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五十五章 念念不灭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cmrr、纷封一十七、李艺峰、曳光大战无咎(嘿~)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一团淡淡的光芒,在地下疾行。

    光芒之中,四道人影。

    当间的无咎,身子前倾,伸着手臂,去势不停。他素以遁法见长,如今筑基圆满,上天入地之快,更加三分的迅疾。只是他的架势稍显怪异,因为阿胜抓着他的左臂,冯田抓着他的右臂,而阿三则是紧紧抱着他的双腿不撒手。

    没法子,寡不敌众啊。

    而天上无路,且躲入地下。又不忍丢下三位伙伴,便带着一起跑路呗。

    还记得当年的神洲,亦曾这般的狼狈。而不管是祁老道,太虚,还是岳琼,皆非眼下的三个家伙能够相提并论。不过,途中总会遇到形形色色的人。既然同行,便为伙伴。其中有善、有恶,有好、也有坏……

    “无咎,你的遁法很是不俗!”

    阿胜也懂得遁法,不过是藏形匿迹,却难以瞬息百丈,更没有这般的神出鬼没。看着笼罩的光芒在不断变化,以及无尽的黑暗擦肩而过,又倏然远去,他羡妒之余,忍不住道:“只怕人仙长老也追赶不上,而此去何方呢……”

    人在地下,难辨东南西北。对此,他心知肚明。而身不由己的匆忙,使他窘迫,茫然,而稍显迷乱。

    “师兄忙于施法,师叔莫要相扰!”

    冯田竟然出声劝阻,接着分说:“师兄的遁法固然不俗,而带着你我三人赶路,极为消耗法力。至于能否摆脱象垓长老的追赶,眼下尚不敢侥幸呢!”

    无咎回过头来,分别看向左右。

    阿胜神情尴尬,不再多话。

    冯田则是轻声道:“多谢仗义出手,我记下了……”

    没人在意他的自言自语,前途安危才是关切所在。

    阿三的两手紧紧抱着一双大腿,以两脚盘缠,爬树一般,稳稳当当。且无须法力,便可在地下遁行。

    这家伙很是满足,尖着嗓门叫道:“师兄的鬼芒,着实厉害,偷袭之下,竟然重创了巫马长老。而话说回来,你用鬼蛛炼制的鬼芒,也有我三人的功劳呢!”他在讨好奉承,不忘占着便宜:“嗯,此番脱险之后,寻个蛮族村子隐居下来,今后享受神人供奉,岂不快哉……”

    他的神人情怀,念念不灭。

    他所说的鬼芒,却是不容忽视的存在。他的师兄曾于海岛之上,炼制宝物,形似鬼蛛的螯足,威力很是惊人。正是借助鬼芒的偷袭,意外重创了巫马,逼得敌方大乱阵脚,伙伴四人趁机逃脱。最初识破鬼芒的来历,是他阿三……

    须臾之后,四人已在地下穿行了百余里远。

    无咎的去势稍缓,喘了口粗气,却不敢耽搁,转而往上遁去。转瞬之间,景物变换。山林隐隐,四方空旷,晨星黯淡,天色未明。他带着三位伙伴从地下急蹿而出,便要施展冥行术遁向远方。

    忽而天上,忽而地下,乃是躲避追杀,以及神识追踪的最佳途径。当年,他便是凭借此法,不止一回侥幸逃生。如今故技重施,倒也驾轻就熟。

    谁料恰于此时,一缕阴风扑面。

    “撒手——”

    无咎心头一凛,急忙大喊。

    阿胜与冯田,有所察觉,各自撒手,闪身后退。

    阿三却不明所以,只管抱紧大腿:“师兄,你不能……”突然一股大力撑开他的双臂,紧接着便是一脚踢来。他承受不住,放声惨叫:“哎呀,你不能丢下我……”

    四人离地不过数丈,瞬间分开。

    阿胜、冯田与阿三,相继栽落。而阿三的惨叫声刚刚想起,又戛然而止。三人趴在一片草丛中,抬头仰望。

    只见无咎并未落地,一身白衣在黑暗中煞是醒目。而与之同时,一道剑光呼啸直下。还有一位老者的身影,随后而至:“无咎小辈,哪里逃——”

    乐正。冥月门的人仙长老。

    他应该并未从地下追来,而是早早于半空中盘旋等候。但有动静,即刻痛下杀手。

    无咎甩开三位同伴,尚未应变,剑光便已到了头顶。

    那道偷袭的剑光只有三尺,却威势强劲而攻势凌厉。

    无咎躲避不及,也无心躲避,双手抬起,一道四、五丈的紫色剑芒呼啸而出。

    “锵——”

    剑光相撞,犹如炸开一道闪电。紧接一声撕心裂肺般的震响,旋即威势爆发。

    无咎由下往上,处于劣势,又以弱拼强,更加险象环生。一剑劈出,去势猛顿。倘若没有意外,他这回必败无疑。

    阿三看得真切,急道:“鬼芒,快快祭出鬼芒……”

    他竟不再惊慌,而是在出声提醒。因为师兄的鬼芒,足以对付人仙长老。既然有所倚仗,又何惧之有呢。

    而他的无咎师兄,并未祭出鬼芒,而是逆势不退,双臂一抖,再又一道四、五丈的青色剑光霍然闪现。

    “哎呀,你倒是祭出鬼芒啊……”

    阿三失声大喊,痛心疾首,却又慌忙爬起,便要找地方躲起来。

    无咎并非不想祭出鬼芒,而是他所炼成的鬼芒仅有两根。一个被他失手消耗,一个重创了巫马。如今面对乐正,他所凭借的只有他的九星神剑。

    而他的狼剑出手,威势受阻,身形停顿,处境凶险。他却依然不躲不避,顺势祭出乾剑。转瞬之间,双剑合一。

    乐正从天而降,厉声叱道:“小辈,你自寻死路……”

    他抬手一指,便要发出最后的致命一击。谁料两道剑光合一的瞬间,紫青闪烁,威力倍增,竟逼得他的飞剑攻势迟缓。他微微一怔,双手掐诀,谁料未及催动法力,一声激昂的话语声传来:“一剑斩碎天穹,且看星雨落花……”

    “轰——”

    话语声未绝,紫青剑芒突然炸开。

    霎时电闪雷鸣,点点星芒急袭而至,犹如疾风骤雨,强横的杀气竟然无从抵挡。威势所致,三尺剑光如遭重击,随即凌空倒卷,俨然已是攻势不再。

    乐正神色微变,被迫止住身形。

    谁料便于此时,话语声又起,却从激昂,转为低落,似乎在轻轻叹息:“唉,落花又一年,故人何时归……”

    什么星雨落花,究竟何意?

    乐正尚自错愕,又是蓦然一惊。点点的星光之中竟然藏着一块玉符,瞬间炸开,来势之猛,竟根本不容提防。一片数丈的光芒,当头罩下。蔽日符……

    阿三已顾不得溜走,悄悄返回:“天呐,鬼芒之外,师兄另有杀招呢……”

    阿胜连连点头:“星雨落花?好像听他说过……”

    冯田若有所思:“他……还有多少不为人知的隐秘……”

    正当仰望之际,那漫天闪烁的星光寂然消失。

    一道白衣人影急冲而下,大声喝道:“走——”

    三位伙伴心领神会,慌忙冲上去抓胳膊抱腿,随即光芒笼罩,四人腾空而去。

    “喀嚓——”

    乐正先是被逼后退,接着又遭暗算,而不过瞬间,他已挣脱了蔽日符的束缚。而神识中的四道人影,突然消失于百余里外的大山之中。他刚要全力追赶,不由得怒哼一声。

    与此同时,一群黑影从下急蹿而出。

    正是象垓等玄武谷的高手,来势匆匆:“无咎他人呢?”

    乐正兀自踏剑悬空,目视远方:“逃了!”

    象垓飞身而起,急忙又问:“你怎会任他逃走而不加阻拦呢,又逃往何处?”

    乐正猛然回头,面带怒意:“此话怎讲,你怎知我不加阻拦?”

    象垓自觉失言,强作笑脸:“稍安勿躁!我断定那小辈绝非长老的对手,否则怎会……”

    玄武谷的四位人仙长老,以乐正的年岁最大,修为最高,便是象垓也不敢轻易得罪。而他本想安抚几句,却适得其反。

    “哼!”

    乐正拂袖一甩,冷哼道:“论修为,无咎同样不是你象垓的对手。而你劳师动众,周旋至今,又将他怎样了?”

    象垓尴尬,摆手辩解:“小辈诡计多端,屡出意外……”

    乐正不予理会,自顾说道:“无咎虽为筑基小辈,而他遁法之快,法宝之异,神通之强,皆出人所料。方才我恰好将他拦住,竟也连番失手。若非他有所顾忌,说不定我已重蹈巫马长老的覆辙!”他低头一瞥,又道:“你象垓姗姗来迟,却敢横加指责,岂有此理,哼……”

    象垓遭到训斥,神色郁闷,转而看向脚下,出声问道:“巫马长老,伤势如何?”

    草地上站着一群玄武谷的弟子,正等着听命行事。其中的阿重与阿健,则是抬着一个满身血迹的中年男子,正是遭到重创的巫马长老,却紧闭双眼而昏死不醒。

    “禀报长老,我家师叔尚未醒转。”

    “师叔的气海被毁,所幸金丹尚存,而即便醒来,修为亦将渐渐丧失……”

    象垓微微皱眉,挥手打断阿重与阿健:“既然如此,你二人带着巫马就地疗伤吧!”

    阿重愕然:“倘若遇到元天门弟子,我师侄三人岂不遭殃?”

    阿健附和:“抵达金吒峰,再为师叔疗伤不迟……”

    “一派胡言!”

    象垓张口拒绝,沉声叱道:“若非你三人拖累,又怎会让无咎逃脱?而巫马既然成了凡人,便与仙门无关,许他就地疗伤,已仁至义尽!”他不容分说,转而问道:“乐正长老,无咎他逃往何方?”

    “西南百里之外……”

    “阿重、阿健,不妨陪着巫马留在此地,余下弟子,随我动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