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八十一章 孤鸿逐风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姑苏石的月票支持!

    …………………………

    逃往何方?

    不知道。

    总之要远离部洲。

    一道淡淡光芒,穿过浓重的夜色,直奔天边而去。

    多年不曾这般的匆忙,如今再次疲于亡命。

    他无暇多想,只管不惜余力往前飞驰。渐渐的法力不济,渐渐的神志不清,却兀自咬牙强撑,不敢稍有停歇。

    也不知道河叶追到何处,更不知黑暗中埋藏多少杀机。

    他只知道,法力即将枯竭,修为即将耗尽,但有意外,他必死无疑。

    他还知道,除了一路高飞,再无选择,便像是一只孤鸿,哪怕粉身碎骨,也要魂系长风,梦归天穹……

    不知觉间,弯月高悬。

    但见苍茫的天穹之下,海浪起伏,万波生辉,涛声隐隐。

    嗯,已然来到了大海之中。

    也就是说,经过接连不断的飞遁,已远离了部洲,远离了血腥的争斗。

    前方似有海岛孤悬,还有一片沙滩。

    淡淡的光芒,裹着疲惫的身影,从夜空中急冲而下,“砰”的溅起好大一片海沙……

    ……

    下雨了?

    像是那年那夜的雨,带着五月的湿润,风华谷的清凉,透过婆娑的树梢,悄悄潜入一场祠堂的春梦之中。依稀仿佛,还有款款袅袅的人儿在默默凝望。或者又是蛮荒的雨季,一行九人穿行在深山密林之间……

    有些憋闷?

    不是雨季的憋闷,而是口鼻透不过气来。便好似在南冥海的千丈“龙眼”之中,数不清的飞蠹,从四面八方扑来。那要命的东西,害人不浅,却如星辰点点,源源不竭……

    漫天星辰?

    犹还记得,西泠湖上寒烟起,一夜星雨落花。不,应该是剑虹当空舞,飞马啸长风;或九星聚天煞,风雪逆乾坤……

    雪?

    许久了,不见飘雪。却难忘,边关号角鸣,寒雪照铁衣;却难忘,玉山雪茫茫,长弓破天宇;却难忘,白雪葬红尘,空谷草木深……

    草木深,又回到了莽荒丛林之中?

    兽性疯狂,杀戮凶残。不是你死,便是我亡。有人化为尸骸,陪葬这片沃土;有人大彻大悟,自封为神;还有人继续亡命天涯,却不知路在何方,但觉光亮刺目……

    天晴了?

    白云飘飘,日光明媚。浪涛拍岸,海风阵阵……

    咦,还活着呢?

    ……

    这是大海深处的一座孤岛,里许方圆,草木稀疏,颇显荒凉。而便是如此荒凉地方,却从海边的沙滩上慢慢爬出一道人影。许是摔得太重,栽落太狠,又或时隔太久,他竟被深深埋入海沙。所幸并非肉体凡胎,尚不至于憋闷送命。

    一梦又千年,仙乡是何处呀?

    无咎从沙滩中露出半截身子,神色稍稍茫然。少顷,恍然点头。随即手脚用力,爬了起来,走了两步,步履倒也稳健。

    他低头打量,咧嘴惨兮兮一笑。

    曾经的白衫,早已破烂不堪,裸露的四肢,沾满了细沙。即使一头湿漉漉的乱发,也透着海水的腥味。如此模样,落魄而又狼狈。

    不过,随着心念转动,神识尚在,修为并未丧失,只是……

    无咎内视修为,双眉浅锁。

    曾经的筑基九层的境界,如今变成了筑基的五层。周身的法力,却仅有羽士的三、四层。而境界犹在跌落,所恢复的法力也就此止步不前。

    毋庸置疑,再这般下去,多年来辛苦恢复的境界与修为,终将丧失殆尽……

    海风劲吹,凉爽阵阵。

    无咎却是心头发冷,微微打了个寒颤。他转身走到海岛的礁石上,慢慢坐了下来,抬眼远眺四方,然后又继续忧心忡忡。

    这是大海深处一座孤岛,应该远离部洲,也远离了冯田的算计,摆脱了河叶的追杀。

    而在此处昏迷了一个月,还是两个月?

    记不清楚了。

    只记得,遭到冯田暗算的那一刻,颇为惊愕,虽然故作镇定,却无时无刻不在检视体内的修为,指望着找出缘由,以便加以应对。想不到竟是被迫种下的精血魂誓,禁锢了识海。识海,乃泥丸所在,神控三元,一旦加以禁锢,整个人便如行尸走肉。精血魂誓的可怕之处,由此可想而知。于是急忙内视,果然在识海深处有所发现。意外的是,识海没有完全禁锢。并非侥幸,而是在瑞祥施展魂誓之术的时候,自己以神洲万灵谷的炼魂之术加以阻挡。虽未避免灾祸,而魂誓之威却为之减半。

    但有转机,岂肯束手待毙。

    于是一边与冯田周旋,一边暗中尝试着施展万灵谷的炼魂之术,以及《天穷诀》。

    万灵谷的炼魂之术,能够淬炼神识,强化命魂,或能籍此摆脱魂誓的束缚也未可知。

    《天穷诀》,乃是无意中得到的一篇法诀,与《神武诀》相仿,能够强行提升修为。

    一旦冯田继续使坏,绝不能任他摆布,哪怕是拼掉半条性命,也要让他付出应有的代价。不过,那家伙却躲了起来。他要将自己交给玄武谷的高手,以便借刀杀人。

    冯老弟啊、冯老弟,念你出身人族,我始终对你高看一眼,谁料你的精明才智,全用于坑人、害人了。比起阿胜、阿三,你更为龌蹉不堪。尤其是你与冯宗长老,合伙坑害了元天门,并致使泰信。以及数百弟子死于非命。而瑞祥那个老头,或许还不知真情呢。

    暂且抛开元天门的恩怨不论,因为接下来,还要对付象垓与乐正,那才是凶险万分。

    或许,没了冯田的法诀掌控,魂誓之力缓解,再由象垓的重击,所引来的气机震荡,一度禁锢的法力修为终得回转。再借助《天穷诀》强提修为,终于接连重创了象垓与乐正。倘若稍有差池,后果难以想象。

    谁料一劫未罢,一劫又至,祸不单行,河叶又来了。

    拼修为,打不过。蔽日符,没了。仅有的鬼芒,也没了。

    跑吧。

    而河叶,乃是地仙高手,想要在他面前逃走,又谈何容易。于是借助所炼制的两枚阴木符,声东击西,然后全力施展冥行术,直至法力不济而一头摔在海滩上。如今昏死多日,全凭玄功自行运转,稍稍恢复几分修为,一朝醒来……

    总而言之,逃出了部洲。

    不过,强行提升修为的后患,也终于显现出来。若是不加阻止,必将境界大跌。倘若跌落筑基,再次成为羽士,多年的辛苦付之东流,说不定此生此世,都要困在这大海之上……

    无咎忖思良久,又禁不住心头一紧。随即两眼微闭,再次凝神内视。

    四肢经脉百骸,并无异常,只是气海中的金丹元神,显得萎靡不振。此外,识海的深处,原本一片茫茫黑暗。而黑暗尽头,似乎多了一层淡淡的诡异雾气。那便如空旷之中的一片乌云,驱散不去,又难以触及,不由得令人为之惴惴不安

    不用多想,那层萦绕不散的乌云,便是精血魂誓。暂且没人驱使,倒也没有大碍。而它一旦发作,即刻要人性命。

    我呸!

    无咎睁开双眼,轻啐一口。

    又是魂誓缠身,又是境界大跌,又是置身孤岛而前路茫茫,只叫人心境沮丧而又无可奈何。却总不能这般坐着,且寻找对策才是啊。

    只要不受驱使,精血魂誓便也不会发作。此后的去路,来日计较也不迟。为今之计,稳住修为要紧!

    无咎站起身来,转而奔着岛上走去。

    海岛虽然荒凉,而岛上的礁石,却也高达三、五丈,在日光下闪着一层青色光泽,看起来颇为坚硬。

    十余丈外,有块陡峭的礁石,俯瞰沙滩,面向大海,若是凿个山洞用来藏身,应该是个不错的所在。

    无咎抬手抓出一把寻常的飞剑,冲着礁石劈砍起来。虽然修为法力不济,力气尚在。“砰砰”炸响,碎石飞溅……

    半个时辰过后,涛声尚在,而小岛之上,却安静下来。

    那块陡峭的礁石上,多了个四、五尺高的洞口。

    无咎收起飞剑,弯腰走进洞口。

    刚刚开凿的山洞,有着一、两丈的方圆,虽显潮湿,却也平坦整洁。一缕光亮透过洞口而来,明暗之中凭添了几分幽静。

    无咎缓了口气,在洞内来回踱步,并抛下一块块灵石,那座神奇的月影古阵渐渐呈现出来。少顷,他走到阵法当间坐下,随手封住洞口,稍稍凝神,又将一块灵石摆在面前,霎时阵法开启而灵气涌动。他随即闭紧双眼,默默行功。

    他曾于地下的灵脉中,抢得不少的灵石,给阿胜、阿三留下一半,如今依然剩下百数十块。他要借助灵石布下月影古阵,就此修炼一番。至于成效如何,不得而知。

    而一套阵法,便要耗去十八块灵石。

    他的灵石,愈来愈少,直至耗尽,他依然苦修不辍……

    如此这般,日复一日。

    ……

    当无咎走出山洞,已是半年过去。

    半年的苦修,非但毫无寸进,便是曾经的境界,也又跌了一层。

    不过,跌至筑基的四层之后,境界终于慢慢止住颓势。而缺失的法力,亦从羽士的四层,恢复到了筑基的一层。这便是半年来最大的收获吧,艰难中迎来一线转机。

    无咎跳入海水之中,梳洗一番,换了身灰旧的长衫,然后在岛上临风而坐。看着海浪翻涌,云聚云散,看着日升日落,斗转星移,他不禁又拿出了他的酒壶。

    三日后,一片白云从海面上飞起……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