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六十三章 追杀无咎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o老吉o、seyingwujia、凝月儿、万道友、jourbox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又一个洞穴,出现在面前。

    洞穴足有百余丈的方圆,二、三十丈高,应为天然而成,当间堆放着成堆的碎石,并有大石堆砌成锅灶的形状,却布满了厚厚的灰尘,已不知荒废了万千年之久。

    “呵呵,此处曾为采矿之地。那锅台,正是蛮族的先人,以凡俗之法的烧炼冶金的所在。”

    “灵气不减……”

    “可见地下必然藏着灵脉……”

    “而如此多的洞口,哪一个才是通往灵脉……”

    韦吉带着阿成、阿炳走向洞穴的当间,围着锅灶般的石台查看。万吉也是兴趣浓厚,随后凑了过去。

    阿三已从地上爬起,揉着屁股,眼珠子直转。

    阿胜与冯田,则是站在原地,前后左右张望。

    无咎走到三位伙伴的身旁,抱着臂膀,手托下巴,默默打量着洞穴内的情形。

    正如所说,这应该古人炼铁冶金的地方。而来到此处,稀薄的灵气,也变得更为清晰,却又不明来源。在洞穴的四周,错落着近百个洞口,大大小小,深浅不一,究竟何处才能抵达地下的灵脉,一时之间弄不清楚。

    “从近百个山洞中找出灵脉,少不得周折……”

    “人手不足,也是无奈啊。门下小辈畏惧退缩,而本人总不能强求……”

    “长老倒是一片苦心……”

    “呵呵,人多有人多的好处,查找灵脉,应对不测,有备无患。而人手不足,也并非坏处,寻见灵石,少了争抢,多了收获……”

    韦吉与万吉、阿炳、阿成,在洞中查看过罢,你一言我一语,商议着对策。其中的韦吉回过头来,扬声又道:“阿胜,你四人前往另一边,但有发现,即刻返回禀报。而我四人,专管这一边。各有兼顾,当事半功倍。”

    八个人,分头行事,两相兼顾,倒也是个不错的主张。

    阿胜没作多想,点头答应。冯田、阿三与无咎,也无从拒绝。于是伙伴四人,奔着洞穴的另一侧走去。

    韦吉则是摆了摆手,径自走向一排洞口。似乎稍加辨认,然后闪身踏入其中的山洞,而不过数十丈远,他又突然停下,并伸手挡住了随后而来的万吉三人,却不容询问,只在黑暗中默默诡笑。

    与此同时,阿胜也走到了洞穴尽头,而看着成排的大小洞口,他又禁不住停下脚步。

    谁也不知道哪一个洞口,能够直达地下的灵脉。倘若有误,耽误时辰不说,还错过了到手的灵石。而面对为数众多的洞口,着实叫人难以选择。

    “哎呀,师叔,这有何难,且寻灵气而去。”

    阿三随后提醒,很有道理的样子。灵气的来源之处,十之八九应为灵脉所在。

    “咦,倒是忘了。”

    阿胜一拍脑门,忙凝神查看。而片刻之后,他依然迟疑不决:“这个洞口的灵气,似乎多了三分,而那个洞口的灵气,也相差仿佛,较真说来,彼此依旧微弱,又该何去何从呢……”

    阿三已等不及了,就近冲入一个洞口。

    阿胜也无意计较,随后跟了过去。

    即使走错了道,回头便是,近百个洞口呢,总不能一步抵达灵脉。且多加尝试,不必急于一时。

    “无咎……”

    穿过洞口,便是山洞,或坑道,虽然狭窄,且黑暗,却穿行无碍。阿胜散开神识,凝聚目力,而没走几步,又回头呼唤。

    冯田跟在他的身后,而无咎仍在洞外徘徊。听到呼唤,似乎扭头看向远处,又稍作迟疑,这才慢慢踏入洞口。

    “无咎,不必过于猜疑!”

    阿胜摇了摇头,安慰道:“万吉长老,毕竟身为长辈,或也行事不公,尚不至于陷害弟子。何况又非他一人主张,还有韦吉长老,此番寻觅灵脉,应该不假。”

    此时此刻,他对于地下灵脉,已是坚信不疑。距离金吒峰开启,尚有两三个月。倘若在此之前,掘得大把的灵石,可谓意外的收获,谁又会不动心呢。

    或者说,他是在自我安慰。

    无咎最后一个踏入洞口,跟在冯田的身后,与三位伙伴,在黑暗中鱼贯而行。他对于阿胜所说,不置与否,只管伸手敲敲打打,坚硬的石壁又是“锵锵”作响。

    狭窄的坑道,渐趋渐深。仿佛直通地下,接连拐了几个弯,又去了两、三百丈,依然没有尽头。而令人惊喜的是,曾经微弱的灵气亦随之渐趋浓郁起来。

    “哈,玄武崖的灵气,也不过如此,你我莫不是来到了洞天福地……”

    阿三的身子瘦小,在狭窄的坑道中穿行,如鱼得水,跑得飞快。片刻之后,已跑远了,只有他贼贼的笑声,在黑暗中回荡。找到灵脉,便能够采掘灵石。而捡便宜的秘诀,就是先到者先得。

    阿胜也是暗暗振奋,与冯田加快脚步。

    为了灵石,三位伙伴已是不管不顾而一往无前。

    无咎尚在敲击着石壁,并聆听着响声,似乎在辨别着不同,并尝试从中有所发现。而不消片刻,面前已没了人影。他颇感无奈,手上用力,坚硬的寒铁岩,竟被他“喀”的抓下一块。他神色微动,不再耽搁,身子一闪,倏然穿过弯曲狭长的坑口。转眼之间,他又猛然收住去势而瞪大双眼。

    又是一个洞穴,二十多丈的方圆,看起来倒也宽敞,却弥漫着一层淡淡的气机。稍加感受,心神振奋。那淡淡的气机,竟是浓郁的灵气。而灵气的笼罩下,竟然盘膝坐着数十人影……

    抢先一步来到的阿三,早已吓得目瞪口呆,一边连连摆手,一边哆哆嗦嗦后退。

    随后而至的阿胜与冯田,同样满脸的错愕。

    那数十人影,一点儿不陌生。不仅有象垓、乐正两位人仙长老,还有宰灵、阿鲍,立夏、阿复等二十多位筑基高手,便是阿重、阿健,亦在其中,还有二十多位羽士弟子,加在一起,足足有四、五十人之多。

    之前曾有困惑,此时真相大白。

    玄武谷的高手,早已赶到此处,却并未轻易现身,而是躲在地下养精蓄锐。而众多的高手,或许没有提防,也被吓了一跳,一个个静坐原地而怔怔盯着四个闯入者。

    不过,当无咎最后闯了进来,笑声响起——

    “哈哈,有句话说得好……”

    人群中站起一位中年男子,乖戾的脸上竟然带着意外的惊喜。

    阿三后退不迭,“砰”的撞上阿胜,吓得他急忙拦腰抱住,绝望道:“天呐,蛇窟狼穴也不外如此,韦吉长老存心害人啊……”

    阿胜强作镇定,却面皮抽搐,很想一把推开阿三,又发觉手足无力。几丈外的那群人影,比起毒蛇豺狼更加可怕。此时他不仅绝望,还觉着心灰意冷。

    玄武谷的高手,尽在此处。贸然一头闯了进来,与羊入虎口有何两样?而韦吉长老害人?他为何要毒害门下弟子?若真如此,岂不是说莫非他早已知晓地下的情形?而此前有人猜疑,自己并未在意……

    肩头被人轻轻一拍,黑暗中一张熟悉的面孔带着微笑。

    阿胜回头一瞥,伸手抓起阿三躲到一旁。冯田则是攥着拳头,神色凝重,旋即也是悄悄闪开半步,显得极为谨慎小心。

    无咎伸手拍了拍阿胜的肩头,他本人却站着没动。他的背后便是来时的洞口,面前则是三位不知所措的伙伴。恰见象垓起身,笑声未落,他嘴角一咧,随声道:“不是冤家,不碰头!”

    “嗯,正是这句话,不是冤家不碰头,哈哈!”

    象垓得意大笑,竟从人群中缓步而出:“想不到啊,千遍万遍,寻你无咎不见,你却送上门来。”

    无咎背着双手,神态如旧:“寻找灵脉来着,却不期而遇,象垓长老,幸会啊!”

    “哈哈,灵脉就在地下,不妨静修吐纳一番,来日采掘也不迟,却与诸位小辈无关!”

    象垓脚步缓慢,却来势不停:“此处遍布寒铁岩,遁法难行,无咎小辈,如今你自投罗网,任凭诡计百出,我看你又如何逃脱……”

    从他的话语中不难猜测,玄武谷的高手,早已摸清楚了此地的虚实,却借机养精蓄锐,只待金吒峰开启之时,在再行采掘灵石,可谓一举两得。

    与之瞬间,人群晃动。

    在场的玄武谷高手,纷纷起身。像是群兽汹汹,情景吓人。即使其中的羽士弟子,也是目露凶光。一时杀机所致,洞穴内杀气沸腾。

    敌我双方,积怨已久,如今狭路相逢之下,注定是一个你死我活的下场。

    “诸位且慢,金吒峰将于月内开启……”

    眼看着杀机一触即发,无咎急忙抬手示意。

    “开启之日,有变?”

    象垓脚下一顿,狐疑道:“五月初五,有恶月恶日之说,故而赤阳金吒问世,以破除万邪而利于阵法,绝不会轻易更改……”

    他在疑惑不解,在场的众多高手也是面面相觑。金吒峰的开启,应该非同小可。

    无咎不予分说,反而急声催促:“走——”

    阿三本来抱着阿胜,站立不稳的模样,忽而有了精神,竟一把推开他的师叔,闪身蹿起来时的洞口,可谓风一般的突然而又神速。阿胜与冯田不敢怠慢,紧随其后。

    象垓察觉上当,厉声大喝:“小辈,你可恶——”

    与之刹那,一物飞来:“嘿,看法宝——”

    象垓蓦然一惊,却见碎屑迸溅,烟尘横卷,不过是一块捏碎的石头。而那道白衣人影,已转身无踪。他挥舞大袖,羞怒交加:“众弟子,与我追杀无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