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七百一十章 竟然逃了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gavriil、长寿秘诀的捧场月票的支持!

    ………………

    九月的玄明岛,正当景色宜人的时节。每当日落之后,海岛的夜色更加静谧迷人。

    正如所说,夜色不错。

    而今日此时,玄明山庄的十余里外,却是另一番景象。

    但见一轮弯月斜挂天边,半截孤峰硝烟未散,百余道剑光盘旋游走,凌乱的气机随风盘旋。尤其是重围之中,两道人影你追我赶,随即又是三道剑光凌空呼啸,那狂怒的杀气令人胆寒。

    数百丈外,众多参与围攻、或相助的仙道高手,远远观望,一个个振奋不已。

    “卫前辈又是何等人也,此战毫无悬念!”

    “他竟敢窃取灵脉,便是我玄明岛公敌!”

    “他叫无咎是吧?哦,我记下了,若非卫道友出手,我早便收拾了他,人仙一层的修为,也敢猖狂!”

    “想不到他竟碰到了卫左,可惜了那套古阵……”

    “师岛主有眼光啊!那套阵法着实神奇。却没想他胆子如此之大,竟敢与玄明岛为敌。他如今面对卫左,活该倒霉……”

    “晨岛主所言有理!他或借助阵法,窃取灵脉,强提修为,却仅有人仙一层境界,且气息紊乱,难逃此劫……”

    “诸位、诸位,且看玄明山庄惩恶扬善……”

    一道女子的身影踏剑而来,是甘水子,她与玄明山庄的弟子们汇到一处。覃元凑到近前,点头示意。师兄师妹极为默契,一阵窃窃私语。

    “小师妹……”

    “玄明峰被毁,灵脉受损,事关非小,我已命弟子前往丽水岛禀报师尊!”

    “师尊必然动怒……”

    “只怪你我小瞧了那人,而谁又能想到,他竟在一月之间,从筑基六层,一步抵达人仙境界,若非天纵奇才又该怎讲……”

    “师妹被他骗了,他无非贪灵脉之功!枉你我诚心待他,他却恩将仇报,如此奸妄之徒,道义良心何在……”

    “哼,此话你对外宣扬也就罢了……”

    “不管怎样,那小子死定了……”

    “唉,灵脉受损,尚可弥补,山峰被毁,尚可修葺。而玄明山庄受辱,非同小可。尤其大师兄正当闭关突破之际,眼看便能踏入地仙境界,却被扰乱气机而功亏一篑,只怕今生今世都难挽回这仅有的一次机缘。他对于无咎的痛恨,可想而知……”

    “难怪大师兄出离的愤怒,数十年闭关毁于一旦啊。换作是我,我让他神魂俱灭……”

    “多说无益,且看大师兄出手……”

    ……

    半空中禁制闪烁,去路断绝。

    而三道剑光已到了身后,便如三道流星,首尾相接,杀机凶悍,势不可挡。

    无咎猛然转身,不躲不避,双手高举,猛然劈出一道紫色的闪电。

    狼剑出手刹那,迎面撞上来袭的剑光。“砰”的震响,狼剑凌空倒卷。谁料那道仅有三尺的剑光势头正盛,随后的两道剑光又接踵而至。雄浑的威力随之倍增,犹如惊涛阵阵而一浪高过一浪。

    无咎把持不住,身形后退。而他却双眉倒竖,咬紧牙关,眸子泛寒,抬手奋力一指而口中低沉有声:“天玑赐仙田,真人日月长,纵有阴阳两茫茫,君子不语笑沧桑……”

    那刚刚呈现颓势的狼剑,猛然嗡鸣大作逆势强袭;随即又是一青一白两道剑光霍然闪现,去势之快而仿如剑影横空。与之刹那,三道剑光竟然合为一体,霎时光芒暴涨而化作一道数丈巨剑,“隆隆”划破黑暗而狠狠劈落。恰好三道剑光齐袭而至,只听卫左厉声怒喝:“自不量力,给我死——”

    “轰——”

    是强攻对撞的动静?

    显然不是。

    便在强攻相撞的一霎,那道数丈的巨剑突然先行炸开,随即光华刺目而威势天降,霍然万千星芒咆哮夜空。

    无咎顺势掐诀,又是抬手一指而嘴边低沉有声:“莫道天涯路绝,一剑星雨落花——”

    轰鸣刹那,星芒狂卷,威势浩荡,杀气冲天。

    远远看去,夜空之中,突然闪过无数流星,继而又化作一片足有数十丈的方圆的狂飙骤雨而直奔着那三道剑光以及卫左横扫而去。

    卫左始料不及,竭力施展修为。

    “轰、轰、轰——”

    又是连声轰鸣,这才是攻势的真正较量。

    而三道剑光相继崩溃,星雨落花随即消散殆尽。却余威不绝,半空之中犹然狂风盘旋而气机凌乱。

    卫左稳住身形,微微错愕。

    方才的神通,极为罕见,竟然挡住了自己的剑气连杀,且没有呈现出丝毫落败的迹象。幸亏那人修为不济,否则今日还对付不了他。咦,人呢?

    不过是稍稍缓了口气,前方的人影突然没了,只剩下呜咽的风声在四周回旋。

    卫左神色一凝,随即怒声大吼:“小子,你竟敢逃走,给我拦住他——”

    吼声未落,他动身急追,并连掐法诀,抬手祭出一道黑色光芒。

    难得遇到一个能够较量的对手,且又是仇人,他正想着如何施展杀招,以便在最短的时辰内取胜,谁料那个对手竟然趁乱隐去身形,从他的脚下悄悄溜了过去。察觉之时,人已到了百丈之外。

    竟敢逃走?

    好笑,打不过,还不许逃了,有本事尽管追来……

    无咎与卫左较量,纯属无奈,而再次硬拼,总算稍加摆脱。谁料刚刚遁出去百丈远,他便觉着两眼发黑而心浮气躁。他心头一紧,暗暗叫苦。此前在地牢遭遇突袭,不得不强行收功,所幸借助古阵之威,堪堪躲过一劫。如今气息不稳,却又强行施展修为。倘若继续纠缠下去,后果难料。而他去势稍稍一顿,数十道剑光从四面八方袭来。

    玄明山庄的弟子与玄明岛的高手们,早已蠢蠢欲动,如今终于等来时机,齐齐发动攻势。

    无咎身形一闪,瞬移百丈,却非左非右,而是直奔下方的山谷遁去。

    而山谷距离玄明山庄不远,早已站着一群看热闹的羽士弟子,忽见一道淡淡的人影急冲而下,竟不知畏惧也不知躲避,而是争先恐后祭出手中的飞剑与符箓。强敌已然落败,正当捡便宜的时候。

    无咎去势正忙,谁料山谷变成了刀山火海,急忙途中转向,接连又是几个闪遁。转瞬之间,前方涛声阵阵而浪花飞溅。已到了海边,逃出玄明岛就在此刻。他横掠急上,便要施展冥行术。却寒意袭人,一道劲风到了身后,来势之快,便是闪遁术也未曾躲开,力道之猛、威势之强,比起之前的三道剑芒更甚三分。他回头一瞥,微微瞠目。

    那紧追不舍的竟是一把乌黑的法宝,仅有尺余长短,却打造出五根利刺,一长四短,形状鱼叉,透着腥臭的寒气,即便相隔数丈,也令人胆战心惊,却又神识难以察觉,更添几分可怖的杀机。而一道老者的人影,已追到了二、三十丈外,并伸手抓出数片玉符,显然要再次故技重施而禁制拦截。再远处的夜空下,则是百余道剑虹乱撞,山庄弟子与海岛修士也追了过来,一个个大呼小叫而气势汹汹。

    无咎来不及施展冥行术,也无暇施展他的星雨落花,他眼光中寒光一闪,扭头直奔前方的大海冲去。

    卫左岂肯罢休,抬手一指。

    那把鱼叉状的法宝猛然闪过一层黑光,旋即攻势暴涨而快如闪电,竟拖曳出一道长长的残影,瞬息撕破黑夜而杀气狂怒。

    “轰——”

    无咎再也躲不了,根本无力招架。黑色的闪电狠狠击中他的后背,便是惨叫一声都没来及,整个身子砰的炸开,旋即化作片片碎屑坠向大海。

    卫左随后而至,身形猛顿,抬手一招,那把黑色的鱼叉飞入掌心不见。他高悬于海面之上,凌风而立,长须飘飘,“啪”的一甩袍袖而余怒未消:“哼,那小子倒是痛快……”

    被法宝轰成渣渣,瞬间神魂顿消。死得干脆,也死得痛快。而相对于一个窃取灵脉、捣毁玄明峰,再断人闭关苦功、绝人地仙之路的小子来说,如此死法着实过于简单。

    不解恨啊!

    而一口郁气未罢,卫左突然低头打量,随即已是怒不可遏,闪身扑向前方:“哪里逃——”

    果然,海面上虽然杀气犹存,却并无血肉溅落,更无半点血腥,反倒是数百丈外的浪涛之间,一道人影鬼鬼祟祟、隐隐约约。

    一百多道人影匆匆而至,闪烁的剑光乱如飞萤,各自稍加盘旋,又一窝蜂般往前追赶。

    卫左的修为高强,遁法同样不俗,急追片刻,便已追到了那潜逃的人影的数十丈外。他再不啰嗦,双手齐挥。数片玉符喷砰炸开,一道黑色闪电呼啸而去。

    遑论如何,若非手刃仇敌,今生今世,他都不会痛快!

    谁料那道仓皇的人影无处躲避,竟一头扎入大海。强大的攻势紧随而去,海面上顿然轰鸣大作而怒浪滔天。

    卫左去势不停,闪身入海。不管是上天入地,他定要不死不休!

    覃元与甘水子等大群高手转瞬即至,但见海波翻涌浪花飞溅,唯独不见了卫左与无咎的踪影,众人只得四处盘旋来回寻觅。

    而不消片刻,一道人影破水而出,却踏剑悬空而满脸阴沉,直至久久之后,他才恨恨啐道:“那小子借助假身符,竟然逃了……”而话音未落,他又疯狂怒吼——

    “给我封死玄明岛,封死十万里海域,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