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七十九章 岌岌可危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长寿秘诀、rayray1111、达布油米特三位老友的月票支持!

    …………………………

    便于此时,远处的半空中,突然划过一道道剑虹,随即由远而近,从四面八方,直奔这边扑来。

    无咎啐了一口,转身便跑。

    阿重与阿健虽然被杀,而两人的传音符,还是祭了出去。耽搁至今,玄武谷的那帮家伙,终于赶来了。而冯田之所以离去,并非言而有信,而是要借刀杀人,他坏啊!

    “扑通——”

    没跑两步,气息紊乱,脚下一软,摔倒在地。

    无咎慌忙爬起,狠狠甩头。所幸眉心不再刺疼,一度迟滞的法力也在慢慢恢复运转。怎奈曾经的修为,依然难以自如。他抖擞精神,便要跑向百丈外的一片树林。

    一个仙道高手啊,竟然要借助树林藏身。窘迫狼狈的境地,由此可见一斑。

    不过,即使如此小小的愿望,也无从实现。

    剑虹呼啸而至,相继现出十五、六道人影,皆来势汹汹而杀气腾腾,旋即已在三、五十丈外摆出了一个围困的阵势。其中的一位中年男子与一位老者,趁势往前逼近。

    无咎又歪歪斜斜跑了几步,被迫停了下来,然后直起身子,挥袖拍打着草屑。状似很轻松,实则很尴尬。他抬眼斜睨,咧嘴一笑:“嘿,两位长老,久违啦!”

    来的冤家仇敌,都是大熟人。其中不仅有象垓、乐正,还有宰灵、阿鲍、阿复等十多位筑基弟子。

    逼近的中年人与老者,正是象垓、乐正。

    而两位人仙长老却是面面相觑,各自在十余丈外稳住身形。

    “无咎,你这会成了这般模样?”

    象垓神情诧异。

    “阿重、阿健,已双双送命,他这是……”

    乐正同样有些难以置信。

    某人狡诈百变,狂野不羁,屡次逃脱追杀,依然毫发无损。而他如今却在这偏僻的山谷中狼狈鼠窜,与往日的强悍迥然不同。尤其他衣衫凌乱,满身草屑,气息紊乱,浑似一个没有修为的凡人。

    “嘿,我被狗咬了一口!”

    惨兮兮笑着,无咎拱起双手:“天色正好,风景甚佳,岂能不游览一番,告辞……”

    他作势欲走,却没人让道,转了一圈,又讪讪站在原地。

    “呵呵!”

    象垓仿佛猜透了原委,禁不住露出笑容:“你虽然杀了阿重、阿健,却也拼得两败俱伤。活该你今日运气不佳,看我擒你——”

    他与无咎结仇之后,从部洲地北,较量到蛮荒之南,辗转了无数万里,用尽了各种手段。对方却是愈来愈强,始终让他穷于无奈。而今日此时,那小辈自己陷入绝境,又恰好相逢,当真是一场意外的惊喜。

    象垓的话音未落,抬手便是一拳。

    他似乎未尽全力,而出拳刹那,“砰”的法力轰鸣,光芒闪烁之中,一头斑斓虎影霍然出现,随即带着骇人的气势而猛然往前扑去。

    “且慢,不知金吒峰的阵法有何用处……”

    无咎强作镇定,只想拖延片刻,谁料强弱悬殊之下,象垓根本不给他任何侥幸的念头。他还想啰嗦几句,一头凶猛的虎影到了面前。他转身想跑,步履沉重。被迫无奈,只得挥拳阻挡。霎时劲风呼啸,一股排山倒海的力道轰然而至。

    “轰——”

    那头三、五丈大小的虎影,虽非真虎,却是人仙高手的蓄势一击,其威力之强可想而知。

    无咎刚刚挥拳阻挡,便在一声轰鸣中飞了出去。顿时衣衫炸碎,口吐热血。紧接着腾空十多丈远,这才“扑通”落地。他依然收势不住,连翻几个跟头,溅起泥土草屑乱飞,很是仓皇狼狈不堪。而好不易止住颓势,翻身坐起,他嘴巴一张,又是一口热血喷出。

    “哈哈——”

    这边凄惨不绝,那边笑声响起。

    象垓出拳试探之后,终于抛去最后一丝疑虑。在他看来,即使无咎狡诈,挨了自己的铁拳之后,也佯装不来,显然是没了任何招架之力。

    “小辈,待我将你生擒活捉,再慢慢消遣不迟。而金吒峰的阵法玄机,我想在你临死之前,应该有所知晓,哈哈——”

    象垓得意难抑,又是放声大笑,径自跳下飞剑,飘然往前逼近。此时的他,毫无顾忌。那个已走投无路的小辈就在三丈之外,他去势不停,挥舞大袖,抬手抓去。

    无咎依然坐在地上,衣衫破碎,灰头灰脸,摔得一个凄惨。便是挂着血迹的嘴角,也沾着几根草屑。看着愈来愈近的象垓,他并无惧色,反而咧嘴含笑,仿佛已认定了宿命,静静等候着最后时刻的降临。

    转瞬之间,敌我相隔两丈。

    一只手掌,近在眼前,所蕴含的法力迎面罩来,数丈方圆无从躲避。

    谁料便于此时,无咎却剑眉倒竖,两眼生寒,猛然离地蹿起。原本已没有还手之力的他,竟抓出一枚玉符而直奔近在迟尺的象垓闪电拍去。

    象垓猝不及防,蓦然一惊。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个没有修为而任由宰割的小辈,竟会暴起发难。而不仅如此,凌厉之势,一如既往,全然看不出丝毫重创的痕迹,简直就是头野狼而苦苦忍耐只为复仇的这一刻。

    “砰——”

    玉符炸开,一层光芒瞬间当头罩下。

    “蔽日符,可恶……”

    象垓慌忙挣扎,却一时挣脱不得。他心烦意乱,急忙大喊:“可恶小辈,不要让他逃了……”

    所谓的小辈,着实可恶,屡次三番使诈,如今再次让他落入窘境。

    不过,这个小辈偏偏没逃。

    无咎困住了象垓,并未作罢,借势腾空,双手合握而猛然往下扎去。一道紫青闪烁的剑光霍然而出,恰好穿过蔽日符的缝隙而狠狠扎向象垓的头顶要穴。劲道之猛,凌厉非常。

    象垓手脚被困,难以躲避,急中生智,往后便倒。“喀嚓”护体灵力破碎,一道锋锐之气直透肩胛。左臂齐根折断,疼得他失声惨叫:“乐正,助我……”

    乐正与十多位筑基弟子,正在旁观,只等着象垓长老擒获无咎,便可继续赶路。

    一个人仙高手,收拾一个丧失修为,且惨遭重创的小辈,难道还有悬念吗?

    有。

    这世上,最不乏的便是各种悬念。

    不过转瞬之间,异变突起。原本已胜券在握的象垓长老,竟被蔽日符困住。如此倒也罢了,全赖于昊日门的符箓之威。而他竟被斩断一条臂膀,着实出乎所料。

    那个无咎,不仅没有丧失修为。其强横之势,比起人仙一层的高手也不遑多让。

    眼花缭乱啊,太令人震惊了!

    乐正不敢怠慢,抬手一挥。

    无咎一剑斩断了象垓的臂膀,正要施展绝杀。十余道剑光呼啸而至,凌厉的杀机令人生畏。而象垓惨叫倒地,趁机挣脱束缚,竟顾不得臂膀巨疼,咬牙切齿奋力扑来。他无意纠缠,闪身疾遁百丈高。而刚刚冲出重围,又禁不住身形踉跄而闷哼一声。

    “休走——”

    乐正大喝一声。

    十多位筑基弟子不甘示弱,随后紧追。

    象垓吃了大亏,只想找人拼命,却扑了个空,狠狠摔在地上。他忙行功疗伤,而看着折断的臂膀,他又疼又恨,气血郁结,两眼一翻昏死过去。

    无咎犹在半空摇晃,两眼迷离,好似不知去向,整个人显得有些恍惚。而当杀机逼近,他猛然惊醒,刚要离去,却被一位老者的身影挡住去路。

    与之瞬间,有黑色剑光破风而来,随之黑雾弥漫,鬼哭狼嚎隐隐,阴森的杀机使人毛骨悚然。前后左右,又是十余道剑光汹汹而来。

    是乐正,玄武谷人仙长老中最为厉害的一位。如今他全力出手,不容小觑。再加上十多位筑基弟子的强攻,情形岌岌可危。

    无咎剑眉倒竖,双臂高举,一道紫青剑芒脱手而出,旋即化作一道五、六丈的巨剑怒劈而去。强势所致,十余道围攻而至的剑光“砰、砰”倒卷。不料又是轰鸣大作,所向披靡的巨剑顿然崩溃。黑色剑光呼啸逼近,随之阴风阵阵而杀机大盛。

    无咎不再硬拼,闪遁躲避。

    乐正催动剑光,紧逼不舍。

    无咎瞬移数十丈,去势极快,却依然躲避不及,他索性逆袭而回。身影闪烁之间,竟被他扑到了乐正的背后,趁机双手挥舞,而沉声喝道:“老东西,吃我一剑——”

    乐正早有防备,转身应对。所祭出的黑色剑光倏然回转,十余丈方圆内顿时又是阴风弥漫而鬼哭狼嚎。一块玉符迎面砸来,“砰”的已被剑光绞碎。一道人影惊慌后退,好像无计可施。他趁势往前,不屑冷哼:“哼,三、两块蔽日符,还奈何不了我……”

    话音未落,突然迎面砸来一沓玉符,并非三、两块,而是十余块之多。

    乐正微微一怔,催动法诀。

    黑色剑光盘旋,凌厉的阴风横扫四方。玉符相继炸碎,却是雷鸣、烈焰、风雨不断,却非蔽日符,而是寻常的符箓。不过,便是这寻常的符箓之中,竟藏着一紫一青两道剑光。

    乐正看得清楚,厉声叱道:“小辈,你手段用尽,也不过如此……”

    他驱动剑光挡住了“砰砰”炸开的玉符,不忘对付两道偷袭的剑光。而正当凝神之际,一丝微弱的破风声响,突然从背后传来,那诡异莫测的杀机,竟令他心神一寒。他禁不住便要躲避,而两道剑光已接踵而至,紧接着又是两块玉符炸开……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