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九十六章 也未可知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rayray1111、一叶知秋点、李艺峰、jiasujueq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危急关头,无咎突然冒了出来。

    且不管法力是否恢复,他的神识依然还是筑基九层的境界。故而,远处刚有动静,便已被他暗中察觉。于是便在教训了任家兄弟与阿信之后,抽身离去,却没有忙着凑热闹,而是顺势躲入海中静静观望。借助《九星诀》之水行术,整个人便如融入大海而悄无声息。而乐岛主自顾不暇,一声忘却了他的存在。

    随即一条大船驶来,竟载着青湖岛的大批高手。紧接着晨甲岛主率先发难,然后便是夏花岛一方接连遭殃。

    诸般变化接二连三,形势却是急转直下。

    而倘若细加留意,应该不难看出,乐岛主似乎弄巧成拙,这才意外陷入绝境。而青湖岛的晨甲岛主,更像是蓄谋已久,且心狠手辣,显然要将夏花岛给一网打尽。乐岛主虽然遭受重创,而以他的修为,想要脱身不难,却始终没有独自逃走。此人倒也仁义,怎奈他门下的两位弟子以及夏花岛的众人却是在劫难逃。

    无咎躲在波涛之下,一切看得清清楚楚。远处礁石上的攻守双方,已出现死伤。唯恐凝月儿遭遇不测,他急忙破水而出。而一旦现身,并参与纷争,他绝不会手下留情,瞬间便将晨岛主的四位弟子斩杀殆尽。

    五年多没杀人了!

    两把神剑,依然还是那么的锋锐无匹!

    而面对强敌,若非重创对手,则务必剪除羽翼,方能在周旋之间抢占先机。这也是他擅长的手段,或九死一生的拼命法门。

    不过,既然挺身而出,便该有所担当。何况已踏入卢洲地界,何妨就此继续这未知的征程呢。

    杀人者,无咎是也!

    无咎踏剑而立,扬声又道:“青湖岛的子弟,滚出这片海域。否则,杀无赦——”

    不用告诫,便在他现身的那一刻,围攻礁石的青湖岛子弟便已停了下来,各自回头张望而一个个不知所措。四位筑基高手接连陨落,过于惊世骇俗。而那人自称无咎,又是何方高人?

    “呵呵!”

    晨甲亲眼看着四位弟子被杀,怎奈过于突然,根本不及阻拦,他的惊诧与愤怒可想而知。而当他看清数对手,禁不住怒极发笑。数十丈外的那个青衣小子,年纪轻轻,修为不过筑基四层,侥幸偷袭得手而已,竟敢虚张声势而大言不惭。

    “你叫无咎,我记下了。却不知你来自何方,又为何与我青湖岛为敌呀?”

    晨甲依然脸上带笑,牙齿却是咬得咯吱响。出声询问之际,他踏着飞剑缓缓往前。

    而这一刻,感到惊诧的不仅仅是晨岛主,与青湖岛的子弟,还有乐岛主,以及他的两位弟子。

    “无咎,你……你竟然隐匿修为,而你出手相助也就罢了,岂能动手杀人呢?”

    姜武与叶二,各自身子带伤,神情疲惫,便是踏着飞剑也是摇摇晃晃。两人虽然劫后逢生,兀自面面相觑而莫名所以。

    乐岛主则是凑到了无咎的近前,上下打量,抱怨之余,又是担忧不已:“你所杀的并非寻常子弟,而是筑基高手,一旦惊动玄明岛,我夏花岛便将……”

    无咎尚自傲然四方,颇有书生意气与大将风范于一身的气概。

    于危难关头,挺身而出,怒海生威,震慑四方,实乃道义担当,又怎能叫人不为之情怀激荡呢。

    谁料吃力不讨好,竟将两家都得罪了?

    无咎刚刚摆足架势,禁不住两眼一翻。他不理乐岛主,抬手抓出一块玉牌高举示意:“我乃夏花岛人氏,乐岛主门下子弟。适逢外敌入侵,怎敢不舍生忘死!”

    他手中所持,正是临行前得到的夏花岛的令牌。一牌在手,他俨然便是土生土长的夏花岛人氏。

    “你……唉……”

    今日出海,连番失算,乐岛主早已是后悔不迭,此时见到那块他亲手颁下的令牌,他只能无奈叹息,却又神色一动,忙道:“小心——”

    “小辈,你杀我弟子,纳命来——”

    晨甲早已是忍无可忍,认定了无咎的来历之后,他再无顾忌,猛然咆哮而抬手一指。尚在身前盘旋的剑光骤然闪烁,随即呼啸而去。那个青衣小子就在二十丈外,他要亲手为死去的弟子报仇。

    无咎依然凌空而立,毫无惧色,随着大袖挥舞,一道剑光出手。看情形他要以筑基修为,硬拼人仙高手。而强弱悬殊的较量,最终的结果应该没有意外。

    乐岛主似乎有所料定,而他出手并未相助,反而往后退去,并示意两个弟子远远躲开。

    “轰——”

    轰鸣炸响,光芒刺目,法力狂乱,剑光崩溃。而另一道剑光却是攻势大盛,便要趁势收割性命。谁料那道青衣人影,突然没了。

    晨甲踏剑往前,威风凛凛,而正待痛下杀手,不禁微微一怔。

    “砰——”

    一块玉符在身后炸碎,随之一片光芒当头笼罩而来。

    想要摆脱,为时已晚。

    晨甲只觉得身子一紧,难以动弹。他慌忙挣扎,却见一道青色剑光突如其来,竟透过光芒的束缚,狠狠刺向后背。“砰”的闷响,护体灵力为之震动。他蓦然大惊,全力抵挡。而青色剑光一击不成,瞬间与另外一道紫色剑光合二为一,再次袭来而连连重击。护体灵力似乎不堪承受,竟发出“喀喀”的碎裂声。他又惊又骇,咬紧牙关驱动全身法力。只听得“轰”一声,束缚的光芒终于崩溃。他趁机抽身暴退,并不忘抬手召回远处的飞剑而以防不测。

    与之刹那,一道青衣人影悠悠出现不远之外的半空中,掌心兀自剑光吞吐而杀机莫测,却又悻悻啐了一口。

    晨甲余悸未消,神色一凝:“你……你不过筑基四层的小辈,怎会……”

    一个筑基四层的小辈,差点要了一个人仙五层高手的性命。若非最后关头挣脱束缚,还真是让他生死难料。

    “呸——”

    无咎现出身形,神情无奈。以他筑基九层的修为,没有鬼芒相助,根本杀不了一个人仙高手。而如今的修为更是大不如前,想要重创晨甲也未能如愿。不过,却将那位人仙五层的岛主给吓得不轻。他眼光一瞥,扬声道:“乐岛主,你我联手,除去晨甲不难,切莫让他走脱……”

    乐岛主以为大势已去,正要带着姜武、叶二远远躲开。谁料修为高强,且凶狠的晨甲竟然落败?

    他与两个弟,皆错愕不已。恰听召唤,三人顿时心有灵犀。

    “正当如是!”

    乐岛主急忙大声响应,返身飞了回来。两个弟子紧随其后,各自强打精神。

    转瞬之间,师徒三人到了近旁,旋即摆出围攻的阵势。

    无咎看向左右,微微一笑,手中剑光闪烁,扬声喝道:“你我以四敌一,当诛杀凶顽而替天行道——”

    晨甲脸色微变,忙道:“乐陶,你便不怕梁丘前辈降罪而大祸临头?”

    他话音未落,闪身便走。

    “给我站住——”

    无咎作势追赶。

    “且慢——”

    乐岛主竟然出声阻拦。

    不过是稍稍的耽搁,晨甲已逃出去数百丈远,这才放缓身形,扭头大喊:“青湖岛子弟,速速乘船回岛——”

    用不着吩咐,青湖岛的子弟早已吓得纷纷逃窜。自家岛主已然落败,没谁胆敢侥幸。

    “杀了那帮东西!”

    无咎不肯作罢,依旧是杀气腾腾。

    “断然不可!”

    乐岛主忙又摆手制止,分说道:“此番大胜,已属难得,倘若肆意屠杀,必将惹得梁丘前辈动怒。过犹不及啊……”

    一道道人影掠过海面,无不惊慌失措。不消片刻,数十个青湖岛子弟已到了那条大船之上,随即法阵开启而光芒闪烁,转而奔着来路疾驰而去。

    晨甲依然踏着飞剑在远处徘徊,扬声又道:“乐陶,你杀我弟子,此事不能罢了。三日后,玄明岛见——”

    那位青湖岛的岛主丢下一句话之后,这才恨恨离去。

    无咎没有追赶,也没想追赶。或者说,他方才只是虚张声势。如今终于逼退对方,他暗暗松了口气:“嘿嘿,既然不肯认输,又何必要三日后再见呢,真是多此一举……”

    乐岛主也是庆幸不已,却又突然担忧起来:“糟了……”

    “岛主,出了何事?”

    乐岛主看向无咎,脸上神色莫名,随即摇了摇头,转身便走:“即刻返回,有话路上再说不迟!”

    “无咎老弟……”

    姜武与叶二没有忙着动身,而是拱手致意:“多谢出手……”

    这对师兄弟能够死里逃生,全赖有人出手相助,而猜忌犹存,难免心存芥蒂。却见无咎再次打败、并逼退了晨甲,且师父并未加以质疑,他二人总算放下最后一丝顾虑。

    “不必见外,我也是夏花岛人氏呢!”

    无咎笑容随和,踏剑而行:“怎奈我初来乍到,诸事不明,还请两位道兄多多指教!”

    姜武与叶二换了个眼色,连连点头。

    夏花岛突然多了一位筑基高手,是喜是忧,是福是祸,也未可知。

    一行顺着来路返回,途经礁石,稍作停顿,继续往前。

    守在礁石上的夏花岛子弟,死了七八个,伤了五六人,尚有三十多位,连同伤者在内,相继脚踏云履而起。死者倒也简单,抛入大海了事。生于斯、长于斯,最终埋葬于斯,堪称完满归宿。

    乐岛主与两位弟子加快去势,众人随后紧追。

    无咎却是不慌不忙,笑着自语:“小月儿临危不惧,英勇非凡,令人刮目相看呢……”

    一个小巧的人儿默默跟在身后。

    “咦,何故不快?”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