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六百九十九章 自有对策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轰炸机20、jourbox、一叶知秋点、pexxxyu、万道友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也感谢各位的订阅与红票的支持!

    …………………

    乐岛主停下脚步。

    无咎随后而来,却在海边徘徊。他不仅没有踏上小岛,反而出声制止。恰好人在半空,所踏的飞剑显露无遗。一道紫色的剑芒隐隐约约,看上去很是与众不同。

    乐岛主没作多想,出声道:“不愧为仙门弟子,你的飞剑颇为神异!”

    正当黄昏时分,虎尾岛的风景甚美。且此处没有外人,即刻便将前往玄明岛。故而,乐岛主绷紧的心弦终于放松下来。而自从获悉了无咎的来历之后,他也似乎多了几分敬意。仙门弟子,远非海岛的修仙者能够相提并论。何况一个来自域外的仙门弟子,其眼界阅历以及修为神通,必有过人之处。

    “我并非仙门弟子,我乃夏花岛人氏。”

    无咎依然悬在十余丈的半空中,凝神俯瞰着脚下翻涌的海浪。提醒一句,他又道:“岛主莫要忘了,你差我灵石呢!”

    “呵呵,怪我不慎!你乃夏花岛人氏,我门下的修仙子弟!”

    乐陶、乐岛主,平日里少言寡语,很是威严,却也不乏随和的一面。

    “至于所欠的灵石,来日由乐掌柜慢慢还你也不迟!”

    乐岛主转过身去,继续往前。

    话语声又起:“且慢——”

    “无咎,此地并无异状,你何故不肯登岛?”

    乐岛主接连遭到阻拦,略有不快。

    “天色已晚,莫再耽搁!”

    “乐岛主,你我尚且懂得提起动身,那位晨甲岛主,又怎会不知呢?尤其他刻意挑明,三日后再会,而这虎尾岛,恰恰便是通往玄明岛的一道关卡,倘若……”

    “哼,你莫非比我谨慎不成?我且问你,倘若晨甲设伏,他人在哪里?”

    “这个……”

    无咎无言以对,看向岛上的那个藏有传送阵的山洞。

    不管是小岛的四周,还是海水之中,均未见异常,也不见有人设伏的迹象。莫非疑心太重,以致于猜测有误?

    “你如此猜忌,将我置于何地?”

    乐岛主愈发不满,径自往前走去。他毕竟身为人仙高手,怎肯任由从一个筑基晚辈指手画脚。他一边走着,一边继续教训道:“尚在数十里外,我早有戒备。眼下有我在此,你又何必担忧。莫非你还怕那洞内藏人,我这便替你探路!”

    无咎只得缓缓落下。

    乐岛主已走到了山洞前,却突然收住脚步。

    无咎的两脚已踩在沙滩上,心神一凛。

    却见乐岛主回过头来,笑了笑,似有不屑,转而一步踏入洞口。

    无咎翻着双眼,慢慢走了过去。

    他暗忖道,这个乐岛主,还是放不下长辈的尊严。而本人之所以疑心太重,因为吃过太多的亏。所谓的谨慎,亦绝非一个小心这样简单。而是如同在刀尖上行走,步步惊心,步步凶险,还须步步提防。

    天边霞光渐尽,小岛笼罩在朦胧的暮色之中。而除了喘息不歇的浪涛声,远近再无其他的动静。

    无咎踏入洞口,神色微凝。

    山洞为人工开凿,十余丈的方圆。洞顶嵌着几颗明珠,发出淡淡的光辉。而洞内四壁空空,仅有当间的空地上,摆放着六根玉柱环绕的阵法,还有先到一步的乐岛主在招手催促:“如何,此地有无陷阱?你我今日赶往玄明岛,必然出乎晨甲所料,快快入阵……”

    所在的传送阵,有丈余大小,一次传送三五人,应该并非难事。而六根玉柱炼制的阵脚上,均已嵌入灵石。阵法之中,除了乐岛主,另有一块阵盘,标识着传送的方位与远近。

    无咎左右张望,迈入阵中。当他盯着脚下的阵盘,又禁不住一阵狐疑。

    谁料乐岛主却已祭出法决,四周顿时光芒闪烁而风声呼啸……

    不消片刻,光芒与风声倏然远去。

    便听乐岛主轻松说道:“今晚抵达玄明岛,歇宿一宿,明早前往梁丘前辈府邸……”而他话声未落,转而惊咦:“咦,传送之快,似有不同,这是——”

    此前的山洞没了,眼前乃是一片乱石谷。

    黑暗之中,人影晃动。

    还有得意的大笑声响起——

    “哈哈,师岛主手段高明……”

    “走——”

    乐岛主尚自错愕,他身后的无咎已腾空而去。他蓦然惊醒,慌忙踏剑蹿起。而不过刹那,四周光芒闪烁。紧接着“砰砰”连响,他与无咎相继一头栽下。“扑通”落地,他翻身爬起。却见禁制笼罩,显然已被困入阵法之中。

    与此同时,隐约可见阵法外冒出一群人影。其中的一个满头白发的粗壮汉子,再也熟悉不过,竟是青湖岛的岛主,晨甲。随其现身的中年男子,同为人仙五层的高手,以及四、五个筑基修为的小辈。

    “晨甲,你……”

    乐岛主明知上当,依然难以置信。

    此番提前动身赶往玄明岛,途中并无异常,谁料转眼之间,竟来到一处陌生的地方。而那个晨甲,本该远在青湖岛,怎会出现在此处,还有预设的阵法,以及帮手……

    “哈哈,乐陶,为了此番重逢,我便请了桑德岛的师岛主,在传送阵上动了手脚,并设下阵法而结网以待。”

    出声的正是晨甲,狞笑过后,又发出一声冷哼:“哼,杀我弟子,今日要你以命偿命!”

    “你……你不是要面见梁丘前辈吗,你成心使诈……”

    乐岛主依然是目瞪口呆。

    “你若不死,再寻梁丘前辈论理不迟!而我有意放出风声,便是要让你自投罗网!”

    晨甲的神情得意,话语中透着杀机。

    “这个……”

    乐岛主终于明白了缘由,绝望无语。

    晨甲在弟子被杀之后,便蓄意报复,于是放出风声,要前往玄明岛告状。而他却暗中请来擅长阵法的师岛主,悄悄改动了传送阵。乐岛主本人唯恐吃亏,提前动身,本想讨巧,谁料正好中计。如今不仅身陷囹圄,还要面对两位人仙高手的围攻。大难临头,只怕再无逃脱的侥幸。

    “啪”的一声,有人从地上站起,摔打着衣袖,悻悻啐了一口。

    “无咎,你还是莽撞啊,不该杀人,唉……”

    乐岛主悔恨之余,又禁不住叹息埋怨。与其想来,倘若没有杀了晨甲的弟子,两家尚不至于结下死仇。只怪某个仙门弟子过于莽撞,惹来祸事连连。

    无咎抬头仰望,同样的满脸郁闷。

    此前刚刚发现传送阵的阵盘有异,阵法便已开启。请问这位乐岛主,究竟是谁莽撞?而自己杀人,或许不够光明正大,若非如此,又如何保得住夏花岛?

    事已至此,多说无益。最怕的就是阵法,却怕什么来什么。而眼前的阵法,仅有十余丈大小,却雾气环绕,杀机莫测。

    “乐岛主,可有破阵之法?”

    “没有……”

    两人问答之际,阵法传来咒骂声——

    “无咎,我记得你,可恶的小子,还想破阵,等死吧——”

    只见晨甲拱手示意:“烦请师岛主将他二人灭了,回头必有重谢!”

    师岛主是个中年人,看似略显清瘦,三绺黑须,头结发髻,青布长衫,修仙者的装扮。他闻声点头,抬手一指。

    与之瞬间,四周景物一变。云雾不见了,尽是惊涛骇浪。而那浪涛之中,还有无数巨大的海兽,张牙舞爪,摇头摆尾怒扑而来。

    无咎不及多想,抬手抛出四面小旗。一层云水禁制,霎时笼罩二人。而凶猛的浪头与疯狂的海兽,却势不可挡。

    “砰、砰——”

    撞击声震耳欲聋,随即又“喀喇”作响而恍如天崩地裂。

    无咎双手掐诀,全力加持。而阵法还是难以支撑,崩溃在即。

    “哎呀,你的云水阵,威力不济,怎能挡住杀阵……”

    乐岛主看出了无咎的阵法,正是来自他的乐家坊。而一套寻常的云水阵法,防御宅院、洞府尚可,与高人斗法,根本无济于事。谁料他话音未落,无咎猛然打出一串法诀而双手用力挥动。堪堪欲倾的阵法,竟“轰”的一声炸开。随即威势倒卷,怒涛逆流。尚自疯狂的海兽顿时溃败,连同滔天巨浪随之湮灭。纵使天地也微微摇晃,而不过瞬间,无数的海兽再次乘浪而来。

    “如何,我说不假……”

    乐岛主急忙催动灵力护体,飞剑在手。而不过瞬间,便已被惊涛骇浪吞没。所幸修为、神识尚在,他忙强行抵抗。一头海兽呼啸而来,躲避不及,挥剑劈砍。虽剑光闪烁,看似凶猛的海兽却似无形之物。攻势落空,一股强横的力道迎面而至。他惨哼一声,倒飞出去。又是几头海兽从天而降,他惊慌传音:“无咎,且以阵法阻挡片刻……”

    无处不在的海兽,均为法力禁制所化,难以对付,也难以招架。云水阵法虽然无用,好歹能够在危机中延缓片刻。

    却见十余丈外的海浪中有道人影正在挣扎,即使他的飞剑不凡,面对诡异的海兽,同样难以奏效。听到传音,他狼狈急道:“早知如此,你便该让乐伯多送我几套阵法……”

    无咎仅有的一套阵法,云水阵,还是来自夏花岛的乐家坊,如今再让他拿出阵法,简直就是强他所难。此时身陷重围,遁法难以施展,飞剑无力,只能惊涛骇浪中徒劳挣扎。而他窘迫之余,不忘提醒:“乐岛主,你有无阵法?”

    “我既然开得乐家坊,怎会没有阵法?”

    “天呐,你还不拿出来更待何时?以阵破阵,赶快……”

    “只怕也是无用……”

    “不管怎样,自爆便可……”

    “徒劳无功……”

    “哎呀,但有片刻,我自有对策……”

    “哦,当真?我便舍弃两套阵法……”

    “你……你竟有两套阵法……”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