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四十七章 一个圈套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万道友、多情的话语、cmrr、gavriil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我与阿炳、万吉长老,走散之后,独自闯入此处,恰见三、五个玄武谷弟子出没,便予以格杀。又见谷中遍布陨铁,有心收纳,怎奈为数太多而携带不便,随即搬入洞内,欲逐一查看,之后歇息几日。谁料诸位赶来,横行抢夺……”

    阿峰,三、四十岁的模样,身高体壮,隆鼻褐眼,乱发虬结,一身黑色长衫破烂不堪。这位元天门的弟子,修为不低,乃是筑基八层的高手。记得此人圆滑,蛮横,而此时却疲惫,焦躁,慌乱,且又愤怒。

    或许正如所说,他应该经历过一番拼杀。于是,山谷中依然残留着凌乱的杀气与人死焚烧的痕迹,虽被阿胜、阿三与冯田所忽略大意,却还是未能瞒过另外一人的双眼。

    “而所谓的不告而别,纯属恶意猜测。万吉长老出关之后,放心不下,便带着我与阿炳外出查看,却意外遭遇追杀。当时情形危急,我三人被迫远去。如今再次重逢,实乃侥幸。而诸位非但不加问候,反倒借口相逼。人心险恶,不外如是,见利忘义,莫此为甚!”

    阿峰冲着无咎瞪了一眼,似有顾忌,转而看向阿胜,怒吼起来:“以多欺少,抢我陨铁,便是诸位口中的同门情义?”踉跄几步,脚边发出金石的响声。他抬手一指,气急败坏道:“陨铁尽数在此,尔等尽管拿去!”

    一大堆的陨铁,像座小山,被踢动之后,“哗啦”露出几块已被劈开的陨铁,其中隐隐闪烁着晶石的亮光,并散发着浓郁的气机。

    “哎呀,果然有灵石……”

    阿三兴奋不已。

    阿胜也是两眼放光,搓着双手,却有所顾虑,狐疑道:“所言当真?”

    阿峰退后两步,脚下一软,竟瘫坐在地,哼哼道:“我伤势在身,如何是你四人的对手,且将陨铁分我两成,此事就此罢休!”

    他此前极为强横,此时突然示弱。或许形势比人强,不由他不退避忍让。

    “呵呵,无咎……”

    阿胜呵呵一乐,出声召唤。依他想来,能够逼迫阿峰让步,除了他的应变得当之外,无咎的存在至关重要。多了一个筑基高手呢,这便是人多势众的好处。

    “陨铁,你看如何分配?”

    阿胜谦让一句,已忙不迭走了过去。

    阿三更是欣喜难耐,哈哈贼笑。

    冯田也没了矜持,伸手抓起一块拳头大小的陨铁注目端详。

    而阿峰则是瘫坐着,满脸沮丧。他阴沉的眼光,不时扫过阿胜、阿三、冯田,以及远处的白衣人影。

    无咎自从踏入洞穴,出声说话,直至对峙的情形逆转,他始终站在原地。面前的二、三十丈外,便是四位仙门弟子,与堆成小山般的陨铁。身后则是来时的洞口,只须后退一步,便可原路返回。许是疑虑未消,他仍在观望。而看着三位同伴已相继在翻捡陨铁,他终于还是挪动了脚步。

    上百块的陨铁,好大一堆。数尺大小的,便有七、八十之多。倘若每块内含五块五色石,便是三、四百块,再有上千的灵石,一旦尽数吸纳,又能提升几层修为呢?

    见到宝物,两眼放光。

    无咎,不管是从前的无先生,公孙将军,还是眼下的仙门弟子,他都是一样的俗人。何况还是急需的五色石,他又怎会轻易错过呢。而之所以变得谨慎,因为吃过太多的亏。虽说富贵险中求,终归拼的还是性命。天大的好处,不抵活下去。而再迟疑片刻,陨铁便被那三个家伙瓜分了……

    无咎慢慢加快脚步,忽又脸色一变。

    只听“轰”的一声,随之光芒骤闪而法力狂乱……

    无咎不及多想,闪身疾遁。

    而来时的洞口已然消失,他“砰”的撞在一层翻卷的光芒之上。顾不得头晕脑胀,顺势往下栽落。而曾经的岩石地面,竟禁制闪烁,根本不容遁行。他逆转直上,而未去数丈,再有光芒阻挡,依然无路可去。人未落地,双手一合,剑光怒射,冲天狠狠劈去。轰鸣炸耳,光华刺目。反噬的力道逆卷而下,异常的强横而势不可挡。他“扑通”落在地上,翻身跳起,连连后退,手中的剑光犹在紫青闪烁而杀气未绝。

    “阵法?我呸——”

    无咎的两脚不及站稳,恨恨啐了一口。

    不错,就是阵法,已然将整个洞穴,笼罩在内。倘若站在洞口,尚可躲过一劫。谁想阵法的布设,如此隐秘,且毫无破绽,又极为歹毒,专等自己踏入其中,便于瞬间开启。

    阿胜与阿三,愣在原地。两人再也顾不得陨铁,双双惊慌失措。

    冯田,同样的错愕不已。

    唯有阿峰,从地上慢慢站起,倒是处变不惊的模样,他似乎早已料定这突如其来的一切……

    “阿峰,你该死——”

    无咎咒骂一声,猛然举起手中的剑光。而便在他杀心大起的瞬间,四周突然光芒变幻。随即浮现出一道道人影,再也熟悉不过。竟是象垓、乐正、巫马、宰灵、阿鲍、阿重、阿健、立夏、阿复……

    “天呐,上当了——”

    阿三的黑脸,吓得发青,腿脚哆嗦,踉跄后退。而陷入阵法,无处可去。他只管凑近身后的白衣人影,凑近他的师兄。

    “怎会这多的高手呢,我眼花了不成,哦,圈套,这是圈套……”

    阿胜瞠目结舌,语无伦次,揉着双眼,犹自难以置信。

    “唉,此劫难逃……”

    即使以矜持淡定而著称的冯田,看着阵外之外,那从地下冒出的一道道人影,他不禁发出一声苦涩的叹息。

    正如所说,这是一个精心谋划的陷阱。任凭四人如何的谨慎、机敏,最终还是中了圈套。而圈套竟是如此的致命,令人不由得心生绝望。三位人仙长老,十余位筑基弟子,玄武谷的高手尽出啊,再加上一个看起来更为可怕的阵法,此劫难逃……

    “哈哈!”

    得意的笑声,透过阵法传来。十几道人影,相继站定。隐约能够看出,一行来自于洞穴角落的地下。此时依然站在原地,各自冲着相隔不远的阵法肆意打量。其中笑得最为响亮的中年汉子,正是象垓。

    只见他看向身旁的一位老者与一位中年男子,笑道:“乐正长老,多亏了你的谋划,这才擒获了那个小辈。而巫马长老,及时应援,也是功不可没,哈哈!”

    乐正,冥月门的长老,是位老者,是位心机深沉的人仙高手;巫马,玄火门的人仙长老,是位个头瘦高的中年人。

    而笑声未落,阵法内有人急道:“三位长老,还望言而有信……”

    竟是阿峰,拱着双手,神态谦卑,在出声恳求。其言行举止,显然与阵外的象垓等人有所约定。

    阿胜恍然大悟:“你……原来是你勾结玄武谷,设下陷阱,残害同门?”

    阿三依然惶惶无措,低声自语:“卑鄙,真是卑鄙……”

    冯田神情凝重,一声不吭。

    无咎的手中,剑光吞吐,他很想冲过去一剑劈了阿峰,又留意着阵外的动静而心念急转。

    象垓根本没有理会阿峰,而是盯着阵法中的那道白衣人影:“无咎,你怎么不逃了?哈哈——”他着实得意,再次放声大笑:“从部洲北地,至大海深处,从九塔洞窟,再到这山谷之中。而不管你是上天,还是入地,终究难逃法网,哈哈……”

    阿胜突然想起还有一个倚仗,急忙后退了几步:“无咎,原来玄武谷要对付的是你,而我三人岂非是受了你的连累……”

    阿三与冯田跟着退后。

    阿三如同失魂落魄一般,带着哭腔道:“师兄,你害人不浅……”

    此前有言在先,四人同进同退而患难与共。转眼之间,已是争相埋怨悔恨。

    无咎看着凑到近旁的三位同伴,无言以对,他撇撇嘴角,转而扬声道:“嘿,为了对付我一个小辈,竟摆出如此阵仗,本人荣幸之至也!而我尚有一事不明,能否请教、请教呢?”

    “哈哈!你临死之前,我不妨帮你了却一个心愿!”

    象垓竟然张口答应,显得颇为宽宏大度。

    与其看来,阵内之人必死无疑,何妨消遣一二呢,也算是对于连日辛苦的莫大慰藉。

    “多谢长老!”

    无咎拂袖一甩,收起剑光,而他尚未发问,又呲牙咧嘴一笑:“诸位,幸会呀!”

    他在寒暄,问候。

    阵外的冤家仇敌,都是熟人。

    而他一旦露出笑容,再不复曾经的邪狂张扬。倒是白衣黑发,儒雅洒脱,颇有几分当年无先生的风范。只是他的眉宇之间,透着淡淡的杀气。

    “休得啰嗦!”

    象垓含笑叱呵,得意中不失威严。

    “嗯,长老与诸位高手藏于地下,结阵以待,此招极为高明,令人防不胜防。而你怎敢断定我会自投罗网呢,如此煞费苦心又为那般?”

    无咎的请教,真诚而又恳切。

    在一个偏僻的山谷中,隐秘的洞穴内,布设强大的阵法,埋伏众多的高手,只为等他一行四人的到来。如此周密的算计,着实出乎他的想象。

    “哈哈,你果然问起此事!”

    象垓似乎早有所料,放声又笑。他原本神情乖戾,如今笑得满面春风,如同一扫雨季的阴霾,终于迎来明媚万里。他与左右换了个得意的眼色,接着说道:“擒你不难,却也费了不少周折……”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