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五十六章 吓死人了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草鱼禾川、书友23562465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

    …………………

    天光渐亮,朝霞变幻。随着红日升起,一个闷热的白昼又来了。

    而曾经的同伴,皆已远去。

    山谷的草地上,只剩下阿重、阿健,以及巫马。而两个弟子,并未忙着照料师门的长辈,反倒是躲在十余丈外,似乎在窃窃私语。

    “师叔的伤势,真的难以痊愈?”

    “你也亲眼所见,还能有假?他捡得性命,已属运气。恢复如初,则是痴心妄想。”

    “那小子的宝物,着实霸道,即使人仙前辈也挡不住,究竟有何来历呢?”

    “或许机缘所致吧,谁又说得清楚呢。总而言之,那小子今非昔比。你我二人加起来,也不是他的对手。”

    “所言极是,他若寻仇,你我大祸临头……”

    “哼,岂能等他上门……”

    “师兄是说……”

    “象垓、乐正长老,绝不敢罢休,你我理当参与追杀,一来借机除去大患,二来前往金吒峰,总不能就此错过机缘!”

    “金吒峰……师叔他……”

    “他即使醒来,没有修为,寿元无多,一个奄奄待毙的凡人而已。”

    “嗯,一个凡人,不再是仙门长老,也与你我无关呢。来日师门追问,只说他身陨道消……”

    “呵呵……”

    笑声响起,两道御剑的人影悄然远去。

    草地上,只剩下巫马一个人。

    曾经的粗壮汉子,威风凛凛的人仙长老,纵横四方的仙道高手,此时好像换了个人。只见他腰腹裹着破布,满身的污血,紧闭着双眼,仰面朝天躺在草地上。

    火红的日头,渐渐升高。便仿如一团火球,在炙烤大地。整片山谷如同火烧一般,炽烈的热浪氤氲蒸腾。

    许是酷热难耐,巫马的脸上冒出汗水。而汗水刚刚冒出,又化为雾气。他的脸色渐渐焦黑,嘴唇干裂。他禁不住挣扎一下,腰腹间顿时流出血水。炽热的血腥,随即弥漫四周。

    又了片刻,草丛轻轻蠕动,竟从中爬出几头山蚁,虽不比猛鳄蚁的邪恶,却也个头粗大而凶狠异常。山蚁循着血腥,爬上肢体,然后如逢甘饴,疯狂撕咬起来。

    “啊……”

    巫马呻吟着睁开双眼,似乎大梦初醒。记得朦胧之中,尚自踏剑凌风,云海逍遥,仙道快意。却突然电闪雷鸣,狂风呼啸。迷人的美梦,也随之瞬间远逝。

    “我的气海,我的修为……”

    巫马终于回想起了曾经的遭遇,急忙便要查看伤势。而尚未挣扎坐起,只觉得身下蹿出几条蛇?不是蛇,好像长着触角,且尖牙利齿,猛地撕开伤口,狠狠钻入腹内。

    “哦……”

    巫马只想惨叫,而叫声竟然极为无力,想要挣扎,更是动弹不得。撕心裂肺般的痛苦,只叫他生不如死。

    “象垓、乐正两位长老何在,还有阿重、阿健师侄呢,莫非……”

    巫马急急眨动双眼,试图找到熟悉的身影。而刺目的日光下,一个人都没有。不过,倒是树丛声响,几个黑影悄悄凑近,喷吐的腥臭令人作呕。

    “不——”

    流淌的血水所散发的血气,不仅招来虫蚁,还招来了林间的猛兽。

    巫马绝望大喊,而脖颈已被狠狠咬住。他急于催动护体灵力,施展飞剑。而莫说灵力、飞剑,想要挣扎都不能够,任凭锋利的牙齿撕裂喉咙,紧接着双臂双腿又被利齿咬穿。而几头猛兽却争抢不休,拼命撕扯。顿时四肢离体,血肉飞溅,竟不再觉着疼痛,无边黑暗袭来。仿佛逝去的美梦,在远处中招手。他心头一松……

    ……

    黑暗如旧。

    而黑暗中,一团光芒的疾行之势,猛然停顿,包裹的法力,瞬即消失。紧接着分开四道人影,眼前出现一个十余丈方圆的洞穴。而其中的三位伙伴尚未站稳脚跟,又左右张望——

    “哎呀,又是暗无天日,我不要这般躲着……”

    “无咎,缘何停下,若是象垓追来……”

    “如此狂奔千里,上天入地,或已摆脱追赶,师兄他自有主张……”

    “够了!”

    无咎的白衣,依然醒目,而身影却少了几分洒脱,多了几分的狼狈。他脚步踉跄,直至抵着石壁,这才堪堪站稳,转而喘着粗息道:“阿三,你再敢啰嗦,滚出去……”他不再多说,猛一摆手:“我要闭关,莫要烦我。何去何从,诸位自便!”

    话音刚落,又是一阵急喘,恰见身旁有个狭窄的洞口,他闪身挤了进去,随手布下几道禁制,然后再也没有了动静。

    三位伙伴,面面相觑。

    所在的洞穴,碎石遍地,四周大小洞口相连,而所占据的地方也不过一、二十丈方圆。散开神识,一目了然。而突然置身此地,又不明所在,更不知玄武谷高手是否追来,一时令人惴惴不安。

    “师兄他声称闭关,是否借口使诈?”

    “胡说八道!你的师兄气息紊乱,闭关也是无奈之举。”

    “师叔所言甚是。师兄他修为大涨,致使根基不稳,倘若不再调理吐纳,势必损及境界。”

    “而师兄他让你我自便呢,是离去,还是……”

    “我的身子略感不佳,亟待将养一段时日。阿三,你若离去,没人管你!”

    “我……”

    “此地隐秘,不虞有他,师叔,你我静候师兄出关便是!”

    阿胜与冯田达成一致,找个了洞口,禁制封了,各自闭关歇息。

    阿三接连遇险,也是轻伤在身,很想就此躲着安逸,又怕玄武谷高手追来。而师叔与冯师兄,竟然也不走了,他迟疑片刻,挠着腮帮子抬起头来。

    所在的洞穴,煞是黑暗。而黑暗的尽头,恍惚有一丝亮光隐隐约约。

    “师叔,师兄,且看……”

    没人理会,一位师叔与两位师兄皆忙着闭关呢,洞穴内除了他阿三的话语声,再没任何动静。再次抬头看去,那一丝亮光又似乎没了。

    此地深达几丈,又位于何处呢?怎会有亮光出现,莫非只是幻觉?

    咦,不会另有机缘,恰好被自己撞见吧?

    而自家的机缘运气,始终不错,自从遇到师兄,这才每况愈下呢。

    阿三回过头来,眼光闪烁。

    不远之外,有三块禁制封堵的所在。师叔与师兄,都在忙着闭关。

    阿三转动着眼珠子,稍稍迟疑,索性抬脚蹿起,伸手抓住离地三、五丈高的一块石壁。洞穴虽然不大,而顶端却裂开一道深深的缝隙。凭借精瘦小巧的身子,攀爬而去应该不难。他双臂用力,借势蹿起。不消片刻,人已到了缝隙之中。就此抬头凝望,一丝光亮再次隐隐约约。

    莫非神灵召唤,故而神迹显现?

    阿三愈是好奇,愈是忍耐不住,手脚并用,顺着石缝往上攀爬。

    片刻之后,离地已达数十丈。狭长的石缝,依然直直往上斜伸。又过了片刻,石缝渐趋狭窄。而曾经隐约的亮光,却仿佛清晰了许多。

    阿三缓了口气,看向脚下。师叔与师兄果然是无暇多顾,黑暗中毫无动静。他抖擞精神,继续攀爬。

    又去了数十丈,似乎到了尽头。而石缝并未终结,仅是就此偏斜,仿如另外裂开的一道缝隙,那隐约的光亮也似乎更为醒目。

    阿三诧异之余,倍感鼓舞。

    另有捷径呢,却不知最终又通往哪里。所幸石缝尚可容身,只管攀爬不停。

    不知不觉间,石缝更加狭窄。即使尖着脑袋,也难以往上。

    爬了多高?

    两、三百丈,总该有吧。

    就此放弃?

    阿三昂着脑袋,竭力睁着一双大眼。

    人在石缝中,异常窘迫。而头顶的那道石缝,虽然仅剩下半尺粗细,其中的光亮,却愈发的耀眼。

    嗯,好不易爬到此处呢。且岩石阻隔,必然能够瞒过师叔、师兄的视听。或许机缘已近在咫尺,倘若错过,岂不是大大的可惜。

    阿三的手中多了一把短剑,轻轻往上试探。而尚未用力,“扑”的一声闷响。紧接着碎石迸溅,砸得他满头满脸。而他为了收缩筋骨,早已收起护体灵力。此时猝不及防,呛得他又是咳嗽,又是甩头,暗暗叫苦不低。而不过片刻,他一阵急蹿,竟穿过了石缝,却用力过猛,“砰”的撞上石壁,然后又“扑通”坐地。他顾不得喊疼,兀自瞪大双眼。

    置身所在,应该是个数丈大小的洞穴,却有一半笼罩在云雾之中,还有一轮日头当空闪耀。

    咦,到了何处?

    莫非神人的居所,只等我阿三归来?如若不然,怎会如此的缥缈奇特?

    阿三慌忙爬起,竟摇摇晃晃。

    他本来身子有伤,体力不济,又在石缝中攀爬许久,早已疲惫。如今兴奋难耐,一时难免头晕目眩。

    阿三摸出一粒丹药扔进嘴里,喘了口气,稍稍定神,然后走向洞外。而没走两步,又身形一顿,左右张望,禁不住暗暗惊嘘一声。

    吓死人了!

    一阵轻风吹来,云雾散开,所在的情形,顿时看得分明。洞穴的一端,竟四面悬空。立足所在,乃是数百丈的悬崖。一旦失足坠落,即使吓不死,也要丢掉半条性命。

    阿三勾着脑袋往下俯瞰,又扭头仰望,旋即后退一步,禁不住大失所望。

    悬崖之下,山林莽莽。洞穴之上,则是一截光秃秃的山峰。虽也临风看远,云雾缥缈,却分明就是峰顶的一个山洞。

    唉,折腾半晌,以为机缘天降,谁料却是从地下,爬到了山峰之上。而这般高高杵着,极为的惹眼。倘若玄武谷的仇家恰好寻来,那才是自讨苦吃呢。

    阿三想到此处,慌忙转身。而尚未顺着来时的洞口返回,眼光无意掠过洞穴的石壁,他不由得脚下一顿,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