不住道:“有玄武谷弟子出没,应为不祥之兆。而神石谷,却难得一见。你我不妨远远查看,见机行事。”

    阿胜大为赞许:“嗯,此计甚妙,但有不测,远去便是。无咎……”

    冯田所言,道出了众人的心思。藏有灵石的神石谷,就在眼前。总不能因为几个玄武谷的弟子,而白白错过一场机缘。只要多加小心,此去料也无妨。

    无咎点了点头:“也罢,不过,我有言在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