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六十七章 折腾消停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天朝撸管少女的月票支持!

    …………………………

    一道石门,难以开启;另一道石门,仍被狂攻不断,并发出沉闷的响声。

    两道石门封堵之间,黑暗的山洞内,则是神情、举止各异的五道人影。刚刚脱险,危机尚在,喧嚣未去,又是剑拔弩张的场面。

    其中的阿炳、阿成,仿佛积怨已久,终得爆发,只要教训、教训某个狂妄的弟子。对方虽然修为不弱,且恶名在外,而以二敌一,应该有胜无败。何况还有两位长辈在背后撑腰,不怕他不畏惧求饶。

    韦吉与万吉,身为仙门的长辈,按理说不该坐视弟子争斗,谁料两位竟然不闻不问。

    主持公道?

    不插手不过问,便是最大的公道。

    不然还能怎地,若非顾忌身份,两位长老都恨不得亲自动手,以宣泄心头的恶气。本来无懈可击的一个计谋,被扰乱不说,还被困在此处,着实恼人。

    而接下来的情形,不仅出乎两位长老所料,便是阿炳、阿成,亦将后悔不及。

    “砰——”

    便在无咎笑着,像在求饶,却挽着袖子,撩起衣摆,猛然踢出一脚。

    这一脚,毫无征兆,势大力沉,正中阿炳的胸口。闷响声中,护体灵力破碎。整个人支撑不住,直接倒飞出去。

    而无咎不动手则已,一旦动手,绝不拖泥带水。他抬脚之际,身形晃动,跳起来便是一拳。

    阿成也是有备而来,却没想到某人率先发难,且如此凶狠,慌忙后退,抓出飞剑便要迎头痛击。谁料铁拳如风,“砰”的击中手腕。飞剑脱手的刹那,又是几拳“砰、砰”砸到脸上。他应对不迭,身形踉跄。而突然一脚飞起,竟结结实实踢中下身。护体灵力“喀喇”破碎,气息震荡。他大为惊骇,却不想一道白衣人影趁机逼近,一双大手紧紧抓着肩头,旋即沉吼发力,猛然将他连根拔起,然后凌空一甩,“轰”的砸在地上。他只觉得神魂恍惚,法力迟滞,忙要挣扎,左腿突然落下一只脚掌,旋即剧痛,而发出“喀嚓”腿骨折断的声响。他再也忍耐不住,便欲放声惨叫。而又是几脚,脑袋连遭重击。他的惨叫声刚刚出口,便戛然而止。人也软软倒地,显然已是昏死过去。

    与此同时,阿炳狠狠撞上石壁,“扑通”坠地,“哇”的一口污血喷了出去。他倒是凶悍不减,挣扎爬起,一手飞剑,一手符箓,并疯狂吼道:“无耻之徒,焉敢偷袭……”

    而吼声未落,劲风扑面,“砰砰”两脚踢来,护体灵力尽碎。

    阿炳再次撞上石壁,依然想着祭出他手中的飞剑、符箓。困兽犹斗,即便败了,他也要反咬一口,要让对方知道他的厉害。而紧接着又是“喀嚓”碎响,双臂已被铁拳相继砸断。他吃禁不住,大声惨叫:“长老……”

    “住手——”

    韦吉与万吉,坐在石门前的空地上,皆脸色深沉,且又好整以暇的模样。只等两位弟子收拾那个狂妄之徒,也好让他懂得上下尊卑的道理。而若不识趣,定然要他好看。长辈坐镇此处,绝非儿戏。

    而喘息的工夫,也就在眨眼之间。

    两个筑基弟子,仙门的高手,一个昏死过去,一个双臂折断而痛不欲生。而那个看似胆怯的无咎,已变成一头猛虎。不仅心狠手辣,而且极为的残暴无情。倘若再不阻拦,阿炳与阿成势必被他狂虐致死。

    “无咎,你罪不容赦——”

    韦吉与万吉,相继跳起身来,竟召出飞剑,显然是动了杀心。

    “闭嘴——”

    无咎挥拳叱呵,又“砰”的一脚将阿炳踢翻在地,横移几步,已到了山洞的当间,而“啪”的一甩袖子而转过身来,旋即剑眉倒竖而微微冷笑:“嘿嘿,两位长老有言在先,为何出尔反尔?何况我并未闹出人命,又何罪之有呢?”

    “切磋道法而已,岂能如此残暴?”

    “残害同门,莫此为甚……”

    “倘若阿炳、阿成打断我的手脚,两位是否阻拦?”

    “绝不偏袒!”

    “否则如何服众……”

    “哦,既然如此,两位长老为了抢夺灵脉,诱使我与阿胜、冯田、阿三,钻入陷阱,又该怎讲?”

    “无凭无据,休得信口雌黄!”

    “好吧,凡事天知地知,不必多提,而阿炳、阿成,恶意挑衅在前,难道不是两位纵容所致?”

    无咎在陈述事实,为他所遭受的不公,求一个说法,或平息眼下的争执。而他的举动,更像是缘木求鱼,与贼论理,非徒无益,反受其害。因为在韦吉、万吉看来,所有的辩解,无非怯懦的借口,一个小辈,终究不敢得罪两位人仙长老。且事已至此,倒不如趁机清理门户。

    “并无纵容之说,你却酿下恶果!”,

    “任你巧言令色,难逃罪责——”

    韦吉与万吉,并肩往前,皆掷地有声,正气凛然。

    阿炳斜躺在地上,虽狼狈不堪,却恨意难消,呻吟道:“长老,逆徒不除,仙门不宁啊……”

    山洞只有二、三十丈,地方倒也宽敞,而危机尚在,石门隆隆作响,再加上两位人仙长老缓缓逼近,凝重的杀气令人窒息难耐。

    无咎忍不住往后退去,而后退之际,忽又眉梢一挑,问道:“雷火门的巴牛,玄火门的巫马,他二人的修为,比起两位长老又如何?”

    他不再辩解,也不再求饶,只是问话有些古怪,并慢慢站稳双脚。

    韦吉与万吉不明其意,相互换了个眼色——

    “巫马,胜在神通强大。巴牛的修为,倒是比我二人高出一筹。而你所问何意,还不认罪伏法?”

    “哦,莫非你与玄武谷暗中勾结?”

    “嘿——”

    无咎突然咧嘴一笑,双臂舒展,两手间光芒吞吐,狼剑、乾剑隐隐欲出。暴戾而又狂躁的杀气,由内而外缓缓散出。随之衣摆飘动,长发飞扬。他笑容不改,冷冷又道:“巫马,被我杀了。巴牛,被我重创。玄武谷四位长老围攻之下,尚且一死一残。如今两位师门的长辈再次发难,我必奉陪到底。究竟是谁残害同门,来日自有公断!不过……”

    他话语一顿,剑眉下眸子泛寒:“强敌未退,不敢侥幸,我当全力以赴,与两位决个生死。来吧——”

    双手合握,紫、青剑光倏然一体,霎时剑芒暴涨数丈,凌厉的气势横卷而出。不过瞬间,偌大的洞穴已被森然的杀机所笼罩。强劲的威势更是发出“嗡嗡”炸鸣,好像随时都将咆哮天地而扫荡四方。

    余威所致,逼得阿炳苦不堪言,又无从躲避,惨哼一声。

    韦吉与万吉则是面面相觑,神色莫名。

    “他打伤了巴牛?”

    “不敢相信……”

    “他杀了巫马?”

    “没听说啊……”

    “而象垓与他的仇怨,不似有假!”

    “他的两把飞剑,堪比人仙法宝……”

    两位长老的眼光一碰,依然将信将疑,却心有灵犀,慌忙后退摆手——

    “且慢!”

    “荒唐!”

    “我二人不过是教训你几句,你岂能罔顾善意?”

    “又非仇敌,何来生死相拼?”

    “强敌未退,不可内讧……”

    “你当引以为戒……”

    “快快救治阿炳、阿成,总算没有伤及性命……”

    “嗯,倒也懂得分寸……”

    韦吉与万吉,方才还是不依不饶的架势,转瞬收起飞剑,无事人一般,并摆出长辈的怜悯,试探着走向躺在地上的阿炳与阿成。忽而察觉杀气消散,两人竟相视一笑,各自摸出丹药,煞有其事地为弟子疗伤止疼。

    无咎默默看着山洞内的情景,手中高举的剑芒犹在吞吐不定。少顷,剑芒消散,杀气归隐。他转身走到一旁,倚着石壁坐下,抬起头来,悠悠缓了口气。不经意间,嘴角泛起一抹苦涩的笑容。

    倘若动起手来,下场难料。

    纵是虚言欺诈,也是无奈。

    不过,敢战,方能止战……

    “无咎,此前或有误会,且莫介怀!”

    “大敌当前,当同仇敌忾!”

    韦吉与万吉,帮着阿炳、阿成驳骨疗伤,又将二人归于一处,以便相互照料。其中的阿成,已然醒转,却与阿炳,时不时盯着某人的身影,双双神色恐惧。而两位长老忙碌过罢,又劝慰几句,见某人淡笑回应,终于放下心来,于是守在那道难以开启的石门,各自静坐歇息。

    不折腾,不消停。

    经过一番变故之后,五人达成一致。暂时无路可去,也没有性命之忧,且就地修整,日后慢慢寻找出路。至于金吒峰之行,只能听天由命。

    而那道禁制笼罩的石门,依然轰鸣作响。几个时辰后,攻势稍稍停歇,然后断断续续……

    黑暗中,忽有晶光闪烁。

    韦吉、万吉,以及阿炳、阿成,均从静坐中睁开双眼。

    只见山洞的角落里,一道白衣人影坐着悠闲,他应该养足了精神,竟饮起了酒。不消片刻,他身旁竟然多了成堆的灵石。闪烁的晶光,在黑暗中煞是耀眼。而他一边饮着酒,一边自言自语:“此番收获如何呢,容我数一数啊,一五一十,十五二十……”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