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六十九章 师兄来了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纷封一十七、sunlove57846、墨竹赤莲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感谢各位的订阅、红票的支持!

    ………………

    看星星,乃是凡俗孩童的喜好。

    因为那天上的星辰,有着各种传说,令人神往不已。

    而一个修士,接连两个多月,除了饮酒,便是盯着那洞顶的星辰石刻默默凝望。至于是观星悟道,还是窥探天象,或另有发现,只怕他自己也弄不清楚。

    不过,金吒峰已是开启在即。此时,要破门而出?

    无咎慢慢回过头来,两眼中似有星芒在微微闪烁。

    不远之外,站着四位同门。

    韦吉与万吉,神色如常,丝毫看不出曾经的过节,与初次相识没有两样。

    阿炳与阿成,则是神色躲闪。

    无咎咧嘴一笑:“两位,气色不错呦!”

    突如其来的问候,使得阿炳、阿成更显慌乱窘迫。虽然伤势痊愈了八九成,而那场蹂躏所带来的恐惧,只怕要纠缠一生,从此再也挥之不去。想想也惨,不是断腿,便是生生打折双臂,若非两位长老在场,说不定早已被撕得粉碎。

    无咎拱起双手,又道:“还请两位长老指教,又该如何破门?”

    韦吉道:“以我五人之力,飞剑强攻!”

    万吉附和:“正当如此……”

    无咎却是摇了摇头,道:“何必徒劳呢!”

    面前的这道石门,异常坚固,他曾经有过尝试,难以撼动分毫。依他看来,即使再加上四位高手,恐怕也是徒劳无功。

    “无咎,你胆气何在?”

    “此时此刻,畏缩不得……”

    接连困守了两个多月,韦吉与万吉只想脱困而出。于是提醒金吒峰开启在即,并邀请无咎参与破门。谁料他一个小辈,竟然张口拒绝。尤其那摇头晃脑的德行,令人又厌又恨。

    “嗯,与胆气无关,也没谁畏缩啊!”

    无咎随声驳斥,摆了摆手,依然满不在乎,接着说道:“即使错过了金吒峰,料也无妨。一座山峰而已,没甚稀奇。何况星云宗弟子,早已折损过半,少了你我五人,师门还会怪罪不成。”

    “山峰而已,没甚稀奇?”

    韦吉的脸上透出不屑的神情,摇头冷笑:“那金吒峰并非真正的山峰,乃是一座阵法。而你我之所以不辞辛苦赶到此处,绝非寻幽探奇……”

    无咎很是惊讶的样子,忙又拱起双手:“愿听其详。”

    “这个……”

    韦吉却话语吞吐,似有迟疑。

    “嗯,倒也不必隐瞒!”

    万吉沉吟片刻,接着说道:“据悉,金吒峰乃是一座阵法,一座星云宗暗中打造的阵法,若非另行开启,不为世人所知晓。而门主另有交代,我元天门弟子,务必及时赶来。此事关乎仙门长远,并牵扯到你我的仙途前程与身家性命!”

    韦吉点了点头,附和道:“正因如此,你我绝不敢错过金吒峰的开启之日!”

    无咎对于金吒峰,有所耳闻,也有所猜测,却是头一回听到来自于人仙长老的陈述。他微微惊愕,满脸疑惑:“星云宗竟在部洲蛮荒打造阵法,且如此隐秘,莫非另有星云宗弟子看守,又有何用途,而一座阵法,怎会关系身家性命……?”

    他是愈听愈糊涂,两位长老则是无从分说。一连串的发问,更是无从应答。

    韦吉吭哧片刻,无奈道:“你之疑问,也是我二人的困惑所在。且待金吒峰开启,自有分晓……”

    虽然身为长老,却所知有限。或许这也是他要赶往金吒峰的缘故,没人不想揭晓最终的真相。

    万吉不耐烦了,催促道:“无咎,你是否愿意携手破门?”

    无咎面对四位同伴,抬手挠着下巴,兀自一脸的愕然,反问道:“破门?为何要破门?”

    “你无耻……”

    道出仅有的隐秘,并诚意相邀,而换来的并非回应,而是捉弄。

    万吉怒极失声,犹难消恨:“卑鄙之徒……”

    韦吉的心机深沉,尚不至于失去分寸,却也是闷哼一声,迟叱:“无咎,你不该耍弄长辈!”

    “我不抵万吉长老的品行高尚,行了吧?而韦吉长老,你此话又怎讲?”

    无咎对于辱骂,并不放在心上,随声反呛一句,抬手一指:“想要脱困,有何难也。两位偏偏与自家过不去,我很是不懂。”

    他手指的方向,正是来时的石门。如其所说,只须解除禁制,推开门闩,打开那道石门,轻而易举。

    万吉与韦吉换了个眼色,各自恍然,却迟疑不决,连连摇头。

    “来路凶险,岂能重蹈覆辙。”

    “破门而出,乃唯一途径……”

    “哼!”

    无咎哼了声,转身便走:“金吒峰开启在即,玄武谷的高手又怎会守在此处而错过机缘呢。既然诸位固执己见,不如分道扬镳!”

    他要解除封禁,独自打开石门离去。

    万吉与韦吉,皆是一惊。

    “不可妄动——”

    “抗命不尊,后果自负……”

    两位长老,唯恐打开石门之后,为强敌所乘,急忙出声制止。急切之下,各自召出飞剑。看架势一言不合,便要翻脸动手。事关生死安危,他二人已顾不得强作镇定。

    无咎已走到了那道禁制笼罩的石门的三丈开外,察觉动静,身形稍顿,慢慢转过身来。而他并未出声,默默眨巴双眼。少顷,“嘿嘿”一个人笑起来。

    那两位长老,皆世故圆滑,却如此蛮不讲理,只怕并非固执这么简单。

    “是否以为阿炳、阿成的伤势已愈,以四敌一,便可将我除去,然后诸位便可开启石门赶往金吒峰?”

    无咎的笑容犹在,带着杀气的话语缓缓出口。他直接道破了万吉、韦吉的心思,淡淡又道:“我不愿杀人,奈何……”

    阿炳与阿成,尚自惶惶不安,忽而又吓了一跳,惊慌摆手:“师兄,不关我事……”

    这两位好歹也是筑基的高手,见惯了生死拼杀,如今却惊慌失措,显然被某人给打怕了。要知道飞剑斗法,激烈瞬间,不容多想,便已分出生死输赢。而被按在地上连番痛殴,再被生生折断手脚,那种惨无人道的折磨,远远胜过这世上所有的恐惧。

    听见没有,“师兄”都喊出来了。恐惧之深,可见一斑。

    “阿炳——”

    “阿成——”

    两位长老只觉得大失颜面,出声怒叱。

    而阿炳与阿成,更是不敢出声,只管缩在角落里,皆是一脸的苦相。

    “嘿——”

    无咎又是怪笑一声,手中剑光吞吐:“还请诸位拭目以待,我这便打开石门……”他挑衅的话语声未落,一道剑光劈出。

    万吉与韦吉本想阻拦,为时已晚。

    “喀——”

    只听得一声震耳欲聋的响声在耳畔炸开,随之山洞摇晃,烟尘四起,仿如天塌地陷,竟令人难以站稳脚跟。

    两位长老蓦然一惊。

    破除禁制而已,怎会这大的动静?

    不对呀……

    这一刻,无咎也愣住原地。

    是有不对,他的剑光犹在高举,并未劈落。他面对的石门,毫发无损。

    动静何来?

    便于此时,洞内的五人,同时转身,霎时目瞪口呆。

    轰鸣声依然“喀喀”不绝,呛人的烟尘弥漫飞扬。一道明亮的天光霍然而至,随即劲风扑面而景物变换。竟是那道难以开启的石门,缓缓往下落去……

    莫非触动了机关,凑巧打开石门?

    石门之外,又是何所在?

    无咎不及多想,收起剑光,身形一闪,径自穿过烟尘往前蹿去。

    与此同时,万吉四人也不甘落后。

    而不过瞬间,五道人影又猛然收住去势。

    立足所在,乃是万丈深渊,雾蒙蒙不见深浅。左右两侧,乃是悬崖峭壁,竟延伸而去,怕不有数十里之远,又相互环绕而形成一个巨大的空旷山谷。山谷之上的山顶峰巅,相继冒出一道道人影,竟是星云宗的弟子,足有四、五百之数。其中不乏熟人,有伙伴,亦有仇家……

    “金吒峰,这便是金吒峰?”

    “料也不差!石门直达金吒峰,机缘所致,无人自开,当真侥幸。”

    “这偌大山谷,什么也看不见?”

    “星云宗弟子齐聚于此,门主他老人家竟也现身了……”

    万吉、韦吉、阿炳、阿峰,均被意外所震惊,侥幸之余,各自兴叹不已。

    那空旷,而又诡异的山谷,以及远处出现的人影,同样使得无咎大为错愕。而他凝神远望片刻,抬脚虚踏,旋即作罢,然后伸手抓着峭壁的石缝攀援而去。所幸四位同伴已是无暇多顾,任由他悄然离开。

    须臾,到了百丈之外。往上攀爬,是片乱石突兀的山顶。越过山顶,远近更是一览无余。

    无咎没了顾忌,踏剑而行。

    此时,十数里外的山顶之上,站着三道人影。许是远道赶来,费了不少周折。其中的壮汉微微气喘,却又不无庆幸道:“五月初五,金吒峰开启,怎奈不知去处,唯有早早动身……”

    为了寻到金吒峰,并及时赶来,他三人于昨日半夜,便已早早动身。如此也是无奈,再不敢听信任何一位前辈。否则得不偿失,丢掉性命也未可知。而天明时分,恰见这边雾气冲天。

    壮汉颇感庆幸,抚须微笑:“呵呵,想必这便是金吒峰喽!”

    他的身旁,还站着两个年轻男子,一个黑瘦大眼,一个敦实精壮。

    “师叔,你又何必多疑呢。门主与几位长老已然现身,错不了!”

    “当然错不了,只不过,这所谓的金吒峰倒也古怪,层层禁制莫测,分明一处庞大的阵法啊,却不知接下来又将如何,且待师门长辈召唤!”

    “师叔,你带着我与阿三奔波至今,颇为辛苦,不妨歇息片刻!”

    “师叔,不敢歇息啊,师门随时召唤!”

    “阿三,你目无长辈……”

    “师叔,你说的是师兄吧?”

    “他不尊长辈,已自食其果,你若不知醒悟,早晚步他后尘!”

    “师叔,师兄他安然无恙……”

    “胡说八道……”

    “师兄来了……”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