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四十六章 多此一举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gavriil、寒起秋荻、jourbox、林彦喜、三佳三三、o老吉o的捧场与双倍月票的支持!

    …………………………

    十余里远外,有道峡谷。由峡谷之中,穿行而过,抵达另一方所在,便是神石谷。

    据说,神石谷内,满地都是黝黑的石头,也就是星石陨铁。倘若陨铁中,依然藏着灵石,或五色石,此去的收获,着实令人期待。

    不过,无咎有言在先。

    首先一个,避开峡谷。因为峡谷过于狭长,他是怕遭到伏击。

    再有一个,同进同退。想要在不断的凶险中,继续闯荡下去,切忌擅自行事,以免拖累同伴。譬如某个叫作阿三的,当引以为戒。

    对此,众人点头答应。

    而那条峡谷,乃是通往神石谷的唯一要道,避开了峡谷,也只能另寻途径。

    正午时分。

    四道人影,悄悄落在一座山峰之上。

    所在的山峰,数百丈高,左右山势绵延,前后则是悬崖峭壁。峰顶之上,山石嶙峋,老树歪斜,难以立足。

    阿三挣脱脖颈的手掌,落下身形,差点摔倒,出声埋怨:“多此一举……”

    无咎就势踏着一截树干,低声叱道:“再啰嗦半句,滚下去!”

    树干伸出悬崖,人在其上,迎风凌空,四方尽收眼底。

    阿三急忙闭嘴,莫说半句,一声都不吭。

    阿胜与冯田也相继落下身形。

    悬崖之下,是片山林。林子过去,山坡起伏。一方十余里的空旷山谷,静静坐落于群山之间。而远近并无异常,只有火辣辣的日头在当空暴晒。

    “无咎,你是否多虑了?”

    阿胜俯瞰着脚下的山谷,松了口气。他生性谨慎,却不想还有人比他更加的小心。分明有条峡谷,长驱直入,却舍弃不走,反而爬到山顶远远观望。而那个小心之人,素以胆大妄为著称。如今山谷之中,根本没有人影。或许正如阿三所说,多此一举?

    “嗯,谁让我胆小呢!”

    无咎在轻声回应。

    “呵呵,你也有胆小的时候,却不知惧怕何物呢?”

    阿胜只当说笑,随声又问。

    无咎幽幽道:“我怕天塌,怕地陷,怕爹娘……打屁股。”

    “师兄有趣,竟然惧怕……”

    阿三忍俊不住,趁机插话,又忙收声不语,两手捂紧自家的屁股。

    冯田与阿胜站在崖边,留意着山谷的情形。他摇了摇头,说道:“师叔与师弟,未能领悟师兄话中的深意。他无事胆小,有事胆大,敬畏天地、双亲,无愧自我……”

    无咎回首一瞥。

    冯田却不再多说,而是抬手一指,惊讶道:“诸位请看,那是……”

    只见山谷的尽头,冒出一道人影,是个中年汉子,似乎在草丛中徘徊。而不过片刻,他竟搬起一块黑色之物,转身慢慢离去。少顷,人已消失在山脚下的一个洞口之中。

    冯田失声道:“阿峰?”

    天光正好,虽然相隔十余里,而以修士的目力,足以看清山谷中的一草一木。那中年汉子的五官相貌,体态举止,并不陌生,分明就是元天门的筑基弟子,名叫阿峰。此前在地下暗河,海上孤岛,不止一回打过交道,却不想竟在此处重逢。却只有一人,与他结伴的阿炳,以及万吉长老,又在何方?

    “啊,果然不差!”

    阿三也认出了山谷中人,怒道:“三位前辈不告而别也就罢了,竟然寻到神石谷,抢我神石,我……”他又气又急,只想冲下山谷,却忘了人在峰顶,猛地闪个趔趄:“哎呦……”

    阿胜则是二话不说,踏剑而起。冯田心领神会,跳到他的身后。随即剑光闪烁,直奔山谷冲去。浅而易见,他要寻找阿峰讨个说法。

    无咎依然踏着树干迎风而立,一身白衣在风中微微飘动。遇见阿峰,着实意外。诧异之余,他又心生疑惑。而有心阻拦,两道人影已然远去。

    阿三早已是火急火燎,大声喊叫:“师兄,不敢耽搁,否则神石抢光了……”

    以他之见,阿峰搬起的黑色之物,必是神石,也就是陨铁无疑。眼睁睁看着宝物被抢,他心疼啊。

    无咎却是双眉浅锁,回头远望。

    方圆百里之内,情形如旧。倘若有所异常,便是眼前的山谷,那个隐秘的山洞,以及突然冒出来的阿峰。

    阿三不得理会,仰天长叹:“我的师兄,你磨磨蹭蹭,要到何时呀……”

    抢夺宝物的道理,快有慢无。情急之下,他竟咬牙切齿,挽起袖子,摆出舍身跳崖的架势。山峰数百丈,极为陡峭,攀援而下,凭借精瘦轻盈的身子,多加几分小心,应该摔不死。为了宝物,他正要冒险尝试,后脖颈一紧,人已腾空飞起。他头一回不再抱怨师兄的野蛮霸道,而是庆幸喊道:“快快查看,有无遗漏的神石……”

    两道人影从峰顶跃下,横掠山谷而过。

    山谷的尽头,是片野草横生的山坡。还有一个几丈大小的山洞,出现在山脚下的树木丛中。

    阿胜与冯田先到一步,径直奔向山洞。

    阿峰等三人的举止,虽然有些卑鄙,却非冤家仇敌,倒不至于有所防备。如今既然遇到他本人,且讨个说法,也就是在海岛之上,不告而别的缘由,再询问相关的事宜。

    无咎带着阿三,随后而至。

    那树丛遮掩的隐秘山洞,就在十余丈外。

    无咎并未走向山洞,而是落在山坡上,松开阿三,然后抬眼张望。置身此地,四面高山阻挡。炽烈的日光下,一丝风儿也没有。偌大的山谷,颇为寂静。山坡的远近四周,则是覆盖着厚厚的野草,其中半掩半埋着大小各异的石头,给寂静的山谷凭添了几分凌乱的景象。

    阿三落地之后,便奔着石头跑去,而查看了一块又一块,并未见到黝黑的神石。他大失所望,转身又跑了回来:“天呐,晚了一步,都没了……”

    便于此时,突然有吵闹声从山洞内隐隐传来——

    “阿峰,你全无同门情义……”

    “阿胜,你少啰嗦,出去……”

    阿三到了无咎的面前,刚想找他的师兄诉苦,又瞪大双眼,循声跑了过去。

    无咎则是抬手挠着下巴,冲着山坡上的草地默默出神。

    阿三的腿脚灵快,眨眼没了影。而他的大呼小叫,却清晰可闻。还有阿胜的呼唤声,很是愤怒——

    “我的神石,我的师兄,打起来了……”

    “无咎,有人欺负你师叔……”

    无咎的眉梢轻轻一挑,不慌不忙迈开脚步。

    越过山坡,穿过树丛,便是一个两丈多高的山洞。踏入洞口的瞬间,闷热顿消。顺着狭长的山洞又去二十多丈,四周豁然开朗。一个宽阔的洞穴,成堆的石头,四道人影,相继出现在眼前。

    这是一个足有数十丈方圆的洞穴,挨着洞壁的一侧,应为山壁,裂开一道缝隙,有光亮从中透入。而洞穴之中,依然显得阴暗潮湿。

    叫作阿峰的汉子,站在洞穴当间,他的身后,竟然摆放着成堆的黝黑的石头,正是所要找寻的陨铁。阿胜与他隔开数丈相对而立,皆满面怒容。一旁的冯田与阿三,同样是愤愤不平的模样。

    “无咎,你来了便好!”

    阿胜回头一瞥,抬手又道:“你我远道至此,专为陨铁而来。而阿峰却要独占宝物,真是岂有此理……”

    “那又怎样?”

    阿峰寸步不让,恶声相向:“陨铁乃是天生之物,先到者先得。”

    “呵呵,真是笑话!见者有缘,你独占不得……”

    “诸位还敢抢夺不成,速速退出此地……”

    无咎在洞口前停下脚步,远远看着双方争吵。他无意插嘴,也无心评理,而是默默散开神识,查看着洞穴的每一个角落。当他再次看向那堆陨铁,两眼中不由得微微闪亮。

    一堆陨铁,怕不有上百块之多,大的足有数尺,小的彷如卵石。倘若其中藏着灵石,或五色石,又该多少呢?

    “哎呀,无咎,你不能傻站着……”

    阿胜轻易不敢得罪同门,即使曾经遭到阿威的训斥,也是唯唯诺诺,没有半点儿脾气。今日为了抢夺陨铁,却一反常态。关键所在,他有个最大的倚仗,便是无咎。而那个倚仗,竟在袖手旁观,他很着急。

    “嗯,阿峰,我问你啊,当初为何不告而别,万吉长老与阿炳又去了哪里呢?”

    无咎点了点头,终于出声,却像是在唠家常,话语间透着漫不经心的随意。

    阿峰却是不假辞色:“哼,我已告知阿胜,你无须多问!”

    他根本没将曾经的小辈放在眼里,张嘴便是训斥的口吻。

    阿胜慌忙分说:“他声称途中遭遇追杀,三人走散……”

    “哦,倒是个好的借口!”

    无咎又点了点头,而轻描淡写的口吻已渐渐转冷:“既然不用多问,而你是否告知,洞外有人被杀,且死者不止一人呢?”

    阿胜微微一怔,忙道:“他不曾说过,我也未及察觉呢!”

    只因阿峰的出现过于意外,反倒令人放松戒备。何况过于关注神石谷中的陨铁,一时疏漏也是在所难免。

    阿三惊讶一声,后知后觉道:“我见草地凌乱,只当翻捡神石所致,却不想另有缘由……”他急忙退后一步,问道:“冯师兄,你有无发现?”

    冯田摇了摇头,神色尴尬。只是他的尴尬之中,稍显古怪。

    阿峰却是左右张望,忽而发出一声冷笑:“呵呵,尔等为了抢夺宝物,无所不用其极!”

    无咎的嘴角一撇:“哦,此话怎讲?”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