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七百章 天阴有雨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天朝撸管少女、一叶知秋点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乐岛主自诩谨慎,也不失去精明,而关键时候,却总少了几分果断。

    恰恰是他的犹豫不决,每每让他陷入绝境。不过,在无咎的提醒下,他祭出一套四面小旗炼制的阵法。

    与之瞬间,一团法力光芒强行排开了翻腾的巨浪与凶猛的海兽,并在重重杀机之中,挤占出一块方圆之地,堪堪将疲于挣扎的二人笼罩在内。而阵法初成,便摇摇欲坠。

    “哎呀,撑不住……”

    “爆,自爆阵法……”

    “轰——”

    阵法炸开,威势逆卷。巨浪海兽随之崩溃,方圆之地也豁然开朗许多。而更远处的攻势犹在,令人窒息的危机即刻卷土重来。

    “此法无用,如何……”

    “你不是还有一套阵法吗,快快……”

    “岂不可惜……”

    “人死了,再多的宝物也带不走……”

    乐岛主急忙再次抛出三面小旗,一座占地五、六丈的阵法借势而成。随之光芒笼罩,气机森森。威力竟然远远强过之前的两套阵法,看来他还是过于算计。而即使他的阵法威力再强,也难挡两位人仙驱使的阵法,何况还有数位筑基高手的加持,形势依然岌岌可危。

    无咎却是无暇多顾,在四周来回疾走,并摸出灵石,一块一块丢在地上。

    “砰、砰、砰——”

    闷响大作,此前的巨浪海兽不见了,而是无数的冰凌卷着寒潮横卷而来。转瞬之间,五、六丈的阵法在渐渐收缩,并笼罩着一层厚厚寒冰。重负之下,气机断绝,阵法“喀喀”摇晃,好似随时都将崩溃而被寒冰冻结。

    乐岛主惊道:“玄冰阻断,阵法难再……”

    “爆啊,你倒是自爆阵法啊!”

    无咎跑了一圈回到原地盘膝坐下,大声呵斥。

    乐岛主苦于无计,也顾不得他的岛主尊严,狠狠掐动法诀。摇摇欲坠的阵法猛然颤抖,随即“轰”的一声炸开。霎时气机狂乱,冰雪肆虐。强横的威势咆哮逆袭,法力浩浩荡荡横卷而去。禁锢四方的阵法,随即受到冲击而“砰砰”作响,

    无咎同时拿出一块灵石拍在地上,顺势双臂张开而低沉吼道:“月影古阵,给我吸——”

    与此刹那,一道旋风平地而起,猛然将四周的气机吞噬殆尽,转而又化作灵力倏然倒卷而涌入当间的那道青衣人影的体内。而旋风随之愈发猛烈,形成一个漩涡,渐趋延伸扩展,渐趋吞噬所有的气机。冰凌、寒潮触之即溃,一度坚不可摧的阵法竟然随之颤抖摇晃。

    乐岛主愣愣杵在原地,只觉得一切恍如幻觉。

    阵法愈强,法力愈强。而将阵法之力,转化为灵力,并吸纳入体,从而收归己有。此举不仅使得阵法成为无源之水,而难以维系,值此破阵之际,还占够了便宜。岂不见他的修为,在缓缓提升……

    阵外,人影慌乱。

    只见乱石谷中,一团占地十余丈的阵法,犹在剧烈摇晃而堪堪欲倾,怎奈任凭如何法力加持,依然难以操纵。

    “师岛主,你说阵法强大,不畏以阵破阵,眼下怎会这样?”

    “那小子极为古怪,我也弄不清原委,还请晨岛主助我一臂之力……”

    “也只得如此,否则功亏一篑。我不信以我七人之力,还压制不住他二人……”

    晨甲与师岛主,连同五位筑基高手,齐齐掐动法诀,将各自的法力修为源源不断加持到阵法之中。而摇晃的阵法并未有所收敛,反倒像是陷入一个无底深渊而再难自拔。七人察觉不妙,怎奈身不由己,只得任凭法力流水而去,指望着最后关头换来转机。如此僵持片刻,众人已气喘吁吁,晨甲与师岛主尚可支撑,五位筑基小辈却耗尽了大半修为而再难为继。

    不过是稍稍松懈,阵法“喀喇”作响。犹如一股强劲无匹的力道在撕扯着阵法,吞噬着所有人的法力修为。随即阵法迸裂出一道道缝隙,继而“轰”的一声崩溃,狂烈的旋风呼啸而来。

    师岛主大惊:“阵法反噬,躲开——”

    与此同时,乐岛主依然愣愣怔怔。

    那道青衣人影,已从旋涡的当间站起身来,犹自舒展双臂,一头黑色乱发随风狂卷。而他的修为,却从筑基的四层,变成了筑基六层,似乎仍未停止提升,谁料便于此刻,夹杂着法力、灵气、云雾的旋涡,猛然倾泻而去。随即一声巨响,笼罩四周的阵法轰然崩溃。瞬间现出阵外的七道人影,正自惊慌后退。

    “走——”

    一声低叱在耳边响起,一道人影冲天而去。

    乐岛主猛然打个机灵,急忙踏剑随后紧追。

    只见乱石谷中,依旧是云雾狂卷、旋风呜咽、飞沙走石。值此混乱之际,两道剑虹腾空而起,转瞬之间,已消失在茫茫的夜色之中。

    晨甲与师岛主等人,正在后退,察觉有变,急忙停下。却没人去追,而是面面相觑。

    连番加持阵法,颇为消耗法力。此时再去追杀一个人仙高手,显然已毫无胜算。尤其还有一个神通诡异的年轻人,他竟然破了师岛主的阵法。

    “那小子是谁?”

    “乐陶门下的修仙子弟,名叫无咎。”

    “便是他杀了你的四位弟子?”

    “原本难以得手,怎奈偷袭,且飞剑诡异,故而被他侥幸所趁!”

    “夏花岛,竟然还有如此样的人物!”

    “所言何意?”

    “我虽不知他底细,而依我看来,他方才的破阵之法,应为一种远古秘术!”

    “师岛主精通阵法,还请指教。”

    “我也仅为猜测而已,千万不要放过那个小子……”

    “我自然省得,若非那个无咎暗中作祟,仅凭乐陶一个庸人,又怎会是我的对手。如今他二人必然前往玄明岛,还请师岛主多多相助!”

    “你我相交多年,不必多说。何况我在玄明岛,尚有几位故旧……”

    ……

    月上中天,海波生辉。

    两道踏剑的人影划过半空,缓缓落在一座小岛之上。

    一块白沙海滩,两株矮树,便是小岛的全景。而十余丈方圆的所在,足以落脚歇息。

    “乐岛主,此处如何?”

    “所幸没人追来,歇息无妨!”

    “晨甲与那位师岛主,均已耗去了大半的法力,借他二人胆量,只怕也不敢追来!”

    “恕我冒昧,你是如何破阵,又是如何在短短时辰内提升了修为境界,那是怎样一种秘术,能否……”

    “嘿,仙门有传承,不为外人道哉!”

    “啊……说的也是!”

    “乐岛主,我连番施为,甚是疲惫,你看……”

    “哦,请便!”

    两人落在小岛上,打量着四周的情景,简短说了几句话,然后各自走开。

    无咎走至小岛当间的小树下,盘膝而坐,随即闭上双眼,摆出一个吐纳调息的架势。随着他内视修为,嘴角微微翘起。

    因为乐陶的缘故,再次上当。

    那位岛主,老老实实守着偏僻的夏花岛,倒还稳妥,让他参与尔虞我诈,或生死拼杀,他则是有心无力。

    有道是,机缘与凶险并存,正是因为上当,并遇到了最为头疼的阵法,不得不祭出月影古阵。时过多年,这套古阵依然好用。只要是法力、或灵气所在,无不吞噬殆尽。最终不仅脱困而出,还将阵法的灵力,以及晨甲、师岛主等人的法力修为,尽数吸纳为自己所有。而曾经跌落的境界,意外得以提升。怎奈吸纳的灵力,终归有限。正当修为提升之际,便被迫中止而逃向远方。

    筑基六层,颇为尴尬的一个境界。比起人仙高手,依然差了好大一截。而虽有不足,却是一个好的兆头。至少跌落的境界,又回来了。只要找到充足的灵石,或五色石,人仙,地仙,甚至于飞仙境界,还不是指日可待。

    却不知遭此变故,玄明岛又在何方。倒也不怕,还有一个乐岛主,有他带路……

    此时月明星稀,海浪舒缓,清风徐徐,夜色无边。

    乐岛主,独自坐在海边,却无心入定,而是默默回首一瞥,然后继续看向那缓缓翻涌的海浪。

    那个仙门弟子,很神奇。修为说涨就涨,前后不过一月的工夫,便从羽士二层,变成了筑基六层的高手。好似海浪,一不留神,绽开一朵浪花,却再无回落的时候。或有一日,还将化作惊涛骇浪,吞没夏花岛,卷过飞卢海……

    ……

    天明时分。

    没有朝霞,也没有旭日,只有片片的乌云飘在头顶。

    无咎从静坐中睁开双眼,吐了口浊气,拂袖起身,然后挥臂舒展筋骨,很是精神抖擞的模样。

    乐岛主则是伫立海边,手里举着一枚玉简。

    “此处是何所在?”

    听到询问,乐岛主转过身来,竟面带倦色,好像彻夜都在忙于心神而不得歇息。

    “昨夜慌不择路,莫非远离了玄明岛?”

    无咎在海滩上踱着步子,举目远眺。乌云笼罩之下,海面上显得异常沉寂。

    “此处难以查明,而据图简所示,昨日遇变的乱石谷,应为石矶岛,与玄明岛相隔万里。而你我已疾行半宿,如今只须转往西北,便可赶在日落之前抵达玄明岛!”

    乐岛主分说过罢,又道:“事不宜迟,及早动身。唯有面见梁丘前辈,方能迫使晨甲有所收敛。”催促之际,他抬头仰望:“哦,今日天阴有雨!”

    不消片刻,雨丝飘落。

    两道踏剑人影穿过雨雾,腾空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