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八十五章 随缘待变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据说,每当夏日,岛上便盛开一种野花。其红艳似火,不畏风雨,灿烂怒放,美色天成。人们喜爱之余,称之为夏花。

    此外,方圆百里的海岛之上,不仅有高山峡谷,深潭湖泊,涧溪纵横,且四季花草繁盛,常年风光秀美,堪称一处适宜居住,或闭关隐修的所在。

    于是乎,便有修仙者慕名来到夏花岛,或就地隐居,或传授门徒。原有的村落,相继依附于修仙者的门下而以求庇护。曾经偏僻的海岛,渐趋喧闹繁华。而为了海岛的祥和久远,修仙高手们自行担当起守护的职责。如今的乐岛主,便是岛上首屈一指的高手。

    如上,便是夏花岛的由来。

    不过,从凝月儿的口中得知,夏花岛,仅是飞卢海域中的一座海岛。而飞卢海,素有千岛海域之称。

    旭日初升,朝霞璀璨。

    山野小径上,走来一女一男。

    女的十四、五岁,青衣布裙,光着双脚,走起路来蹦蹦跳跳,一蓬黑发的长发在身后来回摇晃,俨然一个活泼自在的小丫头。而她又时不时伸手抚摸着腰间的鱼刀,自然而然流露出几分与年纪不符的小心谨慎。

    据她炫耀,那把小刀锋利异常,常被用来猎取海中的大鱼或怪兽,故而又名鱼刀,乃是一件不可多得的宝物。

    男的二十出头,青色长衫,步履轻松,同样的悠闲随意。

    若是从年岁、服饰看来,这很像是兄妹俩。

    而一个土生土长的夏花岛人氏,名叫凝月儿,一个闯荡天涯的独行客,名叫无咎。彼此之间并无交集,如今却阴差阳错成了一家人。只不过凝月儿以主人自居,无咎则是被她收留的门徒。管吃管住呢,是不是很便宜?

    “下月出海,再不能空手而回,哼哼……”

    凝月儿真的以为收了一个胆小怯懦、修为低下、且无处可依的外乡人,得意之余,不忘细心教导。或夏花岛的规矩,或出海的事宜。但凡所知,倒也言无不尽。恰逢路边的野花正艳,她又情不自禁跳了过去。

    无咎始终不言不语,只管随后而行。

    从凝月儿的口中得知,日前出海,她空手而回。为此,她郁闷不已,立志准备一番,期待再次出海的时候能够满载而归。她要换取灵石丹药,她要修炼提升修为。

    小丫头没爹没娘,倒也可怜。虽说机缘巧合踏上仙途,却修炼艰难。

    “哎,好看吗?”

    小巧的身影,去而复返。而她的头顶却多了一圈编织的野花,再衬映着白皙的面庞,乌黑的眸子,飘摇的长发,颇为清丽动人的模样。

    无咎慢慢停下脚步,并未理会凝月儿,而是两眼眯缝,神色中闪过一丝莫名的欣喜。

    一阵晨风迎面拂来,淡淡的灵气若有若无。没错,就是灵气。昨晚海边,便有察觉。而今日已然断定,夏花岛是个有灵气的地方。

    久违的灵气啊!

    看来投靠一个小丫头,也是缘分所在。借此吸纳灵气,提升境界,恢复修为……

    “无咎,我问你话呢?”

    凝月儿头顶野花,左右摇摆,神色期待,却迟迟没有响应。她顿时急了,顿足叱问。

    “嗯,好看……”

    无咎敷衍一句,兀自想着心事。

    “哼,你只有二层的修为,想必见识也是一般。”

    凝月儿大失所望,撅着嘴巴转身往前。她头顶的野花、活泼的身姿,清脆的话语声,与山野景色相映成趣。

    无咎回过神来,微微一笑。

    他在海上漂泊至今,法力早已消耗殆尽。所展现的羽士二层的修为,也纯属无奈。而一旦吸纳灵气,安心静修几日,他的修为便将慢慢恢复。倘若再有足够的五色石用来修炼,回归之前的筑基九层、或突破至人仙境界,亦并非难事。怎奈初到异地,眼下只能随缘待变。

    “下月,又是几月?”

    “修为差,记性也差,下月便是六月,辛丑六月啊……”

    凝月儿虽然恼怒,而小女儿家的心性说变就变,回头一瞥,禁不住又叹气埋怨:“无咎啊,你好歹是个男儿身,修为差,倒也不怕,却不敢胆小怯懦,否则怎能抢得过人家……”

    无咎停了下来,竟愣怔自语:“辛丑六月……丙申五月……”

    他在海上东飘西荡了许久,却弄不清具体的年月。而离开金吒峰的那年尚为丙申的五月,如今却是辛丑六月,掰指算来,竟然过去了五年之久。而离开神洲,已十二年……

    无咎愕然片刻,忽而好奇道:“咦,与谁争抢、又抢夺何物?”

    凝月儿伸手捂嘴,似乎有些心虚,旋即两眼一眨,转身便走:“嗯,待我将你调教一二,再交代不迟。”

    一个羽士六层的小丫头,竟要调教一个曾经的仙门鬼见愁?

    无咎不及多想,随后跟了过去,却依然心事重重,禁不住再次出声:“那飞卢之海,莫非与卢洲有关?”

    “哼,说你见识短浅,一点不冤枉,飞卢海便属于泸州所辖……”

    凝月儿的话音未落,脚下一顿:“哎,好大的人了,缘何这般磨磨蹭蹭呢?”

    无咎果然又停下脚步,只是神情有些古怪。

    而不待催促,他急忙紧走几步拱起双手:“飞卢之海便是卢洲,怎么会呢?月儿姑娘,还请多多指教!”

    “咦,我何曾说过飞卢海便是卢洲?卢洲距此遥远,所辖之地不仅有海外诸岛,还有极地雪域,泸州本土……”

    凝月儿难得见到有人对她恭恭敬敬,很是受用,而话没说完,又狐疑道:“以你的修为,便是走出飞卢海也不能够,何必多问呢?”

    无咎依旧俯身拱手,神色恳切:“出门在外,当增广见闻而便于修行!”

    “哦,原来如此!”

    凝月儿煞有其事地点了点头,却眸子一闪,后退两步,转而轻盈跑开:“以后乖乖听话,我自会说与你听。”

    无咎看着那小巧的人儿渐渐跑远,只得直起身子,放下双手,咧嘴尴尬一笑。

    小丫头看似童真未泯,率性淳朴,却不好糊弄哦。

    在海上漂泊五年,本想返回神洲,殊料一不留神,来到卢洲的地界?

    而所说的卢洲,与舆图所示迥异,竟然分成几块不同的地方……

    当两人走在小镇之上,已是艳阳高照。

    一间间石头打造的房舍与两条纵横交错的青石街道,便是小镇的全貌。而小镇并无名称,姑且称之为夏花镇。

    无咎跟着凝月儿,循着街道往下而行。居高俯瞰,百余丈的街道尽头,便是昨晚的海边,却多了几条大小不一的木船,还有人顺着山坡来来往往。

    而街道之上,也是行人不绝。

    夏花岛村民的服饰、相貌,以及口音,均与部洲不同,倒是与神洲的山野凡俗相仿,却多了几分异域风貌。乍一见,便好似来到神洲地界,实则天涯两端,相差千里万里之远。

    “哎,你家没有如此热闹的地方吧?”

    昨晚的街道,颇显冷清,今日各家门扇大开,镇子上顿时热闹许多。

    沿着街道两侧,远近错落着十几间石头屋子,门前摆放着干果、布匹、腌肉,或铁器等物,与凡俗乡野间的商铺没有两样。而比起所熟知的神洲城镇,难免显得过于寒酸简陋。

    “嘻,我今日便带你大开眼界!”

    凝月儿头顶野花,迈着光脚,挽着袖子,摇摇晃晃穿行在街道上。其模样便如走在自家门前的草地上,全无半点儿的拘束。她曾亲口答应,要带着无咎长长见识,如今倒是言而有信,一边分说一边直奔前方的几间石屋走去。而没走几步,又无奈甩手——

    “我所说的坊间,指的是炼器作坊,丹药作坊,而非肉铺、酒铺……”

    小镇的当间,另有一条青石街道通往山顶高处,却人影稀少。而丁字街口,并排两家铺子,一个贩卖着腌肉,一个门前摆放着几个陶坛,并散发着淡淡的酒香。浅而易见,虽无招牌,或旗幡,而那正是所说的肉铺与酒铺。

    无咎站在街口没有挪步,却两眼放光:“不知酒水的味道如何,我想……”

    在海上漂泊至今,吃够了苦头。而他再多的艰苦也不怕,却最怕没有酒的日子。如今终于再次闻到酒香,又怎能不为之垂涎。

    “咦,我怎会收留一个酒徒呢?”

    凝月儿却吃了一惊,难以置信道:“修为不济,还想饮酒,快随我走——”

    她气哼哼转身返回,连声呵斥,却见无咎还是不肯挪步,她索性伸出手来:“想要饮酒也容易,你有灵石吗,你有天材地宝吗,你有海中的怪兽吗……”

    一只小手凑到面前,还有一双乌黑的眸子在发怒。

    无咎摇了摇头,迟疑道:“我有金银,能否……”

    “哼,金银又当不得吃喝,谁肯与你便宜?”

    凝月儿娇哼一声,绷起小脸:“莫要任性,乖乖听话!”

    “我是说……”

    “不必多说,随我走——”

    “……”

    无咎素以能言善辩见长,即使面对数百岁的仙道高手也是轻松自如,而如今在这夏花岛上,竟被一个小丫头训得哑口无言。他咧嘴苦笑,慢慢迈开脚步。谁料眼前一晃,小巧的身影雀跃而去:“乐岛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