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七百零二章 穆家老店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gavriil、一叶知秋点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街道上,行人稀少。

    一轮明月刚刚洒下光辉,又匆匆躲入厚厚的云层。站在客栈门前的人影,也随之隐入夜色之中。

    无咎看了眼身后的石坊,以及玄明客栈,踱步往前。

    玄明客栈,虽然禁制笼罩,且奢贵舒适,来去随意,堪称一个修炼的好地方。而何为客栈?投宿歇脚的所在,不仅有舒适的床榻,还有热茶饭伺候着,方能宾至如归,一扫旅途的疲劳。而此间除了数十洞府与一个宽敞的庭院之外,竟然不卖吃食也不卖酒水。所谓的客栈,名不符实啊。

    无妨,自寻去处。

    无咎顺着街道走了两步,脚下一缓。

    几道强弱不同的神识,从身旁掠过。拂面的海风中,一丝灵气隐隐约约。

    玄明岛上,修士众多,其中不乏高手,还是小心为妙。而岛下既然藏着灵脉,灵气竟然如此的稀薄。不过,客栈的静室中,灵气却要浓郁许多。

    无咎继续往前。

    沿途的店铺,他暂时没有兴趣,而是一路往西,直至两里外,顺着街道左拐,又去了百丈远,这才慢慢停下脚步。

    眼前的所在,乃是另一条街道,稍显狭窄,却情景迥异。几家店铺临街而建,门前人影聚集,说笑声不断,显得颇为热闹。而店铺的门匾上,分别刻着飞卢客栈,伏家老店,以及穆家老店的字样。而名为穆家老店的铺子,更是门扇大敞,灯光照亮,临街摆着两张木桌,并围着十余个粗莽汉子正在举坛痛饮而大快朵颐。浓郁的酒香随风飘来,着实令人陶醉。

    “嘿!”

    无咎禁不住咧嘴一乐,抬脚走了过去。

    玄明客栈,专门招待修士,而此处的客栈、肉铺以及酒铺,则是凡人聚集的地方。那群汉子应为海船上的船夫,或出海归来而饮酒作乐。

    无咎直奔穆家老店,扬声道:“掌柜的,有无好酒……”

    话音未落,四周的喧闹声顿时一静。说笑的汉子们似有顾忌,各自埋头吃喝而再不吭声。

    两间石屋,便是穆家老店的厅堂,里面摆着一张柜台与几张木桌,另有过道通向后院。

    却不见掌柜,只有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守着柜台:“见过仙长!”应该是位伙计,很是恭敬,赔笑又道:“穆家老酒,素有口碑,不知您是在此小酌,还是……”

    无咎回头一瞥,又看向自身,转而道:“不知味道如何,且来一坛品尝!”

    他虽然没有散出威势,而神态举止,以及衣着,均与众不同。伙计与汉子们与伙计早已看出他修仙者的身份,故而有所忌惮。可见此处虽然仙凡混居,而相互之间还是尊卑有别。

    “您请——”

    伙计搬出一个陶坛放在柜台上,打开泥封,又摸出一个陶碗,而尚未斟酒,坛子已被一把抓起。伙计见怪不怪,继续赔笑。

    酒坛只有四、五斤重,被无咎伸手抓过,举起来稍加品尝,随即便是一阵猛灌。“咕咕”几口,酒坛见底。“砰”的放下酒坛,抹了把嘴角,他已是两眼放光而连连点头:“嗯,倒也饮得,且将店内存酒拿来,多多益善!”

    “穆家老酒,为五谷酿造,佐以山泉、灵药蒸煮,成酒醇厚,味道甘甜,且有强身健体与延年益寿之功效。”

    伙计的脸上似有得意之色,却站着不动,分说之际,竟伸出巴掌示意:“一坛酒,五块灵石。小店尚有窖酒百坛,仙长若是诚心购买,便是五百块灵石。承惠——”其架势分明就是一手交钱、一手交货,概不赊欠。

    “一坛酒,竟卖五块灵石?”

    无咎像是没听清楚,微微诧异,笑着摇头,抬手一指:“伙计,莫要说笑,穆家老酒若是这般金贵,那群汉子又如何消受得起?”

    伙计倒是不慌不忙,继续分说:“穆家老酒,卖与凡俗,一坛仅要一粒明珠,而卖与修仙者,则五块灵石不二价。”

    “你敢欺行霸市,借机勒索?一坛老酒,岂能卖出如此天价?”

    无咎收起笑容,面呈愠怒。

    “仙长若是手头拮据,方才的那坛酒权当送你……”

    “胡说八道……”

    “本店卖酒,童叟无欺。即使玄明岛的修仙高人来到此处,也从不会仗势欺人。仙长你又何必发怒呢……”

    “我……”

    伙计有些惊慌,却据理力争。

    无咎则是脸色变幻,伸手“啪”的摸出五块灵石扔在柜上,转身走出门外。

    伙计松了口气,忙收起灵石:“多谢承惠……”

    门前两旁的汉子们,扭头观望,似乎幸灾乐祸,又一个个不敢出声。

    无咎径自走到来时的街口,这才悻悻停下脚步。

    一坛酒竟要五块灵石,岂有此理。而此前在夏花岛卖了家当,如今也只剩上千灵石,总不能拿来换酒吧,以后的日子还过不过了?原本乘兴而来,反倒落下一肚子怨气。竟被一个凡俗伙计欺负了,偏偏又不能过于计较。哼!

    无咎再也没有逛街的兴致,摇摇晃晃往回走去。

    不过,他记下了穆家老店……

    当晨辉笼罩着玄明客栈,又一日来临。

    乐岛主,早早出现在洞府门前。

    或许入住的客人不多,客栈依然清静,便是庭院之间,也见不到几个人影。

    抬头看了眼天色,乐岛主转身走了两步,伸手轻轻叩击,相邻的洞府闪过一道扭曲的光芒。没有动静,他出声呼唤:“无咎,不敢耽搁……”

    终于有人应声:“来了……”

    再次光芒一闪,洞口中冒出无咎的身影,似有尴尬,伸手梳理乱发。

    “你不吐纳调息,彻夜忙些什么?”

    乐岛主看出某人精神不佳,有些意外。

    “嘿,研修炼器之道呢!”

    无咎又将衣衫整理一番,很是勤勉用功的模样。

    “哦,你竟懂得炼器?”

    乐岛主无暇计较,示意道:“尚要赶往玄明峰,即刻启程——”

    两人顺着通道,下了石梯,来到院中,昨晚的那个巴掌柜适时现身。

    玄明客栈的规矩,客人离去,交出门牌,待返回之时,再原物奉还。

    无咎跟着乐岛主交出门牌,二话不说,抬脚奔着院外走去,竟是有些匆忙。

    而他尚未穿过石坊,身后有人喊道:“留步——”

    “出了何事?”

    紧接着乐岛主出声,颇为诧异:“无咎,且稍等片刻!”

    无咎只得停下脚步,慢慢转过身来。

    只见巴掌柜的手上多了一块断为两半的玉片,脸色有些发黑:“乙三洞府的这块影玦,遭人损毁!”

    原来那块呈现影像的玉璧,称为影玦?

    乐岛主始料不及,难以置信道:“巴掌柜,莫非有误?”

    巴掌柜的脸色更黑,翻眼道:“乐岛主,你我也算是老相识,何曾见我欺骗、或是讹诈客人?”

    “谁人所为?”

    “你说呢?”

    乐岛主争辩之际,忽有恍悟,忙道:“无咎……”

    无咎站在原地,挠着脑袋,左右张望,讪讪道:“昨夜见到影玦神奇,便欲琢磨一番,谁料失手……嗯,就断为两截,本想修复,却彻夜无功,嘿、嘿——”

    他笑得很难为情,也很心虚。

    昨夜买酒不成,悻悻而归,恰见静室中那块能够呈现影像的玉璧。好奇啊,一时心痒难耐,便拿起玉璧细细琢磨,还真被他发现其中的玄机。而当他试图拆除底座,揭晓真相的时候,意外触动禁制,玉璧随即断为两截。猝不及防,颇为无奈。便尝试修复,怎奈直至天明也未曾见效。恰好乐岛主呼唤,且趁机一走了之。谁料尚未走出院子,被逮个正着。

    “哎呀,你……”

    乐岛主有心抱怨,又叹息作罢,转而冲着巴掌柜欠身赔笑,拱手道:“巴掌柜,多有得罪。既然影玦遭毁,理当照价赔偿!”

    巴掌柜的脸色转缓,点头道:“乐岛主为人厚道,我也不说假话。这块影玦,便作价三百块灵石……”

    “一件法器而已,竟要三百灵石?”

    乐岛主好像被吓了一大跳。

    “有何不妥?”

    巴掌柜的脸色又拉了下来。

    “切莫误会!”

    乐岛主慌忙摆手,却转过身来:“无咎,拿出灵石!”

    “没有!”

    无咎依然站在原地,回答的干脆。

    “怎会没有,乐全给你两三千的灵石呢?”

    “我修炼所耗惊人啊,难有盈余,烦请岛主偿还欠下的灵石,再由我交给巴掌柜……”

    “你……”

    乐岛主欲说无言,叹了口气,咬牙拿出一个银戒,不无肉疼道:“这三百灵石,请巴掌柜查收!”

    巴掌柜收了银戒,脸上终于挤出一丝笑容。

    而便在此时,始终躲在远处的某人,突然不再袖手旁观,而大步走到近前:“拿来——”

    “你待如何?”

    “无咎,不得放肆!”

    巴掌柜与乐岛主双双一怔,举止各异。

    其中的巴掌柜退后两步,神色戒备;而乐岛主则是伸手阻拦,面带怒意。在两位看来,有人不舍灵石,竟动手抢夺,而此处乃是玄明客栈,岂容胡作非为。

    无咎停下脚步,依然伸着手,旋即眉梢一挑,撇着嘴角道:“我说巴掌柜,那块破损的影玦,乃是我三百灵石买得,你缘何抱着不放,存心敲诈不成?”

    他并非抢夺灵石,而是为了影玦。不过,既有赔偿,照价索物,倒也合乎常理。

    巴掌柜稍作迟疑,只得交出手中的影玦。

    无咎抓过两块玉片,转身就走。

    乐岛主冲着巴掌柜拱了拱手,随后紧追而去……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