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九十二章 不可貌相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书友与书友、万道友、曳光吻着无咎:(寒起秋荻、tianshen8190、gavriil、三佳三三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从前的凝月儿,每日里不是琢磨、参悟着爹爹留下的那篇晦涩的功法,便是坐在门前的草地上,一个人冲着远方默默发呆。虽然机缘侥幸,得以踏上仙途,却懵懵懂懂,不知如何前行。她很想拜入乐岛主的门下,以便有人教导、指点、提携,却始终难以如愿。孤单的她只能等着出海,期盼着有所收获,能够换取一、两块灵石、或丹药,然后守着石屋,继续着枯燥清寒,而又寂寞无奈的修炼时光。

    而一夜之间,好像什么都变了。

    突然有了朝思暮想的飞剑,仙门功法,还有大把的灵石,至少三、五年内,再不用为了修炼而发愁。

    这一切的变化,均与某人有关……

    石屋门前的草棚下,依然挂着那件破旧的长衫,已被浆洗干净,并用针线加以缝补。

    凝月儿收起干爽的长衫,折叠整齐,抱在怀里,往回走去。虽还是光着脚丫,童真烂漫,而她一人的时候,却是沉默寡言的恬静模样。

    走到屋前,西侧的屋门依然紧闭着。

    凝月儿看着怀中的衣衫,有心扣门,迟疑片刻,又旋即作罢。

    最大的变化,莫过于无咎。他再不是那晚的落魄之人,也不再胆小怯懦,反而与乐伯相处甚欢,并不断地从乐家坊讨来更多的灵石。好像他并非自己收留的门人,而是一位无所不能的兄长,令人信赖依靠,却又愈发的捉摸不透。

    此外,他极为勤勉用功。几日前独自从镇子上返回之后,便闭门不出。而初六出海,但愿他莫要忘了时辰。

    凝月儿踏入自己的小屋,关上屋门。她放下衣衫,跳上木榻,盘膝而坐,明眸一闪,伸手拿起一对陶俑的小人捂在胸口。许是慰藉所在,空虚的心神有了落处,她恬静的小脸,再次露出欣然笑容。少顷,将陶俑小心摆放远处,她的手中多了一块灵石,随即双目微阖,凝神入定……

    与此同时,隔壁屋内。

    无咎从静坐中醒来,吐了一口浊气。当他看向一地的灵石碎屑,不由得嘴角微翘,两眼中精光闪动,并缓缓抬起双手。心念所致,掌心光芒吞吐。不过瞬间,一紫一青两道剑光瞬间透体而出,并化作两道小巧的短剑在身前悠悠的盘旋。

    一剑天枢化贪狼,魁星含煞桃花殇;二剑天璇守巨门,乾坤方寸龙虎强……

    接连多日,吸纳了六、七百块灵石,总算找回了消耗的法力。不过,修为境界,却停滞在筑基四层,哪怕又吸纳了百多块灵石,依然收效甚微。看来想要恢复之前的筑基九层,或另有突破,尚须更多的灵石,更充裕的闭关,否则难以遂愿。而只要神剑在手,料也无妨。且帮着那小丫头出海,回头再安心静修一段时日。之后设法离开夏花岛,闯荡飞卢海,等等。却不知出海有何风险,倒也不能大意。

    无咎想到此处,挥袖收起两把神剑,又禁不住眉头微皱,无奈地闷哼一声。

    识海深处,那层精血魂誓犹在,却难以摆脱,也无从破解。便如一道阴霾,从此挥之不去。所幸没人驱使,精血魂誓也不再发作。暂且只能不去管它,却又忍不住耿耿于怀……

    无咎收起不快的心绪,轻拂衣袖。

    面前的空地上,多了几块黑木头,十几块尚未成形的玉符,一截手臂粗细的螯足,以及一根折损的银色蛟筋。

    如今不用在海上奔波,也不容为了吸纳灵气而发愁,总算能够着手炼制几件防身的利器。而阴木符、鬼芒,虽然神鬼莫测,威力超凡,炼制起来,也最为消耗精力。如今距离出海,仅有短短的五、六日,是先行炼制两枚蔽日符应急,还是修复雷鞭呢……

    ……

    天色微亮,一道小巧的人影便已蹿出了屋门。

    凝月儿起了个大早。

    小丫头依然身着青布衣裙,光着脚丫,腰插鱼刀,挽着袖子,活泼烂漫中透着几分率真野性。她跑到草地上,前后张望,旋即口中念诀,顺势抬手一抛。一把银色的短剑,脱手而出,瞬间化作三尺剑芒,呼啸而去数十丈,继而凌空翻转而急剧盘旋,不消片刻又带着凌厉的杀气逆袭疾回。她不慌不忙,伸手便抓。光芒消隐,恢复原状的银色短剑已被她抓在手中。她神色得意,顺势将短剑收入银戒,转而回头一瞥,禁不住顿足叹道:“哎呀,他成心气我,缘何还不出关?”

    凝月儿一扭腰身,秀发甩动,一双光脚丫连蹦带跳,几步便已到了石屋门前。而她刚要踏上石阶,屋门“吱呀”打开。她以手加额,庆幸不已,随即带着笑声,清脆说道:“嘻,你总算没有忘了时辰,今儿七月初六,正该出海呢……”

    无咎走出屋门,看着朦胧的天色,又看了看欢欣雀跃的人儿,也不禁露出笑容:“既然答应月儿,不敢有忘!”

    “嗯,你倒是守信之人!”

    “哦,能够从一个行窃之人,变成守信之人,不简单哦!”

    “你愈发有趣……”

    “如何出海呢?”

    “先去海边,随我来——”

    凝月儿挥手示意,抢先往前跑去。一步三、四丈,身姿轻盈。

    无咎不紧不慢随后而行。

    “月儿,你的轻身术来自何门何派?”

    “诸如轻身、传音的简单法门,乐家坊便能购得……”

    “你的神识,能否看到海边?”

    “能啊!不知为何,我的神识远胜常人……”

    “与你爹爹留下的功法有关……”

    “你已将功法还我,莫非早已看懂其中的玄妙……”

    “也不尽然。那是一篇境界颇高的功法,虽有淬炼神识之奇,而对于初入仙途者,过于晦涩高深。你不妨循序渐进,来日修炼也不迟……”

    “无咎,你的修为还不低我高强呢,怎会懂得如此之多?”

    “月儿,还记得我的那句话吗?”

    “哪句话呀?”

    “不可貌相!”

    “嘻,你倒是喜欢吹嘘。依你说来,还能与乐岛主那样的高人相提并论不成……”

    “……”

    晨色山野间,两道人影飘然而过。

    “咦,夏花?”

    “这红艳的花儿,便是夏花?”

    “嗯,生于夏,绽于晨,日落而殁,却怒放无悔,娇艳无双……”

    “倒是花如其名……”

    须臾,天色拂晓,晨曦初绽。

    夏花镇下方的山坡上,已聚集了大群人影。此外,还有一条大船停在海边。

    凝月儿带着无咎来到山坡上,又抬手示意,悄悄躲在偏僻处,同时不忘暗中传音:“且记住了,任家兄弟最为霸道,阿信也喜欢抢我的猎物,莫要轻易招惹……”

    人群之中,果然站着几个身高体壮的年轻汉子,与一个三十多岁的妇人,见凝月儿竟然与那个曾被岛主生擒的男子结伴而来,皆神色好奇而又含笑打着招呼。而凝月儿则是绷紧小脸,目不斜视。

    无咎只管背着双手,默默打量着四周的情形。

    山坡上聚集着近百人,多半是修仙者,倒有四、五十位,修为从凝气至炼气不等。余下的则是全无修为的凡人,或健壮的渔夫。至于凝月儿忌惮的任家兄弟,叫作阿信的妇人,算是羽士六、七层的高手。

    停在海边的大船,足有十余丈长,三丈多高,显得很是庞大。而船上不见船帆,反倒是禁制环绕,法力隐隐,应该另有名堂。

    便于此时,十余道人影循着石阶由上而下、由远而近,正是乐岛主与他门下的弟子一行。

    众人拱手相迎,山坡上稍显混乱。

    一位老者穿过人群,出声召唤:“呵呵,两位……”

    凝月儿看得清楚,惊奇道:“乐伯,你老人家也要出海?”

    她口中的老人家,乃是乐家坊的掌柜,夏花镇举足轻重的人物,从来只等宝物上门,却不会轻易出海。而今日此时,竟也来到海边。

    只见乐伯摆了摆手,不予多说,径自走到无咎的面前,这才拈须呵呵一乐:“多日不见登门,甚为想念,故而前来送行……”他表明来意,又拿出一个银戒而悄声传音:“此乃岛主亲手颁下的玉牌,从此以后,你便是夏花岛人氏,还有一套阵法送你,且折扣欠下的灵石……”

    无咎接了银戒,未及查看,传音声接着响起:“我已着手四处筹措灵石,你若有千年灵药,或功法,或法宝,价钱不在话下……”

    乐伯说到此处,郑重点头,转身踱着方步,顺着来路悄然离去。

    “乐伯竟然为你送行,不会又是灵石吧,他怎会对你如此大方……”

    无咎目送乐伯离开,犹自若有所思。而循声眼光一瞥,却见凝月儿凑在一旁,垫着脚尖,两眼盯着他手中的银戒,小脸的神情煞是专注而又好奇。尤其她耳边插着一朵红花,倍添几分小女儿家的灵动艳丽。

    “乐伯大方?岂不知他贪图我的千年灵药呢!”

    “我还帮你讨价还价,哦,原来如此……?”

    “嘿,小丫头,不要胡思乱想……”

    “哼……”

    当一抹霞光染红了天边,山坡上的人群再次纷乱起来。

    与此同时,有人扬声喝道:“登船——”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