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六十八章 看星星呢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失业专干、gavriil、马马马小兴、天净之沙、sunlove57846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两百多块灵石?

    这便是争抢灵脉的所有收获。

    区区之数,不用计较,神识轻扫,一清二楚。

    不过,无咎还是将灵石摆在面前,像个财主似地来回计数。

    而反复数了几遍之后,他又暗暗摇头。为了这两百多块灵石,先是孤身涉险,奋力抢夺,随即遭到追杀,又最终困在此处,得不偿失啊。反过来想,一个小小的灵脉,数十人参与抢夺,能够从中有所收获,已算运气不错。

    怎奈两百多块灵石,还是太少了。想要修至筑基圆满,再突破境界而成就人仙修为,没有个几万灵石,只怕是难以如愿。

    无咎伸手划拉着,将散乱的灵石归成一堆。灵石相互撞击,发出清脆悦耳的声响。他抓起酒壶,呷了口酒,然后背靠石壁,两眼左右张望。

    不知觉间,十几个时辰过去。那扇封禁的石门,渐渐没了动静。

    或许破门无望,象垓等人已就此放弃?

    不管如何,眼下都不敢原路返回。且静观其变,以免再次吃亏上当。

    在右手一方,十五、六丈外,另一扇石门前,坐着伙伴四人。

    此伙伴,非彼伙伴。

    如今想来,与阿胜、阿三的相处,虽闹心,却也不无欢乐。而这几个家伙,则是令人厌恶。

    韦吉、万吉,依然守门而坐,时不时地抬眼一瞥,很是小心谨慎的模样。而阿炳、阿成,唯恐再遭蹂躏,紧紧守着两位长老,正手抓灵石,各自忙着用功疗伤。

    无咎抓起酒壶,来了口酒,咂巴着嘴,悠然出声——

    “两位长老,此前抢得几块灵石?”

    “阿炳、阿成,你二人所得几何?”

    接连问话,没人回应。

    无咎歪着脑袋,接着又道:“我用灵石,换取五色石,以十兑一,如何?”

    他打起灵石的念头,并叫出价钱。

    “二十兑一……?”

    “三十兑一……?”

    “哎呀,四十兑一,挥泪甩卖了。诸位若有五色石,快快换取,走过路过,切莫错过呦……”

    黑暗之中,他在自说自话。

    另外四人,好似早已看透奸诈,识破计谋,来个不理不睬。

    无咎像个摆摊的商贩,叫卖半晌,始终不开张。他稍显寂寞,无奈道:“上好的灵石,怎会没人喜欢呢!”

    “没人不喜欢灵石,只是五色石更加难得罢了!”

    终于有人搭腔,竟是韦吉。

    他睁开双眼,手掌一翻,竟拿出一块五色闪烁的晶石,示意道:“我倒是有块五色石,能否兑换两百灵石?”

    “两百兑一?”

    无咎见到五色石,两眼放光,旋即又是脸色一僵,哼道:“一块五色石,竟然想换我两百灵石,你真敢要价,哼!”

    他拂袖一卷,面前的灵石已被尽数收起。占不得便宜,不要紧,却不能吃亏,

    韦吉看了眼身旁的万吉,不解道:“无咎,你要来五色石又有何用呢?”

    无咎倒是不假思索:“嗯,我喜欢五色石的精美好看,只为观赏、收藏而已。”

    “呵呵!”

    韦吉外形干瘦,双腮凹陷,眼睛微凸,五官奇特,此时忽而出声发笑,尤其在黑暗中,更加显得阴森诡异。只听他接着道:“众所周知,唯有结成胎元,内外修一,方能逾越五行而沟通仙元之气。倘若不然,必受其害。你却谎称观赏收藏?呵呵!”

    这位人仙长老,显然是不肯相信某人的说辞。

    他又笑了笑,却话语一转:“前后不过四、五年,竟从羽士修至筑基九层。放眼天下,如此修炼进境者,绝无仅有。无咎……”话到此处,其神色一凝:“你莫非是位隐瞒修为的高手?潜伏至今,倒是委屈了!”

    “嘿嘿!”

    换作常人,面对如此用意险恶质疑,难免慌乱。而无咎却是淡淡一笑,兀自背靠石壁,抱起膝头,饮了口酒,这才接着回道:“如你所言,我又怎会坐视他人抢夺灵石?”

    言外之意,他若是隐瞒修为的高手,面对灵石,绝不会无动于衷,也不会遭到围攻而亡命奔逃,更不会身陷囹圄而束手无策。

    韦吉想了想,无言以对。

    一旁的万吉,始终没有说话,却忽然抬手一抛,两块石头悠悠飞出。黑暗中,五色晶光微微闪烁。

    “咦?”

    无咎看得清楚,情不自禁摊开手掌。转眼之间,两块五色石落入掌心。他惊咦一声,难以置信道:“万吉长老,这是……”

    五色石,好东西,却欲求不得。而一不留神,它竟凭空飞来。

    “不必见外!”

    万吉伸手拈须,淡淡笑道:“此前待你有失公允,我很是过意不去。既然你喜欢五色石,我恰好藏有两块,便拿出相送,以表歉意!”

    他的话语真诚,两块晶石更是成色十足。

    不过,两个世故深沉且善耍手段的长老,竟同时同地,转了心性?

    “哦……”

    无咎握着手里的两块晶石,有心拒绝,又难以放下,自言自语道:“天错地错,石头没错……”他迟疑片刻之后,忍不住咧嘴一笑:“长老厚赐,却之不恭!”

    他翻动手掌,两块晶石没了,却又继续摊开,并冲着万吉示意。不言而喻,但有晶石,多多益善,他是来者不拒。

    万吉脸色一沉,牵强笑笑,不再言语,随狠狠闭上双眼。

    无咎意外得到两块五色石,心情大好,饮了口酒,站起身来。怎奈没人理,略感无趣,他只得在洞内来回踱步,并抬眼打量。

    山洞的两侧,为陡峭的石壁,应该嵌有残留的禁制,颇显坚硬而难以遁行。

    山洞的两端,各自竖着石门。一道石门,挡住了玄武谷高手的强攻,虽然没了动静,却依然不敢开启。另一道石门,则是难以撼动分毫,更不知通往何方,眼下只能望门兴叹而困守原地。

    而山洞的穹顶……

    无咎脚下一顿,凝神仰望。

    山洞的穹顶,看似寻常。而稍加留意,那洞顶的石壁上,竟隐隐浮现出一层石刻的图案,好像是日月星辰的画面。

    无咎凝望片刻,不以为然。

    蛮荒大地,常见古人留下的石刻或古怪的图画,多以日月星辰记事,如今早已司空见惯。

    无咎饮了口酒,继续踱步,而没走两步,又抬起头来。少顷,他慢慢退后,坐在地上,兀自昂着脑袋,两眼默默出神。洞顶的星辰石刻简陋且模糊,而细细辨认,好像有所不同。

    石刻之中,不见日月,唯有星辰。

    那数千星辰,布满了整个洞顶。初始看去,极为杂乱。片刻之后,杂乱似乎在渐渐消失。而随着时辰愈来愈久,点点的星辰竟然变得章法有度,仿若阵法而规则天成……

    韦吉与万吉,从静坐中睁开双眼,不约而同抬头看去,又彼此茫然而面面相觑。

    两位长老,早已发现洞顶的石刻,却看不出名堂,也没有放在心上。

    而某人依然抓着酒壶,抱着膝头,昂着脑袋,好像那洞顶的石刻藏着无穷玄妙,令他陶醉其中。十日过去,依然如此。一个月过去,还是老样子。不知不觉,两个多月过去……

    山洞内,多了些许光亮。

    经过两个多月的疗伤,阿炳与阿成的断臂断腿已痊愈了八九成。而两人却好像余悸难消,拿出几粒明珠悬在石壁上,或是想要驱除黑暗的恐惧,或是想让淡淡的光明带来一丝慰藉。不过,那道白衣人影,就坐在不远处,令人望而生畏。

    韦吉与万吉,则于歇息之余,不断查看身后的那道石门,却始终一无所获。转而又去查看对面的石门,同样迟疑不决。玄武谷的高手是否离去,谁也不敢断定。倘若意外,后悔晚矣。而这般困守下去,又非长久之计。眼看着金吒峰开启之日渐渐临近,更是令人心神纷乱而坐立不安。

    不过,有人倒是淡然如初。

    只见无咎依然坐在地上,背靠石壁,昂着脑袋,两眼痴痴,仿若入定。

    韦吉在山洞内转着圈子,苦思对策。无意间眼光一瞥,他忍不住抬起头来,而不过片刻,又闷哼了声默默走开。

    此前疑惑难耐,曾经问过数回。

    看什么呢?

    看星星。

    回答干脆,某人说,他在看星星。

    好吧,看星星,便这么一直看了两个多月。而那洞顶的星辰石刻,稀松寻常,倒也无从指责,只能任他装傻卖呆。

    韦吉回到原处,看着紧闭的石门,摇了摇头,叹道:“金吒峰开启在即,你我却久困不出,奈何……”

    万吉从地上站起,稍显急躁:“不若尝试破门,否则难有脱困之日!”

    两位元天门的长老心里清楚,倘若错过了金吒峰,后果难以想象。

    韦吉迟疑片刻,咬了咬牙:“也罢,总不能这般耽搁下去。”他似乎拿定主意,转而问道:“阿炳、阿成,伤势如何?”

    倘若尝试破门,单凭他二人,只怕难以奏效,务必要全力以赴而或有侥幸。

    阿炳与阿成,坐在门前的角落里,慌忙起身,却腿脚稍显僵硬:“已无大碍……”

    两人有些神不守舍,回头瞥见那道熟悉的白衣人影坐着没动,这才双双松了口气。

    万吉同样没有忘了某人,提醒道:“无咎……”

    韦吉会意:“无咎……”

    无咎犹自坐着,昂着脑袋,听到召唤,随声敷衍:“哦,我看星星呢……”

    “唉,你看了两个多月,能否歇息片刻?”

    “为何?”

    “金吒峰开启在即,你我耽搁不得……”

    “想要破门而出?”

    “嗯……”

    “早说啊……”

    无咎终于站起身来,而两眼依旧凝望着洞顶的星辰石刻而恋恋不舍……

    ……

    ps:太晚了,差点来不及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