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五十一章 快快出手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天朝撸管少女的捧场支持!

    ………

    月影古阵?

    名称不俗,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

    阿胜精神一振:“如此说来,此番无忧也?”

    冯田跟着追问:“能否挡得住象垓的攻势?”

    阿三趁机附和:“救命的阵法,决不敢妄动……”

    便于此时,脚下的大地猛然颤抖。与之瞬间,所在的阵法亦随之微微摇晃。不用多想,又一轮的攻势来了。

    无咎不及分说,催促道:“诸位操持阵法,生死在此一搏!”他话音未落,双手一举,再次抓出一块陨铁,也就是第十八块陨铁,四、五尺大小,足有数千斤之重,“砰”的放在地上。

    三位同伴不明所以,只当危急关头,某人终于施展出了他的看家本领,与玄武谷的高手一较高下。于是各自就地坐下,纷纷打出法诀而严阵以待。

    与此瞬间,阵外之外已是火光闪烁。沸腾的烈焰,便如奔涌的浪头一般涌来。旋即从中跃出一道道火龙,张牙舞爪,凶狠异常,争相踊跃着狂扑而至。

    “轰、轰、轰——”

    轰鸣炸响,阵法摇晃,龙影翻飞,火光漫天。

    那疯狂的攻势,即使隔着阵法的重重禁制,也让人心神震荡而恐慌难安,仿佛顷刻间便将随之毁灭,而直至魂飞魄散。

    阿胜忙着加持阵法,牵动伤势,一口老血喷出,急道:“无咎……快快出手……”

    冯田回头观望,神色关切。

    阿三打出两记法诀,累得气喘吁吁,他同样是伤势在身,却不敢偷懒,而他比起阿胜更为慌乱,尖着嗓门抱怨:“我的师兄,可不敢闲着,你倒是大显神威啊……”

    所谓的月影古阵,使得绝望中的三位伙伴大为期待。

    无咎却是站在原地,没有半点儿动静,只管守着他面前的陨铁,兀自皱着眉头而似乎在苦苦思索。

    而他这边没有动静,四周早已被轰鸣闷响所淹没。还有熟悉的喊叫声,在惊涛骇浪中忽远忽近而飘摇不定——

    “无咎,念在千慧谷的情分上,出手啊……”

    “无咎师兄,你更待何时……”

    “我的天呐,你不会忘了阵法的口诀吧,不带这般害人的……”

    无咎突然啐了一口,抬手抓出他的玄铁长剑用力劈下。陨铁“喀嚓”碎裂,浓郁的灵气喷涌而出。他丢了长剑,顺势盘膝而坐。与之刹那,阵法之中忽而“嗡嗡”大作,团团旋风平地而起,并裹着浓稠的灵气,从四面八方呼啸卷来。他禁不住嘴角一咧,旋即收敛心神而全力吸纳。眨眼工夫,猛如潮水般的灵气,顺着肌肤,经脉,要穴,疯狂冲入他的体内。所亏欠的法力,渐趋满盈,再又涤荡四肢百骸与丹田气海。便好似一口饮尽了百坛美酒,快意之余,他两眼微闭,长长发出一声呻吟。

    痛快!

    多久了,不曾这般吸纳灵气。仿佛干涸的大地,终于迎来雨露的滋润。而浓郁的气机中,不仅有精纯的灵气,还有熟悉的仙元之气,尽如万流入海而收归己有,又岂能不叫人大呼快哉!

    至于月影古阵,能否抵御攻势?

    不会吧!

    此阵法,乃本人吸纳灵气所用,却不好道破原委,以免那三个家伙心生怨念。而一旦本人找回体力,绝不藏私,务必帮着加持阵法,以缓燃眉之急。

    不过呢,方才吓了一跳。

    自己琢磨出来的月影古阵,以十八块灵石布设而成。而为了提升阵法的威力,突发奇想,用十八块陨铁代替灵石就位,却迟迟不见阵法的开启。要知道原有的阵法,占地方丈。陨铁不比灵石小巧,便因地制宜。而将阵法扩大至十余丈方圆之后,莫非布设有误?若真如此,不及找到症结,凶猛的攻势已然降临,之前的想法也只能作罢。谁料竟是没有劈开陨铁的缘故,因而少了灵气的牵动驱使。如今阵法开启,灵气汇聚,我吸……

    三位伙伴又要拼命加持阵法,抵御攻击,又要关注某人的举动,并大声喊叫。而正当忙乱之际,某人的月影古阵终于有了动静。

    只见雾气震荡的阵法之中,突然涌起阵阵狂风。不,应该是一团团的旋风,急剧旋转,再又连接成片,继而旋转的更为猛烈,竟然形成一个巨大的旋涡。不错,就是旋涡,为浓郁灵气汇聚而成,犹如不息的潮水,从四面八方浩浩荡荡而来。许是受其牵引,尚在挣扎中的阵法也不禁为之颤抖摇晃。阵法中的四人,更是置身于旋涡之中……

    “天呐,竟有如此浓郁的灵气!”

    阿三的一头卷曲的发与脏污不堪的衣衫,被旋风卷起;两个大眼珠子,也来回转动。看着那浓稠如水,状如白雾的灵气,就在身边呜呜作响,他有种难抑的振奋。忍不住伸手轻轻一抓,白色的雾气从指间掠过,凉凉的,痒痒的,有着难言的舒畅。他再也顾不得加持阵法,慌忙暗暗吐纳调息。

    机缘难求啊!

    面对如此浓郁的灵气,又怎能不尽情吸纳一番呢!

    阿胜与冯田,打出法诀的双手也慢了下来。浅而易见,两人也不肯错过近在眼前的大好机缘。

    不过,即使全力行功,浓郁的令人窒息的灵气,还是擦肩而过,并持续汇聚一处,直奔那独坐在旋涡当间的某人奔涌而去。

    “咦,缘何吸纳不得?噗——”

    阿三徒劳无功,很是不甘。而他尚自惊讶,张口喷出一股淤血。

    “是啊,我也吸纳不得……”

    阿胜感同身受,附和一句。

    冯田却道:“幸亏吸纳不得,否则送命!”

    “哦,陨铁内含五色石,灵气之中,夹杂仙元之气,可不是要人性命,而我乃筑基高手,或可无恙……”

    阿胜稍有明白,又诧异不解:“为何他能够吸纳灵气,也仅有他能够吸纳灵气?”

    雾气旋转,狂飙不断。其中四位伙伴的身影,若隐若现。浓郁的灵气。依然如潮水般涌来,而汇聚到旋涡的当间,又迅疾涌入某人的体内而消失不见。只见他兀自盘膝坐着,却如同倒灌的泉眼,只将惊涛洪流收归己有,却分明占尽了天大的便宜。

    如此浓郁的灵气,竟然为他一人所独有?

    “无咎,你的月影古阵究竟有何用处?”

    阿胜似乎觉着被骗了,怒道:“强敌当前,生死一刻,你却耍弄手段,只为独占陨铁。你着实卑……卑……”

    他虽非雅人,亦非恶徒,想要来句粗言秽语,竟然张不开口。

    有人毫无顾忌,尖叫道:“师兄卑鄙!”

    浸泡在灵气之中,却吸纳不成。试问,还有比这更为痛苦的吗?而痛苦之余,还是令人精神大涨,这就是灵气的益处,又怎能不叫人为之心动!

    阿三还想趁机叫嚷,发泄私愤。

    却听冯田急道:“哎呀、不妙,师兄……”

    旋风愈发猛烈,灵气也愈发浓郁。而阵外的攻势,并没有丝毫的停歇。只听“喀嚓”轰鸣,摇摇欲坠的阵法猛然崩开一道缝隙。

    阿胜与阿三,吓得猛一激灵,顿时忘了争吵,齐声大喊:“快快加持阵法……”

    师侄俩顾此失彼,总算是想起了置身所在的凶险。

    无咎尚自双目微闭,默默承受吸纳着灵气的荡涤。不过片刻的工夫,损耗的修为已然恢复如初。而充沛的灵气,在四肢百骸间绵绵不绝、畅行不息,几经淬炼之后,又化作更为精纯的灵力回归丹田气海。停滞已久的修为境界,亦随之缓缓有力提升。而他犹自欣慰之际,猛然睁眼,急忙打出法诀,全力加持阵法。

    谁料便是这短短的耽搁,一切为时已晚。

    “轰——”

    崩开的缝隙,骤然炸开,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整座阵法竟在瞬间崩溃。与之刹那,沸腾的烈焰,呼啸的杀机,盘旋的飓风,尽数夹杂在一起,荡起滔天般的滚滚巨浪而狂袭而来。

    阿胜与阿三惊得从地上跳起,却无处可去,顿时目瞪口呆,双双绝望不已。

    冯田还在徒劳的打出法诀,只是面对无从挽回的绝境,他两手僵在半空,竟眼角抽搐而神色含恨。

    或许他在后悔,或许他在怨恨。而纵有千言万语,此时也无从提及。厄运的降临,总是叫人眼花缭乱而又猝不及防。

    “砰、砰、砰——”

    疯狂的攻势,倾轧而来。摆放在四周的百块陨铁,不知是因为攻势的凌厉,还是气机所牵动,竟于同一刻尽数炸开,浓郁的灵气亦随之喷涌而出。

    此刻,无咎同样是满目的错愕。

    藏身的阵法没了,最后一道屏障,亦随之荡然无存。接下来又该如何,他不知道。或许能够凭借坤元甲,强行支撑,而面对强大的杀阵,以及象垓等众多高手的围攻,最终的下场,绝无侥幸之理。

    不过,那之前摆放的陨铁竟然炸开,所喷涌的灵气再次掀起团团的旋风,并与月影古阵内外呼应。一时之间,仿佛气机异动?

    无咎不及多想,猛然舒展双臂,并敞开全身的要穴与每一处经脉,浑如吞吐天地日月星辰之势。

    纵然是劫数难逃,也管不了许多。

    他要将现有的修为,提升到境界的极致。至于月影古阵,又将有何异变,他真的一无所知,却又仿佛触摸到了一丝莫名的转机……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