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五十二章 古阵之威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林彦喜、书友与书友、李艺峰、名用曾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浓郁的灵气,疯狂的杀机,交织着,冲撞着,形成了一团劲风所环绕的漩涡。

    旋涡的当间,无咎盘膝而坐。

    几丈远外,分别是冯田、阿胜与阿三。

    一、二十丈外,则为滔滔的烈焰,以势不可挡之猛,铺天盖地而来。

    阿三脸色发青,浑身颤抖,绝望中的他,不忘神神叨叨:“轮回路上好相见,来日多关照……”

    他胆小怕死,没想死期降临的时候,竟然如此吓人。简直就是烈火油烹啊,多凄惨啊。而生死关头,那位师兄竟然还在忙着吸纳灵气。瞧瞧啊,不可理喻。利欲熏心,卑鄙无耻,莫此为甚。且告诫后来人,当以此为戒啊!

    阿胜的嘴角依然挂着血迹,疲惫而又虚弱的神情中透着惶然。当阵法崩溃的瞬间,他的心头已是冰凉、冰凉。仿如坠入冰窟一般,再也看不见丝毫的生机。

    纵然千般小心,万般谨慎,到头来依然不免卷入仙门纷争,而成为蛮荒大地的一具冤死的游魂野鬼。

    早知如此,便该躲在海中的孤岛上。归根究底,执念不灭啊。怪只怪,不该将侥幸寄予一人,因为他这回,也不再神奇……

    冯田默然站立,神色莫名。或也悔恨,或也绝望。只是当他将四周的情形看在眼里,不由得微微一怔。

    阵法崩溃,再无防御。且等烈焰焚身,唯有凭借法力修为支撑到最后一刻。而那一、二十丈外的烈焰,相距咫尺,本该顷刻即至,却突然被陨铁所迸发出的一团团的灵气旋风所包裹。汹汹凶猛之势,顿然减缓,继而渐趋渐淡,转瞬竟与灵气相融而消失无踪。盘旋的灵气则为之大盛,旋转加快,形成一道巨大的旋涡,并不断吞噬着后继的烈焰……

    阿胜与阿三也察觉异变,各自瞪大双眼。

    那愈发诡异的灵气旋风,出自于地上绽开的百多块陨铁。肉眼可见,灵气旋风隐隐分成九团,各自离地三尺悬于半空,并首尾相互衔接,形成又一道巨大的旋风。而旋风不仅吞噬烈焰,还将烈焰的威力转化为灵气,继而又形成一个雾气茫茫的灵气漩涡,不断地急剧旋转,又不断的将浓郁的灵气倾注于一处,或倾注于一人之身……

    “咦,怎会这个样子?”

    “哎呀,莫不是月影古阵显威了?”

    “应该不差!月影古阵,有吞噬灵气之能。而但凡阵法神通,均为灵力所化,皆逃不脱古阵的吞噬。你我有救了……”

    “啊……真的有救了?而古阵吞噬的灵气,又去了哪里,总不会被师兄独占了吧……”

    “何须多问,不然又能如何……”

    “天呐,又能防御强敌,又能盗窃灵气,如此卑鄙的阵法,与师兄一脉相承……”

    “两位莫吵,且看——”

    阿三见不得便宜,吵吵嚷嚷。阿胜也不免患得患失,却好歹懂得分寸。随着冯田的制止,两人循声看去。

    只见四周的滔滔烈焰,逼近到十余丈外,便相继消失殆尽,为旋风所吞噬,继而融入灵气漩涡,再如万涓成水,化为浩荡奔流,尽数归于一处,归于一人。烈焰再难支撑,倏然消退。不过刹那,一道巨大的怪兽身影从天而降。谁料怪兽落地刹那,闷响犹在轰鸣,便仿如一脚踏入旋涡而难以立足,随即四肢崩溃,再至躯体,眨眼之间轰然倒塌。紧接着又是云雾翻卷,万千个手持刀斧棍棒的汉子从虚无中狂奔而来,嘶吼震天,而疯狂之势刚刚触及灵气旋涡的边缘,即刻灰飞烟灭,一道道人影也随之溃不成形,继而化为飞尘,被裹入劲风,融入漩涡……

    阿三只觉得目眩神迷,禁不住身形摇晃。恍惚刹那,也要被强劲的灵气漩涡所吞噬,所融化,最终再被师兄给无情的吸纳殆尽。他踉跄几步,一把扑到阿胜道怀中,慌忙伸手紧抓,失魂落魄道:“师兄要吃我,师叔救命……”

    阿胜猝不及防,慌忙伸手推搡:“没人吃你,闪开……”

    阿三往后趔趄,更是立足不稳,吓得他“扑通”跪地,一把抱住阿胜的双腿再不松开。

    师兄他真的不吃人?而看得明白啊,但凡灵气所化,皆逃不过他的月影古阵,逃不出他的魔爪。他比吃人不吐骨头,还要可怕呢!

    阿胜本想继续推搡,又无暇多顾,只将阿三的脑袋当成一块石头被他伸手扶着,犹自瞠目怔怔而难以置信。

    阵法吃不吃人,不知道,而阵法的神异,实乃平生所仅见。

    以陨铁内的灵石,或五色石,排列布阵,勾动天机。一旦阵法开启,便仿如转动一方混沌,其间所有的灵动之气均被扯动,吞噬,相融,再归为一人所有。大便宜,天大的便宜。修士修炼,长年累月下来,方能有所吸纳而成就微末的修为,其间的辛苦不为外人道哉。如今倒好,浓郁的灵气,形同湖海倒灌一般,想不提升修为都难啊。难怪啊,这便是他修为筑基的缘由?而月影古阵的名称,似曾相识?且不管如何,单凭吞噬灵气之能,便足以克制天下所有的阵法。除非阵法不用灵气驱使,否则必受其乱而不战自溃……

    冯田默默站在原地,暗暗侥幸。阵法崩溃,在劫难逃。殊料生死莫测,逆转就在瞬间。只是看着掠过身边的灵气奔流,看着某人犹在舒展双臂全力吸纳,他又不禁心头一紧,眼光中闪过一丝凝重之色。

    亦曾翻阅众多典籍,并自诩为见多识广。而月影古阵的由来,竟闻所未闻。便是如此一个阵法,毫无杀气,也不凌厉,却以旋风之势,流水之力,化解了强大的攻势。正是流水之力,看似不值一提,浑如岁月光阴的平淡,偏偏能够吞噬淹没所有……

    灵气的旋涡,愈发的猛烈,并由内往外延伸着岁月之力,再由外往内奔涌着浩荡灵气。

    万千的壮汉,来自虚无,又相继崩溃,一个个回归虚无。

    随即光芒闪烁,一头头蛮荒巨兽的身影从天而降。继而风雨雷电,山呼海啸。疯狂的杀机,只要毁天灭地。

    而遑论是人、是兽,也不管如何强大的攻势,一旦触及灵气的边缘,便于顷刻间崩溃殆尽。更为浓郁的灵气,化为九团旋风,在盘旋环绕,形成一道道白雾的雾气狂飙,再又化作一个巨大的旋涡,缓慢延伸扩展,并持续不断的吞噬所有、淹没所有。旋涡当间,一道白衣人犹自闭目独坐,但见他乱发飞扬,衣袂飘飘……

    与此同时,阵法之外。

    洞穴的角落中,玄武谷的十几位高手,正自全神贯注。

    几丈远外的阵法,突然微微摇晃。

    “呵呵,几位小辈已无藏身之地,诸位请看——”

    象垓的笑声得意,抬手一指。法诀所致,云雾遮挡的阵法渐渐分明。而不过瞬间,他诧然失声:“那是……”

    阵法所困的阵法,已然崩溃。而其中的四位小辈,或站或立,身影朦胧,竟然并未丧命?阵法当间还有九团旋风所环绕的巨大的白色雾气在急剧旋转,并渐渐延伸扩散,所卷起的莫名威势,竟使得强大的攻势触之即溃。

    “那是一套诡异的阵法,为四位小辈所驱使,不仅与你的阵法相抗衡,还大有反败为胜之势!”

    乐正,见多识广,一眼看出端倪所在。

    “哼,象垓长老,你曾鼓吹你的阵法如何厉害,而耗时耗力至今,又将如何?”

    巫马,语带嘲讽,似乎心有怨气。

    “我怎会鼓吹呢,此阵乃高人所赐,不止一回绞杀高手,只不过……”

    象垓急于辩解,却又疑惑:“那阵法只见其势,不见其形,诡异的威势,迥乎于寻常。尤其所含的灵气,极为强大,犹如地仙、或飞仙高手当前,哦……怪我大意!”

    他稍作沉吟,好像已恍然大悟:“无咎与几个小辈修为不济,便驱使阵法,借助陨铁所含的灵石之威,试图负隅顽抗。呵呵,怎奈灵石有限,不得长远,诸位……”

    此人精明,三言两语便道破了关键所在。

    乐正点了点头:“如你所言,怎样应对?”

    巫马却是不以为然:“我看你阵法不保,只怕言过其实……”

    “呵呵!”

    象垓呵呵一笑,自以为是又道:“我的阵法稳若磐石,岂容轻易撼动。还请各位助我加持阵法,一举将无咎小辈挫骨扬灰!”

    吩咐过罢,在场的众位高手纷纷响应。

    巫马哼了声,也无异议。

    象垓神情得意,扬声又道——

    “无咎小辈,我知道你诡计多端,极难对付。即使巴牛长老,也被你打伤,并性情大变,意志消沉。而你纵有天大的本事,终究在劫难逃。你不是想要借助几块石头,试图侥幸片刻吗,我不妨以三位人仙与十数位筑基高手的修为,以及阵法之力,让你见识、见识什么叫自寻死路,哈、哈、哈……”

    笑声未绝,断喝又起——

    “诸位,动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