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六十六章 生生被困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小黄的爸爸、gavriil、曳光大战无咎、曳光不准时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砰、砰——”

    刚刚封堵的洞口,传来撞击的闷响。石头在颤抖,禁制在扭曲。即使洞壁,也为之荡起层层烟尘。浑如山崩地裂一般,覆顶之灾即刻降临。

    玄武谷的高手,已追到此处,正要破壁而入,全力攻打洞口。

    “嘎吱吱——”

    一扇两丈宽,三长高的青灰色的石门,在发出沉重而又刺耳的响声,缓缓往前移动。而移动三尺,依然不见门缝。石门之厚,可见一斑。而某人摆开弓步,伸出双臂,已是竭尽全力,却收效甚微。他忍不住回头怒叱:“愣着作甚,等死不成?”

    他的身后,站着韦吉、万吉,以及阿炳、阿成。而四人循着石梯来到此处,便忙着抬头仰望。

    在地下深处,竟然遇到一道石门。

    尤其那石门的古老陈旧,以及模糊的纹饰,无不透着岁月的沧桑,以及未知的神秘。而让人更加好奇的是,石门竟然能够推开?

    “此时你还敢猖狂?”

    “有本事,又何必求人……”

    “不计小人过……”

    “一起动手——”

    四人懂得利害,啰嗦两句之后,在韦吉长老的带领下,各自全力推向石门。

    常言道,人多力量大。五位高手的劲往一处使,果然收效明显。石门“嘎吱吱”作响,终于闪开一道门缝。也仅仅是闪开一道门缝,韦吉与万吉便适时收手,趁机钻了进去,阿炳与阿成则是紧随其后,眨眼都没了影。只有无咎还在踏着弓步,伸着双臂,傻傻地卖着力气。

    “哼——”

    无咎悻悻哼了声,回头一瞥。

    恰于此时,“轰”的一声震响,石头粉碎,禁制崩溃,曾经封堵的洞口再次呈现出来。随即从中蹿出一道神色乖戾的中年人,未及落地,便挥舞双拳“砰砰”连击,霎时兽影汹涌而杀气腾腾。他显然是怕遭到偷袭而早有防备,却尽数落空,这才环顾四周,又猛然地抬头,狠狠看向二、三十丈高的石梯尽头,高大的石门,以及门前一道鬼鬼祟祟的白衣人影。他急忙腾空而起,厉声断喝——

    “无咎,休走——”

    “象垓,回见——”

    是象垓追来了,那家伙总是阴魂不散。

    无咎不敢怠慢,闪身钻入门缝,又身形一顿而微微色变。

    石门的背后,又是个山洞,却四周封闭,而二三十丈外,另竖着一道石门。抢先一步的韦吉四人,并未远去,反倒是在门前徘徊,一个个茫然无措。

    “关门——”

    无咎不及多想,返身推动石门。刚刚开启的门缝,又被他推得缓缓闭合。而他犹嫌太慢,周身筋骨作响,奋力之余,再次大叫:“不想死的,都给我滚过来……”

    “砰——”

    一道强力撞上石门,他双臂发麻,震得整个人都跟着微微颤抖,而他却不肯退后半步,脑门凸起青筋,长发荡开,强横的威势沛然而出,咬牙切齿低沉出声:“关……门……”

    韦吉四人,本想借机远逃,谁料再次遇到石门,却无从开启而去路受阻。

    而开门尚且不得,又要关门?

    “哎呀,玄武谷高手追来了!”

    还是韦吉醒悟得快,忙道:“关门以阻敌势,不然危矣!”

    有他提醒,万吉与阿炳、阿成折身返回。事关安危,没谁耽搁。

    正当无咎苦苦支撑之际,四人冲到身后,并争相出手推门。其中的阿炳、阿成倒也罢了,关键在于两位人仙长老的相助。

    而石门又是“砰砰”闷响,“嘎吱吱”更为缓慢,虽然只有数寸的缝隙,却久久难以闭合。显然是更多的玄武谷弟子追了过来,还有剑光透过缝隙连劈乱砍。此消彼长,强弱悬殊,虽然只是对峙片刻,情形已是岌岌可危。

    无咎焦急万分,猛然松手,顺着石门蹿起,抬手抓出一沓符箓夹着一张玉符,透过门缝便祭了出去。

    门外霎时轰鸣不断,叫骂不绝……

    无咎却是抬头张望,疾起疾落,再次大吼一声:“关门——”

    其落地刹那,筋骨脆响,身形摇晃,猛然伸手推去,竟带着龙虎之势而威不可当。再加上韦吉、万吉的相助,石门终于“嘎吱吱”轰然关闭。而韦吉与万吉不及庆幸,面面相觑。

    “四象门的四象之力……”

    “快快加持禁制,否则卷土重来难挡……”

    却见无咎又是拔地而起,周身上下依然闪动着隐隐的龙虎之威,跃起十余丈高处,猛然踢出一脚。所在的山洞,紧贴着石门一侧,竟横斜着一根丈余粗细的石柱,被猛然震动,随即缓缓降落。而他顺势又是抬脚连踏,石柱降落加快,砰的杵在地上的一个石坑中,浑如一根粗大的门闩,恰好挡住了厚重的石门。而与并未作罢,双手齐挥,片片禁制重重桎梏,俨然要封死整扇石门。

    “阿炳、阿成,不得偷懒!”

    疾起疾落,再起再落,石门关闭,门闩横挡。当无咎飘落在几丈外的空地上,又是数十层禁制飞了出去。他这才稍稍缓了口气,而嘴上并未闲着。

    阿炳与阿成好歹也是筑基高手,懂得利害,没有偷懒,只是惊讶于某人的决绝果断,以及强横的修为,不由得回头张望,谁料随即遭到训斥。二人只得继续加持门禁,又各自暗哼一声。

    与之瞬间,石门遭到重击,发出阵阵闷响,使得整块石壁都在跟着震动。地动山摇也不外如此,好大动静着实惊人。看来洞外的象垓等高手,铁定不会罢休,此时此刻,正全力攻打而试图破门而入。

    韦吉与万吉,皆不敢大意,不惜余力祭出层层禁制,只为加固石门而唯恐不测。直至半柱香的时辰过后,四人依然没有罢手。但见偌大的石门,已被万千禁制笼罩。隐隐闪烁的法力光芒,更显威力非凡,即使门外的撞击声也微弱许多,可见此时的石门已是坚不可摧。

    恰于此时,又是“砰砰”响声从身后传来,竟颇为清晰,犹在耳边。

    韦吉、万吉回头一瞥,恍然大悟。

    阿炳与阿成,则是恼怒交加——

    “无耻之徒!”

    “卑鄙小人!”

    这边忙碌的时候,有人悄悄溜到了那一边的石门前,竟拳打脚踢,接着挥剑劈砍。浅而易见,他要乘人不备而独自逃生呢。

    而如今石门已被万千禁制死死封堵,再不用担心遭到玄武谷高手的围攻。

    四人随即罢手,转身冲了过去。

    “无咎,你焉敢如此……”

    “让我四人为你断后,卑鄙无耻……”

    “砰、砰”又是两剑,倒也火星飞溅,而坚硬的石门,仅仅留下淡淡的几道剑痕。称之为毫发无损,一点都不冤枉,用尽手段之下,整扇石门竟然纹丝不动。

    无咎落在地上,收起剑光,后退两步,不甘不愿地抬头仰望。

    洞内的两扇石门,极为相仿,而第一道石门尚可推开缝隙,眼前的这道石门却难以撼动分毫。莫非门外有石柱,也就是门闩的阻挡?

    二三十丈外,便是另外一道石门。那粗大的石柱门闩,原本一头嵌入石壁,一头翘起在石门之上,被自己无意发觉,便临时起意加以尝试。果不其然,此时的门闩,插入地上的石坑,恰好挡住整扇石门。而无论彼此,皆异常坚固,分明炼制所成,却又颇为诡异。

    何人、何时,打造了这一切?

    而高大厚重的石门,最终又通往何处?

    无咎疑惑之际,四道人影到了面前,竟怒气冲冲,一个个正义凛然的模样。而不仅于此,之前骂出去的“卑鄙无耻”四个字,也被如数奉还。他嘴角一撇,转身走开:“尝试开启石门而已,还请诸位口下留德!”

    山洞之内,倒也平坦宽敞。而人在空地上,脚下犹在微微震动,并有隆隆的闷响声,持续不断传来。而那道禁制封堵的石门,依旧岿然不动。看来一时安危无忧,只怕也休想离去。

    嗯,生生被困。

    而困在此处的并非自己一人,还有另外几个家伙。

    “哼,不是关门、开门,便是开门、关门,你当你是前辈高手,颐指气使,好大的威风……”

    “两位长老在此,岂容你肆意驱使……”

    也不知是惊吓过头,怨气难消,还是心怀妒恨,借机报复,阿炳与阿成,竟搬出两位长老,继续出声叱呵。而韦吉、万吉见去路断绝,亦难免着急上火,各自在门前徘徊,双双的脸色不善。而有他二人撑腰,阿炳与阿成变得更加的盛气凌人。

    无咎遭遇陷阱之后,便惊险不断,又接连出手化解危机,早已是身心俱倦。此时他只想歇息片刻,然后再行计较。怎奈有人不肯消停,竟找起麻烦。

    “呦,想要怎地?”

    无咎独自走到一旁,便要坐下缓口气,两道人影跟到身后,竟是不依不饶的架势。他回首扬眉,出声叱问,而眼光一瞥,又道:“我无咎或有冒犯之处,而方才却也全力以赴,奈何阿炳、阿成恶意挑衅,还请两位长老主持公道!”

    人单势弱的他,似乎在求饶。

    韦吉与万吉换了个眼色,漫不经心道——

    “哼,我从不过问弟子纷争!”

    “小辈恩怨,自行了断,只要不闹出人命,便也不算违背门规!”

    两位长老,根本没有心思主持公道,反而极为默契,只想袖手旁观而凑场热闹。

    阿炳与阿成顿时气焰大涨,各自面带狞笑。

    无咎的眉梢一挑,也笑了,并慢慢挽起袖子……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