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七百零四章 脸皮够厚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林彦喜、蜗牛爱旅行、981nanhai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甘水子竟然看向无咎,眼光中透着狐疑之色。她似乎从那青衣男子的身上,察觉到了几分不寻常。

    而无咎浑若不觉,犹在东张西望。

    “哦,他是我夏花岛的修仙子弟,乃当事之人,故而随我前来,还请道友通融一二!”

    乐岛主唯恐节外生枝,慌忙分说,未几,又连连招手:“无咎,切莫失礼!”

    无咎倒也听话,躬身施礼:“见过前辈!”

    甘水子却摇了摇头,道:“你二人尚在院外,我便从你的口中,获悉了他的来历,我是说……”

    这女子背起双手,神色端详:“我是说,他如此年轻,竟已修至筑基六层,不知是驻颜有术,还是天纵奇才呢?”

    “这个……”

    甘水子的问话,使得乐岛主错愕不已。他无言以对,只得眼光示意。

    他虽然对于某人的修为进境有过猜忌,而仙门弟子的说法却让他深信不疑。此时此刻,他只怕对方莽撞而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却见无咎慢慢抬起头来,波澜不惊,挺挺胸膛,淡定有声:“前辈法眼如炬,本人正是天纵奇才!”

    乐岛主有些猝不及防,脸色一僵。

    这般自夸,天下少有!而此处乃是玄明山庄,岂敢胡说八道!

    “呵呵,大言不惭!”

    甘水子却好像忍俊不住,讥笑一声,竟不再追究,转身往前。

    乐岛主暗呼侥幸,随后紧追:“甘道友,莫与小辈一般见识!”

    “哦,照你说来,便是他驻颜有术,我正求之不得呢,能否让他传我法门?”

    “啊……或如所言,他天纵奇才……”

    “呵呵,你虽为长辈,却远远不抵他的圆滑机巧。换而言之,他脸皮够厚!”

    “脸皮够厚?甘道友慧眼识人……”

    “他是你门下子弟,何必自谦……”

    “……”

    乐岛主本想讨好几句,反倒落个没趣。而他也明白,甘水子最为喜好驻颜术,若有相关法门或是丹药,必然不会放过。所谓的天纵奇才之说,恰巧蒙混过关。看来脸皮够厚,也没有坏处。只是某人年纪轻轻,脸皮为何这样的厚?

    无咎独自落在后头,撇着嘴角而神情莫名。

    他已在世间浪荡了四十多年,并不年轻,或许是当年被叶子骗了而吞服了驻颜丹,也或是九星神剑所致,这才没有呈现一丝老态。便是胡须也没有,可谓青嫩如旧哦。其中的缘由却难以分说,只能硬着头皮敷衍。怎奈脸皮还不够厚,心肠还不够黑,否则的话,怎会接连吃亏呢!

    离开石楼,穿过庭院,又绕过一座石桥与两排屋舍,迎面一道峭壁拔地而起。竟然来到了玄明峰的山脚下,只见小径尽头,山坡之上,古树、石亭掩映之中,一间洞府若隐若现。

    而乐岛主突然停下脚步,瞠目失声:“晨甲?”

    洞府旁边的石亭,走出两位中年壮汉。其中的一个,身高丈余,肤色黝黑,相貌凶狠。而另外一个,白发碧眼,面带冷笑,正是青湖岛的岛主,晨甲。

    “二师兄,乐岛主前来拜见师尊!”

    甘水子冲着那黑壮汉子打了声招呼,又道:“乐岛主,你该认得我的覃元师兄与晨甲岛主……”

    乐岛主依然难以置信,伸手指向晨甲:“他……他怎会在此?”

    晨甲走出石亭,站在十余丈外,与甘水子拱了拱手,而对于乐岛主的质问根本不予理会。

    他身旁的覃元倒是哼了声,瞪着双眼:“晨甲由我带来,你有何指教?”

    “啊……不敢!”

    乐岛主逃脱伏击之后,便匆匆赶到玄明岛。他本以为能够抢在晨甲之前,拜见梁丘前辈,谁料对方早已等候在此,着实让他惊讶难耐。而他察觉失态,慌忙赔罪:“覃道友,恕我唐突,晨甲他蓄意陷害……”

    覃元根本不由分说,挥手叱道:“是非对错,自有家师定夺!”

    “不是,我……”

    乐岛主无从争辩,张口结舌,叹了口气,神色中尚存一分侥幸。且待梁丘子前辈现身,再禀明详情也不迟。而覃元好像在偏袒晨甲,怎么会呢?他不禁心慌,转过身来:“甘道友……”

    “稍安勿躁!”

    甘水子淡淡回应一句,也没了之前的和气。

    覃元突然厉声又道:“小子,便是你杀了晨岛主的四位弟子?”

    无咎独自站在一旁,犹自看着山峰,看着天空,看罢了石亭,又看向峭壁下的那间洞府,俨然一个置身事外的样子。而既然来到此处,只怕今日难以善了。

    他的眼光掠过愁眉苦脸的乐岛主,神情得意的晨甲,袖手旁观的甘水子,最后落在那个凶狠蛮横的二师兄的身上。他也不答话,默默点了点头。

    谁料覃元不依不饶,继续叱道:“你竟敢滥杀无辜,挑起海岛纷争,好大的胆子……”

    乐岛主见状不妙,连连摆手,又不敢争辩,左右无措。

    无咎耸耸肩头,轻声道:“是非对错,自有梁丘前辈定夺!”

    像是在善意提醒,还赔了个无辜的笑脸。

    “你……”

    覃元亟待发作,自觉理亏。

    便于此时,有人沉声道:“休得争吵!”

    “师尊……”

    “前辈……”

    覃元、甘水子,以及乐陶与晨甲,皆忙转身,上前相迎。

    无咎跟着低头行礼,而眼光却偷偷一瞥。

    洞府中走出一位身着土黄长衫的老者,个头不高,顶着发髻,须发灰白,面颊清瘦,神色内敛,自有一种非凡的气度。他一步一晃来到石亭前,撩起衣摆坐在一块平坦的青石上,这才大袖轻拂,眼中精光一闪:“两位岛主,何事禀报?”

    不用多想,来得正是梁丘子,玄明岛的岛主,地仙修为的高人。

    覃元、甘水子,以及乐岛主、晨甲与无咎,则是分成左右,站在三丈之外。

    “前辈,夏花岛杀我弟子……”

    “前辈,晨甲入侵在前……”

    “凡事有序,晨甲先说!”

    两位岛主争着禀报,唯恐吃亏,却被梁丘子打断,温和的话语声不容置疑。

    晨甲大喜,拱手道:“乐陶入侵我青湖岛海域,被我驱赶,谁料他竟事先设下埋伏,害得我四位弟子殒命。恳请前辈主持公道,将乐陶废去修为,逐出飞卢海,非如此而不得以儆效尤。至于夏花岛,不妨由我代管……”

    乐岛主不甘示弱,随后禀报:“众所周知,晨甲早有吞并我夏花岛之野心,我也曾当面禀明前辈,他却率众犯界,不容我再三恳求,大肆屠杀我修仙子弟,并将我师徒三人重创。之后又于石矶岛设下埋伏,本人侥幸逃脱。他如此肆无忌惮,丧心病狂,必将祸乱飞卢海,还请前辈予以严惩……”

    “你空口无凭,杀我四位弟子却不容抵赖!”

    “我何曾杀你弟子?”

    “那个无咎,夏花岛的子弟,若非受你指使,他岂敢行凶?”

    “天怒人怨,他理当出手!”

    “哼,杀人偿命,欠债还钱,你也难辞其咎!”

    “你杀我岛上修仙子弟,又当怎讲?”

    “岂能一概而论……”

    两人愈吵愈凶,皆寸步不让。

    “够了,都给老夫打住!”

    梁丘子不耐烦了,轻声叱道:“照此下去,我玄明岛辖下的海域,必然大乱,到时候岂非惹得外人看笑话。哦……”他好像突然想起什么,问道:“谁是无咎?”

    不用分说,众人的眼光落于一处。

    无咎抽抽着嘴角,上前两步:“在下便是无咎!”

    梁丘子手拈长须,似有不解:“你不过筑基六层的修为,怎能斩杀四位筑基同道呢?”

    “天道为公,报应不爽……”

    “哦,你是替天行道了?”

    “天有命,自轮回!”

    “诡辩……”

    无咎刚要辩驳,劲风吹来,一股彻骨的寒意当头罩下,竟逼得他“蹬蹬”往后退去。而接连退出去三、五丈,他强行止步,落脚处恰好是块埋在土中的坚石,随即“砰砰”碎裂,陷出两个石坑。他不禁双腿颤抖,筋骨脆响,却兀自挺立,再不后退半步。旋即猛然抬头,眸子深处杀气一闪而怒声道:“梁丘前辈,何故欺我?”

    事发突然,梁丘子竟对无咎出手。莫说筑基小辈,便是人仙也承受不来他的地仙威势。

    覃元与甘水子似乎早有所料,皆无动于衷。

    晨甲则是面带狞笑,暗暗得意不已。

    乐岛主却吓得脸色大变,而眼看着无咎遭受折磨,近在咫尺的他根本不敢靠前,只得拱手求饶:“梁丘前辈,事出有因,不怪无咎,手下留情……”

    梁丘子依然盘膝高坐,默默打量着无咎。见那个年轻人不肯屈服,他手拈长须而微微点头:“难怪他能够杀了四位筑基同道,他筋骨之强,类似妖修炼体,他真实的修为,更是远远强过常人。若非老夫出手,也断难看出他的底细!”

    话到此处,他拂袖一甩:“青湖岛与夏花岛之争,老夫已经了然。错在此子,当予惩戒。暂且将他囚于玄明峰下,观其后效而另行处置!”

    无咎尚自苦苦挣扎,身上一轻。而不及侥幸,他瞠目错愕。

    却听梁丘子又道:“即日起,还望乐岛主与晨岛主和睦相处……”

    这个老头看似和气,实则可恶,或是老糊涂了,以致于胡言乱语。两位岛主早已结下死仇,还指望他二人和睦相处了?而我本是前来作证,他竟然要将我囚禁于玄明峰下?

    我呸,恕不奉陪!

    无咎不等梁丘子将话说完,拔地而起。

    “小子,大胆——”

    “开启阵法,抓住他——”

    与之瞬间,半空中光芒闪烁,数十道人影从四面八方扑来……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