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七百一十二章 不见天日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砸锅卖铁人、gavriil的捧场与月票的支持!

    ……………………

    玄明峰下。

    一位身着土黄长衫的老者,负手而立,脸色阴沉,久久不语。

    数十丈外,便是玄明峰。曾经挺拔俊秀的山峰,从山脚处崩开一个巨大的豁口。地牢所在,则林木折损,乱石堆积,满目的狼藉。且四周旋风扬尘,灵气乱窜,哪里还有半点当初的景象,分明一处荒凉破败之地。

    心惊,心痛啊!

    老者似乎忍耐不住,猛然抬手一指,却手指哆嗦,胡须颤抖,旋即又强抑怒火,“啪”的卷起双袖而背抄双手,慢慢转过身来:“老夫不过出趟远门,玄明峰便成了这个样子?”

    几丈远处的山坡上,并排站着一位老者、一位中年男子,以及一位妇人,正是卫左、覃元与甘水子,皆低头不语。再远之外的山庄后门,另有数十个山庄弟子,同样是神情畏缩而不敢吭声。

    “千百年来,还没有人敢在我玄明岛撒野,如今倒好,呵呵……”

    老者怒极生笑,抬眼看向四方:“窃我灵脉,毁我灵峰,辱我弟子,再扬长而去,他究竟是何方高人?”

    “师尊,他是无咎……”

    “用你呱噪,我当然知道他是无咎!”

    老者猛然怒喝,厉声叱道:“我还知道他是夏花岛的修仙子弟,并由我亲手关入地牢,而便是如此一个筑基小辈,他是如何干出逆天勾当,你三人能否说个清楚!”

    覃元刚刚提醒一句,吓得急忙闭上嘴巴。

    他身旁的卫左,抬头起来:“师尊,那人已是人仙一层的修为,而论起真实的法力,堪比四、五层的高手,尤其初次较量,他竟能借助灵脉之力,与弟子也相差仿佛……”

    这位大师兄也是老者的模样,却没有他师尊的威严气度。

    甘水子趁机附和:“师尊,据说无咎有套古阵,专门窃取灵气,着实令人防不胜防……”

    “那又如何?”

    师尊,便是梁丘子。获得弟子的禀报,急忙踏上返程。而刚刚返回玄明岛,便已气得口鼻生烟,查看了地下灵脉之后,他务必要将这场祸事查个水落石出。他反问一句,继续又道——

    “无咎,一个小辈,参与海岛纷争,连杀四条人命,老夫并未加以严惩,仅仅是将他关入地牢禁足而已。老夫此举,是不够仁义,还是有欠公允?”

    卫左、覃元与甘水子异口同声:“师尊宽德仁厚,飞卢海有目共睹……”

    三位弟子有心讨好恭维,却如火上浇油。

    梁丘子更加怒火中烧,猛然吼道:“既然老夫言行无愧,那小子焉敢如此欺我?”

    没人敢于回应,只有吼声在回荡。尤其是最后两字久久不绝,却成了欺我、欺我、欺我,而使得凝重肃穆的场面多了几分莫名的尴尬。

    “说,他逃往何方?”

    梁丘子还是的满脸怒色,而发泄过后,他的话语声似乎缓和许多,却不容置疑。

    覃元与甘水子看向卫左,那位大师兄推辞不过,稍加斟酌,拱手禀报:“无咎借助假身符箓,湮没于深海之中,弟子曾反复查找,依然不见踪影。我料他必然潜伏暗处,伺机逃脱,便代师传令,封死十万海域……”

    “不……”

    梁丘子摇了摇头,缓缓伸出一根手指:“即日起,我要通传六位岛主,封死整个飞卢海,彻查万千岛屿与每一块礁石,直至那小子认罪伏法,否则我决不罢休!”

    ……

    夏花岛。

    树林,石屋,草棚,依然如昨。便是山坡草地,也是老样子。

    不过,今日有客人到访。

    凝月儿走出屋门,拱手相迎,一双大眼睛,透着疑惑。

    竟是乐陶、乐岛主突然登门,他身后还跟着几个陌生人,有男也有女,看样子都是前辈人物,却又好像一个个神色不善。

    “前辈,有何吩咐?”

    凝月儿神色怯怯。

    “哦,这几位乃是玄明岛的道友,途经夏花岛……”

    乐岛主笑着分说,只是笑容有些牵强。他话没说完,一个气度不俗的妇人上前两步,看着简陋的石屋,以及门前那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她微微讶异:“无咎他孤舟一人,漂泊海上,被你救起之后,便安置住在此处?”

    “啊……是啊,据他所说,他……他遭到仇家追杀,故而四处逃难。本人见他凄苦,故而收留,谁想他人面兽心,唉……”

    乐岛主摇头感叹,悔不当初的样子。

    “所言不差,我玄明岛诚信待他,他却窃取灵脉,捣毁灵峰,岂不正是那狼子野心之辈!而眼下看来,他并未逃回夏花岛,二师兄……”

    妇人说到此处,转身看向同来的一位黑壮汉子。

    两间石屋,一目了然;那门前的小丫头也是过于青涩稚嫩,根本不值一提。既然此行没有收获,耽搁下去已是徒劳无益。

    黑壮汉子点头会意,也不多说,转身踏剑而起。另外三位汉子,则是紧随其后。

    “乐岛主,且去你的山庄盘桓一二……”

    妇人催促一声,跟着几位同伴离去,而腾空之际,又不忘回头一瞥:“小丫头的根骨不错……”

    乐岛主不敢怠慢,便要动身陪伴。

    凝月儿突然追了两步,急急唤道:“前辈……”

    “哦,莫非改了主意,答应拜入我的门下?”

    “我……我想知道无咎他出了何事?”

    “哼,他如今得罪了整片飞卢海,七大地仙前辈与成千上万的高手都在找寻他的下落,你少问为妙,以免惹祸上身……”

    “……”

    石屋门前,只剩下凝月儿一人。

    直至乐岛主与几位仙道前辈的身影消失,她这才幽幽缓了口气,抬脚走向草棚,然后慢慢抱膝坐在草地上而默默远望。

    无咎他得罪了整片飞卢海?难怪至今不见回转,原来他闯下大祸。而他眼下又在哪里,以后还有重逢之日吗?

    凝月儿低下头来,手中多了一个戒子,她禁不住撅起嘴巴,两眼中闪动着委屈的泪光。

    上回他离去的时候,便没想回来。因为他留下的灵石、功法、飞剑、符箓,足够数十年的修炼用度。而自己却浑然不晓,否则……否则……

    唉,否则又怎样,自己修为太弱,跟着他岂不成了累赘。

    乐岛主也突然性情大变,主动上门要收自己为徒。不用多想,十之八九因为无咎的缘故。而自己有了灵石,与罕见的功法,只须勤加修炼,再不用惧怕任家兄弟的欺负。既然如此,又何必寄人篱下呢。何况无咎说过,他从不拜师。我也不差,为何不能像他一样?

    而无咎他竟窃取玄明岛的灵脉,捣毁了人家的灵峰,啧啧,真够气魄。从乐岛主的话中猜测,他或许已是人仙高手。难以置信啊,却又不敢不相信。玄明岛的前辈都上门了,没有半点虚假。以他精明机智,应该能够化险为夷。而我若是依照他留下功法修炼,岂非比他更加厉害?

    凝月儿的眸子里,泪光没了,只有兴奋期待的神色在闪烁不停……

    ……

    密室中。

    淡淡的珠光下,静静坐着两道人影。一个手里拿着玉简,在默默研修功法神通;一个的身旁则是堆积厚厚一层灵石碎屑,兀自双目微阖而行功不辍。而彼此之间隔着一层禁制,倒也互不相扰。

    便于此时,随着光芒隐约,石梯的顶端有洞口一闪即逝,旋即现出的班华身影。其举动谨慎,拾级而下。

    “老弟!”

    “姜兄!”

    两人点头寒暄,相对而坐。

    姜玄放下玉简,问道:“这半个月来,岛上的情形如何?”

    班华子拈着三绺黑须,摇头道:“整个玄明岛戒备森严,但凡出入者,均要接受多方盘查,便是只鸟儿也飞不出去!”

    “如此阵势,不会要掘地三尺吧?”

    “虽不至于,也相差无几。据悉,整个飞卢海都已布下重重关卡,并许诺赏格不等,发现贼人踪迹者,由玄明岛赏灵石一百,参与围攻者,赏灵石三百,若能擒杀得手者,赏灵石三千至一万不等。”

    “梁丘子真的怒了,不惜代价啊!”

    “呵呵,被人欺上门来,窃了灵脉,毁了灵峰,再扬长而去,堪称玄明山庄的一场奇耻大辱。何况此事早已传遍四方,即使梁丘子想要罢休也不能够,否则他今后如何面对门下弟子,又如何在飞卢海立足?”

    “岂不是说,无咎他此劫难逃?”

    “你得罪的虽然不是玄明山庄,却也不敢大意!”

    “我与无咎,倒是同病相怜,而这般不见天日,终非长久之计!”

    “此地隐秘,暂且无妨。以后何去何从,还须斟酌行事,唉……”

    班华子说到此处,叹了一声,看向姜玄,又眼光一瞥。

    姜玄会意,摇头不语。

    如今不比往日,遇到麻烦的时候再也不能自行决断。因为地下的密室中,来了一位故人,多了一位新伙伴,却善恶祸福未知。偏偏那又是一位人仙的高手。

    便于此时,有人从中静坐中睁开双眼,舒了口气,抬手挥去禁制,又扑打着身上的灵石碎屑,出声问道:“班华子,我让你寻找的穆家老店的掌柜,他人在何处,同门落难,他岂能袖手不管呢……”
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