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八十三章 跟我走吧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gavriil、纷封一十七、北城浮生em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半空中,乌云密布,雷声隐隐,一场暴雨即将来临。

    而波涛翻涌的海面上,却人影聚集。其中有老者,中年人,也有壮汉,与年轻的男女。

    百多人,或踏剑,或踏着法器,悬在十余丈高的海面上,并各自手持刀枪等物,围绕成一个数十丈的大圈子。

    一小群人影,为首的乃是一位三、四十岁光景的壮汉。其络腮胡子,浓眉突眼,敞着胸怀,很是粗壮雄武。此时,他手中抓着一个银光闪闪的丝网,扬声喝道:“我夏花岛的各家子弟听着,水下的这头银螭,为叶二所寻获,筋、齿为他独有,皮肉等各随其缘……”

    话语声传遍四方,顿时附和不断。

    “乐岛主,下令便是……”

    “我夏花岛唯你是尊……”

    在人群的背后,有个女子,十四、五岁的年纪,青衣布裙,黑发披肩,个头小巧。而她却裸露着白皙圆润的四肢,脚踏法器,手持一把鱼刀,躲躲闪闪而又畏畏缩缩的样子。恰见人群往前,她忙翘首观望。

    “动手——”

    随着一声令下,十数道光芒猛然扎向海面。

    “轰——”

    光芒所致,竟是将翻涌的海水猛然托起,旋即从中跃出一头银白色的身影,足有六、七丈长,摇头摆尾,显得极为愤怒。

    与之瞬间,一张光芒闪烁的渔网,从天而降,恰好将白色怪物给当头罩住。谁料怪物不甘束缚,疯狂挣扎,“喀”的冲出渔网,竟如闪电般越过人群,显然要借机逃向大海而躲过这场无妄之灾。

    “咦,好凶的银螭……”

    “那怪物通灵,莫非修出妖丹……”

    “妖丹……”

    “哎呀,岛主快快拦住它……”

    “哼,找死——”

    便在众人忙乱之际,一道剑光呼啸而去。

    “扑——”

    那头银色的怪物,刚刚逃出百丈远,尚未窜回大海,便被剑光拦腰斩断。而紧接着又是十余道飞剑随后而至,趁势乱劈乱砍。乱剑分尸的瞬间,银螭已不复存在,只剩下一块块的血肉,“扑通、扑通”坠向海面。

    “那块肉足有两百斤,归我……”

    “我要头颅……”

    “我要筋骨……”

    “我只取妖丹……”

    忙碌已久,等待的便是收获的这一刻。众人不甘落后,一个个奔着银螭的尸骸扑去。

    手持鱼刀的女子,也是匆匆忙忙。

    海面上一片混乱。

    乐岛主怒声叱道:“我有言在先,不得争抢……”

    几个壮汉上前阻拦:“且由岛主定夺……”

    银螭的尸骸,犹在坠落。浓重的血腥,令人疯狂。

    “喀嚓——”

    一声沉闷的炸雷,突如其来。却又好似蓄势已久的天威,终得爆发。随即闪电撕开乌云,一道日光乍泄。

    尚在争抢的众人蓦然大惊,四周的混乱顿时消停下来。

    乐岛主正要借机出声,也不禁神色一凝。

    而手持鱼刀的女子,则是躲在人后而悄悄瞪大双眼。

    没了抢夺,没了争吵。天地之间,仿佛只有风涛声在喘息不已。而那道穿透乌云乍泄的日光下,竟有一条独木舟随着海浪飘来。还有个年轻的男子坐在舟上,手里抓着树枝削成的船桨,兀自浑身湿透而神情疲惫,却又禁不住抬头仰望。半空中的百多道人影,让他很诧异。而坠落的血肉,更是让他意外不已。

    “扑通——”

    一个拳头大小的血珠,恰好掉在木舟上。虽血腥呛人,却是好东西无疑。

    划舟的男子顿作惊喜,忍不住收起船桨。既然天赐宝物,岂有不取之理。

    “小贼尔敢——”

    随着一声叱呵,一张银光闪闪的渔网从天而降。

    那男子察觉不妙,便要躲避。怎奈体力不济,尚未蹿起,已被渔网给当头罩住。他急忙扔了手中的血珠,大喊道:“哎,误会……”

    不容分说,渔网收紧。

    身不由己的他,再难出声,默然长叹:“一不小心,又遭生擒。唉,真是误会呀!”

    渔网不仅罩住了独木舟,也将海面上坠落的银螭尸骸收取殆尽,随即又是银茫闪烁,竟化作数尺小巧的形状,被称为乐岛主的中年汉子给一把抓在手中,转而奔着远处飞去:“返回夏花岛——”

    众人紧追。

    一个女子落在最后,恨恨挥动着手中的鱼刀:“那人没用,换作是我,抢了妖丹,绝不撒手……”

    ……

    夏花岛,是一座占地百里的海岛。

    岛上林木茂盛,房舍成排,且有街道纵横,行人往来。便好似神洲的村镇,颇显繁华富庶,却又多了几分异域风貌,一时令人不明所在。

    大雨过后,正当黄昏。

    海边的山坡上,聚集着数百人。其中有出海归来者,也有凑热闹的男女老幼。

    刚刚被雨水冲刷干净的空地上,堆放着各种怪物的骨骼、皮毛,以及肉块等物,虽血腥异常,而围观的众人却颇为兴奋。

    这是一个收获的日子。

    在乐岛主的见证与主持下,猎物被分到了各家各户,众人笑逐颜开,然后满载而归。

    黄昏渐沉,人影渐稀。

    而海边还有几位汉子,正围着一个年轻男子细加盘问。

    “你从何处而来?”

    “公孙岛。”

    “公孙岛……有何为证?”

    “这个……苍天为证!”

    “如何称呼?”

    “无咎。”

    “缘何抢我夏花岛的猎物?”

    “凑巧啊,诸位也是亲眼所见……”

    “你乃修仙之人?”

    “嗯,真正的筑基高手!”

    “哼,大言不惭!”

    “恕我冒昧,夏花岛是何所在……哎,别走啊……”

    几个汉子没了耐心,转身奔着不远处的那位乐岛主走去。

    遭到盘问的年轻男子,则是坐在地上,兀自浑身湿漉,疲倦而又狼狈的样子。他的身旁还摆放着一截烂木头,正是他的独木舟,只可惜已不复存在,那个岛主的渔网太厉害了。

    岛主?

    夏花岛?

    谁来告诉我,这究竟是哪里啊?

    “岛主,此人来自公孙岛……”

    “还是一位修仙者,修为不高,喜好吹嘘,或来自穷乡僻壤,因仰慕我夏花岛,故而辛苦寻来……”

    几个汉子走到乐岛主的面前,争相禀报。

    “他自称无咎,是否将他逐出夏花岛?”

    “还请岛主定夺!”

    “哦,原来如此……”

    乐岛主回头一瞥,显得颇为大度:“我夏花岛,并非绝情之地,何必欺负一个外乡人呢,暂且由他便是……”话语声渐渐低落,似乎改为传音。他摆了摆手,扬长而去。

    几个汉子紧随其后,彼此之间显得极为默契。

    此时,暮色降临,远处已有灯火燃起,整个海岛笼罩在一片静谧之中。

    年轻男子依然坐在原地,他应该乎无处可去,兀自默默打量着陌生的海岛,却又忍不住神色好奇。

    喧闹一时的海边,终于冷清下来。

    而除了他之外,十余丈远处,还坐着一人,竟是将赤裸的双脚悬在海水中来回摇晃。看她的模样,像在玩耍戏水,偏偏心不在焉,并悄悄回首偷窥。

    “哎,你看我作甚?”

    话语声响起,很清脆悦耳,也很蛮横。而口音并不难懂,倒是与神洲的方言有些相仿。稍加留意,便可听说个八、九成。

    “哼,你不看我,又怎知我看你?”

    男子回敬了一句,索性背转身来。而看着面前的独木舟,他又禁不住摇头叹息。

    也幸亏有了独木舟,否则撑不到今日。谁料恰逢海上风暴,竟意外撞到了一群猎取海怪的修士。若以口音猜测,莫非寻至神洲地界?不能够啊,没听说神洲有个夏花岛……

    “哼,我便看你又能如何,你一个男子,扭扭捏捏,着实令人厌烦!”

    蛮横的话语声咄咄逼近,一个娇小的人影到了身后。

    咦,我不想惹麻烦而已,却也不容欺负。

    年轻男子被迫转身,却又脸色一变:“你住手……”

    一个十四、五岁的女子走到近前,直至丈余开外,这才站定。而她依然光着双脚,竟伸手摸出一把小巧的弯刀,上下挥动,佯作凶狠道:“你今日存心捣乱,害我一无所获,快快加倍赔偿,否则我凝月儿绝不饶你!”

    这女子的年纪虽小,却裸着四肢,手持利刃,分明就是拦路打劫的架势。

    男子颇为诧异,慢慢站起身来:“月儿……”

    “凝月儿!”

    “凝……儿……”

    “我叫凝月儿!”

    “还是月儿好听啊……”

    “当真?”

    “当真,也简单好记……”

    自称凝月儿的女子,原本瞪着一双好看的大眼睛,竭力摆出凶恶的模样,却禁不住咧嘴微笑。而她忽又想起正事,小脸一沉:“你……你加倍赔偿!”

    “嘿,我竟遭到一个小丫头的欺负?”

    男子大为意外,却两手一摊:“要财没有,要命一条。这位月儿姑娘,悉听尊便!”

    他根本未将一个小丫头放在眼里。

    谁料凝月儿却是如释重负,再次用力挥动着她手中的鱼刀:“我不要你的命,只要你的人。从今往后,你便归我所有。”话到此处,她竟颇为得意,一甩下巴,昂首挺胸道:“哎,跟我走吧……”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