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七十一章 无足轻重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981nanhai、书友3956462的月票支持!

    ……………………

    所在的山顶上,又来了四人。

    而再次重逢,双方神情各异。

    无咎含笑相对,洒脱依然。

    阿三与冯田,匆匆施礼,便躲到一旁,显然不愿搭理那四位前辈。

    阿胜则是神情凝重,被迫拱手相迎,却忍不住提起此前地下的遭遇,只想要讨还一个公道。不止一回遭到同门的陷害,让他颇为愤慨。

    而韦吉好像很意外,也很不解。寒铁岩下,怎会藏着一群玄武谷的高手?

    万吉则是有些恼怒,厉声训斥。

    己方一行五人,被困两月有余,尔等小辈,却是安然无恙,岂敢在此胡言乱语。

    不信?有无咎为证啊。

    而金吒峰已然开启,且听命行事。若再妄议长辈,门规无情!

    阿胜本想讨还公道,或有个说法,谁料两位长老,一个装糊涂,一个摆出长辈的身份而盛气凌人。他落得个灰头灰脸,只得就此作罢,陪着阿三、冯田闷闷不乐,而三人旋即有所发现。

    阿炳、阿成,虽然人在山顶之上,却动作迟疑,神不守舍的样子。两个筑基高手,曾经有何惨痛的经历,才会变得这般畏畏缩缩而性情大变?

    双方凑到一处,话不投机,敷衍几句,各自东张西望。有关曾经的是是非非,再也没人提起。

    便于此时,有话语声从远方传来——

    “星云宗弟子,前来候命!”

    话语声蕴含法力,在山谷四周回荡不绝。

    终于等来长辈的召唤。金吒峰显露真容的时刻到了。诸多谜团,亦将随之揭晓。

    韦吉与万吉早已是迫不及待,踏剑而起。阿炳、阿成,则是紧随两位长老,直奔话语声传来的方向飞了过去。

    阿胜也忙召出飞剑,连声催促:“无咎,不敢耽搁,带着阿三,赶快——”

    阿三不用吩咐,乖乖跑了过来:“师兄,劳烦带我一程……”

    无咎的脚下涌出一道紫色的剑光,悠悠凌风而起。

    须臾,伙伴四人落在十余里外的另一片山顶之上。

    而这片山顶,更像是一块巨大的山坡,两侧山峰峭立,前方云雾遮掩。正当弟子们聚集而来,但见人影纷落,气机凌乱,又各自神色惴惴而有所期待。

    阿胜落地之后,恰见不远处站着一群玄武崖的弟子,也就是元天门的同门,便想走过去亲近一番。而前后张望,他又退到无咎的身旁悄声传音——

    “我元天门,仅剩下一百多人……”

    “是啊,玄武谷竟有三百余众……”

    阿三跟着惊讶,冯田却不以为然。

    “那又如何,我元天门人数虽少,而人仙长老,尚有十多位,筑基高手,尚有三、四十,即使羽士弟子,亦均是七层以上的修为。此外,另有门主坐镇。而玄武谷看似人多势众,人仙长老仅存象垓与乐正,筑基高手也不过二十多人,强弱悬殊,应该不足为虑……”

    山顶平坦,且宽阔。而随着四、五百个仙门弟子的到来,平坦而又宽阔的所在也渐渐显得拥挤起来。

    而聚集的人群,隐隐分成两拨。人数偏少的为玄武崖一方,人数偏多的为玄武谷一方。而伙伴四人落脚的地方,则位于两拨人群之外的角落里,左右各不相干,却又能将四周的情形尽收眼底。

    “无咎,你已是筑基修为,何不随我前去拜见各位长老,以便有个好的前程。我千慧谷难得出了你这么一个高手……”

    阿胜虽然心境失落,却没忘了他千慧谷的声誉。

    无咎不为所动,摇了摇头,兀自背着双手,默默打量着聚集的人群。少顷,他眼光一闪,嘴角含笑,旋即又抬起下巴,鼻子里发出一声轻哼。

    数十丈,站着二十多道熟悉的人影。其中有象垓,乐正,也有阿重、阿健、阿鲍、宰灵等冤家仇敌。对方也早已将某人的一身白衣看在眼中,一个个神色不善。

    无咎挥袖一卷,玉壶在手。

    “天呐,此时不比往常,师兄你还敢饮酒?”

    数百仙门弟子齐聚一处,强劲的威势凌乱逼人。阿三再也没了神人的镇定自若,只顾着缩头缩脑而东张西望。而他大口喘气也不敢,有人却在饮酒。

    无咎吐着酒气,轻声回道:“借酒抒怀而已,你少给我多管闲事!”

    阿三摇了摇头:“哈,你一个俗人,岂有情怀……”

    无咎低头一瞥,嘴角微翘。

    阿三慌忙一手捂着脑袋,一手捂着屁股,闪开两步,这才讪讪还了一个笑脸。

    便于此时,之前的话语声再次响起:“时辰已到……”

    混乱的人群顿时安静下来,一个个循声看去。

    只见一位头顶铁簪的中年男子,越众而出,掐动法诀,挥卷袍袖抬手一指。

    法力所致,数十丈外的云雾翻卷起来。不消片刻,整个山谷的云雾,都随之震荡翻卷,便仿佛一片白色的海浪在沸腾不休。

    而那头顶铁簪的男子,正是星云宗的长老,夫道子。他施法过后,回头冲着近前的三道人影微微一笑。

    与之瞬间,翻卷沸腾的云雾猛然旋转起来,犹如狂风怒吹,霍然带起一股十余里粗细的巨大光芒而直冲天穹。不过刹那,烟消云散。天光乍泄,日头明媚。偌大的山谷,一览无余。

    只见深达数百丈的空旷之间,一座高大的石塔静静矗立。而石塔的四周,另有八座矮小的石塔,或已建成,或有残缺,皆环绕而立,遥相呼应,气机森然,情景诡异……

    便于此刻,五道人影从谷中飞起。

    为首的乃是一位老者,布衣长衫,须发银白,满脸皱纹,显得颇为年迈苍老,却两脚踏空凌风,显然是位地仙修为的前辈高人。随后的四位男子,相貌年岁各异,踏剑而行,同样的威势不凡。

    转眼之间,五人来到山顶之上,相隔数十丈,兀自悬空而立。其中的银须老者,低头淡淡一瞥,然后拱了拱手,沉声道:“星云宗河叶,携四位护阵长老,恭候各位同门的大驾光临。这几位是……”

    话语声骤然一顿,莫名的威势笼罩山顶。

    在场的数百弟子,只觉得寒意彻骨,皆是大惊失色,一个个不敢吭声。

    即使站在远处的阿胜、冯田、阿三,也是不知所措。

    无咎同样的瞠目难耐,暗暗惊愕不已。

    金吒峰,不是山峰,仅为地名,乃是星云宗在部洲打造的一座隐秘阵法,等等变数,早已令人难以置信。而尤为甚者,此处竟有地仙修为的前辈高人坐镇看守。此番的部洲之行,最终又将怎样?

    人群的前方,站着瑞祥、泰信、冯宗,以及夫道子。

    瑞祥似乎也是大为意外,不由得回头看向泰信与冯宗。而两位长老显然是措手不及,双双愕然不语。

    却听夫道子出声道:“河叶长老,久闻大名,呵呵……”

    自称何叶的银须老者神色一凝:“你是何人?”

    “夫道子……”

    河叶张口打断:“本人在星云宗已千年之久,从未见过你这小辈!”

    “呵呵,我乃无足轻重之人!”

    夫道子又是呵呵一笑:“容我引荐,此乃星云宗玄武峰的长老……”

    瑞祥往前一步:“本人瑞祥,携弟子泰信、冯田,见过河叶长老与四位同门!”

    泰信与冯田不敢怠慢,随后拱手见礼。

    “哦,原来你是瑞祥,曾有耳闻,幸会!”

    河叶点了点头,拂袖一甩:“既然如此,请带着麾下弟子随我来——”

    随其示意,身后的四位人仙长老左右一分。下方的悬崖处,紧挨着山顶,竟多出一条石梯,直通山谷的深处。

    河叶转身便走,转瞬失去身影。

    而四位人仙长老犹自居高临下,虎视眈眈盯着山顶上的众人。

    瑞祥不明所以,神色凝重。

    夫道子笑了笑,催促道:“诸位弟子,听命行事!”

    元天门的弟子见自家的门主站着不动,一个个也不肯挪步。而象垓似乎急于邀功,与乐正带着大群弟子奔着石梯走去。

    踏剑悬空的四位人仙长老之中,落下一位须发灰白的老者。他站在石梯旁,冷冷出声:“踏入谷中者,交出五色石!敢有不从,以忤逆论处!”

    象垓不敢顶撞,急忙摆手示意。他与乐正,以及玄武谷弟子,皆摸出为数不等的五色石。

    夫道子则是站在一旁,分说道:“此行耗时五年之久,便是为了金吒峰搜集阵法所需的五色石。虽未言明,却毋庸置疑。诸位切莫私藏,以免自误,呵呵!”

    象垓、乐正等玄武谷弟子,将五色石交给了那位老者之后,皆不敢放肆,老老实实顺着石梯往下而前往山谷。

    须臾,山顶只剩下一百多人。

    除了来回踱步而面带笑容的夫道子,四位金吒峰的长老,便是玄武崖,或元天门一群弟子。

    “瑞祥长老,何故迟疑?”

    夫道子虽然自称为无足轻重之人,而他此时的言行举止,却多了几分不容置疑的威势。催促之余,他不忘安抚:“瑞祥长老不妨留下五色石自用,余下弟子概莫能外!”

    是安抚,也是告诫。

    除了瑞祥之外,没人能够私藏五色石。如若不然,下场难料。

    瑞祥长老,依然迟迟不肯挪步。他俯瞰着山谷、以及谷中的九座石塔,缓缓出声:“夫道子,老夫若是不愿踏入此谷,又将如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