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五十四章 常人常理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sunlove57846、打喷嚏的猫、gavriil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与此同时,无咎也在回头张望。

    见阿胜带着阿三与冯田渐渐远去,他轻轻舒了口气。

    交情?友情?

    都没有。

    与那三个家伙,全无情义可言。

    而为何又担心他三人的安危,并屡次出手相救呢?是不是过于迂腐,或一厢情愿的慈悲泛滥?

    都不是。

    又是什么……

    无咎从远处收回眼光,再又掠过四周的人影。

    正前方的三、四十丈外,乃是象垓、乐正与巫马三位人仙长老。左右分别是宰灵、阿鲍以及阿重、阿健等筑基高手。或许追赶匆忙的缘故,也或许此前加持阵法过于劳累,皆显得神色疲惫而稍显慌乱,却各自剑光在手而杀气腾腾。还有人悄悄移动,显然要摆出阵势而再行围困。

    “小辈,你已是筑基圆满?”

    当阵法崩溃的瞬间,象垓抽身躲避,而以他的精明,又怎会忘了身后的动静。见无咎试图逃脱,他即刻带人追了过来。所幸追赶及时,而那小辈似乎气息紊乱,于是被迫留下断后,或为拖延片刻,却又强作镇定?

    “哦,原来如此!”

    象垓不愧为人仙的高手,见识不俗。他远远打量,见无咎的修为迥异,不由得暗暗吃惊,而才有疑惑,已恍然大悟:“你竟然强行吸纳陨铁的灵气与我等的法力,来成就了你自家的修为?”

    他左右的乐正与巫马,连番受挫,神色郁闷,而此时也看出端倪,相继出声——

    “是他阵法的缘故?而一个小辈,怎会有如此逆天的阵法……”

    “哼,他便不怕灵气反噬而自食其果……”

    “两位所言极是!”

    象垓缓和口气,似有讨好之意,待安抚了两位长老,转而又扶须冷笑:“呵呵,无咎,且不论你的阵法来自何方,而你吸纳陨铁所含的灵气也就罢了,却又贪图五色石的便宜。仙元之气,也是你一个小辈胆敢尝试?谁料你又借助阵法,将我等的法力窃为己有。眼下你固然境界大涨,又是否气息紊乱而难以调和?只怕修为也难以施展,是否如此呀?”

    如其所述,常人常理。

    灵气,来自五行。仙元之气,则出于五行之外,介乎于阴阳之间。两者同为天地精华所在,却迥然有异。而十五、六位高手所祭出的法力,各自气机不同。倘若将其收归一处,难免彼此冲撞而相互反噬。最终必将殃及自身,后果难以想象。

    而有的人,不走寻常路,所谓的常理,对他也未必适用。

    窃取法力?难以调和?

    换作真正的筑基修士,或许如此。而对于一个渡过天劫的人来说,灵气也好,仙元之气也罢,也不过是万流入海,可谓多多益善。

    不过,象垓倒是猜对了一点,那就是修为的提升过于迅猛,一时气息紊乱,法力迟滞,不得不稍缓片刻。也算是留下断后,以便阿胜三人逃脱。而正是这短短的片刻,被他及时追赶上来。

    无咎微微一笑,没有忙着答话,而是伸手摸出一坛酒,这才扬声道:“不是冤家不碰头,一坛美酒泯恩仇!象垓,愿否畅饮此酒?”

    挥臂一甩,酒坛腾空而去。

    他顺势拿出他的白玉酒壶,昂起头来灌了一口。其轻松挥洒的架势,全无身陷重围的惊慌,反而以酒相邀,又好像借口求情。

    倘若能够握手言和,倒也不妨乐见其成。

    与玄武谷的恩怨,有些莫名其妙。恰是这说不清道不白的恩怨,使得彼此双方一直都在打打杀杀而纠缠不休。

    他真的不愿四面树敌,而冤家无处不在,没分出个你死我活,终究难以罢了。

    “啪——”

    象垓尚未动作,一道剑气突如其来,猛地击碎了酒坛,随即便听有人骂道:“可恶的小辈,休得猖狂!”

    巫马,玄火门的人仙长老,脾气火爆,性情乖戾。似乎见不得小辈装模作样,旋即还以颜色,一坛子苦艾酒,竟被他打得稀烂。

    无咎的眉梢斜挑:“哦,敬酒不吃……”

    而他话没说完,又被凶狠打断:“今夜此时,谁都逃不掉!”

    无咎的神色一动,慢慢转身。

    只见早已离去的阿胜与冯田、阿三,竟踏着剑光从远处返回。而三人的身后,则是紧紧跟着两道御剑的人影。浅而易见,玄武谷早已在四周设下埋伏,恰见有人逃脱,随即出手拦截。

    “哎呀,我伤势在身,又带着两人,岂敢莽撞,这可如何是好……”

    “师兄,真的逃不掉了……”

    “无咎师兄……”

    三位伙伴被逼着回到原地,落在百余丈外的草地上,显得又是惊慌,又是窘迫无奈。而拦截驱赶的两人虽已远远散开,依旧是严阵以待。

    象垓得意笑道:“呵呵,小辈,你还有什么花招,尽管使出来,我奉陪到底!”

    “象垓长老,你何必啰嗦!”

    巫马极不耐烦,再次出声打断,随即动身往前,掐诀一指:“无咎,受死吧——”

    左右两侧的筑基弟子蠢蠢欲动。

    象垓却是脸色一黑,随即又似笑非笑道:“诸位,且看巫马长老大显神威!”

    人仙长老要杀一个筑基小辈,应该易如反掌。倘若凑热闹,只怕适得其反。

    众人暂且作罢,凝神观战。

    “呼——”

    但见夜空中火光闪现,初始一线,瞬间一片,继而烈焰飞腾,却没有半点儿火热,反倒是寒意森森而杀气凌厉,直奔月光下的那道白衣人影呼啸扑去。

    而阿胜三人的去而复返,使得无咎很是苦恼。他兀自转身回望,急急想着对策。谁料便于此时,寒意彻骨的杀气已到了背后。他不敢迟疑,有心左右躲避,却突然拔地而起,瞬息闪遁直上。

    听着象垓的言外之意,不仅仅想要来场单打独斗?

    无咎闪遁而去,直上百余丈。

    而本以为摆脱攻势,谁料人在半空,一道炽烈的火光尾随而至,旋即便如一朵焰火在夜色中绽放。瞬间火光滔天,威势怒卷。前后左右烈焰熊熊,显然是四面重围而要置人于死地的阵势。

    玄火门,最为厉害的神通,便是玄火之术。人仙施展的玄火之术,威力更是惊人。却要看对手是谁,倘若对方也修炼过玄火之术呢……

    而此时此刻,何去何从?

    与之瞬间,十余道御剑人影腾空而起。其中一位老者,飞身数百丈,抬手打出片片禁制阻挡,竟使得朦胧的月光顿添几分晦暗。

    那是乐正长老,修为高强,老奸巨猾,他是要断了自己最后的退路。

    无咎似乎无路可逃,稍稍愣怔,霎时已被火光吞没。他急忙一阵挣扎,终于闪身而出,却依然玄火缠身,浑似一团火球从夜空中急坠而下。

    “哼,我让你形骸俱灭!”

    一击得手,巫马杀气更甚。他踏剑而起,直奔火球扑去,袍袖飞舞,抬手祭出一道剑光。

    双方一上一下,转瞬接近。

    相隔不过数十丈,急坠的火球突然炸开,从中蹿出一个裹着银色光芒的人影,竟是双手高举而狠狠劈出一道紫色的剑芒。

    “你懂得玄火之术?”

    巫马微微错愕,却去势不停,法诀掐动,所祭出的剑光带着诡异的冷焰呼啸而去。

    “轰——”

    强攻对撞,法力轰鸣。

    冷焰剑光猛然一顿,光华刺目,杀气狂乱,攻势受阻。而紫色剑芒霎时崩溃,随即一道人影凌空倒卷。

    巫马暗暗吃惊,急忙逆势而上。

    那只是一个刚刚提升至圆满修为的筑基小辈,却接连挡住自己的致命一击。虽然落败,而看起来并无大碍。倘若给他修至金丹人仙,谁敢与他正面较量?

    决不容他活着,杀!

    巫马紧紧盯着那四肢乱舞的白衣人影,随后猛追。而夜空中依然杀气狂乱,刺目的光芒闪烁犹存。他只管直冲而去,并使出十成的修为。冷焰剑光只不过稍稍停顿,随即威势大盛而呼啸破风。

    一而再而,却事不过三。他坚信那个小辈在劫难逃,他要亲手除掉一个心头大患。

    只见黯淡的月光下,一道人影犹在凌空翻滚,极为的狼狈,显然是自身难保。而又一道人影与一道拖曳着四、五丈光芒的冷焰飞剑,刺破夜风,撞碎光影,带着无情的杀机,快如闪电一般怒扑而去。

    胜负似乎已毫无悬念,生死只在旦夕瞬间。

    恰于此时,夜风中突然多了一线淡淡的银茫,犹如月华倒映,又似崩碎的光影而难辨分明。不,绝非难辨分明,而是来的太快,快如闪电,眨眼之间,近在咫尺。

    什么东西,怎会如此诡异?

    巫马有所察觉,蓦然一惊,便要召回飞剑加以阻挡,却为时已晚。

    他躲避不及,猛然挥动左手打出一串凌厉的玄火。

    谁料玄火出手刹那,惊雷炸响,怒浪扑面,光芒刺目。随即护体灵力“喀嚓”崩溃,腰腹之间猛然传来巨疼。

    “啊——”

    巫马大声惨叫,禁不住低头查看。一根白色之物,三尺长短,形同利剑,竟从前至后,贯通腰腹。随之暴戾杀机撕裂气海,扯动经脉,难耐的巨疼,令人不堪承受。只觉得浑身的法力在飞快消逝,朦胧的月光沉入黑暗。恍惚之中,他一头栽下半空……

    而此前尚在半空中翻滚的人影,突然冲向山谷并大喊大叫——

    “此时不走,更待何时——”

    无咎从半空中急冲直下,而三位伙伴犹自杵在草地上抬头张望。他去势不停,一手抓住一个,又抬脚踢翻一个,随即光芒笼罩四人而猛然沉入地下。

    与之瞬间,气急败坏的怒吼声在山谷中响起:“追,给我追……”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