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九十七章 真诚足矣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一叶知秋点、雨黄昏夜很美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海面上,一条大船奔着夏花岛的方向疾驰而去。

    出海过罢,踏上返程。

    而比起来时的安静,此时的甲板上,多了几分热闹。

    夏花岛的修仙子弟虽有折损,却参与了海上的激斗,并见证了青湖岛的落败,一个个依然兴奋不减。于是三五成群凑在一起,叙说着惊心动魄的种种遭遇、以及各自的神勇作为。而凡俗子弟则是围在一旁,同样是兴高采烈。

    在这片海域上,采取明珠、围猎海怪、捕捞大鱼,均为寻常事。而海岛之间的生死拼杀,并不多见。修仙者的斗法,更为罕有。而今日不仅与青湖岛恶战一场,还亲眼目睹了人仙、筑基前辈的大显神通。此番出海,可谓收获良多。尤其是那位神秘的筑基高手,令人又是好奇,又是敬畏……

    凝月儿独自坐在船头,抱着双腿,膝头抵着下巴,乖巧而又神色默默。

    她的身旁没人陪伴,似乎有些孤单落寞。

    便于此时,一个妇人扭动腰肢走了过来。

    是阿信,竟脸上赔笑,双手拿着一把短剑。只见她走到近前,欠身施礼,然后放下短剑,讨好道:“月儿妹子,此前纯属玩耍打闹,乡里乡亲,莫要介意啊!”

    这个贪图便宜的女子,竟将窃取的飞剑原物奉还。

    凝月儿没有说话,伸手抓回自己的飞剑。

    阿信又是讪讪一笑,忸怩道:“妹子啊,以后姐姐还要你多多关照呢,还请在无咎的前辈面前多多美言几句,先行谢过了!”言罢,她竟然摸出几粒明珠放在地上,这才如释负重般地转身离开。

    不过瞬间,任家兄弟与几个熟悉的人影也走了过来,各自放下明珠、或符箓、或丹药,不忘点头致意,然后纷纷散去。

    凝月儿看着面前的宝物,怔怔片刻,禁不住的抿唇微笑,并长长舒了口闷气。便好似久久的郁积,在这一刻尽扫而空。

    浅而易见,曾经欺负过她的人,都是要她既往不咎,以后多多关照呢。而之所以如此,皆因某人的存在。

    凝月儿回首看向船楼,眸子微微闪烁……

    位于船尾的船楼,只有两层。上层露天,为法阵中枢所在;下层则是一间宽敞的静室,并有木窗通风照亮。

    与此同时,静室内,两人相对而坐。

    乐岛主虽遭创伤,而吞服了丹药,又稍加调理,已无大碍。他看向手中的一块玉牌,诧异道:“你是贺洲星云宗的弟子?”

    丈余远外,无咎点了点头:“嗯!”

    自从海船返航之后,无咎便被乐岛主邀请叙话。他早有所料,欣然从命。而来到静室之后,乐岛主果然又一次询问他的来历。而他不再隐瞒,索性拿出当年的星云宗的令牌,并将星海宗与星云宗的恩怨过节略述一二,只道是宗门纷争,而被迫逃亡海外,又历经劫难而丧失修为,这才随波漂流,意外闯入夏花岛的海域,等等。

    “感念岛主收留之恩,便欲报答。幸亏乐伯的灵石助我一臂之力,终于找回了几分修为。今日恰逢青湖岛作孽,理当挺身而出!”

    无咎所说,乃是贺洲仙门的一段真实经历,且有身份令牌为证,没有丝毫虚假。至于部洲、以及神洲,则是避而不提。他又道:“何况我已不再是仙门弟子,而是夏花岛人氏。夏花岛有难,我责无旁贷啊!”

    “原来如此……我倒是错怪了你,不过……”

    乐岛主看着手中的玉牌,点了点头,却又两眼一闭,叹道:“你早该道出实情,也不会……唉!”

    有关遥远的贺洲,以及贺洲仙门,他所知不多,却也听说过贺洲的仙门之乱。而无咎的所言所述、宗门令牌,非凡的杀人手段,以及出售与乐家坊的功法与飞剑,均佐证了一个仙门弟子的身份。他如今再无猜疑,却又后悔不已。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对方并无不良企图,反倒是竭力维护夏花岛,并在危急关头出手相助。

    “彼时自身难保,实属无奈呀!”

    无咎歉然一笑,接着说道:“而眼下此时,本人与夏花岛荣辱与共。岛主有话,但讲无妨!”

    乐岛主神色纠结,迟迟不语。

    无咎则是不急不躁,端坐如旧。

    又过了片刻,乐岛主抬手一抛。

    无咎接过玉牌,便听道:“也罢,只当你是青湖岛派来的不良之徒,便假意收留。而你今日也该知晓,我与青湖岛积怨颇深……”

    从乐岛主的口中得知,他虽然不是大奸大恶之人,却也懂得阴谋陷阱,否则他也不能成为一岛之主。而夏花岛地处偏僻,距离最近的海岛,便是青湖岛,怎奈两家素来不和。他意外获悉,晨甲试图吞并夏花岛。恰逢无咎突然闯入狩猎的海域,只当是晨甲的蓄意为之。于是假意收留无咎,实为暗中试探。而无咎竟然投靠一个疯疯傻傻的小丫头,且随身宝物众多,更加让他猜疑不已,却又寻不到更大的破绽。于是他心生一计……

    “……此番前往那片盛产明珠的海域,乃我刻意为之。倘若你与青湖岛有关,必然露出破绽。而晨甲却二话不说,大打出手,即使我搬出梁丘前辈也是无用,着实出乎所料。所幸你挺身而出,不然危矣!”

    乐岛主说到此处,余悸未消般地叹了口气。

    无咎咧嘴苦笑,有些难以置信:“为了我一个外来小子,倒也是煞费苦心,而如此计策……”

    正所谓,从来只有套路深,你死我活方为真。而这位乐岛主的计策,竟漏洞百出。算计的最后,差点葬送了整个夏花岛。

    “不、不……”

    乐岛主连连摆手,尴尬道:“在出海之前,我走了一趟玄明岛,并……并拜见了梁丘前辈,禀报了详情。前辈亲口答应我,决不允许晨甲侵犯我夏花岛。一旦发现他有不轨举动,便将予以严惩……”

    “梁丘前辈?”

    “梁丘子,玄明岛的岛主,地仙修为的前辈高人……”

    “而那位晨甲岛主,为何不惧梁丘前辈呢?”

    “也不尽然,而是他好像有所依恃!”

    “哦?”

    “他约我,三日后,玄明岛见……”

    “恶人先告状!”

    “正是如此!只要他要前往玄明岛,指责我夏花岛擅自入侵,并杀了他的四位弟子,本岛主便也成了祸乱飞卢海的罪人。即使梁丘子前辈为人公道,也不好有所偏袒。只怕麻烦了……”

    “这个……莫非本人之过?”

    “哎呀,当时若非你连杀四人,也震慑不了晨甲,他又怎肯退去,我并未怪你,而是……”

    便于此时,疾驰中的大船渐渐放缓。旋即法阵消失,一座熟悉的海岛近在眼前。

    “到家了——”

    “嗯……”

    相对而坐的两人不再多说,各自起身。

    无咎拱了拱手,告辞离去。

    便听身后说道:“无咎,三日后,能否陪我走一趟玄明岛?总不能任由晨甲在梁丘前辈面前胡言乱语……”

    无咎脚下一顿。

    又听道:“姜武、叶二,勉力撑到此时,已是不易,他二人继续闭关疗伤……”

    无咎没有回头,走向门外。

    ……

    清晨出海,返回夏花岛的时候,已是晚霞漫天。

    山野小径上,走过来一男一女。

    无咎背着双手,信步而行。

    凝月儿则是蹦蹦跳跳,一路跑在前头。

    海船靠岸之后,小丫头站在岸边等候。忽见一道青衣人影走到近前,并抬手示意。她顿时笑逐颜开,在众人的注视下欢快而去。

    途中,两人都没有说话。而时不时的眼光相碰,却又颇为默契。只是一个神色透着暖意,一个嘻嘻直乐而笑脸烂漫。

    须臾,两间石屋静静矗立在暮色之中。

    “今日收获颇丰,我来烧饭……”

    “不必了!”

    “是否倦了,回屋歇息?”

    “露天草地便好!”

    “你……”

    “我想陪着月儿,说说话!”

    “好啊……”

    两人在草地上坐了下来,却一时无语。

    无咎拿出酒壶,饮起了酒。

    凝月儿则是明眸闪烁,似乎依然沉浸在兴奋之中,而兴奋之余,又多了几分莫名的忐忑不安。她索性双手托腮,静静看着几尺之外的那道熟悉的身影,看着他默默饮酒,看着他举目远眺,看着他轻声叹息,又看着他回过头来微微一笑。

    “我……我该称呼你一声前辈……”

    “我是你收留的门人啊!”

    “嘻,人不可貌相。你今日真是大出风头,威震夏花岛呢。便是任家兄弟与阿信,也找我赔礼道歉……”

    “说说你啊!”

    “我有何好说?”

    “说你的童年往事,说你修炼的未知……”

    “我爹最为疼我,每回出海,总不忘给我带来稀罕之物……我娘嫌弃我性情狂野,怕我吃亏,又怕我孤独无依……有时倦了入梦,还能见到爹娘……如今我成了修仙者,依然忘不了……”

    “人世间,最重莫过爹娘恩。忘不了,便揣在心头,带在路上!”

    “嗯,从没人给我这般说过,而我也无人提起……”

    “你意外踏入仙途,根基不稳,还须依照我给你的功法,循序渐进……”

    “你怎能看出我修炼有误?”

    “我是筑基高手哦!”

    “嘻,起初我传你法门,想必笑我无知!”

    “你有真诚足矣,谁敢取笑于你?且罢,我今晚便传你一套遁术!”

    “你要收我为徒?”

    “我从不拜师,也不收徒!”

    “那你的一身修为,从何而来?”

    “这个……我与小月儿的境遇相仿!”

    “咦,你也误服了妖丹?”

    万里苍穹,一弯新月悄然升空。夜色下的草地上,两人说笑不停……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