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五十七章 岂非虚度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sunlove57846、gavriil、jiasujueq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容身的山洞,只有几尺大小,禁制封堵之后,显得更加逼仄。

    无咎却顾不得许多,挤入山洞,勉强盘膝坐下,手中多了四块晶光闪闪的五色石。他紧紧抓着晶石,背靠石壁,闭上双眼,沉沉陷入吸纳与入定之中。

    他的举动,很是匆忙。

    他的神态,颇显疲惫。

    浓郁的气机,从五色石中涌出,再顺着经脉,奔向气海,淬炼为精纯的灵力,又返回四肢百骸。如此轮回不息,日复一日。

    当四块五色石,被吸纳殆尽,一一碎裂,已是八日之后。

    无咎拂去手上的石屑,眼光稍稍开启。不消片刻,他双手掐诀,脑袋耷拉,继续吐纳调息。

    他的倦态,已大为缓解,而他的气息,以及周身所散发出来的威势,依然急促、凌乱,而又起伏不定。

    正如冯田的猜测,他亟待调理吐纳。而真实的缘由,却与根基无关。

    又是为何呢,不妨回头想来。

    此前借助月影古阵,不仅吸纳了陨铁内含的灵石与五色石,还将阵法与加持之力,尽数收归己有。灵气的浓郁,难以想象;气机来势之猛,更是平生遭遇的头一遭。而机缘难逢,不敢迟疑。尽情吸纳,修为也果然蹭蹭的提升。

    可惜了啊!

    修为的提升,固然喜人。而眼看着便要冲破筑基,一步踏入人仙的境界,象垓等人却孤注一掷,逼得月影古阵逆袭反噬。古阵的玄机,暂且不提。阵法的崩溃,却打断了修为的提升。

    只须一步,便可如愿。而便是那百尺竿头的最后时刻,竟功亏一篑。凡事随缘,强求不得。而如此倒也罢了,危机并未因此而终结。

    象垓等人卷土重来,只得被迫留下断后。在场的筑基高手,不值一提。三位人仙长老,却是极为的难缠。倘若任凭追杀,必将没完没了。唯有还以颜色,或能有所摆脱。

    以寡敌众,以弱对强,身陷重围,又该如何应对?

    典籍有云:患在内者攻其强,患在外者攻其弱。三位人仙长老,皆修为高强,并无明显的弱者,而彼此之间却多了猜忌而少了默契。之前的言语试探,已可见一斑。而象垓刚愎自用,行事不择手段;乐正为人深沉,喜怒不形于色;巫马性情暴躁,好打好杀。于是当即决断,冲着巫马下手。因为那位玄火门的长老最强,也最弱,只要全力以赴,应该有机可乘。

    不出所料,象垓袖手旁观,无非想要巫马吃点苦头,然后由他捡便宜。

    侥幸!

    以鬼蛛的螯足与狼牙符的法门,再加上数十块灵石所炼制的鬼芒,威力惊人。莽撞而又轻敌的巫马,果然遭到重创。自己则是带着三位伙伴,趁乱逃走。

    往日里施展遁法,并无大碍。而彼时彼刻,修为的提升被强行中断,经脉气海犹自激荡难平,却被迫驱使法力,舍命自救,无异于自戕的举动。怎奈形势危急,不得不咬牙硬拼。

    谁料祸不单行,又遭堵截。

    乐正,比起象垓,更为沉稳,也更为可怕。一旦被他纠缠,凶多吉少。危急关头,只得使出久违的一招神通,星雨落花。却因气息紊乱,神通威力不再,匆忙祭出此前所炼制的蔽日符,终于将那位人仙长老稍加束缚,终于再一次侥幸逃脱。

    天上地下,几个来回,约莫狂奔了千里,应该远远甩开追杀,支撑不住了,一头扎入大山之中。

    又是土行术,又是冥行术,接连不断的施法,使得经脉逆行。沸腾的气海,渐渐的满盈不再。一度圆满的修为,也随之跌落。倘若不予及时的调理修整,境界的提升,终将化为虚无。且拿出仅有的四块五色石,加以平息稳固,然后继续吐纳静修,或补救为时不晚。

    唉,以上便是闭关的真正缘由。

    其间的步步算计,审时度势,艰难决断,以及所涉及的凶险,无不令人心神疲惫,而又不堪回首。犹如行走在万丈危崖,稍有差池,形骸俱消,又如刀尖喋血,时刻生死相随,前途莫测啊。

    而一路走来,何年何月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多想无益,且好好歇息一番。待修为稳固,再设法提升。一旦恢复人仙的境界,象垓,不将你打得跪地求饶,算我对不住你……

    ……

    黑暗的山洞内,有光芒微微闪烁。

    这是禁制开启的动静,片刻之后,狭窄的山洞内,相继走出两道人影。

    高大粗壮的中年汉子,是阿胜,换了身清爽的玄色长衫,整个人显得很精神。个头不高,敦实,且精壮的年轻男子,是冯田。叔侄俩相互点头打了招呼,各自四下张望。

    “呵呵,想必已躲过了一劫。”

    阿胜的伤势已然痊愈,心绪颇佳。他抚须笑着,又道:“不出所料,无咎尚未出关。他这人虽有诸多不堪,却也勤勉。至少他的修为进境,值得称道!”

    洞穴的角落中,一个洞口封禁如旧。记得清楚,那正是无咎藏身的地方。不用猜测,闭关之人犹在勤修苦练。

    冯田同样换了身灰旧的长衫,一如既往的淡定自若:“如今已是八月,或许便如师叔所说,始终不见玄武谷高手追来,或已化险为夷……”

    “八月?我只当过去了三、两月而已,竟已八月?”

    “正是八月。师叔只顾着闭关疗伤,不知觉间过去了小半年。而师叔不仅伤势痊愈,修为也略有精进呢!”

    “呵呵,说的也是。而你冯田,竟能看出我境界的不同,以你小辈的眼光,殊为难得……”

    “这个……”

    “咦,阿三呢?”

    冯田竟然有些拘谨,正待分说,而阿胜却突然想起了阿三,他趁机抬手一指:“阿三他……”

    所在的洞穴,四周并无出路,而洞穴的穹顶,却有一道深深的石缝斜伸往上。

    “哦,原来另有出路。”

    阿胜抬头仰望,顿作恍然,却又一甩袖子,怒道:“阿三他岂敢丢下长辈而独自逃生,岂有此理!”话音未落,他已纵身而起。毕竟身为筑基高手,常用的遁法倒也娴熟,随着周身光芒闪烁,瞬即隐入石壁而失去了踪影。

    冯田留在原地,默默仰望。片刻之后,他又看向那个禁制封堵的洞口……

    ……

    狭窄的山洞内,无咎从静坐中漫迷醒来。掐动法诀,洞外的情形一目了然。见是阿胜与冯田在说话,他没有在意,再次封禁了洞口,然后抱起膝头,背靠石壁,悠悠舒了口气。

    又过去了半年之久?

    曾经只懂懒睡,不事修炼,如今终于明白了仙道倥偬,与岁月的窘迫与寂寥。一不留神,便是数月、数年,或百年的光阴,从身边溜走了。滔滔的流年呢,白马过隙般的倏然而去。尚且一事无成,这辈子便没了。醒来之后,仍要继续前行。而那狗屁仙道,却愈*缈。

    不服不忿?不情不愿?

    可以愤慨,可以抱怨,可以歇息,也可以伤感。而人在途中,便如奔流逝水,躲不过的沟沟坎坎与危崖险壑,却再也没有回头的时候。似乎一场注定的宿命,注定了身不由己的无奈。既然如此,不该浑浑噩噩啊,否则百年过去,岂非虚度了此生?

    扯远了,本人也没有雄心大志,活下去,踏实每一步,能够无愧于自我,无愧于爹娘的在天之灵,足矣。

    无咎摸出他的白玉酒壶,轻轻凑到嘴边。

    随着一口苦艾酒下肚,五味杂陈,劲烈折腾,淡漠寂远的心绪顿然回转。

    嗯,饮酒感怀,且当怡情;生死历练,无非消遣。消遣的是人生,笑淡的是岁月。纵然天地无情,又何妨为了自我而留下一抹色彩呢。虽然过客匆匆,红尘并无寂寞。

    又扯远了。

    且查看修为,再计较、计较这狗屁的仙道。

    无咎收起酒壶,吐了口酒气,然后盘膝坐定,催动神识内视。

    逆行的经脉,终于稳定顺畅,所流动的气机,愈发坚韧有力;凌乱的气海,早已回归满盈,充实强劲的灵力,内外循环而源源不息。其中金色的小人,也就是金丹元神,依然光着屁股,闭目独坐于气海的当间,所散发出来的威势,竟然只有筑基的九层境界。他的四周则是盘旋着七道细微的虹光,五暗两明,色彩各异,分别为重铸而成的天枢狼剑与天旋乾剑,以及尚未问世的天玑、天权、玉衡、开阳,以及瑶光,五把九星神剑。记得另有昵称,乃是坤剑、君子剑、阴阳剑、火剑与魔剑。

    唉,这便是闭关半年的收获。

    且不说九星神剑,迟迟难以铸就。曾经的筑基圆满境界,竟也跌落一层。费尽周折,历经辛苦,仅仅从筑基六层,提升到筑基的九层。试问,怎能不叫人为之郁闷?

    不过,总算是死里逃生。更何况提升三层的修为境界呢,也该知足了。且待机缘,相信终有修至人仙的那一日。

    如今已是八月,又是雨季。

    虽然未见玄武谷的高手追来,却依然不敢大意。何妨再躲上一段时日,炼制两件趁手的家伙呢而以防不虞。雨季过后,再赶往金吒峰也不迟。

    无咎想到此处,嘴角一撇。

    曾几何时,最怕炼器的繁琐与艰辛。如今却乐此不疲,看来只有逆境方能使人奋发上进呢。而所在逼仄,施展不开手脚啊……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