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七百零一章 玄明岛上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曳光吻着无咎、一叶知秋点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玄明岛,乃飞卢海域,七座大岛之一。

    千里方圆的海岛上,不仅丛林茂盛,景色秀美,还聚集着数百户的凡俗人家,以及为数众多的修仙者。

    在玄明岛东端的海边,有个镇子,玄明镇。

    紧挨着滨海小镇的是一道海湾,有石板为路,栈桥连接,还有大小船只停泊在岸边。乍然看去,与凡俗的码头没有两样。虽不见渔火,却也星灯点点而海波倒映。

    便于此时,两道踏剑的人影掠过海面而来。不过瞬间,码头上多了一位中年汉子与一位年轻男子。彼此换了个眼色,转而抬头看向四方。

    已是暮色降临时分,码头上依然有人往来,而对于突然现身的两个陌生者,却没谁在意,仅仅投去一瞥,然后各自继续忙碌。此地的人们,早已见惯了飞来飞去的修仙高手。

    “这便玄明岛?”

    “是啊,一番周折之后,总算赶到了地方!”

    “又将如何,是否前去拜见梁丘前辈?”

    “天色已晚,且找个客栈歇息一宿。明日大早,再去拜见前辈不迟。”

    “嗯,尚不知玄明岛有无好酒,且来两坛打打精神……”

    “无咎,你……”

    “乐岛主……”

    “随我来……”

    “您先请……”

    中年汉子,便是乐陶、乐岛主;年轻男子,则是无咎。两人从天明赶路、直至天黑,总算赶到了玄明岛。而持续长途奔波,难免有些疲倦。彼此达成一致,找个客栈落脚歇息。

    乐岛主乃是玄明岛的常客,在头前带路。

    无咎则是初来乍到,默默随后。

    走过码头,乃是数十层的石阶。上了石阶,便是一条数里长的街道,为青石铺就,应该经过了雨水的冲刷,看上去一尘不染。街道两侧,或独门独院,或石屋、小楼,或门脸店铺,高低错落延伸而去。而各家各户的门前,悬挂着玉石炼制的灯匣,在夜色中散发着柔和的光亮,照映着平坦的街道。

    眼前的小镇,与夏花岛不同,但凡店铺的门楣上,或门前,皆以石匾或石碑标注着店家的名称,虽为古体文字,倒也不难识别。玉器坊、铁器坊、油坊、药坊、布坊,酒坊,还有丹坊、仙坊,以及酒楼、客栈等等。而天色已晚,众多店铺多半已关门闭户。街道上虽有人影往来,却少了凡俗的喧嚣,而多了一种远离世俗的宁静。

    “在镇外倒也无妨,而镇上却仙凡混杂,不乏隐居高手,为免冲撞与不必要的麻烦,切忌御剑来往,或肆意施展神通!”

    “梁丘前辈,并非住在此处。他的府邸,尚在数十里外的玄明峰下。”

    “呵呵,莫要小看了玄明岛,近十万里内的千座岛屿,以及夏花岛、青湖岛等十余座有仙者聚集的海岛,均受其管辖。此外,岛上常年有各地高手往来,或问道、或寻缘,若能结交一二,倒也不无裨益。”

    “如此一方所在,比起仙门如何?”

    乐岛主大步而行,神态轻松。许是赶到玄明岛,与晨甲的恩怨便也有了转机,他此时的心境不错,沿途分说着岛上的规矩,以及风土人情。不过,他对于某人仙门弟子的身份有些念念不忘。

    “仙门倒也寻常,不抵这大海辽阔。嗯,我乃夏花岛人氏!”

    无咎背着双手,信步往前。他一边打量着夜色下的街景,一边暗暗记下乐岛主所说的话。他随声应答,接着问道:“由玄明岛,便可直达卢洲本土?”

    “非也!玄明岛虽然是前往卢洲本土的必经之地,却还要辗转天明岛与丽水岛,方能离开飞卢海域……”

    “这般麻烦!”

    “倘若任由来往,岂不大乱,故而,穿前往玄明岛,务必要严加甄别,否则梁丘前辈等七位岛主也不安稳……”

    “哦,那七位地仙前辈,又归谁管辖?”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

    两人说话之间,停下脚步。

    一道石坊,矗立在街道的旁边。门前安放着两个玉石灯盏,门上的石匾上则是光秃秃的什么也没有。透过石坊,可见一处宅院依山而建,却见不到几个人影,显得颇为寂静。

    “这便是玄明客栈!”

    乐岛主分说一句,抬脚走去。

    石坊有一丈多高,两丈多宽,像个门框,恰好阻断了宅院与街道的相连。欲要往前,只能从石坊下穿行而过。

    无咎随后紧跟。

    而刚刚接近石坊,整个石坊突然闪过一道淡淡的光芒。

    乐岛主早有所料,径直往前。

    无咎却是颇感意外,脚下一顿。

    光芒从左右的石柱散出,瞬间掠过全身,随即又倏然左右,竟有隐隐一层禁制笼罩着宅院的四周。与之同时,石坊的石匾上浮现出“玄明客栈”四个大字。而不过眨眼工夫,禁制光芒与字迹皆消失无踪。

    无咎皱皱眉头,这才慢慢举步。

    一间客栈而已,竟有阵法笼罩?

    “呵呵,此间仅对修仙者开放,凡人不得入内!”

    乐岛主走向不远处的石屋,从中迎出一位老者,看似年迈,却有着羽士八层的修为。彼此应该相识,各自拱了拱手。他摸出十块灵石递了过去,而对方则是拿出两块玉牌交换,然后点头笑了笑,转而返回石屋。

    “这是你的门牌,为进出门禁所用。”

    “在此歇息一宿,竟要五块灵石?”

    “并非一宿,亦非五块灵石,而是一个月,十块灵石。不管客人居住的时辰长短,均以整月计价。我前日来过,期限未满,故而洞府留着,而无须再付灵石!”

    “啧啧,如此价钱的客栈,也只有前辈高人能够享用,我倒是占了岛主的便宜!”

    无咎到了近前,接过玉牌。三寸长短的玉牌,没有雕饰,也不见字符,而稍加神识留意,上面便浮现出玄明客栈,乙三,以及夏花岛无咎,筑基六层等字迹,并内嵌禁制,显得颇为不俗。

    “咦,客栈的石坊如此神奇,一步踏过,便已获悉我的名讳来历与修为?”

    无咎很是诧异,忍不住看向临街的那道石坊。

    “石坊为深海冥石打造,所炼制阵法,能够轻易识破仙者的修为,以免有人蓄意不轨。而你的来历与名讳,由我告知巴掌柜,我与他相熟,不必另行说明!”

    乐岛主摇了摇头,又道:“乙三,便是你的洞府,我住隔壁,有话明早再说!”

    既为客栈,竟有洞府?

    宽敞的庭院尽头,为山壁所环抱,果然凿出了上下两层山洞,足有三、四十之多,且各有禁制阻挡,岂不就是一间间的洞府。

    乐岛主抬步离去,无咎紧随其后。

    庭院尽头的左侧,有道石梯。循阶而上,便是上层山洞所在。

    乐岛主走到一个洞口前,举起玉牌轻轻划动,然后回头示意,转身踏入洞内而失去了人影。洞口笼罩的光芒只是微微扭曲,随即恢复了原状。

    无咎又走了两丈远,在相邻的洞口前停下脚步。

    山洞有着一人多高,旁边的石壁上刻着乙三的字样。不用多想,乐岛主的洞府便是乙二。左右为一条丈余宽的通道所连接,并环绕山壁,尽头另有石梯通往庭院。由此仰望,似有禁制遮掩。隐约可见峭壁高耸,山林婆娑。居高俯瞰,客栈尽收眼底。还有夜色下的小镇,以及那宁静的街道与点点的星灯。

    无咎举起门牌信手一划,封禁的洞口闪开一道缝隙。就势踏入洞内,禁制在身后关闭。眼光落处,他不禁微微愕然。

    洞内是间静室,两丈方圆,虽然地方不大,却异常整洁,并弥漫着淡淡的灵气,令人为之精神一振。

    竟有灵气?

    浅而易见,玄明岛的地下藏有灵脉。所在的静室,借助阵法与灵脉相连,故而有淡淡的灵气聚集,以便客人吸纳修炼。

    此外,头顶嵌有明珠照亮,淡淡的珠辉透着静谧。一方草席铺地,一个蒲团摆在其中。另有木几置于一旁,上面摆放着两枚玉简与一块白色玉璧。

    无咎在静室中转了一圈,在蒲团上盘膝而坐,随手拿起玉简。

    两枚玉简,或为打发闲闷之用。一个拓印着飞卢海的传闻轶事,一个拓印着飞卢海的岛屿分布以及玄明岛的地理图绘。

    无咎放下玉简,又是一阵好奇。

    木几上还有一块玉璧,嵌有底座,尺余方圆,光洁无暇,似有法力闪烁。不用多想,那是一件炼制的法器。

    无咎便想拿起玉璧查看,尚未触及,玉璧突然光华绽放,旋即从中呈现出一片熟悉的景象。封禁的洞府,宽敞的庭院,以及石坊、街道,正是客栈的情形。再次伸手挥动,景象消失,玉璧恢复原状。

    “咦,如此法器,倒也新颖,坐在洞内,根本不用神识,便将洞外看的清清楚楚。但有风吹草动,尽在掌握。就此歇息、或修炼,安危无忧也!”

    无咎惊咦过后,连声感叹。

    “啧啧,既有灵气吸纳,还有玉简消遣,且阵法防御,不受外来骚扰,真是一个闹中取静的好地方。十块灵石,虽然奢侈,倒也值得,不过,若能再有几坛美酒相伴,那才是阔绰、惬意呢!”

    他翻手拿出白玉酒壶,却又拂袖站起。

    既然来到玄明岛,怎能不品尝、品尝此地的美酒。夜色未深,且外出闲逛一二……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