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五十三章 破阵而出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公孙无咎、无心葫芦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阵法中,强劲的旋风依然在疯狂不休。

    即使百多块陨铁内的灵石、五色石,相继崩碎,化为碎屑,而浓郁的灵气,仍然从四面八方,从笼罩的法阵,绵绵不断涌来。

    不过,或许正是月影古阵的威力,使得攻势停歇,而阵外的话语声,却清晰可闻。

    阿胜只觉得心头发慌,急忙回头张望。

    阿三与冯田,则面面相觑。

    象垓与乐正、巫马三位前辈,连同十数位筑基弟子,要一同加持阵法,再次发动攻势?月影古阵,固然卑鄙,嗯,应该是神奇,又能否挡得住众多高手的强攻?

    而巴牛长老,竟然意志消沉?难是在此前的大坑之中,被人殴打所致?一位人仙啊,又该遭到怎样的蹂躏,与摧残,才会惧怕一个筑基小辈?

    三人心绪纷乱,又不知如何是好。各自看着浓郁的灵气,流水般的从身旁滑过,皆不敢妄动一下,唯恐有所惊扰而酿成大错。至于某人吸纳灵气,占尽了便宜,也只能由他,或许他的举动,便为古阵的玄机所在呢……

    黑发飞扬,白衣鼓荡。

    灵气的旋涡当间,无咎端坐如旧,却已将舒展的双臂缓缓收归胸前,双手结印,继续全力吸纳着狂涌而来的灵气。至于阵外的动静,他浑然不觉。而接连遭遇的状况,同样让他暗暗的惊讶不已。

    月影古阵,名称很唬人,却是一套效仿古塔,而瞎琢磨出来的阵法。用途只有一个,吸纳灵气而已。

    凭借此阵,抵挡象垓的陷阱与强大的攻势?

    真没想过。

    只想在危急关头,吸纳浓郁的灵气,来提升修为,增加几分拼命的本钱。

    谁料藏身的阵法崩溃之后,灾难并未一发不可收拾。强大的攻势,竟被灵气所卷起的狂飙所吞没殆尽。而漩涡中的灵气,也因此变得更为浓郁,更加猛烈几分。

    莫非,便如冯田所说,但凡灵气所支撑的阵法、神通,皆受制于月影古阵,而难逃吞噬的下场?若真如此,月影古阵,虽无凌厉的杀气,却能够吞天吐地,包容万物,一旦运用得当,岂不是成为了一个无敌的存在?

    歪打正着啊!

    只要维系着月影古阵的运转,以及强大的吞噬之力,或许便能挡住象垓的围攻。至于能否脱身,眼下还无从知晓。

    不过,停滞许久的修为,已在缓缓提升,由筑基六层,渐至七层……

    便于此时,一声闷响传来——

    “砰——”

    闷响如雷,天地震动。紧接着又是“砰、砰、砰”震动不绝,竟是从天降落四位巨兽的身影。皆高达数十丈,浑如小山耸立,并摇晃着狰狞的头颅,瞪着深潭一般的血睛,张开獠牙大嘴,喷吐着浓重的腥气,然后缓缓直起身子,猛然发出一声霹雳咆哮,相继腾空而起,直奔灵气漩涡扑来。

    阿三已抱着阿胜的大腿站起,顿时又双股战战,身子一软,惊骇失声:“天呐,那怪兽又来了,还不止一个……”

    阿胜伸手推搡,便要呵斥,而慌乱之下,竟一把搂着阿三的脖子,只当树桩拄着,惊嘘道:“哎呀,四个呢……”

    冯田的脸色微变,悄声自语:“众多高手的倾力一击,难以想象。却不知月影古阵,又能否挡住此劫……”

    此时,灵气旋涡,不过二、三十丈方圆。再远之外,则是阵阵旋风,以及茫茫的一片虚无,还有四头巨大的怪兽。而那四头怪兽,浑如四座小山,看似相隔甚远,却瞬间已从前后左右扑到了近前。

    那疯狂的杀机,难以阻挡的威势,又岂止叫人胆寒,简直令人绝望到了生无可恋的地步。

    无咎自始至终端坐如旧,不为四方所动。而危急关头,他突然睁开两眼,长身而起,随即再次舒展双臂而昂起头来。黑发飞扬,大袖猎猎作响。与之瞬间,灵气漩涡骤然加剧,并发出“呜呜”嘶鸣,继而猛然合拢。

    原有的灵气漩涡,当间低洼,四周渐趋渐高,形同一个漏斗的形状。而合拢之后,竟形成了一个二、三十丈粗细的白雾风柱,霍然拔地而起,似乎要破天冲去。恰好四头巨兽咆哮而至,狠狠相撞,本待摧枯拉朽,却不料刚刚触及,便随着白雾风柱旋转起来。似乎那并非一道旋风,而是混沌所在,无所不吞,吸纳天地万物。紧接着“喀嚓”闷响,巨兽身影崩溃。法力所化的肢体相继消融殆尽,使得旋转的风势变得愈发猛烈。而浓郁的灵气,更是如潮如水,直奔伫立原地的某人狂泻而去。眼看着他的修为从筑基八层,提升至九层,再又圆满,而白雾风柱依然势不可挡,浑似蛟龙出水而一往无前,狠狠撞向阵法的边缘,顿然轰鸣震响。与之刹那,旋转的风柱猛然炸开,犹如积攒已久的愤怒于瞬间释放,随即再是连声轰鸣而禁制崩碎……

    有人愤怒:“象垓,你言过其实……”

    有人辩解:“那小辈逼得阵法反噬,奈何……”

    有人大喊:“速速躲避……”

    喊叫声瞬间已被轰鸣湮没,随之消失的还有一道道惊慌失措的人影。

    阵法反噬,非同小可。不言而喻,阵法有多大的威力,便将反噬逆袭多大的杀机。此外,十余位高手的法力加持,亦将如数奉还。何况并非只是阵法的反噬这么简单,而是阵法的崩溃,所爆发的威势之猛,简直令人难以想象。

    又有人惊呼:“我的师兄,饶命……”

    不是救命,而是绝望下的求饶。

    只见三位伙伴,再也站稳不住,相继离地飞起,在半空中盘旋。而阿三的惊呼声未落,他与阿胜、冯田,淹没在旋涡洪流之中,便如三片枯叶般的微不足道,瞬间已被爆发之力裹挟着而狠狠甩了出去。

    倘若所在的阵法,为深潭,灵气旋涡便是飞速搅动的潭水。倘若潭水不再受困于束缚,必将冲破阵法,引来山崩地裂,而只为狂啸四方。

    此情此景,莫过于此。

    但见轰鸣滔天,气机翻涌,狂飙呼啸,岩石坍塌,烟尘迸溅……

    而无咎依然站在原地,伸展双臂,神情错愕,目瞪口呆。突如其来的状况,也让他所料不及。不过,看着汇聚而至的灵气,再又狂啸着逆卷而去,他的愕然中又透着几分深深的惋惜。气海沸腾,经脉通畅。筑基的修为,已由六层,提升至七层、八层、九层,直至圆满。再来一步,只须一步,便可突破境界,成就人仙。谁料月影古阵突然性情大变,犹如发疯一般,竟横扫四方,势不可挡……

    哦,明白了。

    起初因为,月影古阵,仅为吸纳灵气而已。如今看来,它的用处,远远不止于此。它本来摆放在古塔之下,维持着阵法的运转,哪怕是千年、万年,但有一丝灵气,便永远不会停歇。而一旦受到阻挠,犹如神灵受到亵渎,它必将爆发出惊天之怒,哪怕是与入侵者同归于尽。此举或也癫狂,却彰显古人的傲骨天成。象垓的攻势固然强大,终究不敌上古天威。阵法已破……

    无咎的心念急转,犹在患得患失,而随着惊呼声起,他猛一激灵,挥袖卷起地上的玄铁长剑,随即闪身而去。而三位伙伴身不由己,相继撞上石壁,又纷纷坠落,眼看着就要埋入乱石堆,被他一手一个拦腰抓住,并伸脚一勾,然后从崩落的碎石中急穿而过。虽然情形危急,他还是不敢大意,稍加辨认,直奔来时的洞口……

    来时的山谷,日光明媚。此时却月华如水,一片静谧。

    而便是这静谧时刻,突然传来隐隐约约的轰鸣。动静虽然不大,却空谷回声不绝。随之一侧的山峰,也在微微震动。许是受到惊扰,几只夜宿的鸟儿“扑啦啦”飞向夜空。

    便于此刻,山脚的洞口中蹿出一股烟尘。紧随其后,一团人影急蹿而出。

    为何是一团人影?

    无咎的左手抓着阿胜,右手抓着冯田,脚上挂着阿三,可不就是纠缠成了一团。

    如此急蹿数百丈,四人猛然分开。

    先是阿三尖声惨叫:“师兄,莫要丢下我……”

    没人丢下他,只怪他抓着大腿往上攀爬,两手全无顾忌,乱抓乱摸,当即挨了一脚而当空坠落。

    接着便是阿胜与冯田,却是被甩了出去,双双滚落在厚厚的草地上,应该没有大碍。而彼此的狼狈,倒是与阿三如出一辙。

    三人均是灰头灰脸,衣衫破碎的模样。各自爬起来,惶惶凑在一块儿,来不及缓口气,又纷纷扭头往回看去。

    只见朦胧的月光下,百丈远处,一道白衣人影,离地三尺而悬空独立。在他前方,以及左右的不远之外,晃动着十五、六个人影,正是象垓、乐正、巫马等玄武谷的弟子。那群高手,显然是紧追不舍。难以摆脱之下,双方在山谷中对峙起来。

    “阿胜,带着冯田、阿三离开此地!”

    清冷的话语声,在寂静的山谷中响起。听不出丝毫慌乱,反而透着一种莫名的寒意。

    “天呐,此般作甚?没了月影古阵,他岂敢猖狂……”

    “他的修为,已达筑基圆满。或许,他留下断后……”

    “啊……他的修为又提升了?而他怎肯舍己为人,玄武谷高手又岂肯罢休?哦,或许他另有诡计也未可知,我再也熟悉不过……”

    “你二人闭嘴,随我走——”

    阿三在大惊小怪,冯田尚在难以置信。而阿胜却是不敢耽搁,悄悄祭出一道剑光,然后抓着两位弟子,匆匆掠过山谷而奔着远处逃去。而刚刚越过一座山峰,三人又不禁回头张望。

    倒也侥幸,玄武谷的高手果然不再追赶。

    而某人是因拖累同伴而心怀愧疚,留下断后,还是另有诡计,只为一己之私呢?

    不过,他再无月影古阵,所要面对的却是三位人仙,十多位筑基高手……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