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风车小说网目录

天刑纪 第七百一十五章 公孙揍他

时间:2018-03-31作者:曳光

    感谢:gavriil的捧场支持!

    ………………

    班华子来到密室中。

    无咎撤了禁制,起身与姜玄迎了过去。

    “姜兄的气色不错!”

    “虽未恢复如初,修为已无大碍!”

    “如此便好!而无咎为何满脸倦态?”

    “炼器来着,稍显困倦,歇息几日,便可无妨!”

    “你竟然精通炼器,令人刮目相看!”

    “嘿,多日不见,且说说岛上的状况来听。”

    “正为此来……”

    三人寒暄几句,相对而坐。

    班华子显得有些匆忙,接着道:“从昨日起,玄明岛突然开了岛禁与海禁……”

    姜玄像是没听清楚,随声问道:“岂不是说,玄明岛已能够随意进出?”

    班华子点了点头:“大抵如此……”

    姜玄的精神一振,笑道:“在此躲了数年,闷死人也,何妨外出找个无人的海岛,消遣一二……”

    他的伤势已然痊愈,修为也恢复了七八成,亟待出走一走,以宣泄心头的憋闷。

    “不、不,莽撞不得!”

    班华子连连摆手,分说道:“据我所知,玄明峰虽已修葺,而梁丘子师徒并非宽宏大度之人,也绝不会轻易放过三月前的那段仇怨。如今突然撤去戒备,我怕其中有诈!”他看向无咎,又道:“玄明山庄尽遣人手找寻你的下落,却至今无果,会否表面示弱,只为诱使你主动现身呢,而一旦你现出踪迹,将再难逃脱……”

    无咎忖思不语。

    姜玄收起笑容,叹道:“老弟所言,不无道理,且躲着便是,至少安危无忧!”

    班华子却摇了摇头,继续说道:“事出反常,必有妖异。梁丘子师徒一改常态,或有诡计也未可知。倘若不能料敌先机,你我危矣!”

    他拱了拱手,神情慎重:“倚仗故土之情与过往的渊源,且以兄弟相称,你却是人仙的前辈,万万含糊不得。如今突发异常,我二人凭你决断!”

    无咎依然沉默,片刻之后,他不答反问:“班华子,你何时发觉有异?”

    三人中,他的修为最高,又是他惹下祸端,如今何去何从,理当由他做出决断。而决断之前,他要问个清楚。

    “每日黄昏时分,我都要去镇子的穆家老店饮杯水酒,再去海边看看晚霞海景。而昨晚却见码头上少了巡查的山庄弟子,于是暗中打听得知,不仅海船能够随意进出,便是封禁三月的传送阵也从今日起对外开放!”

    班华子分说之际,猜测道:“由此推断,岛上生变,应在昨日午后、或傍晚……”

    “眼下什么时辰?”

    “辛丑岁末上旬,正当拂晓清晨……”

    无咎抖动衣摆站了起来,果断道:“离开玄明岛!”

    “今日?”

    “此时?”

    班华子与姜玄面面相觑,同声质疑:“倘若梁丘子师徒有诈,设计诓我现身,此时离去,岂不莽撞?”

    无咎的眉梢紧锁,反问道:“倘若梁丘子师徒有诈,你我躲在此处,难道不是凶多吉少?”

    “不过,一切尚未断定……”

    “是啊,不若静候两日……”

    班华子与姜玄均为谨慎之人,唯恐莽撞,而招致灾祸,于是各自劝说,以期有个稳妥之计。

    无咎却无意争执,自顾说道:“玄明岛异常,不外乎两个缘由。其一,梁丘子师徒宽宏大度,对本人既往不咎。两位也明白,这绝无可能。再一个,便是梁丘子师徒料到仇家并未远去,故而示以假象,却另有两个险恶的用意,一则引诱仇家现身,二则引诱仇家继续安心躲藏。而无论如何抉择,都将进退两难而陷入绝境……”

    他为人散漫,生性随意,却不喜欢表露心机,也很少有人知道他在想什么。而今日此时,他简短的几句话,像是抽丝剥茧,条理分明,直指事态的危急与凶险。

    班华子与姜玄坐不住了,双双站起身来:“你是说……?”

    无咎点了点头,一字一顿道:“我是说,即刻动身!”

    ……

    天已大亮,不见日出朝霞,四方乌云低沉,一片风雨欲来的景象。

    便于此时,三道剑虹风驰电掣,直奔玄明镇的西郊而去。

    西郊道旁,静静矗立着一所孤零零的宅院。

    不消片刻,剑虹落地,从中现出卫左、覃元,以及甘水子的身影。

    与之瞬间,宅院四周突然冒出四五个精壮的汉子。其中一人迎上几步,拱手示意:“弟子奉命搜查玄明岛所有的洞窟,与隐秘之处,恰逢此地,意外发现一座阵法。我等不敢擅作主张,还请三位前辈定夺!”

    “哦,阵法?”

    卫左微微错愕,两眼中杀气一闪:“将宅院建于道旁,且位于玄明峰与玄明镇之间,看似无遮无掩,反倒不会惹人留意。既然地下藏有阵法,说不定无咎便在此处。师弟、师妹,且与几位小辈阻断退路,我今日定要杀了他——”

    “哎,大师兄听我一言……”

    覃元看着眼前的宅院,似乎想起什么,而未及分说,便听“砰”的震响,二、三十丈外的那所宅院的院门,以及左右的院墙,已炸得粉碎。石屑烟尘之中,大师兄的身影一闪即逝。他无奈摇头,自言自语:“此处宅院,乃是穆家掌柜的居所,还是由我中介买卖……”

    甘水子以为大敌当前,蓄势以待,旋即又松了口气,抱怨道:“二师兄,你何不早说?”

    “那已是七八年前的往事,我早已忘了。何况穆掌柜已将宅院转租他人,与那小子全无关系!”

    覃元不以为然,抬手一指:“至于真假如何,大师兄应当知晓。”

    果然,不过几个喘息的时辰,卫左从断壁残垣中现出身形,手里却抓着一个空酒坛子与几个丹瓶。

    覃元扬声道:“大师兄,无咎不在此处……”

    甘水子倒是心存好奇,问道:“大师兄,有无发现,怎会寻些破烂……”

    卫左抬脚来到了院外,脸上的神情便如那头顶的天色而阴霾重重。他没有理会小师妹,而是走到覃元的面前,狠狠瞪起双眼问道:“无咎不在此处,又在何处?”

    覃元一怔,诧异道:“大师兄……”

    卫左举起手中的酒坛,继续叱问:“倘若无咎不在此处,密室中何来夏花岛的酒坛?”

    “师兄并非好酒之人……”

    “我虽非好酒之人,却非老眼昏花之辈!”

    卫左猛地将手中的酒坛与丹瓶塞到覃元的怀中,怒道:“地下阵法大开,密室一览无余。其中不仅有装着残酒的酒坛,疗伤丹药的味道,且遍地的灵石碎屑,法力气机犹存。若非无咎躲在此处疗伤,又是何人?”

    “这个……”

    覃元错愕难耐,无言以对。

    甘水子伸手抓起师兄怀中的酒坛,稍加翻转,坛底呈现出一小片花瓣与一个“夏”字的印记,她不禁诧异道:“坛底印记,应为夏花岛的酒坊无疑,而无咎正是夏花岛子弟,莫非他真的藏在此处?”

    覃元脸色变幻,猛然啐道:“呸,我这便去追,那小子逃往何方……”

    在师兄、师妹的面前出糗,他恼羞成怒了,只想即刻追上无咎,非千刀万剐而难消心头之恨。

    “哼,若是有人逃出海岛,又岂能瞒过我的神识!”

    卫左哼了声,转过身去。

    覃元不解:“大师兄言下之意……”

    甘水子恍然道:“我玄明岛虽撤销戒备,却外松内紧,暗中遍布弟子,昼夜四处巡查。即使无咎被我假象蒙蔽,也断然逃不出去。至于他此时又在何方……”

    卫左不容分说,踏剑而起:“玄明镇——”

    ……

    下雨了。

    飘摇的雨丝从天而落,海岛小镇多了一层凄冷朦胧。

    一群汉子扛着绳索、棒子,匆匆跑过街道,奔向海边的码头,又忙着爬上大船,要赶在风浪到来之前驶出玄明岛。接连禁海三月,使得这群整日里与海打交道的汉子们憋坏了,迫切想要去那波涛汹涌的深处,尽情捕捞一番、狩猎一番。只是即将离岸的大船上,似乎有几个山庄弟子出没。

    而想要离开玄明岛,除了乘船之外,还有一条捷径,便是传送阵。若是御剑高飞,另当别论。而眼下这个时节,只怕没人胆敢触犯岛上的禁忌。

    小镇东头,有块高高的山坡。过了玄明客栈不多远,便能看到山坡上的院落。据说,那院内有套传送阵,借助阵法,不仅能够传送至十万里海域,还能直达天明岛。

    正当雨丝凌乱,寒意迷离时分,街道上,一前一后走来两道人影。

    为首的是位青衫老者,相貌清癯,须发银白,步履轻松,神态内敛,气度不凡。他一边看着街道两旁的店铺,一边留意着海边的动静,又伸手拈须而抬头望天,直奔那山坡上的院落走去。

    随后的是位身躯高大的壮汉,布帕裹头,肤色黝黑,脸色淡漠,生人勿近的模样。尤其他环抱的臂膀中抓着一把黑剑,更添几分骇人的气势。

    转瞬之间,山坡上的院落就在眼前。

    老者背着双手,循阶而上。壮汉脚步“咚咚”,随后紧跟。

    而尚未靠近院门,院内突然走出一位留着浓须的中年人,抬手挡住去路:“两位道友瞧着面生啊,还请自报家门,奉上身份令牌以供查验,否则不得借用传送阵,也不得离开玄明岛!”

    此人话音未落,院内又走出一位汉子,手中举着一块小巧的影玦,上面光芒闪动,旋即浮现出一个年轻男子的影像,个头身高以及五官相貌,无不栩栩如生。他冲着台阶下的两人凝神端详,又将影玦加以对照,极为细致谨慎,显然不会放过任何一丝破绽。

    老者被迫止步,面带愠怒:“狗东西,滚开——”

    挡在院门前的两人微微一怔,诧异道:“此乃玄明岛,岂敢猖狂……”

    老者懒得啰嗦,抬手一指:“公孙,揍他——”
小说推荐