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六十四章 看谁手快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曳光不准时、多情的话语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来到的部洲的五年间,四处闯荡,可谓遭遇不断,凶险也不断。一行九位伙伴,如今也只剩四人。而历尽千辛万苦之后,总算是如期赶到了金吒峰,虽然尚不清楚金吒峰的具体所在,至少见到同门,并且得到了长辈的关照。

    跟随采掘灵石,难道不是长辈的一种体恤之情?

    只须走上一遭,便能轻松获得灵石,是不是个大便宜,谁又会不为之心动呢?

    而天下的便宜,十之八九,是个坑,或者是个陷阱。

    灵气不假,灵脉也应该不假,关键在于,灵脉有人看守。那守着灵脉的数十个家伙,不仅是仙道高手,更是冤家死敌,偏偏又在地下的洞穴中给一头撞上。

    且不论巧合,还是诡计,只能说,真是好大一坑,好深的陷阱。

    而敌众我寡,强弱悬殊,狭路相逢,唯有走为上策。

    跑吧!

    便在阿三、阿胜、冯田窜入山洞的瞬间,无咎扔出一块寒铁岩,只道是祭出法宝,虚晃一枪。而他本人,却是转身便跑。一边跑着,一边召出神剑乱劈乱砍。看似坚硬的石壁,顿时火星四溅,随即石块崩落,竟是将他身后的坑道给堵得严严实实。

    寒铁岩,与玉石相仿,遇风变硬,而在地下深处,并非坚不可摧,这也是他一路之上,不断伸手敲打的缘故,无非想要窥探玄机。

    而乱石的封堵,最终还是挡不住象垓等人的追赶。而只要延缓片刻,足以挣得先机。

    转瞬之间,山洞中冲出三道人影。成排的洞口,石堆锅台,偌大一方所在,又回到了此前的洞穴。跑在最前头的阿三,只想继续狂奔,而面对近百个洞口,一时晕头转向,急得他大叫:“哎呀,来路何在……”

    关键时刻,他忘记来路了。

    阿胜倒是忙而不乱,抬手一指:“那塌陷半边的就是——”

    叔侄俩颇为默契,直奔洞穴的另一侧跑去。而刚要顺着来时的洞口逃出去,便听冯田道:“无咎师兄呢……”

    三人在洞口前匆匆止步,扭头回望。

    只见方才的洞口之中,闷响轰鸣,烟尘逆卷,随即蹿出一道白衣人影,继而又微微闪动,倏然横移百丈,眨眼之间到了面前。他诡异的身形,披肩的乱发,清秀的面庞,微微倒竖的一双剑眉,以及洒然不羁而又杀气隐隐的神态,除了冯田口中的无咎师兄,这天下再没有第二个人。

    “师兄来了便好,容我开路——”

    “无咎,快、快——”

    阿三借口开路,抢先扎入山洞。

    阿峰则是连声催促,只要伙伴四人一同离去。

    无咎却在落下身形,摆手拒绝:“此番不比以往,由我留下断后。诸位先行一步,来日再聚不迟!”

    阿三已跑没了。

    阿胜道了声“多加小心”,也闪身窜进山洞。

    冯田口称“师兄”,却欲言又止,拱了拱手,随后失去了踪影。

    无咎无暇多想,顺手劈出几道剑光,刚刚跑进去三人的洞口,顿时崩塌而乱石封堵。他挥袖拂去扑面而来的烟尘,悠然转过身来。

    与此同时,百多丈外,洞穴的另一侧,同样崩塌、以及相邻的洞口中,相继冒出二十多道人影,正是象垓、乐正等玄武谷的高手。或是因为不懂遁法的缘故,诸多羽士弟子并未现身。

    “无咎,你此番又能逃往何处——”

    洞穴黑暗,却对修士无碍。那道白衣人影,过于醒目。

    随着象垓的一声厉喝,霎时人群汹涌而剑光闪烁。尤其是怒喝声中带着杀气,竟震得偌大的洞穴“嗡嗡”作响。

    逃往何处,又能逃往何处?

    历时五年之久,辗转来到金吒峰。而金吒峰尚未开启,总不能就此离去。

    无咎撇着嘴角,根本不予理会,稍稍后退几步,就近闪身钻入一个洞口。无意往前,身形一晃,倏然没入地下,却去势迟缓而被迫一顿。他并未在意,催动法力,身形再动,犹如行走在泥水之中。虽有阻碍,已然畅行无阻。

    寒铁岩,过于坚硬,致使遁法难行,不过,也仅是难行而已。

    无咎往下遁行片刻,转而横移。

    约莫数百丈后,逼仄顿消。一个灵气弥漫的洞穴出现在眼前,还有一群羽士弟子正在盘膝静坐。

    洞穴熟悉,那群弟子也熟悉,却没想有人去而复返,顿时吓得一个个惊慌失措。

    无咎闪身落地,冷哼了声,飞纵而起,倏然消失于厚重的岩石中。

    与之瞬间,又是光芒闪烁,洞穴内冒出一个、两个,十几,二十几个人影。

    “长老,那无咎回来了……”

    “去往何处?”

    “往上……”

    “追——”

    无咎往上遁行,不过数十丈,再又横移,急转直下。而兜了个圈子,果然找对了地方,只觉得灵气由下而上,且愈发的浓郁。他全力催动遁法,继续往下。

    为伙伴断后,义不容辞。而以寡敌众,无谓的硬拼,绝非他的喜好,于周旋之余,找到几块灵石,或许才是他的本意。

    而百丈过后,已无寒铁岩的阻挡。遁法的去势,也瞬间加快。

    又是三两百丈,神识可见,一块里许大小的石头,静静横卧在黑暗寂静之中。并有浓郁的灵气,氤氲环绕而弥漫散出。

    灵脉?

    本以为灵脉万里,泽被四方,再不济,有个数百里也成,殊料只有一两百丈,分明就是块大石头。不过,其中若是含有灵石,也应该为数不少。

    无咎看得清楚,直奔灵脉冲去。

    尚在十余丈外,却又猛然停下。

    只见灵脉,也就是大石头的背后,相继冒出四道人影,各自手中拎着飞剑,似乎沉浸在收获的喜悦中,却又神色戒备而严阵以待。

    “无咎,是你?”

    “阿胜他死了,你怎会寻到此处……”

    突然现身的正是元天门的高手,韦吉、万吉、阿成与阿炳。其中的韦吉很是错愕,而万吉更是意外不已。两位人仙长老传音问话之际,又禁不住悄悄换了眼色。

    无咎打量着四道人影,以及见惯的嘴脸,似乎早有预料,淡淡应声道:“本人,正是无咎。而惨遭算计,阿胜他岂有幸免之理。至于我怎会寻到此处,还不是效仿了诸位的引蛇出洞,声东击西之计……”

    韦吉、万吉皆是脸色一沉,齐声叱道——

    “此话怎讲?”

    “岂敢胡乱猜疑,你在诋毁长辈!”

    阿成与阿炳不甘示弱,趁机附和——

    “诋毁长辈,理当严惩!”

    “以下犯上,门规不容!”

    “嘿——”

    无咎咧嘴一笑,啐道:“我呸!少给我拿门规说话,而所谓的长辈也吓唬不了我。”他不容置疑,传音又道:“诸位明知此地的灵脉,已被玄武谷的高手占据,却不甘作罢,假意驱使我四人前去查找,无非想要有所惊动而引发一场追杀。如此一来,诸位便能引蛇出洞,趁机夺取灵脉,却不惜以我四人性命作饵。正如所说……”

    韦吉长老没有想到自己的计谋被轻易点破,顿时脸色变幻。

    阿成、阿炳,也是尴尬无语。

    万吉似乎忍耐不住,叱道:“所说怎样?”

    “卑鄙,无耻!”

    无咎稍稍一顿,吐出四个字。口气的干脆决然,颇有阿三的几分神韵。

    “你大胆……”

    “你放肆……”

    韦吉与万吉,勃然大怒。

    “纵然大胆、放肆,又奈我何?”

    无咎却是毫无惧色,反唇相讥,不待两位长老与两位筑基高手发作,他身形一闪疾遁而去:“我还要抢灵石呢,谁敢拦我——”

    他的遁法,为土行术与鬼遁术的合二为一,迅疾,且诡异。

    四位元天门的高手猝不及防,眼睁睁看着一道白衣人影扎入灵脉而失去了踪迹。

    身为人仙长老,竟被小辈羞辱,韦吉已是怒不可遏,举起飞剑便要追上去。

    万吉却多了个心思,阻拦道:“事已至此,总不能白白便宜了那个小子,何况玄武谷的高手必然循迹而来……”

    韦吉稍作斟酌,点了点头。教训小辈,事小。丢了灵石而招来强敌,则得不偿失。

    四人也不耽搁,返身遁入灵脉,各自挥舞飞剑,拼命采掘着灵石。

    此时此刻,有人更为疯狂。

    灵脉虽然只有两百丈左右,人在其中,也老大一片地方,随处可见晶光闪烁而令人心神荡漾。倘若打个比方,好像掉入灵石坑中。只是灵石被岩石包裹,唯有加以采掘,方能收归己有。

    无咎大喜过望,早已将象垓、乐正,或韦吉、万吉抛在脑后。管他恩恩怨怨、打打杀杀,灵石要紧。他双手齐挥,剑光吞吐,一块又一块灵石飞入神戒。左边采罢,接着右边。右边没了,接着往前。而不过片刻,前后左右的不远之外都是人影,竟是韦吉、万吉四个家伙,也顾不得摆出门规吓人,都是忙着争抢灵石呢。

    灵石为天养地成,并非为谁独有。

    抢吧,看谁手快。

    上下左右的灵石,已被扫荡一空。前方依然晶光点点,正待有缘人。

    无咎加快去势,竭力抢取每一块灵石。而韦吉四人,同样不甘落后,并从两侧包抄,显然不肯让他便宜。他人单势弱,眼看吃亏,索性抛开到手的几块灵石,而猛地往前急蹿了十余丈,随着剑光所及,更多的灵石源源不断。韦吉等人随后追赶,他浑然不顾。谁料不知不觉之间,四周的人影渐渐多了起来,不止四个……

    ……

    ps:不准时,很无耻。今早五点出门,下午两点回家,又有人探望老母,直至五点才开始码字,九点完毕,松了口气,也无奈。。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