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七十三章 眼花缭乱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天朝撸管少女、曳光不再准时:(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石梯,上接山顶,下抵深谷,足有十余里长,且陡峭而狭窄,仅容一人通行。而石阶之间,嵌有禁制。踏足其上,竟软软的难以着力,便如踩着云团,多了几分不真实的幻觉。

    不过,循梯而下,数千石阶,竟转瞬即过。

    当无咎犹在出神之际,人已到了山谷之中。

    身后有惊叹声响起——

    “咦,好高的塔……”

    “啧啧,是何阵法,如此巨大……”

    无咎似乎灵光一闪,禁不住抬手拍了下脑门,继续凝神张望,两眼中透着一丝明悟。

    山谷足有十余里方圆,当间却独自矗立着一座占地四、五里的千丈高塔,应该为白玉打造堆砌,底座方正,拔地而起,仿如利剑擎天,很是壮观非凡。而高塔的四周,另外环绕着八座占地里许的百丈玉塔,虽有几座尚欠完整,却已法度有序而阵法初成。

    先是居高俯瞰,再望而仰止。上下迥异之间,天地六合浑然。

    那大小不一,高低不同的九塔,与曾经所见的残塔,或九塔法阵,截然不同,而所蕴含的星辰之势,却同样的玄妙万端。还记得在那个两道石门封堵的山洞内,一度深陷于洞顶的石刻中,并琢磨了两个多月,依然为之迷离的星辰图案所困惑不解。此时此刻,仿佛豁然开朗。因为洞顶的石刻,并非简单的星辰,而是六合八极的衍变,金吒峰阵法的来源……

    便于此时,人群聚集。

    先后抵达谷中的数百仙门弟子,纷纷聚集在两座石塔之间的空地上。

    来时的那道石梯,已然消失无踪,唯见千丈峭壁环绕,淡淡雾气弥漫四方。曾经明媚的日光,竟不知不觉黯淡下来。而此间的九座石塔,依然高低错落而蔚为壮观。

    而峭壁之下,凿有洞府,并有二、三十道人影,在远远的默默守望。或是星云宗的留守弟子,打造阵法,煎熬至今,已为数寥寥。

    此外,灵气异常浓郁……

    “夫道子,请出宗主手令!”

    “呵呵,稍安勿躁!”

    无咎尚自东张西望,忙又循声看去。

    人群的尽头,为一块白玉石台。

    在石台的左右两侧,分别站着金吒峰的河叶,以及瑞祥等一群高手。而夫道子,则是居中而立。在瑞祥的逼迫下,夫道子不再搪塞,抬手抛出一枚玉简。谁料不过片刻,愤怒声起——

    “命我带着玄武峰弟子,就地看守阵法百年?”

    只见瑞祥举着玉简连连摇晃,又是愤怒又是难以置信:“临行之前,宗主他有言在先,只要我荡平莽荒,便允我重立门户,故而我才就任长老一职,并率众远赴部洲。而他却出尔反尔,我决不答应……”

    他身旁的泰信与冯宗,也是错愕不已。曾经的担忧,终于应验。而苦云子的手令,全然出乎所料。

    夫道子神色如旧,抚须一笑:“呵呵,你不答应?”

    他的眼光淡淡掠过四周,又看向背后的高塔:“河叶长老,带着数百弟子,在此打造阵法,业已百年有余。百年啊,不见天日,也不敢泄露行迹,多少人为此荒废修为,耗尽了寿元,而最终化为一堆枯骨。如今苦云子宗主命你瑞祥前来接替,也算是信任有加。百年之后,自然由你重立门户而掌控部洲,你却……不答应?”

    夫道子慢慢转过身来,依然似笑非笑:“抗命的下场,你可知晓?”

    抗命,便是背叛,必将遭到苦云子,以及强大的星云宗的严惩。

    “哼!”

    瑞祥却是冷哼一声,沉声道:“我并非抗命,而是不肯信你一个人仙的小辈。既然河叶长老辛劳已久,且将玄武谷弟子留在金吒峰便是。而本人前往扎罗峰,想必宗主也无从怪责!”

    他虽怒气不减,而话语应对,却不失老辣圆滑,随即抬手一挥:“玄武崖弟子,随老夫即刻启程——”

    或许如其所说,此番只为重立门户而来。纵有艰难险阻,亦将不屈不挠。

    “呵呵!”

    夫道子笑了笑,不以为然道:“河叶,关闭大阵。忤逆者,严惩不贷!”

    一个人仙小辈,竟冲着一个地仙长老发号施令。

    河叶并未发作,也没了之前的陌生与怠慢,反而躬身称是,随即两手掐诀便要施法。

    而瑞祥既然一改隐忍谨慎,便不会任由摆布,只见他两眼中厉色一闪,猛然大喝:“叛贼作乱,冲出金吒峰——”

    话音未落,人已腾空而起,却没有冲出山谷,而是竟直奔那座高耸的石塔扑去。与之瞬间,抬手便是两道凌厉的剑光呼啸而出。

    河叶大惊:“毁不得——”

    “关闭大阵——”

    “金吒峰两套阵法难以兼顾,百年之功即将毁于一旦……”

    “啊……拦住他——”

    金吒峰,有两套阵法,一套专管防御,另一套才是耗时百年打造的通天阵法。若有意外,前功尽弃。

    夫道子微微愕然,显然有所失算,旋即踏空而起,头也不回厉声喝道:“象垓、乐正,给我协助河叶守住通天大阵,诛杀元天门叛逆!”

    他去势如风,抬手一指。其头顶的铁簪,霍然化作一道黑色的剑光,带着隐隐的雷鸣与无穷的威势,直奔瑞祥追杀而去。

    石塔之间的空地上,数百弟子犹在昂头仰望而一个个目瞪口呆。

    形势逆转,令人眼花缭乱。

    什么弘法布道,恩济四方,什么游历十载,寻觅机缘,都是假的,此行的真正用意,只为接替打造、看守这座隐秘的阵法,并长达百年之久。

    如此倒也罢了,瑞祥长老竟然不肯从命。尤为甚者,他还要毁去石塔阵法。

    而夫道子,怪不得敢于发号施令,他那里又是什么人仙长老,分明一个前辈高人,即使比起瑞祥长老,只怕还要强上一筹。不仅于此,他要将元天门弟子斩尽杀绝。而玄武谷的象垓、乐正,早已为他所用……

    “我的天呐!”

    阿三的身子发抖,禁不住伸手扶住他身旁的师兄。他是个人精,见惯了各种阴谋诡计,而如此之深的算计与变化,早已出乎他的想象,

    “此番危矣!”

    阿胜已是面无血色,神情绝望。

    以他想来,阴谋也好,算计也罢,如今陷入谷中,面对金吒峰以及玄武谷的众多高手,再无侥幸可言,即将到来的只有死路一条。而瑞祥长老既然不肯归顺星云宗,又何必害了众多弟子呢。

    便于此时,河叶带着四位人仙长老,齐齐扑向泰信、与冯宗。而泰信与冯宗,根本不予应战,转身踏剑而起,就近扑向石塔。浅而易见,他二人与瑞祥早有默契。强行突围不易,索性毁塔而以图自救。

    果不其然,河叶怒吼:“守住塔阵……”

    便于此刻,又有人出声:“前辈有令,诛杀元天门叛逆——”

    在场数百之众,愣怔片刻,终于大乱,顿时剑光闪烁而混战一团……

    “走——”

    阿胜与阿三,早已吓得不知所措。踏入部洲的五年来,从未遇到过今日这般的危机。并非天灾,而是人祸,躲不过的人祸,躲不过的杀戮。而恰于此时,一道白衣人影闪身而去。他二人幡然醒悟,急忙紧追。

    无咎目睹所发生的一切,同样震愕不已。

    终于赶到金吒峰,曾经的疑惑有所揭晓,而更多的谜团,再又接踵而来。

    象垓,之所以肆无忌惮,原来他背后的高人,竟是夫道子?

    而夫道子,竟是飞仙高人?一个飞仙高人,为何隐匿修为,为何接受苦云子的差遣,又为何不辞辛苦远赴异域?

    还有星云宗,为何打造如此隐秘的阵法?瑞祥,明知凶险,依然搭上数百弟子性命,他不惜代价,真是为了重立门户?

    如上种种,想不明白,也来不及多想……

    转瞬之间,一座石塔挡路。

    无咎去势稍顿,回头一瞥。

    阿胜与阿三跟到身后,冯田却不见踪影。百余丈外,更多的人影奔着这边追来。再远处,则是几道御剑人影相互追逐。那座千丈高塔,则是电闪雷鸣不断。而山谷四周,云雾弥漫,禁制闪烁,显然是防御阵法启动的迹象。

    无咎绕过石塔,继续奔跑。

    偌大的山谷,均为阵法所在。且半空中,激战正酣。此时他不敢御剑,也不能施展遁法。他只想借助石塔躲避片刻,以免陷入混战而难以脱身。

    谁料奔跑正忙,一道御剑人影突然越过头顶,转而俯冲直下,随即“砰”的拳风震荡而冷笑响起——

    “小辈,哪里逃!”

    无咎不敢大意,闪遁横移。

    一头凶猛的兽影砸在身后,“轰”的闷响。他瞬息百余丈,扭头回望。阿胜与阿三已吓得面无人色,转身跑开。而一道剑虹随后紧追,从中现出象垓的身影,那得意的嘴脸熟悉如旧,狞笑声再次响起——

    “呵呵,你打伤巴牛,杀了巫马,很是厉害呀,何不与我较量一番,总好过这般狼狈鼠窜……”

    无咎的神识掠过半空,转而身形一闪又是百丈,而他奔跑之际,昂头啐了一口:“我呸,有胆下来与比比拳脚力气,我打不死你……”

    “呵呵……”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