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八十章 逃往何方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凝月儿、书友与书友的月票与捧场的支持!

    ………………………………

    乐正,乃是人仙八层的修为,即使在星云宗的玄武峰,也是比肩泰信、冯宗的高手。修炼数百年,什么样的风浪没有见过,大大小小的拼杀,也经过了无数回。放眼左右,他不会惧怕任何一个人。

    而今日此时,对付一个筑基小辈,不,那个突然有了人仙一层修为的年轻人,他忽而觉着有些力不从心。

    与修为无关。

    而是层出不穷,千变万化的手段,以及繁琐细致、而又老辣狠毒的算计。

    那个年轻人,就是无咎。他或与阿重、阿健拼得两败俱伤,以致于修为丧失,随即陷入重围,显然是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即使被打得吐血,也无从招架,分明就是等死的下场。谁料他的惨状,都是假象。只为麻痹敌手,再突然暴起偷袭而施展致命一击。象垓全无防备,竟被生生斩断了一条臂膀。

    示敌以弱,暴起发难,杀招凌厉,令人防不胜防!

    只怪象垓刚愎自用,活该他倒霉。

    不过,乐正不是象垓,这位冥月门的人仙长老,素以沉稳内敛著称,何况有了前车之鉴,他自然要全力以赴。果然交手之后,他步步紧逼。在强大的法力神通之下,迫使无咎疲于应付。眼看胜负已定,却突然遭到接连不断的反扑。本以为对方故技重施,垂死挣扎。谁料他所见到的一切,不过又是一场精心编织的假象。

    先是蔽日符,虚晃一枪;接着十余块玉符齐出,虚张声势;继而两把飞剑偷袭,依然还是混淆耳目。正当应变不暇,眼花缭乱之际,阴险的杀招出现了。

    是不是层层算计,虚实变幻?是不是招数连环,阴险毒辣?

    而倘若以为,如上便是无咎的手段,又错了。他最终的手段,更为阴险……

    乐正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场强弱悬殊的较量之中,竟然暗藏如此多的手段,埋藏着如此多的陷阱。稍不留神,便将落到前后夹击之中。他急忙一边躲避,一边催动剑光抵御两道剑光的偷袭。而不过转念之间,两块蔽日符已接连炸开。随即光芒闪烁,层层禁制之力当头罩下。与之刹那,身后“砰”的炸响。一道淡淡的白色利芒嗡鸣而至,便如脱弦的利箭一般,带着无匹的锋锐之势,“喀”的击碎护体灵力,“扑”的深深扎入后背……

    “啊——”

    乐正疼痛难耐,失声惨叫。一截白色利芒穿过右胸,尚余数寸露在体外而鲜血汩汩直冒。旋即两片光芒当头罩下,再也无力抵挡。他稍稍挣扎,翻身载下山谷。

    半空之中,依然杀气凌乱,剑光闪烁。而十多个筑基弟子,散落四周,竟各自忘却了拼杀,皆目瞪口呆。

    两位人仙长老,竟被重创一对?

    而那衣衫破碎的人影,兀自凌空摇晃,乱发飞扬,转而扶摇直上。

    他要走了,谁敢阻拦?

    无咎要走了。

    他连番的虚张声势,只为祭出鬼芒。而重新炼制的鬼芒,威力更甚三分。最后的一击,没有辜负他的隐忍与辛苦。而重创了乐正之后,他并未趁势追杀,也没作逗留,而是踏剑飞向远方。

    不管怎样,总算是收拾了象垓那个家伙。乐正与余下的筑基弟子,已不足为患。与玄武谷的恩怨,从此了结。与元天门的缘分,就此而终。与星云宗的纠葛,或亦将烟消云散。至于接下来又将去往何方,且远离部洲而再行计较不迟。

    天近黄昏,晚霞如血。

    旖旎的霞光中,一道孤单的人影匆匆忙忙。

    全无报仇雪耻的兴奋,亦无大胜对手的轻松,反而心事重重,犹如曾经的逃亡路上。

    不祥之兆,果然应验。

    便于此时,有深沉的话语声随风飘来——

    “瑞祥的门下,倒也人才辈出……”

    无咎去势正急,慌忙回头。

    远近四方,并无人影追来。而刚刚飞出去十余里,谁在说话?

    “……你虽重创两位人仙,却接连施展秘法强提修为。如此自毁根基,难免境界大跌……”

    无咎脸色大变,身形摇晃,猛然化作一道淡淡的光芒,便要施展冥行术全力遁去。

    “叫作无咎的小辈,留步——”

    话语声再次传来,竟出现在前方。

    “砰——”

    突然一声闷响,正在疾驰的无咎猛然停顿,便如撞上一道无形的墙壁,旋即往后倒飞而去。

    与之瞬间,半空中现出一位老者的身影,长袍裹身,须发斑白,脸色阴沉。并散发着地仙的威势,显得高深莫测。而他的模样并不陌生,分明就是金吒峰的长老,河叶。

    无咎飞出去数十丈,差点载下半空,竭力稳住身形,又禁不住惨哼了一声。

    正是河叶长老,据说他遭到瑞祥重创,又与泰信拼得两败俱伤,此时应该留在金吒峰守护阵法,缘何来到此处?

    唉,本以为收拾了象垓、乐正之后,便闯过了最后一道险关,终于可以远走高飞,谁想又冒出一位地仙的高手。

    命运弄人,不死不休啊。

    难道非要命丧于此,方能摆脱重重劫难?

    “我在金吒峰早已厌倦,如今有了接替的人手,总要予以关照,谁料却是这般情形,哼——”

    河叶从半空中显出身形,兀自说话不停,他像是满腹牢骚,回头扬声又道:“尔等小辈抬着象垓、乐正返回金吒峰,此处有老夫善后!”

    十余里外的山谷中,人影纷乱。那群玄武谷的弟子,已注定要在金吒峰苦守百年之久。对于象垓与乐正来说,可谓得不偿失。

    “无咎,你的两把飞剑很是不差,交给老夫,或能换条性命。”

    河叶转过身来,话语声依然不紧不慢。而他的神态举止中,多了几分不容置疑的威严。

    二十多丈外的半空中,无咎摇摇欲坠,似乎难以把持,他又是一口精血喷出。

    “哼,一口精血,一层修为,你这般施展秘法,强行苦撑,无异于自寻死路!”

    河叶摇了摇,伸出一只手:“将你的飞剑拿来……”

    无咎吐出精血之后,精神微微一振。施展秘术强提修为的坏处,他比谁都清楚。而此时此刻,他已无从选择,待站稳身形,轻啐一口:“我呸——”

    他神态轻佻、张狂,显然没将地仙高人放在眼里。

    河叶面色一沉:“尔敢……”

    “嘿!”

    无咎以笑声打断河叶,伸手摸出玉壶。小呷一口,似不尽兴。他索性抓出一整坛子苦艾酒,挥手削去坛口,然后举起来便是一阵猛灌。酒水“咕嘟、咕嘟”倾洒而下,浇得满头满脸。他猛地扔了坛子,伸手擦了把脸上的酒水,甩了甩披肩乱发,这才出声道:“长老,说出金吒峰阵法的来历与用处,再占我的便宜也不晚!”

    “你……”

    再好的脾气,也难以面对如此轻狂的小辈。

    而河叶强抑怒火,并未发作:“哼,金吒峰的六合通天阵,为玉神殿授意,星云宗打造,天下共有九座。至于用处,当然为通天之用。”

    “咦,前辈竟然毫无隐瞒?”

    无咎惊咦一声,旋即默然不语。似乎很诧异,又仿佛陷入沉思之中。

    “小辈,老夫已如实相告。快快拿出飞剑,乞求饶命!”

    河叶再次伸出手掌,只等宝物乖乖上门。谁料二十多丈外的那个年轻人,根本没有理他,而是低头徘徊,迟疑不定的样子。他耐着性子,又等片刻,忽而神色一凝,猛然抬起手掌而狠狠拍了过去。

    法力所致,猛如狂风怒卷。而犹在低头徘徊的人影,全然不知躲避,“砰”的一声闷响,竟当空炸成粉碎。却没有血肉横飞,只有黑色碎屑随风飘落。

    “小辈可恶——”

    河叶察觉上当,怒不可遏,转而凝神四望,随即飞身猛追过去。

    在眼皮底下被骗了,真的难以想象。而那假身符箓,过于逼真,若非不能说话,一时之间还真的难以看出真伪。不过,他一个小辈,短短的片刻,又能逃出多远,此番断然饶不了他。

    河叶的修为高强,神识修为更是不俗。稍加留意,便已察觉百里之外有道人影正在疲于亡命。他暗哼一声,奋力追了过去。须臾,人影愈来愈近,那破烂的衣衫,飘飞的乱发,仓皇的背影,不是那个小辈又是谁人。

    “哪里逃——”

    河叶大吼一声,抬手祭出一道剑芒。

    “砰”的人影炸开,黑色碎屑随风乱舞。又是假身,那小辈竟敢故技重施?

    河叶再次上当,来不及发作,转而踏空远望,却见千里之外的半空中,有人影一闪即逝,瞬间消失无踪。他微微错愕,气得望天长叹。

    先是假身,借机逃遁,又以假身引诱追赶,只为声东击西,待发觉之时,人已趁机逃远。

    那个年轻的小辈,怎会如此狡诈,尤其他的遁法之快,简直出乎想象。不过,他三番两次强提修为,必将自讨苦吃……

    须臾,暮色四合。

    幽暗偏僻的山林中,悄悄冒出一道人影。

    他依然还是精明内敛的模样,而他淡定自若的神情中,似乎多了几分难以置信的愕然,与后知后觉的侥幸之色。

    只当那位无咎师兄,已是在劫难逃。还数阿三懂他啊,他果然又在使诈。他不仅接连重创象垓、乐正两位人仙高手,又在河叶长老的面前从容离去。若非亲眼所见,绝难相信。幸亏当时有所迟疑,否则后果难料。只是他身中魂誓禁制,怎会还能强提修为?此时此刻,他又将逃往何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