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七百零六章 小辈觉悟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万道友、gavriil、o老吉o、蜗牛爱旅行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二师兄走了,小师妹来了。

    而小师妹的年纪,并不小。寻常修士,能够修至人仙二、三层的境界,没有个几百岁,也至少经过百年时光的煎熬。只是她的相貌倒还年轻,姿色不俗,且颇有心机,待人接物或耍弄手段,比起那个简单粗暴的师兄要远远高明一筹。

    不过,无咎却返回角落里坐下。他敢与二师兄瞪眼,因为有牢笼隔着而不怕对方耍横。他却不愿与女人打交道,尤其一个心机深沉的女人。

    果然,甘水子来到地牢之后,便在笼外耐心劝说不停——

    “你该知晓,家师身为玄明岛至尊,辖下十多位人仙岛主,总要有所权衡,方能维护一方安宁。故而,他老人家只能将你严惩,来平息海域纷争。而我与师兄,不忍看你受难,竭力劝说之下,家师终于应允,不伤你性命,不毁你修为,且禁足个三、五年,消磨你的轻狂莽撞。待你悔过自新之后,便将你收入山庄,岂非是苦尽甘来,呵呵……”

    明明是个女子,偏偏要像男人那般的发笑。

    牢笼内,无咎缩在角落里,低着头托着腮,既不吭声、也不回应。

    “而你想要提前摆脱牢笼之灾,倒也简单,只要你交出你的两把飞剑,即日起便能成为山庄弟子。以后有我照应,你无忧无虑……”

    “我并非想要你的飞剑,而是拿来把玩一二。据晨甲所说,你的飞剑威力极强,不费吹灰之力,便杀了他的四名弟子。那是人仙法宝,还是地仙法宝呢……”

    “我对于上古阵法,不感兴趣。我只喜欢罕见的法宝,养颜灵丹……”

    “呵呵,为何不说话呢,瞧你的可怜样,你死不了……”

    甘水子在笼外踱着步子,自言自语。许久之后,依然没人回应。她停下脚步,幽幽又道:“小辈,我很欣赏你,而为何不说话,如此岂不辜负了我的一片苦心?”

    无咎坐在地上,终于缓缓抬起头来。

    他冲着笼外的甘水子稍稍打量,叹息道:“这位前辈,何必骗我呢。一旦交出飞剑与阵法,我必死无疑!”

    “呵呵,你多虑了……”

    “我并非多虑,我此行只为化解纷争,却将我平白无故关在地牢,我冤啊……”

    “你不冤枉,难道要处置一位人仙岛主?若真如此,岂不惹来各家猜疑而有损玄明岛的公道正义?”

    “还有这个道理?”

    “你身为小辈,便该有忍辱负重的觉悟!待你成为仙道至尊,你方知今日的苦难又是多么的来之不易!”

    “小辈觉悟?如此言论,令人耳目一新!”

    “呵呵,我不过是转述家师的教诲罢了。且将飞剑借我把玩几日……”

    “先将我放了,否则休想!”

    “你……你便不怕囚禁百年?”

    “百年千年无所惧,坐穿牢底有何妨!”

    “你……不识好歹!”

    “杀我啊!”

    “哼……”

    甘水子哼了声,甩袖而去。

    无咎则是拿出酒壶,灌了口酒,然后仰面朝天躺下去,俨然一个生死置之度外的架势。而他的两眼却怔怔盯着头顶的牢笼,恨恨啐了一口。

    师兄要阵法,师妹要飞剑。一个强行索取,一个虚言哄骗。正所谓有其师必有其徒,那个梁丘子也不是好东西。便是如此师徒,竟成了公道正义的化身,却让人无从指责、也无从反驳。狗屁的小辈觉悟,还不是恃强凌弱的霸道理论,我呸、呸、呸……

    无咎腹诽过后,再次举起酒壶。酒水“汩汩”而下,像是一道小小的溪流,被他张口吞了,竟然没有尝出滋味。他放下酒壶,失神的双眼微微眨动着。

    论起酒的滋味,唯有部洲蛮荒的苦艾酒。那种五味杂陈的纠结与释放,才叫痛快。而口舌间的诸多味道,已成了过去。人世间的酸甜苦辣,犹在继续。

    ……

    甘水子的小楼门前,多了一个黑壮的汉子,她的师兄,覃元。

    师兄、师妹凑在一起,席地而坐。头顶罩着遮阳的草帘,四周则是芳草飘香的庭院。而两人无意景色,只顾凝神盯着面前的一块尺余见方的玉璧,也就是影玦,上面光华流动,竟呈现出地牢的影像。当然还有那个囚在笼中的年轻人,竟饮着小酒,躺着舒服,很深悠闲自得。

    “那小辈软硬不吃,依我之见,不如……?”

    覃元应该被地牢的影响所激怒,看不下去了,哼了一声,狠狠握紧拳头。

    袍袖轻拂,影玦消失。

    甘水子抬眼一瞥,笑道:“师尊他老人家,之所以关押无咎,只为避重就轻,平息青湖岛与夏花岛的纷争。此时将他杀了,不仅有损名声,也不好对外人交代。何况下个月,师尊还要前往丽水岛,家中不宜生乱……”

    “难道就此罢了?”

    覃元很不甘心。

    “二师兄,你所说的上古阵法与地仙法宝,是否属实,莫非晨甲想要借你之手除掉无咎,以便为他弟子报仇?”

    甘水子虽也贪财,却并失去应有的精明。

    “小师妹,我怎会听从晨甲的一家之言,我是从师古、以及山庄的几位人仙高手处有所获悉,那小子的上古阵法不仅能够以阵破阵,还能吞噬灵气而提升修为呢。至于他的两把飞剑,必是地仙法宝无疑!”

    覃元言之凿凿。

    “乐淘、乐岛主,难道不知无咎的底细?倘若知晓,又怎肯带他外出?他来到玄明峰,再难走脱啊……”

    甘水子疑惑不解。

    “据晨甲声称,以他人仙的修为,竟差点在无咎的手上吃了大亏,于是他震惊之下便暗中打听。那小子竟为外来修士,被收留之后,方才成为夏花岛的子弟,怎奈过于凶悍,只怕乐岛主也降服不了,或借我玄明岛而摆脱一个祸害也未可知!”

    覃元在玄明岛地位显赫,依附者众多,故而消息灵通,相关的前后原委,竟也被他说了个八九不离十。

    “哦,原来如此!”

    甘水子恍然点头,沉吟道:“再劝说一二,倘若他执迷不悟,且待师父前往丽水岛,他定然要寻机逃出地牢……”

    “哈哈!”

    覃元微微一怔,旋即拍手大笑。

    “呵呵!”

    甘水子也是昂首一笑。

    正当晚霞夕照,庭院花香暗浓。即将发生的一切,似乎尽在不言中。

    ……

    地牢中。

    无咎盘膝而坐,双目微阖。他不再饮酒,而是吐纳调息。

    玄明山庄,灵气充裕。玄明峰下,灵气更甚三分。即使牢笼之中,所能吸纳的灵气也远比曾经的玄明客栈来得浓郁。

    或许,这才是他心甘情愿踏入玄明山庄的一个缘故。怎奈身陷牢笼,让他始料不及。而要占便宜,总不免吃亏。至少眼下没有性命之忧,且来之安之。若能趁机修炼,提升几层修为,即使困个一年半载,最终也赚了。

    不过,甘水子走后,又来了两回,或许劝说无效,已接连多日不见人影。她的二师兄,自从被自己激怒之后,干脆再没露头,倒也落得几分清静。

    而如今已过了半个月,修为毫无进境。归根究底,所吸纳的灵气依然不够充沛浓郁。照此下去,说不定真要苦修百年……

    无咎缓缓睁开双眼,悠悠吐出一口浊气。少顷,内视修为。片刻之后,他摇了摇头,索性站起身来,围着两丈方圆的牢笼来回溜达。

    那手臂粗细的玄金柱子,相隔五寸,像是栅栏,困成一方狭窄的天地。

    笼外便是半边敞开的洞穴,以及一条过道,虽有明珠照亮,依旧是阴寒昏暗而死寂沉沉。

    无咎缓缓站定,冲着柱子便是一脚。

    柱子发出“砰”的闷响,整个牢笼都在光芒闪烁;随之“嗡嗡”不断的嘶鸣,竟直透心神而令人不堪忍受。

    无咎呲牙咧嘴,伸手挠着耳朵。只待片刻之后,四周终于消停。而他依然有些头晕目眩,好像那嘶鸣犹在耳边萦绕。他收敛心神,再次伸手探向柱子之间的空隙。不过刹那,一道无形的法力猛然弹来。他慌忙缩手后退,谁料又是光芒闪烁,“嗡嗡”作响,令人无从摆脱且难以忍受。

    事不过三,够了!

    无咎摇晃着脑袋,后悔不迭。

    刚刚关入牢笼,便曾四处查看。谁料整个牢笼便如铜浇铁铸,并深坐于地下,根本触碰不得,更休想逃脱。而时至今日,忍不住再行尝试,结果还是自讨苦吃,只能就此打消念头。

    无咎岔开双脚,抱着臂膀,愣愣杵着,满脸的郁闷。

    而不过片刻,他又撇着嘴角,两手掐诀,顺势挥动。一片数尺方圆的禁制出手,悠悠挡在头顶。而稍不留神,禁制碰到笼子,旋即“砰”的崩溃,紧接着光芒、嘶鸣接踵而来……

    无咎慌忙双手抱头,很是狼狈不堪,而他此番并未后悔,反倒是暗暗窃喜。

    只要多加谨慎,结成禁制不难。而借助禁制阻挡,便可有所作为。

    恰于此时,一声叱呵响起——

    “谁敢逃出地牢,找死!”

    与之瞬间,一道人影冲了过来。

    无咎放下双手,不由愕然:“咦,是你……”

    来人匆匆止步,上下左右张望,旋即昂首挺胸,呵呵冷笑道:“你还记得我?”

    “当然记得……”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