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七十六章 有涯无涯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没有御剑,而是步行。

    无咎与冯田,离开了山谷草地,然后施展轻身术,在密林中寻觅往前。

    古木参天,树冠蔽日。

    林间少了闷热,多了丝丝清凉。随着渐渐深入,一路上奇花异草不断。还有稀奇古怪的果子挂满枝头,诱人驻足流连。

    无咎抬脚便是四、五丈远处,刚刚踏过林间的块石,转眼已落在一截枯枝之上,继而大袖飘飘而去势如风。少顷,俯身摘了一朵野花凑在鼻间轻嗅,转而又拂袖卷起枚青果咬了一口,却青涩发苦。

    “呸——”

    “师兄,那厘蛇果乃是一味草药,品尝不得,何况尚未熟透呢……”

    “嘿,我曾翻阅过《百灵经》以及各家的典籍,如今看来,还是见识短浅啊。”

    “正所谓,道无尽,知无涯,师兄又何必介怀。”

    “哦……”

    无咎扔了果子,身形一顿,继续嗅着他手中的野花,回过头来。

    冯田随后而至,步履稳健,一如既往的淡定,一如既往的精明内敛。

    “知无涯,生有涯。以有涯随无涯,又当如何?”

    “古人云,以有涯随无涯,殆已……”

    “既然如此,为何还要苦苦修行?”

    “这个……”

    冯田就近落下身形,禁不住皱起眉头:“古人所言,当为抛却凡我,以求仙道之意……”

    他的解说,有些迟疑。他的眼光,落在那朵野花上。

    野花莹白,透着清香,映衬着某人的一身白衣,以及披肩的黑发,还有年轻白皙的面庞,使得他的洒脱轻狂中,多了一种不伦不类的风骚。而一个修士,手捻花朵,骄矜作态,可不就是风骚?只是他的风骚中,似乎又透着一种莫名的狡黠。

    果然,又是咧嘴一笑:“嘿,依我之见,殆者,极也。修行当入乎其内,出乎其外。这才是道无尽,知无涯的妙旨所在。”

    冯田微愕,举手道:“受教了……”

    无咎却随手扔了野花,继续往前,而话语声犹在林间响起,却听着古怪:“读死书,要打板子的……”

    他不喜欢与人谈经论道,如今却突然侃侃而谈。或许明确了去向,又或许他对于冯田看法有了改观。总而言之,他此时显得颇为轻松。

    而冯田的心境,无人知晓,只是他正想攀谈几句,又禁不住微微一怔。

    方才的对话,由野果引起,纯属闲聊。而一枚野果引起的闲聊之中,竟然暗含玄机。

    人生有涯,修行无尽。在这条仙途之上,是知难而退,适可而止,还是执念不改,宁死不悔,在历经磨难之后,想必很多人有了重新的认知与抉择。譬如阿三,譬如阿胜。

    在冯田看来,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当抛弃凡我,以求天人合一,不失为超然境界,仙道亦将有成。而在无咎看来,万物自然,阴阳逆转,出乎其内,出乎其外,凡事拿得起、放得下,一朝闻道,人生无憾,又何必拘泥于有涯无涯呢。两者相较,显然是后者的境界更胜一筹。

    不过,一个凭借机缘而修为暴涨的筑基修士,原本毫无根基,其境界怎会如此的高深莫测?

    那句“读死书,要打板子”,更是令人无从捉摸……

    两人走走停停,渐渐出了林子。

    前方大山挡路,一道峡谷从中横穿而去。

    峡谷,只有两、三里宽,却长达数百里。散开神识,竟看不到尽头。左右则是山峰峭立,丛林遮掩。行走其间,倒也别有洞天。而寻到此处,依然不见阿胜与阿三的踪迹。

    无咎与冯田点头示意,加快脚步。

    他一步十余丈,脚不沾地,白衣如鸿,快似风行。

    冯田全力追赶,许是修为不济,渐落渐远……

    半个时辰之后,一道十余丈高的山岗阻断了峡谷。

    无咎飞身跃上山岗,尚未往前,就势落脚,神色微微一凝。

    须臾,冯田到了身后,虽姗姗来迟,却不急不喘。许是有所发现,他惊讶道:“那是……”

    而他话刚出口,便被无咎打断。

    “且旁观一回,莫要相扰!”

    于是皆不出声,只管默默观望。

    山岗过后,依然峡谷幽深。只是峡谷两侧的岩壁,以及山坡上,多了大大小小的洞窟与草棚,显然是个蛮族的村落所在。而百余丈外,一块凸起的大石上,有两道熟悉的身影,正是阿胜与阿三,却一坐一立,显得颇为怪异。大石所在的山坡下,则是黑压压聚集着数百蛮族,无论男女老幼,皆作恭敬跪拜状。

    便于此时,尖细而又高亢的话语声传来——

    “我乃上天之神,造化之父,只因不忍生灵涂炭,故而以身渡劫。我的子民们,我的孩子们,随我摆脱苦难吧,信我者得永生……”

    冯田恍然大悟,见怪不怪:“阿三又在妖言惑众!”

    “不是妖言吧,而是……”

    无咎抱起臂膀,抬手挠着下巴,稍作沉吟,意味深长地淡淡笑道:“……而是神语。岂不闻,昨日故园秋寒,风催俗人俗念。今朝天涯路远,欣闻神人神语,嘿!”

    冯田抬眼一瞥,神有所思。

    阿三的蛮族口音,晦涩难懂。而身旁这位师兄的调侃之言,更加飘忽莫测。

    尖细、高昂,而又不失威严的话语声,再次响起——

    “此乃本神护法,等同本神存在,尔等速速跪拜……”

    阿三成神了,或自封为神,却没有忘了他的师叔,随即便将神人护法的头衔慷慨相送。

    阿胜后退几步,踏剑便要离去,谁料他的举动,更添神威莫测。数百凡众齐齐跪拜,唱诵不绝。他慌忙摆手,却又一时不知所措。

    他从没将蛮族放在心上,只当那是一群蝼蚁般的存在。而突然面对一双双热切的眼神与一张张虔诚的面孔,他忽而有了一种异样的感受。顶礼膜拜之下,他也好似成了无所不能的神人。于是从此多了一丝莫名的牵挂,亟待他去担当、守护。

    此时,一缕日光透过云层投射而下,恰好将阿胜与阿三笼罩在内,他二人的身影顿然为之光辉闪烁,并缓缓照耀四方,无数双手高举,欢呼声动……

    冯田微微瞠目,难以置信:“阿胜师叔也不免蛊惑啊,而此情此景,仿佛神灵问世,令人叹为观止。所谓的念生念灭之说,看来也不无道理。阿三的一念成神,虽也痴狂,却享受供奉,或也善终……”

    无咎没有吭声,大袖轻拂。

    冯田有所体悟,尚自感慨不已,却眼光一瞥,诧异道:“师兄,你这是……”

    山岗上,多了百余块灵石,十数枚玉简,以及符箓,丹药,飞剑等物,好大的一堆。

    无咎依然不声不响,伸手抓住冯田的臂膀而腾空蹿起。冯田稍稍挣扎,他并未在意,只管带着对方疾遁而去,转瞬之间已将峡谷远远抛在身后。

    便于此时,两道人影匆匆跃上山岗。

    “哎呦,这多宝物!”

    “不得妄动,且看无咎他去了哪里!”

    “师叔,你倒是给我留两块灵石呀,师兄他难得大方一回,又被你独吞……”

    “且由我保管,少啰嗦……”

    “我是上天之神,造化之父,你敢……”

    “我是神人他祖父,缘何不敢?”

    “师叔啊,若非我设计摆脱师兄,师兄他岂会滥发慈悲?”

    “哼,是无咎念及千慧谷的情分,这才格外体恤,并以宝物相赠。你我安心归隐山林便是,待纷乱过后,再出山不迟!”

    “我不管许多,总之师叔要听从吩咐,不然解除神位,逐出山林!”

    “呵呵,如你所愿……”

    ……

    数百里外的山顶上,两道人影从天而降。

    无咎放开冯田,走开几步,临风而立,抬眼远眺。

    冯田却是频频回头,忍不住抱怨:“阿三不思进取,倒也罢了,阿胜师叔却是筑基的修为,仙门不可或缺的高手。师兄你怎能弃之不顾,任由他二人放纵……”

    正当日光明媚,天色苍茫无际。

    无咎的两眼眯缝,深沉出声:“并非任由放纵,而是放他二人一条生路!”

    “师兄,你过于自以为是!”

    无咎微微皱眉,转过身来。

    冯田依旧是矜持淡定的模样,而说话的口吻似乎多了几分严厉。只见他背着双手,踱着步子,沉着脸色,接着又道:“我元天门弟子,已所剩无几,何去何从,当由师门长辈断定。而你……”自觉不妥,他口气一转:“我是怕阿胜与阿三流落山野,遭遇不测……”

    “哦,听你言下之意,阿胜与阿三,应当继续赶往扎罗峰?”

    无咎张口打断,随声反问:“从部洲北地辗转至今,元天门弟子十不存一,如今又要赶往扎罗峰,不知又将丧命几人。既然阿胜与阿三,心生倦怠,有意归隐,为何不能放他二人一条生路呢?”

    冯田不以为然:“你我伙伴四人,相互扶携,同进同退,必将化险为夷……”

    “化险为夷?”

    无咎翻着双眼,望天叹道:“若非我屡次出手相救,阿胜与阿三岂能活到今日。而人力有时穷,我也常常自顾不暇。倒不如各奔前程,至少帮他二人捡条性命!”

    冯田微微一怔:“师兄,你不愿前往扎罗峰?”

    常言道,听话听音,看人看心。这位无咎师兄,虽然口口声称为了阿胜、阿三着想,却无意中表露了他本人的心迹。却见他耸耸肩头,带着无奈的口吻又道:

    “哦,有关扎罗峰的真相,再说来听听……”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