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六十二章 害人害己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tianshen8190、多情的话语、草鱼禾川、书友与书友、书友与书友、曳光大战无咎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那三个石洞,破败杂乱,颇有年头的样子,称之为古迹,倒也名如其实。而蛮荒之地,多有蛮族居住,说不定所遇到的只是一处凡俗的居所遗址,如此辛苦寻来,只怕得不偿失。

    众人停下脚步,各自神色疑惑。

    却听韦吉又道:“且不提古迹如何,单单这座石山,便很是不凡,其中内含的铁母、铁精,乃炼制飞剑,所必不可少的宝物之一。”

    金玉未成器,曰矿。寒铁岩,也就是一种矿石。其中所含的铁母、铁精,对于修士来说再也熟悉不过。

    万吉长老意外道:“这是寒铁岩?”

    韦吉点了点头,颇为肯定:“整座小山,均为寒铁岩。”

    占地数里,而高达数百丈的小山,竟是一块巨大的寒铁岩。

    不仅仅是万吉、阿炳,便是阿胜、冯田与阿三,也禁不住的再次凝神张望,唯恐有所疏漏而错过了近在眼前的机缘。

    部洲的山石,多为紫红。面前的石山,却有不同。即使落日的余晖已渐渐消隐,整块峭壁依然透着隐隐的灰色光泽。

    韦吉似乎要表明所言不虚,从洞口前随意抓起一块拳头大小的石头。火光一闪,石头“砰”的碎裂。眨眼之间,石头没了,一小块豆粒大小的黑色晶石,出现在他的掌心之中,又被他轻轻抛起:“小辈,这铁母送你了!”

    阿三正看着热闹,一粒铁母到手,他忙点头哈腰,谄媚赔笑:“多谢长老!”又两指拈着黑色晶圆的铁母,一双大眼放光,转而左右张望,已是喜不自禁:“哎呀,遍地是宝啊!”

    “呵呵!”

    韦吉拂袖转身,干瘦的脸上带着笑意:“铁母,不足为奇,随我来——”

    整座小山都是寒铁岩堆砌而成,极为稀有。而他并未放在心上,好像洞内另有珍宝无数。

    众人迫不及待,纷纷随后。

    阿三见洞口前散落几块灰色的石头,忍不住顺手抓在怀中,却怕因小失大,匆忙扔了,然后跟着阿胜、冯田涌入山洞。

    三个洞口,竟彼此相连,足有十余丈大小,像个宽敞的石室,却堆满碎石,而凌乱尽头,又一个丈余高的黝黑的洞口,通向莫测未知之处。

    仙门弟子,多为寻幽探奇的行家里手。见状,不用吩咐,一个个直奔那黝黑的洞口而去。

    在头前带路的韦吉却脚下一顿:“小辈……”

    此时暮色降临,四方黑暗。而洞外的一道白衣人影颇为醒目,犹在徘徊。

    “长老,他是无咎,来自我千慧谷……”

    “身为羽士弟子,便凶残好斗,抵达部洲之后,修为猛涨……哦,已是筑基九层?如此一个机缘过人的小辈,我又岂能不知呢!”

    阿胜唯恐节外生枝,慌忙分说,却被韦吉张口打断,可见某人早已名声在外。

    又听道:“无咎,缘何裹足不前?”

    无咎独自站在洞外,左右张望。好像是空旷的山谷以及黑暗笼罩的山洞,让他有些胆怯。他循声看向洞内,拱了拱手:“恕我懵懂无知,而以我看来,此处颇为寻常,却兴师动众,莫非另有玄机?”

    又是召集人手,又是丑话在前,而大老远寻来,所见的只不过是一处无人的古迹。于是他困惑不解,只想问个清楚。

    “哼,稍后自见分晓!”

    韦吉突遭质疑,神色不快,也不多说,带头踏入黝黑的洞口。众人相继随后,不消片刻,有惊讶声响起,似乎真的另有发现。

    无咎耸耸肩头,抬脚踏入山洞。

    他之所以徘徊不定,因为他的困惑不止一个。按理说,此地已临近金吒峰。而途中除了玄武谷的三三两两的羽士弟子,象垓、乐正等高手,竟一个都没有露头。此外,元天门的诸多高手也未现身。虽不明其故,却也又添变数。没了长辈的制约,各家有各家的借口,倘若再次遭遇,难免又要拼个你死我活。

    十几丈外的山洞尽头,便是那个黝黑深邃的洞口,带着刀劈斧凿的痕迹,更像是一个专门挖出来的坑道。阿三随着众人鱼贯而入,落在后头,摆了摆手,闪身没了影。

    无咎暗中催动护体灵力,慢慢踏入洞口。山洞有两人多宽,一丈多高,迈过碎石的阻挡之后,渐渐的平坦起来。而没走两步,他神色一动。

    置身于洞中,前后黑暗。却有微风,迎面吹来。而微风之中,竟然夹杂着一丝淡淡的灵气?

    不错,就是灵气,蓦然之际,使人心神一振。

    部洲之广袤壮丽,无须赘言,却难得见到灵气浓郁的所在,殊料想在这偏僻荒废的山洞内,竟有意外的惊喜。

    无咎紧走几步,去向右拐,不过十余丈,又一个稍大的坑道出现在面前。

    一群人影站在一起,听韦吉说话——

    “此处不仅是古人采掘寒铁岩的所在,还是灵脉所在。却因年代久远,消耗无几……”

    采掘寒铁岩,与采掘精玉相仿。也就是说,有玉井一般的矿井存在。果不其然,在坑道的另一侧,四、五个洞口通往地下,凝神看去,有微风从中缓缓涌出,所蕴含的灵气依然微弱,却又似乎多了几分。

    “即便如此,而多加寻觅,得到几块灵石,应该并非难事。不过……”

    韦吉站在人群中,接着说道:“金吒峰的万里之内,多有古迹,此地更是藏着灵脉,难免被人所察觉。我便召集诸位前来,但有灵石,各随机缘,但遇不测,齐心应对……”

    万吉跟着说道:“金吒峰开启之日将至,而众多高手迟迟不见现身,以我猜测,十之八九潜伏各处。你我多加小心,当无大错!”

    “诸位有无异议,此时退出不晚……”

    “呵呵,你我如此关照,乃是几位小辈的运气!”

    韦吉长老,终于告知了此行的用意。之所以召集人手,只是为了应付不测。而万吉长老,也道出了众多高手没有现身的缘由。金吒峰开启之前,各家都在忙着发掘古迹而寻觅机缘。

    两位长老商讨之后,又告诫几句,却不容置疑,由韦吉带头走向一个洞口,而万吉则是留下断后。看他二人的架势,倒也有备而来。

    一行八人,继续顺着山洞往前。

    阿三早已是兴致冲冲,忍不住嘀咕道:“诸位前辈神通高强,何不施展遁法而直达灵脉……”他与冯田,乃是此行仅有的两个羽士弟子,却意外参与寻觅灵脉、采掘灵石,着实让他暗暗振奋不已。遇到凶险,自有前辈们担当。他只管采掘灵石,又该是多大的便宜啊。

    阿胜低声叱道:“不懂莫要瞎说,寒铁岩过于坚硬,遁法难行……”

    “锵锵——”

    便于此时,黑暗中传来金石的响声,很是清晰,而又突然。

    众人一惊,循声观望。

    只听万吉长老怒道:“无咎,你住手——”

    无咎落在后头,一边走着,一边伸手乱敲着石壁,许是手指坚硬,同样坚硬的岩石竟被他敲得发出金石声响。不过,身后还有一人,便是万吉,见他磨磨蹭蹭,早已不耐烦了,又见他乱敲乱打,忍不住出声怒叱。

    “锵、锵——”

    又是两声清脆的响声,颇有示威的意味。

    无咎的脚下停转,回头一笑:“长老,有何指教?”

    “你这般敲打,传音甚远,惊动强敌,悔之晚矣!”

    万吉倒是神色凛然,口气严厉:“再敢乱敲乱打,便是成心作祟,莫怪我翻脸无情,门规严惩不贷!”

    “不敢、不敢!”

    无咎像是怕了,晃了晃脑袋,却又微微讶异,反问道:“强敌何在,莫非长老早已知晓?”

    万吉不予多说,挥手叱道:“聒噪,快走——”

    “无咎,不得顶撞长辈!”

    “师兄,你疑心太重,恶习不改啊!”

    阿胜与阿三,自以为熟知某人的秉性,唯恐节外生枝,各自出声关切。

    无咎耸耸肩头,转而前行,而不过片刻,又嘴角一咧:“阿峰,死得惨啊!”

    人仙长老,管教一个小辈,合理合法,从来没谁敢于顶撞。

    而无咎的畏惧顺从,也果然不出所料。不过,他的怪腔怪调却叫人猝不及防。

    万吉迈着大步,背着双手,神态警惕,继续担当着他的断后职责。而怪腔怪调的话语声落在耳中,他不由得脸色一僵:“仙途莫测,谁人不死,休得胡说八道!”

    无咎则是头也不回,幽幽说道:“阿峰,罪该万死!”

    且不提他的腔调怪异,语意的起伏,更是天上地下,根本不知道他要说什么。鱼贯而行的众人皆不出声,黑暗中只有他一人在自言自语。即使万吉也闭上嘴巴,唯恐弄巧成拙。

    “阿峰勾结玄武谷的高手,设下陷阱,诱杀同门,真是卑鄙无耻!”

    阿三先行几步,听得清楚,感同身受,忍不住附和:“师兄,真是卑鄙无耻!”

    “谁料阿峰作茧自缚,还是难逃一死。祸福轮回,报应不爽。害人者,终害己……”

    “师兄,害人害己……”

    无咎在骂人,痛骂早已死去的阿峰。阿三,以及阿胜、冯田,只当他借机泄愤。而万吉、阿炳,与韦吉、阿成,却各自从中听出不同的意味。

    “阿峰,他死有应得!”

    “师兄,他死有应得,哎呦……”

    无咎虽然骂得痛快,却还是忍不住上前一脚。

    阿三没有防备,惨叫一声飞了出去。

    与此同时,山洞豁然开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