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八十六章 好大志向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山上走来三人。

    其中一位身着长衫的中年汉子,正是乐岛主。其粗眉圆眼,络腮胡子,气度沉凝,颇有几分高人风范。

    随后的两个男子,皆二、三十岁的光景,留着短须,身着短衫,体格健硕,抬手举足之间透着一种精明干练的气势。

    凝月儿刚刚还是小脸带怒,很生气的样子,此时竟蹦蹦跳跳,奔着那三人跑了过去。

    “乐岛主,我是凝月儿呀,最为仰慕您老人家,恳请收我为徒……”

    小丫头竟然当面拜师,还不忘冲着另外两人拱手致意。

    “羌武前辈,叶二前辈……”

    不待乐岛主答应收徒,她竟然又拜起了前辈。

    “哦,凝月儿?”

    乐岛主应该认得凝月儿,却并未停步:“我有言在先,不收羽士弟子。”

    随后的两个男子,则是直接出声驱赶:“凝月儿,岛主有事在身,不得相扰——”

    凝月儿被迫闪到一旁,随后追赶:“我拜在两位前辈门下也成啊……”

    “哼,岛上事务繁杂,已无暇多顾,谁肯收徒呢……”

    “念在你是本岛人氏,且年幼无知,故而不予计较,休再啰嗦……”

    三人如风而至,瞬间来到街口。

    凝月儿依旧是亦步亦趋,却已没了之前的兴奋,而是撅着小嘴,小声恳求道:“为何不收我呢,我年岁不大,修为却不低呢,又乖巧、又听话……”

    乐岛主突然停下脚步,回首冷冷一瞥:“小子,你住在凝月儿的家中倒也无妨,而但有不良企图,我会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叫作姜武、叶二的两个男子,则是跟着一唱一和——

    “师父,从昨日盘问得知,此人在海上漂泊已久,应该与青湖岛无关……”

    “呵呵,他竟然投靠凝月儿,两人一个胆小怯懦,一个疯疯傻傻,有趣、有趣……”

    乐岛主沉吟不语,抬手一挥。

    三人顺着青石街道,扬长而去。

    无咎至始至终站在原地,一声不吭。哪怕是面对乐岛主的严厉告诫,他也是低着头而置若罔闻。

    一双光着的脚丫到了面前,叹息声响起——

    “唉,修为不济,难免遭人轻视呀……”

    紧接着一只小手攥成拳头,话语声透着不服输的劲头。

    “终有一日,我要拜入乐岛主的门下!”

    凝月儿倍感失落,而瞬间已恢复常态,她一手扶着腰间的鱼刀,一手指向前方:“无咎,我绝不会瞧不起你,放心便是,随我来——”

    小巧的人儿,秀发随风飘动。头顶的野花,灿烂如初。

    无咎默默跟了过去,却又忍不住出声:“月儿,拜入乐岛主的门下,便是你此生最大的志向?”

    “那是当然!乐岛主乃是人仙前辈,能够拜他为师,乃莫大荣幸,难道你有异议?”

    无咎微微摇头,凝神远望。

    那个乐岛主与他的两个弟子,已走到海边,似乎与海船上的人交代几句,旋即踏剑掠过海面,奔着远方飞去。

    “咦,你莫非在暗中笑我?”

    凝月儿转过身来,恰见无咎的神色古怪。她后退几步,不忿道:“你有好大志向,且说与我听!”

    一双乌黑的眸子忽闪忽闪,而狐疑的神色中却透着执着。

    “好大志向……”

    无咎收回眼光,微微一怔。他从来不是一个心怀志向的人,如今却质疑一个小丫头的梦想。尴尬片刻,他咧嘴微笑:“嘿,我曾想良田千顷,妻妾成群,再来一个大院子……”

    “哼!”

    凝月儿蹙着鼻尖哼了声,很是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样子,旋即又挺起胸脯,教训道:“哎,你年纪轻轻,怎好贪图世俗享受而荒度光阴呢,也幸亏遇上我,走吧——”

    无咎耸耸肩头,无言以对。

    十余丈外,有个单门独户的院子。拾阶而上,进了院门。院子里晾晒着各种皮毛肉块,隐隐散发着腥臭。穿过无人的院子,便是一间大屋子。门扇洞开,有个老者依门而坐。

    “乐伯,有无上好的法器,或丹药、符箓呀?”

    凝月儿径自走进屋子,熟门熟路,又抬手一指,分说道:“他是无咎,算是我收留的门人吧……”

    大屋子三间贯通,倒也宽敞,却四壁空空,只有一张木凳与一位半百年纪的老者,被称作乐伯。只见他头顶挽着发髻,身着粗布衣袍,胡须灰白,倒也面相慈和,果然尚未出声便已微微含笑:“上好的法器、丹药、符箓、阵法,应有尽有,你却买不起啊!”

    “谁说我买不起?”

    凝月儿竟小脸一红,旋即昂起下巴:“乐伯,且将宝物拿来我看!”

    无咎跟着走上台阶,抬脚迈入屋门。

    乐伯坐着没动,而是冲着无咎上下打量。许是不见异常,他不再理会那个陌生的年轻人,而是挥动大袖轻轻一甩,四周顿时光芒闪烁。

    与之瞬间,原本空荡的石屋内,霍然多了几排木头架子,上面摆放着坛坛罐罐,以及为数众多的玉匣。其中应该封禁着各种丹药与符箓,以及不知名的宝物。另有一个木架,则是摆放着几面兽皮小旗,与十余把精巧的短剑,更是引人注目。

    乐伯拍了拍手,拈须笑道:“呵呵,宝物尽在此处,你看如何?”

    谁料凝月儿却是背着双手,连连摇头:“虽为宝物,却已看了无数回。有无仙家至宝呢,也拿出来开开眼界!”她虽佯作稳重干练,却又忍不住悄悄回头使个眼色。

    无咎则是抱着臂膀站在一旁,静静观望。

    乐伯好像早已猜出了凝月儿的来意,并未放在心上。大袖一挥,木架与摆放的宝物顿时消失不见。而他手掌一翻,又拿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火红珠子。

    凝月儿的两眼一亮,惊奇道:“是何宝物,颇显不俗呢……”

    乐伯却收起珠子,不慌不忙道:“此乃火雀丹,比起火雀符,威力更胜三成,价值百块灵石。而你凝月儿若是动心,我便作价八折卖了。”

    “啧啧,那也要八十块灵石呢!”

    凝月儿已顾不得作态,啧啧不已,而小脸又禁不住微微发红,讪讪笑道:“乐伯啊,我只有深海明珠,不知能否换取几件有用的宝物,哦,还有一块蛟骨……”

    她走到乐伯的面前,摸出一个银戒轻轻转动。

    地上多了十几颗明珠,顿时将阴暗的石屋照得通亮。还有一块尺余见方的白色骨头,隐隐透着森寒之气。

    乐伯的眼光一瞥,摇头道:“哎呀,如此寒酸之物,不值几块灵石……”

    凝月儿急了,一把扯向无咎:“这是我新收的门人,羽士二层修为,好歹给他添置几件防身之物,还请您老人家大发善心哦!”

    无咎尚在默默旁观,神色中若有所思,突然之间没有防备,只得顺势往前两步。

    “呵呵,凝月儿也有门人了,怕不是骗来的帮手吧?”

    “瞎说哩……”

    乐伯恍然大悟,呵呵带笑,却也不再多说,又是挥袖一甩:“看在凝月儿的情分上,我便大方一回吧。有银戒纳物,有盾符防身,有火符御敌,足矣!”

    地上的明珠与蛟骨没了,取而代之的是一个银戒与两张纸符。

    凝月儿大失所望,恳求道:“能否赊欠一双云履,来日加倍作价奉还?”

    乐伯神色犯难:“这如何使得……”

    凝月儿晃着手中的银戒,撅嘴道:“我已倾尽所有,却出海在即,且宽限几日又有何妨,乐伯……”她神色恳切,话语可怜,再加上楚楚动人的大眼睛,着实令人不忍拒绝。

    “哎呀,又给我讨价还价,再这般下去,我要蚀本了——”

    乐伯揪着胡须站起身来,伸手扔出两块玉片,忙不迭驱赶道:“且去、且去,我有事在身,无暇奉陪……”

    “嘻嘻,多谢!”

    凝月儿顿作喜色,抓起地上之物转身跳出门外,而尚未穿过院子,又顿足回首:“无咎,你成心气我呢,倘若乐伯反悔,岂不是白白忙活……”

    今日凭借仅有的家当,换来两张符箓,还赊欠到一双云履,着实令她欣喜不已。而那个新收的门人总是磨磨蹭蹭,让她颇为费神。

    无咎并未跟着跑开,而是在门前停了下来。

    不仅如此,他还拱手询问:“乐伯,你的火雀丹来自何方?”

    凝月儿独自站在院子里,望天无语。

    他竟然询问火雀丹,真是难以置信。而莫说宝物价值八十块灵石,便是半块灵石,月儿我也拿不出来啊!

    乐伯心绪不佳,正要关门闭户,却被人挡住,意外道:“我的丹药自有来处,何必多问……”

    无咎却是不以为忤,反而面露笑容:“哦,火雀丹果然不是出自夏花岛,能否借我查看一二?”

    “你……”

    乐伯似乎被吓了一跳,两眼怒睁,随即不作迟疑,猛然伸手拍出一掌:“小子,还想白占便宜,滚开——”

    近在咫尺,猝不及防。

    无咎只觉得一股力道袭来,虽也寻常,却无从躲避,只得借势往后退去。

    乐伯趁机双手齐出,“砰”的关上屋门。

    无咎退到院中,尚未止步,一只小手拍上肩头,赞许的话语声响起:“你竟敢白占便宜,青出于蓝哦……”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