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六十一章 峰不是峰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万道友、o老吉o、寒起秋荻、无仙粉丝、三佳三三、灯下书虫、木叶清茶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阿胜嚷了一声,竟不及分说,踏起飞剑,便要远去。

    阿三不知所措,急忙大喊“师叔”,唯恐遭到抛弃。

    冯田抬眼张望,也很慌张的样子。

    只有无咎的神态如常,兀自静静站在原地,却眉梢耸动,淡淡说道:“稍安勿躁,来的并非玄武谷弟子……”

    阿胜已蹿到河水对岸,很是干脆利落。

    毕竟身为筑基高手,神识远胜常人,但有风吹草动,便能早早察觉。而抛下众人,独自逃生,对他来说也没有什么不妥,更没有丝毫的愧疚。大难临头,难道不是自家的性命要紧?而他刚刚蹿出去百余丈,果然又去势一缓。

    只见数十里外的山林中,突然冒出来四道御剑的人影。不消片刻,已由远而近。为首的乃是两个中年男子,随后的则是两个壮汉,模样均不陌生,或者说,都是熟人。

    “万吉长老,阿炳……”

    阿胜大感意外,并无欣喜,却松了口气,旋即踏剑返回,并遥遥拱手致意:“韦吉长老,阿成师弟……”

    来的不仅有万吉长老,阿炳,还有元天门的另外一位人仙长老,韦吉,以及筑基弟子,名叫阿成。

    “阿胜,你缘何在此?”

    四道御剑人影来到近前,左右盘旋,随即稳住身形,犹然离地十余丈而居高临下。出声问话的中年男子,正是此前在海岛上不告而别的万吉长老,他再次见到阿胜,有些意外。

    阿胜已掉头返回,越过河水,跳下飞剑,抬头道:“万吉长老,你……”

    “哦,何故吞吞吐吐?”

    万吉踏着飞剑,高高在上,神情淡漠,不容置疑道:“长辈问话,还不从实禀明!”

    “我……”

    阿胜欲言又止,看了眼身旁的冯田、阿三以及不远处的无咎,暗叹了声,这才拱起双手答道:“我四人屡遭玄武谷高手的追杀,侥幸逃至此处,还请两位长老主持公道!”

    先是在海岛上,遭到抛弃,接着落入陷阱,而九死一生。种种凶险,记忆犹新。今日此时,终于见到万吉长老与阿炳,理当质问一番,谴责两句,而话到嘴边,又被他咽了下去。

    是质问万吉长老的不告而别,还是谴责阿峰的背叛陷害?

    很多时候,吃过的亏,找不回来,能够活着,已是最大的运气。而想要活得长久,便该懂得知足。所谓的仙道,像不像是一种生存之道?

    “原来如此!”

    万吉获悉了几位小辈的来历,不再过问,对于曾经发生的一切,也似乎忘了干净。他不再理会阿胜,扬声问道:“韦吉长老,你意下如何?”

    韦吉长老,三、四十岁的光景,人仙四五层的修为,整个人略显干瘦,双腮凹陷,两眼微突,神情僵硬。他俯瞰着河湾草地上的几位小辈,又冲着其中的无咎稍作打量,不以为然道:“既为元天门弟子,随行便是,阿成——”

    他丢下一句吩咐,踏剑转身。万吉与阿炳也不耽搁,跟着扬长而去。

    而那位叫作阿成的汉子,个头粗壮,胡子拉碴,相貌以及修为,与阿胜相仿。他留在半空,摆手催促:“诸位,随我来!”

    遇到了同门,已是突然,又被邀请随行,更是令人措手不及。而既然是同门长辈下令,一时又无从拒绝。

    阿胜忙与无咎换了个眼色,指望得到回应。

    而无咎却拿出酒壶,似乎酒瘾难消。

    阿胜反倒是心下稍定,带着冯田踏剑飞起。

    阿三根本不用招呼,主动跑了过去,正在饮酒的师兄果然没有用粗,还回头冲他微笑。

    转瞬之间,伙伴四人离开待了一宿的河湾。

    韦吉、万吉两位长老,以及阿炳,提前一步动身,已化作三道剑虹,直奔正南方而去。

    阿胜疑惑难耐,追上带路的阿成,拱了拱手,大声道:“阿成师兄,还请多多指教……”

    他的修为,不输阿成,而一声师兄出口,谦逊有礼,且恭敬讨好,顿时换来对方的笑脸。他趁机询问师门的动向,以及金吒峰所在。而阿成也无意隐瞒,随后一一道来。

    据悉:如今时限未至,而星云宗辖下的仙门弟子,已陆续寻来。而不管是玄武崖,或元天门的弟子,还是玄武谷的另外十一家归附的弟子,皆伤亡惨重,各自就地休整,且待五月,再前往金吒峰。

    金吒峰,又在什么地方?

    金吒峰,并非图简所示,亦非真正的山峰。至于具体所在,唯有人仙长老知晓。到时候只管随行,眼下无须多问。

    而距离约定的时限,尚有两、三个月之久。而先期抵达的韦吉长老,不愿坐等下去。据他声称,金吒峰所在的万里方圆之内,遍布古迹,与其坐等荒废时光,倒不如趁机寻觅一二。他与万吉长老碰头之后,彼此一拍即合。不过,两位长老也知道人多势众的道理,便四处纠集人手,恰好遇到阿胜与无咎一行,等等。

    至于蛮族村落被屠一事,阿成懒得分说……

    须臾,一个山谷出现在脚下。

    阿胜、无咎带着冯田、阿三,随同阿成从天而降。而山谷中早已聚集了十余道人影,其中不仅有韦吉、万吉、阿炳、阿成,还有七、八位羽士弟子。而伙伴四人尚未站稳脚跟,便听韦吉长老出声道:“门主与两位长老闲聊时,曾经提起,金吒峰,为部洲大陆的灵脉所在,或藏着不为人知的隐秘。而我此番早早赶到此处,果然有所发现,怎奈始终不见门主的踪影,便欲带着诸位一同寻觅机缘。不过,丑话说在前头……”

    山谷之中,古木遮阴。斑驳的日光下,山坡上的人影也随之变得阴暗不定。

    无咎拎着酒壶,躲在阿胜、冯田与阿三的身后,独自倚着一株老树的树干,默默饮着酒,并一边打量着山谷的风景,一边将众人的言行举止看在眼中。

    曾几何时,韦吉长老与万吉长老的辖下,各有数十弟子,如今却人影稀落。部洲之行的残酷与无情,也由此可见一斑。能够活下来的弟子,都不容易。

    犹还记得,初到部洲,乃是壬辰的七月。晃眼之间,已至丙申的二月末。也就是说,在这蛮荒之地,已然闯荡了五个年头?

    而五年间,遭遇几何,又收获几许呢?

    回想起来,竟是一笔糊涂账。

    正如所说的金吒峰,竟然不是山峰。又怎么会呢,它明明就叫金吒峰?

    此外,还要等到五月,方能赶往金吒峰。莫非只有等到五月,那座神秘莫测的金吒峰才会问世?

    而此番的部洲之行,始终诡秘异常。是苦云子的缘故,还是瑞祥的缘故,谁又知道呢,总而言之,少了光明磊落,而透着阴谋的味道。而阴谋也就罢了,那位韦吉长老,与万吉长老,又臭味相投,要寻觅古迹而挖掘机缘?

    无咎饮了口酒,听韦吉说道:“……牵扯利害纷争,一路上玄武谷与我火拼不断。在师门长辈现身之前,难免还有意外发生。故而,此行也是凶险多多。本人并不强求羽士小辈同行,否则生死祸福各安天命!”

    “呵呵,生死由命。而仙道机缘,又何尝不是如此!”

    万吉以笑声附和,催促道:“在场的筑基弟子,即刻动身,余下的小辈,各行其是!”

    无咎与阿胜尚在迟疑,一道道剑光飞起。

    冯田悄声提醒:“长辈吩咐,不敢不从!”

    阿胜不及多想,慌忙踏剑腾空。

    阿三却往后躲,神色坚定:“此处甚好,我哪里都不去……”而话音未落,他急蹿两步,一把抱住某人的后腰,又恐训斥而匆匆撒手:“师兄,带上我——”

    转瞬之间,六道剑光飞上半空。也只有六道剑光,带着八道人影。而山坡上的羽士弟子,竟然无一随行。

    “哎呦,上当了!”

    阿三有所察觉,顿作后悔:“两位长老难以召集人手,这才盛情相邀,而师兄弟们都是明白人,偏偏我……”他很想一头跳下去,放弃此行,却愈飞愈高,且没人理他。他只得放弃,两眼一闭:“不死成神,机缘在天……”

    一行八人,往南而行。

    万吉与阿炳,没见几个弟子随行,神色悻悻,回头瞥见无咎与阿胜四人,各自露出诡秘一笑。

    御剑,远远快于云舟。午后时分,已到了千里之外。而两位人仙长老并未停歇,只管闷头赶路。直至黄昏降临,韦吉终于抬手一指,率先往下落去,众人随后放缓去势。

    黄昏的山谷,倒也空旷。

    而空旷中树木零落,荆棘丛生,放眼之处,一片荒芜。

    八道人影,相继落在山谷之中。一抹尚未隐去的霞光,恰好投射在一面数百丈高的峭壁上。使得那淡灰色的岩石,光泽闪闪,在晦暗的山谷对照之下,显得异常的耀眼明亮。

    而趋近仰望,更是一目了然。

    灰色峭壁的山脚下,竟并列三个洞口,皆数丈大小,破败不堪,却分明带着开凿的痕迹。而洞内碎石遍布,杂乱不堪。再凝神细看,又难辨端倪。

    “诸位且看,此处是不是一处真正的古迹?”

    …………

    ps:本来攒了两章稿子,谁料小孩放假,升学酒,聚会宴,又逼得我没有一个字的存稿,都羞于道歉了。而部洲之行,将渐渐走入尾声。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