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四十九章 折腾下去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草鱼禾川、o老吉o、木叶清茶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便如撞上坚石,不,便如孩童遇到巨人,也不,分明就是一座大山从天而降,并带着狂风,夹杂着如刀似枪的碎石,摧枯拉朽而势不可挡。

    与之相比,无咎太过弱小,即使锋利的双剑合一,也显得微不足道。

    当他挥剑怒劈的刹那,便听一声轰鸣炸响。犹如一片落叶,遭遇惊涛骇浪。他猛地倒飞出去,直至二、三十丈,“扑通”落地,接连翻滚,这才堪堪收住去势,却瘫坐在地,披头撒发,衣衫凌乱,胸口发堵,气息滞塞,脸色涨红,禁不住闷哼一声。

    随其瞬间,又是三道人影凌空飞来,“砰、砰”滚落在他的身旁,情形更为的狼狈。正是三位同伴,皆衣衫破碎,口吐热血,其中的阿三,干脆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而曾经的阵法,似乎消失不见,只余下一片白蒙蒙的天地,无边无际,看不见丝毫逃生的侥幸。而那头巨大的怪兽,竟脚不沾地,挥舞四肢,跃上半空,带着阵阵飓风与飞砂走石,继续奔着陷入绝境中的四人扑来。

    “咳咳,要死了,诸位,来世再会……”

    阿胜趴在地上,神请绝望,话没说完,又是一口热血喷出。

    冯田咬牙抬头,嘴角挂着血迹,两眼闪烁着焦虑,显然也预见到了难以逃脱的劫数。

    无咎却是挺身而起,双手高举,收归体内的两把神剑再次祭出,一道紫青剑芒吞吐光华傲然向天。此前早有尝试,阵法难破,也逃不出去,他已无路可退。而他绝不会屈服,更不会束手待毙,哪怕是死,也要拼尽最后一口气。

    “来世再会,保重——”

    无咎沉声丢下一句,便要迎向那头巨大的怪兽。常言道,天下没有不散的宴席。伙伴九人闯荡至今,死的死,亡的亡,如今又逢劫难,也到了曲终人散的时刻。至于有无轮回再世的重逢,他从未想过。即使天塌下来,他只想再上拼一回。

    而便于此时,有人说道:“且慢,或可一试……”

    竟是冯田,依然坐在地上,竟抬手抓出四面兽皮炼制的小旗扔了出去,并顺势掐动法诀。不过瞬间,一座占地十余丈的阵法霍然而成,恰好将四人笼罩其中。

    无咎早已摆出了视死如归的架势,却猛然止步:“你……”

    不及多说,怪兽已轰然而至。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山崩地裂一般。阵法随之“喀嚓”碎响,摇摇欲坠。而阵法的怪兽身影,瞬间崩溃坍塌殆尽。

    冯田唯恐支撑不住,急急又道:“助我一臂之力——”

    “你怎会藏有阵法,又如何懂得以阵破阵之道?”

    无咎收起剑光,返身而回,接连打出几道法诀帮着加持阵法,犹自带着几分恼怒而大声叱道:“既有阵法,你缘何迟迟不用?”

    阿胜已从绝望中回过神来,慢慢爬起:“咦,有阵法容身,比起禁制,强过百倍……”

    冯田盘膝坐稳,擦了把嘴角的血迹,然后继续打出法诀,摇头道:“我的阵法,乃族中长辈所赐,往日少用,几近忘了,方才情急之下忽然想起,权且冒险一试。而此阵虽为人仙前辈炼制,威力不俗,却挡不住象垓阵法的凌厉。依我之见,他的杀阵,应该自于地仙前辈之手。强弱如此悬殊,何谈以阵破阵?”

    “莫……莫要争吵……”

    阿胜躲过一劫,已是万分侥幸。他摸出一把丹药扔进嘴里,想要劝说两句,又瞠目结舌,慌忙抬手示意。

    只见阵法之外的天地,迥然变化,再不是白蒙蒙,而是阴沉沉的一片。随即咚咚的雷声响起,远近震动异常,令人难以立足,也坐不安稳。不过瞬间,一头头黑影相继呈现,竟是身高丈余的壮汉,皆裸露四肢,神情狰狞,手中拎着刀斧棍棒,从四面八方聚集而至,旋即似乎受到召唤驱使,争相发出尖利的嚎叫,直奔着阵法冲杀而来。

    “砰、砰”不绝,刀斧棍棒交加。已然受损的阵法,仿如遭到了万兽的撕咬,顿时发出刺耳的碎响,并随之剧烈的摇晃。

    “哎呀、不妙,快快加持阵法——”

    阿胜惊呼一声,盘膝坐定,两手挥动,一道道法诀飞了出去。而忙碌之际,他又急急呼喊:“无咎,不敢闲着,此阵乃是你我仅有的倚仗,一旦被毁,谁也活不成……”

    无咎不再追究阵法的来历,跟着坐下。而他打出的法诀,比起阿胜与冯田,更为凌厉,且专寻阵法的薄弱之处。可见他对于阵法的认知,已有了相当的造诣。只是他恨恨的架势,有点气急败坏的意味。

    想想也是,都到了拼死的地步,而身边的同伴竟然藏了一手,这不是坑人吗。所幸还不晚,总算多了层阻挡,能够借机缓口气……

    而尚未来得及侥幸,阵法猛烈摇晃起来。那无数的凶汉,用罢了刀斧棍棒,竟嘴撕牙咬,拳打脚踢,浑似曾经遭遇过的猛鳄蚁,只要将整座阵法撕碎捣毁,再吞噬干净。

    无咎不敢大意,双手不停。一道道法诀蕴含着法力如雪片般飞出,又迅疾融入、并加持着阵法。

    冯田全神贯注。

    即使阿胜也是抖擞精神,全力以赴。

    约莫半个时辰之后,那疯狂的凶汉寂然消失。而喘息之间,滚滚的烈焰再次卷土重来。摇摇欲坠的阵法之外,一片火红沸腾。随即又是道道闪电从天而降,紧接着狂风、碎石疾如骤雨,再又巨大的身影狠狠冲撞,并夹杂着猛兽的咆哮,地动山摇的轰鸣,几如毁天灭地的浩劫汇于一刻,只叫人倍感摧残而无从摆脱。又是半个时辰过去,阵法似乎终于承受不住连番的煎熬,颤抖着,发出“吱呀”呻吟,随时都将崩溃殆尽。而阵法内的三人,依然疯狂掐动法诀。随着法力修为的流逝,濒临倒塌的阵法犹在苦苦支撑……

    不知许久,充斥天地的喧闹声突然一静。兽啊、人啊、火啊、风啊,尽皆消失无踪。唯有阵法套着阵法,囚笼又困着枷锁。以及当间的三道疲惫人影,在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哎呀,死了,还是活着,好像也没差哦!”

    有人从地上慢慢抬头,昏死多时的阿三,竟醒了过来。他脸上涂满污血,茫然的大眼中透着困惑:“咦,莫非已到了轮回投胎的路上?师叔,师兄,你我均为阴灵,是否换个称呼,从此不得唤我阿三,我姓……我姓什么来着……”

    他醒来的倒是时候,却没人理会。

    冯田累得脸色苍白,摸出一瓶丹药看也不看便尽数吞下肚子。

    阿胜原本受伤,此时更惨,喘着粗息,嘴角喷着血水。看他的情形,已然是强弩之末。

    无咎抓出一堆丹瓶放在面前,从中抓出几个扔向阿胜,然后自行吞服丹药,试图找补几分力气。接连不断的施展修为,可谓全力以赴。虽也堪堪支撑下来,而法力的消耗却也惊人。再这般下去,绝难持久。尤其那千疮百孔的阵法……

    “哼,几个小辈,倒是善于折腾!”

    一声叱呵传来,听着熟悉。

    冯田回头看向无咎,默默掐动法诀。光芒变幻,呈现出阵外的情景。又一层阵法之外,则是隐隐约约冒出并排而坐的十余位人影。为首的正是象垓,他显然在带人发动攻势。而持续至今,杀阵无数。所困住的四位小辈,却依然活着。他很是诧异,又不以为然。

    “借助阵法藏身,又能如何。一旦耗尽修为,还不是任由宰割。”

    象垓也算是借机摸清了阵法内的虚实,轻松一笑:“呵呵,无咎,我不妨奉陪尔等四位小辈折腾下去。哪怕一月、两月,或一年、两年。我定要让你化为灰烬,魂飞魄散!”

    他不容多说,拂袖一甩。朦朦胧胧的阵法,顿时云雾横卷。强大凌厉的杀机,蓄势待发。而他却是吐出一口闷气,转而看向左右:“乐正长老、巫马长老,可有高见?“”

    “象垓长老,你说杀了无咎,轻而易举,如今却要耗到何时?”

    “正如巫马所说,我也有此疑问。你又是摆下阵法,又命我等全力协助,只道是诛杀碧水宫的余孽。如今看来,出入甚大。而你为了巴结高人,舍本逐末……”

    乐正与巫马,似乎心怀不满,各自的言语之中,多有抱怨之意。

    “此番究竟如何,岂能任由他人信口开河!”

    象垓摇了摇头,神色不屑:“两位长老亲眼所见,那小辈若是寻常弟子,他与他的同门,早已葬身身于阵法之中。而如今他虽侥幸一时,终究难逃此劫。你我暂且歇息一二,要他性命易如反掌。至于方才的折腾之说,无非计策罢了,呵呵……”

    他为人精明,却不免刚愎自用。而他所谓的计策,却也够毒、够坏。便是赖以强大的阵法,耗尽对手的修为法力。到时候再由他带着众人发动攻势,胜负毫无悬念。那几个小辈的下场,已不容逆转。他要尽情的虐杀,尽情的消遣,非如此,而不得以宣泄他长久以来的郁郁之气。至于无咎是不是碧水宫的余孽,已无关紧要。谁会在乎一个死人的来历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