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九十五章 我,无咎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o老吉o、蜗牛爱旅行、gavriil、曳光吻着无咎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此时,四周忙碌的众人,皆停了下来。

    正当午后,海阔云低。

    却见远处的海面上,突然冒出一条大船。

    大船乘风破浪,来势极快,不消片刻,便已抵达三、四十里外,依然没有放慢的势头。紧接着五道剑虹从大船上急蹿而起,旋即现出五位男子的身影,各自气势汹汹,竟是直奔这边扑来。

    乐岛主与两位弟子,正在海上巡弋。

    见状,三人稍作迟疑,还是迎头赶了过去。而其中的叶二则是运足法力,扬声示警——

    “青湖岛来犯,夏花岛退后自守……”

    夏花岛的修仙子弟,皆匆匆后退。而四周大海茫茫,唯有当间的那块十余丈方圆的礁石能够落脚。

    凝月儿已先到一步,收了云履,立足未稳,忙又翘首张望。

    这片海域盛产明珠,却临近青湖岛的地界,如今两家猝然相遇,说不定要大打出手呢。而遑论怎样,自有乐岛主定夺。无咎他凑什么热闹,咦,他人呢?

    众人纷纷退守礁石,各自慌张戒备。

    任家兄弟与阿信,也终于跃出海面,一番狼狈之后,相继落在礁石之上,恰见凝月儿就在眼前,不由得神色尴尬。而凝月儿则是趁势抓出一把短剑,小脸透着冷峻。任家兄弟,以及相关人等,皆面露忌惮,悄悄躲闪回避。

    “夏花岛侵占我青湖岛海域,速速滚出去——”

    便于此时,海面上又传来一声大喝。

    与之瞬间,疾驰而来的大船猛然停顿,随即法阵消失,船上现出四、五十道人影,竟是不由分说,一个个脚踏云履腾空而起,直奔前方的礁石扑去。

    乐岛主带着姜武与叶二,堪堪挡住迎面而来的五道人影,却无暇顾及那数十个杀气腾腾的青湖岛子弟。他急切之下,忍不住怒道:“晨岛主,这片海域分明为我夏花岛所有,你如此强取豪夺,便不怕梁丘前辈降罪?”

    “哼,梁丘前辈最为公道,我何惧之有!”

    应声男子,应该便是青湖岛的晨岛主,虽为中年模样,却白发碧眼,个头粗壮,很是彪悍野蛮。他哼了一声,竟脚踏剑光,直直逼近乐岛主,很是狂妄而又嚣张。

    所说的梁丘前辈,乃是此行夏花岛最大的倚仗。谁料那位青湖岛的晨岛主,却无所顾忌。

    乐岛主强作镇定,怒声又道:“梁丘前辈已然答应过我,只要青湖岛胆敢入侵夏花岛,必将严惩不贷,你……”他话音未落,便听冷笑声起:“呵呵,倘若你今日不死,再去玄明岛告状便是……”

    与之瞬间,一道剑光呼啸而来。

    乐岛主大惊,急忙扬声示意:“姜武、叶二,退——”

    而晨岛主带来的四位汉子,均为筑基二、、三层、或四五层的高手,转眼之间截断了姜武、叶二的退路,即刻联手发动强攻。

    乐岛主自顾不暇,抬手祭出一道剑芒。“轰”的法力对撞,威势倒卷。他禁不住身形踉跄,显然是落了下风,忙一边驱使飞剑挡在身前,一边抓出玉符凌空抛去。

    玉符“砰”的炸开,凭空窜出一头烈焰怪兽,猛然咆哮一声,直奔晨岛主扑去。

    晨岛主却是不以为然,驱动飞剑隔空一划,随之云光爆闪,霎时寒风肆虐而冰凌阵阵。“砰、砰”又是连番炸响,烈焰怪兽顿然崩溃。他趁势抬手一指,狂乱的余威尚在,一道凌厉的剑光咆哮怒出,凶悍的杀气势不可挡。

    乐岛主的脸色微变,犹自强打精神:“姜武,还不带人离开此地……”

    他是想要姜武、叶二带着夏花岛的子弟离开此地,以免无妄之灾。谁料愈是心急,状况愈糟。两个弟子分别被困,一时险象环生而难以脱身。二十多里外,青湖岛的子弟则已扑向那块海中的礁石而大打出手。他不禁暗暗悔恨,转身欲走。

    此番出海,并非莽撞,而是权衡利弊之后,这才有备而来。本想搬出梁丘前辈,便可压制晨甲。对方非但不惧,还有恃无恐而变本加厉。当真失算了,此时强弱悬殊,只有撤退,否则后果难料。

    而不待乐岛主转身,一道凌厉的剑光到了近前。躲避不及,他只得御剑硬拼。

    “轰——”

    炸响轰鸣,杀气狂乱。

    这是修为的比拼,这是法力的较量!

    乐岛主终究还是稍逊一筹,猛然倒飞出去十余丈,差点一头栽下半空,便是飞剑也几近失去操控,且犹自气息震荡而胸闷难耐,禁不住张嘴吐出一口淤血。他强行稳住身形,狼狈道:“晨甲,你还敢杀我不成?”

    “呵呵,夏花岛人杰地灵,怎奈岛主无能。且罢,我晨甲便也勉为其难。从即日起,夏花岛并入青湖岛。至于你乐陶是死是活,还要看你的运气……”

    冷笑声响彻四方,神情得意的晨岛主踏剑而来。

    “唉,夏花岛竟要毁在我的手里……”

    乐岛主脚踏飞剑,悬空数丈,摇摇晃晃立于海面之上,便是身前盘旋的剑光也变得黯然无光。他悔恨之余,扭头张望……

    姜武与叶二,分别被青湖岛的四位筑基高手困住,各自险象环生而狼狈不堪,显然是到了生死关头。

    二十里外,大群的青湖岛子弟,已将海中的那块礁石团团围住,不断地祭出飞剑、符箓而狂轰乱炸。而困守原地的夏花岛子弟,则是紧紧聚在一起而全力抵抗。

    只见又是十余道剑光呼啸而下,声势惊人。

    礁石上稍显慌乱,人群中有个娇小的女子在大喊:“诸位莫要惊慌,出手——”

    竟是凝月儿,在人群中毫不起眼,而随着叫喊,她抬手祭出一道剑光,犹不作罢,顺势又祭出一张符箓。顿时烈焰狂卷,剑光凌厉。半空中的青湖岛一方,虽人数众多,却猝不及防,“哎呀”惨呼,旋即栽落两道人影。见此情形,夏花岛一方气势大盛,各自争相出手,瞬间攻守相撞而电闪雷鸣。

    凝月儿愈发精神抖擞,跳脚又喊:“青湖岛难以持久,你我就地坚守,此战大胜也……”

    她年纪虽小,却懂得审时度势。青湖岛的修仙者,皆踏着云履而来,一旦云履的灵石耗尽灵力,便只能返回所乘的大船。而夏花岛却有礁石落脚,以逸待劳,应该有胜无败。不过,今日的状况突发,以及莫测的变数,已远远出乎她的想象。尤其是面对更为强大的青湖岛,凭她一个小丫头,难以左右胜负,唯竭尽所能而已。

    “轰、轰、轰——”

    数十道剑光伴随着符箓的攻势,铺天盖地而下。

    任家兄弟极为勇猛,拼命御剑抵挡;阿信也随同众人参与防御,不敢有丝毫懈怠。怎奈从天而降的攻势,过于强大猛烈。十余丈方圆的礁石便如遭到巨浪的轰击,瞬间淹没在滔天的杀气之中。

    凝月儿急忙抓出一张符箓拍在身上,便被强劲的威势猛然掀翻在地。她惨哼一声,飞剑脱手,挣扎坐起,神色惶惶。

    小小的礁石上,原本同仇敌忾,而聚在一起的夏花岛子弟,无不东倒西歪而狼狈不堪。还有几人栽落海中,几人血肉模糊性命不在。更多的则是连声呻吟,可谓凄惨一片。即使任家兄弟,也双双遭到重创。而阿信却逃脱一劫,竟顺手抢过跌落身旁的短剑。

    凝月儿急道:“阿信,还我飞剑……”

    危难关头,阿信竟然趁机窃取她的飞剑。而那个女子浑不在意,挤坐在人群中,扭头啐了一口:“哼,你说是你的飞剑,何以为证?夏花岛易主在即,便是你勾引的那人也独自逃了,你如今难以猖狂,还敢与我抢夺宝物不成……”

    “你……”

    凝月儿咬着嘴唇,慢慢起身。

    所在的礁石上,已被血水侵染。凄惨的情景,令人不忍目卒。夏花岛幸存的二、三十人皆神情绝望,显然已全无斗志。而半空之中的青湖岛一方,大群羽士高手依然居高临下而杀气腾腾。

    远处的海面上,更是一片惨淡的景象。

    乐岛主不抵晨岛主,惨遭重创;姜武与叶二两位筑基前辈,在夹击之下生死旦夕……

    正如所说,夏花岛败数已定,易主在即,从今往后便要任由青湖岛的欺凌……

    而无咎也逃了?

    不!

    他说过,他不会看着月儿遭受欺负!

    若是没逃,他此时人在何处?凭他一己之力,又怎能力挽狂澜?

    凝月儿依旧咬着嘴唇,小脸透着委屈、纠结,且又煌煌无助的神色。她不禁伸手握住腰间的鱼刀,乌黑的眸子随着翻涌的海波而微微闪烁。而不过瞬间,她的眸中似有火焰跳动,旋即神色一凝,禁不住跳脚惊呼——

    “无咎……”

    此番出海,原本一帆风顺。而正当收获之际,青湖岛贸然来犯。如今乐岛主落败,姜武与叶二在劫难逃,困守礁石的夏花岛子弟也是死伤惨重,一场厄运似乎就此注定而再也无从更改。

    谁料便于此时,异变突起。

    只见碧波翻涌的海面上,一道人影激射而出。随之一紫一青两道剑光,更是快如闪电而呼啸破风。

    尚在围攻姜武与叶二的四位青湖岛的筑基高手,毫无防备,“扑哧、扑哧”,竟被剑光接连撕裂护体灵力,旋即又相继被洞穿气海。眨眼之间,四具尸骸坠向大海。

    与之瞬间,一声又气又怒、而又难以置信的大吼声响起——

    “谁敢杀我弟子……”

    剑光消失,一道青衣男子傲然凌风——

    “我,无咎……”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