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六十章 如何决断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墨竹赤莲的月票支持!

    …………………………

    一片云舟,往南而行。

    远远看去,雾气环绕的云舟,在山谷、荒原与林野间,飞快掠过,并投下淡淡的云影。

    苍茫大地,刚刚经历了雨季的浸润,愈发的青翠清新,并散发着郁郁生机。

    倘若说,苍郁如海。而那云光掠影,便是一叶孤舟。载着伙伴四人,驶向莫测的彼岸。

    彼岸又在何方?

    金吒峰?

    至少在阿胜看来,只有赶往金吒峰,与同门师长汇合,方能真正的摆脱凶险。于是他连番催促赶路,动身之后,不肯停歇,唯恐夜长梦多。

    冯田的心思,应该与阿胜相仿,他也想及时赶到地方,一路上帮着驾驭云舟,很是任劳任怨。

    而另外两位伙伴,则各有不同。

    阿三盘膝坐在云舟的后方,抬着右手,掐着印诀,摆着加持云舟的架势。却不见他催动法力,显然是在偷懒。而他的黑瘦大眼,透着精神,带着笑意,犹如拈花微笑般的淡定超然。

    金吒峰,不过是一个去处罢了。正如途中的山山水水,没有什么稀奇的地方。哪怕是仙门,也束缚不了他的壮志情怀。

    无咎坐在云舟的当间,手里拿着酒壶,两眼半睁半闭,神色悠然自得。

    既然来到部洲,不管是金吒峰,还是扎罗峰,他都想走上一遭。领略异域风情之外,或有机缘,便为所得。而倘若能够解开诸多谜团,或许便是另外一个收获。至于约定的时限,他并未放在心上。虽然结识了不少师兄、师弟,他却从未将自己当成仙门弟子,星海宗也好,星云宗也罢了,不过是一个暂栖之地,终有离去的那一日。而之后又去哪里呢……

    一行四人,极为谨慎,虽不敢纵情飞驰,却也去势不停。

    而接连十多日,畅通无阻。途中没有遇见玄武谷高手的拦截,也没有发生任何的意外。

    依着阿胜之见,此前躲避了十个月之久,想必已迫使象垓放弃了追杀,当趁此空隙抓紧赶路。冯田、阿三没有异议,无咎也点头默允。伙伴们达成一致,云舟渐渐高飞,渐渐加快……

    又一日,旁晚时分。

    随着一片云光缓缓降落,河湾的草地上多了四道人影。白衣的洒脱,粗壮的威武,精干的矜持,个矮的鬼祟。而无论彼此,皆带着几分倦态。尤其是阿胜与冯田,就地盘膝而坐,并拿出灵石吐纳调息,累得不轻的样子。而另外两人,则是东张西望。

    河水弯弯,两岸青草,四周丛林环绕,天上晚霞如醉。

    “风景不错呦!”

    “嗯!”

    “此时此地,是何所在?”

    “……”

    “唉,接连赶路一月有余,累死我了……”

    “此行全赖阿胜、冯田出力,你当我不知?”

    “哈,轮番驾驭云舟,我又岂敢偷懒。师兄稍待片刻,容我四处查看一二。”

    一道矮瘦的身影,蹦蹦跳跳着越过河滩草地,转瞬之间,已消失在数十丈外的密林中。

    查看是假,讨巧是真。

    阿三的小心思,市侩而简单,无非想要捡便宜,而他的运气又总是不尽如人意。

    无咎没有理会阿三的离去,独自在河岸溜达。他在阿胜、冯田的十余丈外找了块地方,然后撩起衣摆坐在水边。缓缓流淌的河水,被霞光映照,染着层层酡红,如同醉酒一般。他不由得眯缝着双眼,拿出了酒壶。饮着酒,看着流水,任凭徐徐清风吹起乱发,他默默陷入一个人的沉思中。

    不知觉间,霞光褪尽,暮色降临,一轮明月挂在天边。

    无咎收起酒壶,拿出一枚图简凝神查看。

    正如阿三所说,一路之上,轮番驾驭云舟,即使没有御剑之快,而接连一个半月,怕不已赶出了十余万里的路程。而金吒峰依然没有踪影,眼下不便继续前行,待查明去向之后,再行计较不迟。

    渐渐的月上中天,水光倒映,长夜静谧……

    ……

    天色拂晓。

    岸边的情形如旧。

    阿胜与冯田,依然在吐纳调息。

    无咎则是耷拉着脑袋,手里攥着图简,两眼微阖,半睡半醒。

    便于此时,一道人影从远处的林中冒了出来,旋即撞破晨雾,火烧火燎般地叫道:“师叔,师兄,大事不好了——”

    只见阿三风尘仆仆,神色慌乱,到了近前“扑通”坐下,大口大口喘着粗气。看他的模样,应该是忙碌奔波了一宿。

    岸边的伙伴,早有察觉。

    阿胜与冯田急忙站起身来,而神识之中,远近并无异常。

    “何事惊慌?”

    “阿三师弟,所见所闻,但说无妨。”

    阿三喘着粗息,刚要应答,却又扭头看向十余丈外的一道白衣人影,不无邀功般地大声示意:“师兄,我有事禀报……”

    无咎依然坐在岸边的草地上,耷拉着脑袋,对于阿三的到来,似乎无动于衷。

    阿胜却好像遭到轻视,抬手叱道:“哎呀,何不与我禀报,你目无长辈……”

    “不敢啊!”

    阿三穷于辩解,忍不住脱口而出:“与师叔禀报也是无用,最终还不是由师兄决断?”

    “你……”

    阿胜亟待发作,却神情尴尬,恨恨转身,大声道:“无咎,给我管教你的师弟,拳打脚踢,任你自便!”

    无咎终于抬起头来。

    阿三心里发虚:“师兄……”

    旭日升起,粼粼河水闪动着金色的朝晖。河滩及丛林间,飘荡的晨霭尚未消散。不远处的草地上,三位伙伴神情各异。

    无咎的嘴角一咧,悠然道:“阿三,你独自浪荡一宿,惬意哦!”

    阿三松了口气:“没有……”

    无咎却话语一变,沉声道:“有话快说,有屁快放!”

    放屁之说,来自凡俗,强加于修仙者的头上,纯属一种恶俗的调侃或训斥。

    “啊……”

    而即使对于的师兄的喜怒无常早有领教,阿三还是应变不暇,他张口结舌,却不敢迟疑,忙道:“你我赶到此处,却依然不见金吒峰的去向,于是我昨晚外出查看,谁料想……”

    从阿三的口中得知,他昨晚趁着风儿凉爽,一口气跑出去百多里远,正要返回的时候,却意外发现一个蛮族的村落。有蛮族,便有信徒。如今他对于自创的神道颇为上心,便就近寻了过去。谁料蛮族的村落,除了满地的灰烬,以及倒塌损毁的草屋之外,没有见到一个活人。不用多想啊,有修士经过,屠了村落,造下杀孽。按理说,蛮族的生死,与他无关,而他破天荒的竟然很气愤,也很悲伤。便在他唏嘘感慨的时候,另有发现,顿时吓得他情怀全无,并战战兢兢躲到一个树洞里。直至后半宿,凶险并未降临,他悄悄潜出村落,然后拼命跑了回来。而让他如此惊吓的,又是什么?

    “血,尚未风干的血啊!”

    随着不断的叙说,阿三也仿佛回到了昨晚那可怖的场景中,即使艳阳高照,亦遮不住他黑脸上的惊骇之色。他缓了口气,余悸未消道:“幸亏我跑得够快,诸位……”

    血痕未干,表明蛮族的村落刚刚遭受屠戮。至于何人造下杀孽,十之八九便是玄武谷的高手。因为元天门的弟子,皆分头赶路,且途中不断遭到劫杀,未必有工夫烧杀劫掠。

    在场的都是明白人,即刻已从阿三的叙说中察觉到了凶险。

    阿胜的脸色微变:“事不宜迟,速速离去……”

    冯田沉吟摇头:“依照路程算来,此地已临近金吒峰,总不能背道而驰,否则又该去往何方……”

    阿三兀自坐在地上,伸着双手,两眼望天,脸皮抽搐:“蛮族在此繁衍生息,与世无争,何故要遭到屠戮呢,谁来挽救那万千的无辜生灵……”

    “遇见象垓长老,岂非遭殃?”

    “若是阿三师弟所料有误呢?”

    “你是说,有我同门弟子,在左近出没?”

    “仅为猜测,当前还须赶往金吒峰……”

    “我问你,金吒峰具体所在?”

    “行到此处,应该不出万里方圆之内……”

    “哎呀,这又何须多说!”

    阿胜的心绪烦乱,与冯田争执起来,却依然没有结果,他忽而一拍脑门:“无咎,你倒是决断啊!”

    他的话语中带着怨气,显然还是为了阿三的目无长辈而耿耿于怀。

    无咎已从岸边站起,拂打着衣袖,然后晃动着手中的图简,无奈道:“如何决断?”

    他所持的图简中,仅拓印着部洲的粗略概况,其中虽也标明金吒峰,却并无具体所在。至于峰高几仞,形貌怎样,更是无从知晓。倘若就此盲目寻找,说不定真要寻遍万里也未可知。

    “你修为高强,狡诈百变,便是阿三也唯你是从,你又怎会不懂决断呢?”

    阿胜急了,竟挥舞双手而原地转圈:“玄武谷高手就在百里之外,随时将至,不敢耽搁,否则大祸临头也……”

    无咎还想分说两句,却被吵嚷声逼得无言以对。而他又懒得计较,拂袖一甩背过身去。人在水边,清风拂面。他双眉舒展,神色倏然淡远。

    自从有了筑基九层的修为之后,他的神识也随之涨了一截。如今虽然山林重重,依然能够看出百五十里外。而其中的峡谷沟壑,却难以辨明……

    无咎尚在远眺,忽而神色一动。

    而他尚未出声,便听阿胜惊讶道:“糟了,快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